牛千木承认了,心里面就是一松,颇是玩味的看了一眼雷齐。》,心鄙视了雷齐一番,还放不下雷森是他雷齐血脉这一表象,还想拿着长辈的架子,有毛的用处。真要是天机之主急了眼,把劫云朝他们姓雷的头上一罩,还不是和他牛千木一样麻爪!有些人啊,就是不能识时务!

    牛千木的心顿时有一种优越感产生,再看雷齐时,已经用上了古怪的目光,这是哪来的傻碧,仙翁都说了,不过是借你雷家一副皮囊,到现在还不知觉,抱着是你雷家人不放。娘的,你难道不知道天机之主是共主,是所有修士都想寻到的道,是所有修士头上悬挂的剑。雷霆雨露皆有着天道之机变!

    傻碧!傻碧!傻碧!

    牛千木一连在心目骂了遍傻碧,顿时感觉到一阵神清气爽!心那片因仙劫而产生的阴影面积随时缩小不见。真的是秋高气爽,天气好好了!

    雷齐有所查觉,朝牛千木一瞪眼,“怎么,不服!”

    牛千木爽朗的一笑,“服了,从现在起我算是真服了你。”心里面补了一句,“我服了,你姓雷的就是个大傻碧!”

    雷齐不满的哼了一声,他又不是实心棒槌,对牛千木这句话后面的意味咂摸个八,他也知道牛千木和天机仙翁想的是对的。可是谁都有野心,如果雷森能认可的话,雷氏一族无论在仙域还是在任何一处地方都将摇身一变,凌驾于所有势力之上,没有之二。

    他也知道这种机会不大。可是。雷森不是已经认了雷广作父亲了吗?机会就像哪啥。没有就挤呗。挤挤不就有了吗!

    雷齐说道:“仙翁,你们可以把天机之主当成共主。豁开了说吧,雷森是我雷家的人,是我雷齐之血脉,我们雷家会把他当成家族首领,而不是把他当成主人。血脉之延,无人可以否定。”

    仙翁点点头,“你说的有几分道理。这个就这样吧。牛道友。咱们两个代表的势力就奉天机之主为主了。”

    牛千木点头,“那是理所当然,天道天机,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他本就是我们修士所追求的,是我们的机遇和主宰,我牛千木心再大再野,也不敢生出对他不敬的心思。”

    “雷道友和牛道友你们随意,我有事情要安排。”

    天机仙翁走了,牛千木看了几眼雷齐。颇有意味的嘿笑两声。

    雷齐恼了,“找捶欠擂!”

    “我没那心情。”牛千木心情好好。谁能说他经历了一次仙劫不是好事,最起码的,天机之主记住他了,他在天机之主面前挂上了号不是。在伟大的人物面前,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很伟大,很伟大。

    牛千木伸了一个懒腰,抬步要走,走了两步,他回头问了雷齐一句,“知道湮灭之眼吧,它的修炼前提我不说你也清楚吧?呵呵,你雷齐的血脉果然很全面,全属性啊!啧啧!了不起啊,起不了!走人啦!啧!啧!”

    牛千木啧啧有声的走了,像是赞叹,又像是在嘲讽。

    雷齐腾的一下站起来,脸上一阵红后又一阵青,随即又摇头,冲牛千木的背影嚷道:“你这是嫉妒!”

    牛千木摆了摆手,“就当是吧。反下我牛千木奉天机之主为主,在天机之主府内有我牛千木一席之位,这就足矣。嘿嘿,雷齐啊,你比我的野心大,了不起!了不起!了不起啊!”

    雷齐哼了一声,懒得再理牛千木。但是有些事情暗地里想就行了,真没有必要说出来,谁知道说出来会不会像牛千木一样,引来天劫。引来天劫后,牛千木是幸运的,找到了雷森,要是他引来天劫,找不到雷森,哪可怎么办?

    雷齐的胆子虽然着不下,但是这样的险他不敢冒,所以他只是哼哼,不管天机仙翁和牛千木是怎么想的,和他有关系吗?

    雷齐去看了一眼雷广,这个逍遥王倒是自在,躲在天机星雷霆王朝也不愿意回了,逍遥吗,自在逍遥,比他这个老祖还要看得开。

    雷齐和雷广谈了几句雷森,让雷广没事就试着通联一下雷森,就是联系不上也要通联,万一联系上了,要多说说家族。

    雷广答应了,在雷齐这个老祖面前,他不可能不答应这样的事情。

    雷广也不想给雷森添麻烦,他躲在天机星不出去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意。雷森对雷氏家族不看重,这件事情雷广知道,雷森当初认他也不是实心实意的认的,雷广在雷森面前的位置摆得很正。他打定主意,话他可以带,但是他绝对不会多说一句其他的,一切都由雷森自己决定。

    其实雷广身边还有一个麻烦,那就是天机仙翁的孙女,天机仙翁一直都是称自己为天机仙翁,好像忘了自己的姓。天机仙翁的儿子叫天机公子,他的孙女小名仙丫,仙儿。大名天机仙音。没有几个人知道天机仙音的真名,一直都是仙儿仙儿的叫,反正天机星上和她接触的人也不多,直接称她仙儿也不为过。

    天机仙翁对天机仙音一直都很偏爱,是天机仙翁算出仙音来他家是为了和某人续接前缘,天机仙翁大喜,这对他们天机星来说,是个大的机遇。

    天机仙音对雷广甚是尊重,执礼甚恭,大有真把自己当成公爹伺候的样子。这让雷广又是喜又是忧,喜的是有一种天伦之乐之感,忧的是,万一雷森不要天机仙音他可怎么办。这种事谁也别想勉强雷森,爹他都认的困难,何况是一个女人。

    天机仙音长得不漂亮吗?漂亮!就是漂亮才让雷广更是不安,这要是雷森认下了姻缘倒还罢了,要是雷森不认。天机仙音以后可怎么去找道侣?天底下的修士。无论哪一个。谁不怕雷森记挂,在渡天劫时有意刁难,加大点难度,多轰几雷,神也挡不住,必须化成灰灰。要是雷森不要,天机仙音可怎么办呢?

    雷广心里面确实有些拿不起主意。没办法,他就是那样的人。

    四座一到夜晚就充满浓雾的聚集点终于引来了上面的关注。又来了一批人,把先前的人替换掉,开始派人在夜晚试探,死了一个,逃出来两个。逃出来的两个修炼神力的层别较高,用神力封住了窍穴,这才逃得出来。

    只是他们逃得也辛苦,逃出来时,神力几乎被攻破,让他们肝胆都快要吓破了。还好最终撑住了,他们跑了出来。而那些攻击他们的血红色的怪物只在有雾的地方活动,没有追杀出来。

    “神力的效果不大!但有用!也许来比我们层别更高的人就能把那些怪物恶魔消灭掉。我建议向总部申请人手过来,要不就用大神像试试,用神光杀掉这些恶魔。”逃出来的两个人惊魂甫定,就开口建议道。

    这一次调查的负责人马上道:“我会把你们的建议报告给总部!”

    所有人看着浓雾,等其他处的试探人员也有逃出来的,经对比确认,这四处都生有浓雾的聚集点是同一原因形成的。

    最终总部觉得这样的事情不能久拖,还是能以最快的时间消灭掉最为妥当。于是,一座高高的神像经过祷告仪式,被隆重的迎到现声。

    入夜后,浓雾再起,神像双目忽然透出白光,白光扫进浓雾,浓雾发出吱吱的声响,慢慢的消失。用了一夜,这浓雾才消失。里面的血红色的人形怪物就这样随浓雾消失了,连出现也没有。

    四天后,四座聚集点的浓雾均被清除,而细心的人发现,神像的头部生出细密的裂纹,显然,这浓雾不是好对付的。

    是夜,调查人员再次进入四个聚集点,异像消失,一切平安。

    四座聚集点消失几天后,雷森再次出现在这里,他看到四个聚集点消失,在这里还有信仰之力的残留波动。这里的人已经破除了他的布设,不过没关系,他还可以继续来,既然有人能破,那就让他们接着去破吧。

    雷森把炼魂幡扔进了个聚集点,过了片刻收回炼魂幡,抖了一下,抖出十几个头生双角,身体发灰的魂魄,雷森命令他们,潜伏在这里,对一切经过这里的有生命的东西发动致命攻击,如果感到有威胁,可以潜伏或撤离这里,到其他的地方发动攻击,所杀的生魂,由他们自我提升,可以生吞掉。

    雷森这是要在敌后培养一批深入敌后的奇兵。现在这些经过炼魂幡改造过的鬼魂,如果幸运,他们会一直提升自己,智力和能力都会有大幅度的提高,如果能存活下来,绝对能给双角人带来恶梦似的震惊。

    雷森在另一个聚集点,杀光了聚集点内的双角人后,同样抖落了十余个双角人的鬼魂,把命令刻入他们的魂里。

    雷森还是选了四个聚集点,他想看看,双角人这一次能不能顺利的捕捉到这些鬼魂,这一次的鬼魂和上一次造出来的不一样,没有地盘的约束,可以四处流蹿。就是双角人有能力捕捉到他们,想捕捉到,也会忙得焦头烂额,如果一段时间逮不住,这些鬼魂反过来可以把捕他们的双角人弄死,那样的话,整个事情就好玩了,双角人不惊也得惊。

    雷森离开这里,空间升级的时间要到了,他是趁着空间升级前,跑到这里特意看看。

    地球上,雷森换了一个水潭,身体漂浮着,岸上还是雷蓝依儿陪着他。

    一天过去,雷森接到战报,大神和狂神已经打下个星球,而负责清理的炼魂幡也清理完了第个星球。被运输舰拉回来的神像继续摆在江堤上,雷森快速掠过,神像消失。

    雷蓝依儿继续在造舰,把运回来的回收物质重新造成了舰和艇,舰和艇一造出,就被派了出去,派到了大神和狂神麾下,状大两个舰队的实力。打仗没有不损失的,个星球拿下,大神名下损失了两艘艇,重伤了一艘舰。狂神了不例外,四艘军舰受损严重,自动退出了战斗序列,停下来修理。

    双角人已经反应过来,各个星球都作好了准备,积极迎敌,在这样的情况了,能取胜,并且是很快速的取胜,已经很让人满意了。

    雷森的空间升级后,也没有闲着,继续把大块的碎石朝空间里扔。他不管石头里面含有什么矿,是富矿还是贫矿,只要有矿转盘就能分解出来,数量多寡而已,分解出来的物质自动归类,用的上的时候直接提取库存就好了。

    秘境里,空间进一步减少,现在雷森最后一点想法也没了,秘境已经在以可见的速度在消失,最终,他是无法能保得住空间的。

    一批批星兽被带到他的面前,被他扫下手印,收到空间。在空间缩小的事实前,没有星兽不害怕,不用威胁,他们自愿的接收雷森在他们的兽魂里打下手印,从此以后,雷森就成了他们的主人。

    星兽,灵植,灵晶,一切能搬到空间的东西都被雷森搬了进来。反正现在空间扩大的面积几乎和秘境消失的面积相等,雷森不担心空间容不下这些东西。

    盘龙星上空,西米透过舷窗看着这颗星球,她要离开这里,眼光复杂。

    雷森没有再来,她知道她真的让雷森动了怒,也许她不该有太多的想法,谁都不是傻子,都长着一颗心,伤害了,让人提防起来,就很难让人放下提防。

    伤口成型一刹那,愈合却需要很长时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山倒何其迅,抽丝何其缓,用来形容人们之间的感情喜恶也很恰当。

    她把常丽,维米,康安艘飞船在盘龙星上全部改建成了军舰,加上了防护装置,雷森让她离开盘龙星,她也是一个有自尊的人,她不可能厚着脸皮赖着不走。盘龙王朝其他的星球,西米选了一颗灵气比盘龙星更浓厚,体积更大的星球。她把握的很好,她是雷森的女人,雷森就是不喜欢好了,给她一间房子住,也是她应该得的。

    她等雷森出现,她会向雷森道歉,她觉得她会,也许感情不能任性,要学会改变自己了。

    西米头上扎着高髻,眉似远山,眼如秋波,一张美人脸却没有笑容。“走了。”她下令道。艘横着飞行,圆桶状的军舰从盘龙星的上空消失不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