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不得他们心不打鼓啊,要是那大人物不爽了,恰好露面,一出现给他们也来上这一手,他们可就谁也挡不住那可怕的后果到来。

    这样的事情接连出现在一个地方,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不是这个地方的人有人不小心得罪了大人物,这是大人物赤果果的警告和报复!谁也不好说,一切都有可能啊。但是这些人都没有想到会是他们统治的下等生灵在报复。还是那种心理,几千年了,该来的早就来了,有关于被统治生灵的历史,他们只是偶尔翻翻,没有兴趣。

    就是想把这四十多个恶魔似的东西给消灭掉,也得可能他们有没有那个能力。有能力有想法就能想着法子去实现,没有能力,再多的想法也是瞎想,没有用处。

    前提是找到那些恶魔的踪迹。能找到吗,这些人好没有信心。

    一座座神像被搬来,夜色下,一道道神光反复的寻找这两个恶魔的藏身之地。令人失望的是,没有找到那些恶魔。

    忙了一夜,人们毫无收获,正当都准备着休息时,耳边传来消息,昨晚在一个体息场外,又诡异的死了十多个双角人,事情似乎有些不可测起来。

    继续查找。面对这样的情况,退无可退。同一种姿态死亡的人已经很多了,虽然人们信仰着神,可是神也不能替双角人们挡得住死亡。

    架着神像去死亡现场,在现场,那里除了死尸和惊慌的人们,再也没有能让人安定心神的存在了。什么时候,他们双角人混得这样惨了?

    神像在死亡现场同样没有发现什么。神光浪费了几道,然并卵的无卵用!

    双角人们真正的感觉到害怕起来了,从他们这些人有记忆以来,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这样。神一定会替他们把这些恶魔,魔鬼似的不净的存在,化成灰灰,还世界一个干干净净,朗朗乾坤。

    双角人成立了追杀组。一旦发现恶魔的踪迹,就抓紧时间赶过去,发誓要把这些恶魔消灭掉。誓言都是用来破的,最终,他们发现,对他们来说,这句话是真实的写照。他们很想说,哎哟,很有道理。

    追杀组的层级提高了。在这些人毫无建树,而死的双角人越来越多。造成的不良影响难以消除时,修炼神力修炼到一定层次的人就替代了原来的追杀组,利用监控设备,要在全星球追杀那些恶魔。

    事实上,就是层次稍高的人,在实力和智力每天增长的炼魂幡厉鬼前也没有太大的用处,他们通过监控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马上赶到,线索就断了。

    在追杀组的眼,这些恶魔太狡猾了。从不与他们会面。

    雷森到这边散心,又弄出了一些炼魂幡的厉鬼,整个星球的局势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

    一个个神像面前,成千上万的双角人忠诚的跪伏下来。他们祈祷他们的神,睁开眼睛好好的护佑他们这些神的信徒的福祉。惩罚恶魔。

    神会处理好一切的。人们在祈祷完以后,心安理得起来,他们相信神,把一辈子的信任都给了神,神会一如既往的保佑他们。保佑他们平安幸福。

    又是一年,上千架军舰守在白洞前。从白洞里飞出几架飞船,刚出现,大神的舰队就发动了攻击。飞船连招架的能力都被有,在白洞口就变成了一堆的碎块。很快有专门的物质回收的军舰过去,把碎块一一打捞起,拉入军舰分解回收。

    现在,经过发展,雷森的舰队光军舰上了千艘,军艇上万。运输船过百艘。还学着军队的建制,配齐了抢修舰,物质舰。另外雷森还创新式的配备了一定基数的物质回收船。这代表他不忘出身吗?

    当然不是,实在是这样的战斗,物质缴获的太多,攻杀对像既是劫掠对像,所有的物质都可以回收利用。而且,雷森还有一个空间,正需要大量的物质。

    这一年间,空间只升了两级,速度不复先前那么快了。空间出现的那个通道,雷森一直都没有进得去,小白的修为突破到化形期,遗憾的是,通道没有反应。这通道难道是从原秘境搬到空间搬坏了,还是它在空间,换了环境,水土不服?

    雷森马上要准备升元婴期了,如果不是境界不足,仙莲子早就能把他的修为推到元婴期了。有了仙莲子,现在对雷森来说,修炼基本上不用打座闭关了,所愁的是境界不足,心性不够。一切都还需要打磨。

    雷森到现在才明白,果然所有的东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每一样东西的成长都离不开时间,没有时间什么也完成不了。还好,他有空间在,时间教会他很多还不明了的东西。

    说起时间,现在雷森也正琢磨着怎么用时间去战斗。时间的战斗不像其它的,用起来目前来说,更多的像似一种辅助的手段。

    地球上,雷森拦住一头野猪的去跑,野猪咆哮,像雷森冲来,冲到离雷森五丈的距离,野猪突然定在空,以雷森为圆心,五丈内,草,树都保持着一个形状不动,声音始终是一种声音单调的重复着。

    雷森走过去,用手撩了撩带泥的野猪牙,抬起手,手快速的凝聚起一支火焰翻腾的剑,一剑挥下,野猪头和身子被切开,但还在空连在一处。

    雷森转身离开,过了一会,野猪向前猛蹿,花草恢复了摇摆,树叶亦是,只是外面的风无论是风像还是风力都有所变化,使它们的摆动有些混乱,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摇摆的幅度调整到和周边一致。

    野猪猪头掉在地上,翻了个滚。一股腥血喷了出来,喷得到处都是。草叶上,树木上,山石上。染成了红色。

    这就是利用时间战斗的方式,说白了就是时间禁锢,没有什么奥秘。随着时间属性的修为越强,禁锢的效果就越好,禁锢的对像修为也就越高。

    虽说雷森认为用时间战斗只是辅助性质的。但是如果能对同阶或都着高一两阶的造成影响,雷森完全有能力越阶战斗而轻松的杀掉对方。

    他还没有拿人类的修去试验。只是在空间拿小白练过手,能禁锢了小白好长时间。但小白必间才是金丹化形期,与他这个半步踏入元婴期的修士相比,差了许多。他还需要再在其他的修士和星兽的身上了解一下。

    了解一下。雷森对这要的了解心情完全是愉快的。

    他把雷蓝依儿接到空间,两个好好的了解了一下对方,那么感觉真的让人很愉快,很舒服。

    看着雷蓝依儿服了一颗仙莲子,打座尽力消化。雷森松了一口气。雷蓝依儿是活过百多年的智脑,境界按理说应该足够。但是到了筑基期她同样在一层一层的卡着,用仙莲子直接提升修为,浪费了不少。

    雷蓝依儿也知道,所以她这是两年过后,才吃下了一颗仙莲子,但愿这一次她的修为能多提升几层。雷森不希望雷蓝依儿和他之间的差距过远。

    一颗仙莲子,让雷蓝依儿连升了四层,达到了筑基期八层,效果不错。雷蓝依儿很满意,再过两年。她可以试着突破金丹。她觉得她不可能和雷森相比,雷森是不同的,他有他的机缘。是别人学不来的。

    如果不服,谁去试试弄一个和雷森一模一样的空间来。光是一个空间。就已经让雷森和众多的修士之间拉开了距离。也许有人说,空间不那么重要,可是空间能升级扩大呢?那些空间属性的修士,修出的空间,有几个能这样升级,主人还能乱跑。就是空间升级。运气好了,捕捉到一块空间碎片,频率相同,可以融合,但是那种融合慢的要死。时间不是以月计,是以年计,十年十年的计。这空间融合的时候,你什么也做不了。不像雷森这样,还能颠颠的乱跑。

    还有,谁的空间能在不同的星球留下坐标,随时可能从空间往返。而且这种往返数目还是随着空间大升级成倍增加。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种往返不但是在一个宇宙间,还能在不同的宇宙来回往返。这就让人不能理解了。只要将来,雷森有机会进入任何一个宇宙一次,以后,无论这个宇宙的大能再怎么防着雷森,都不能阻止雷森往来。雷森如果修为上能自保,任何一个宇宙他都能想来来,想走走,谁也无法。别人还没有能力跨空间跨宇宙去追杀雷森的能力。

    雷森是雷蓝依儿的骄傲。有雷森在,雷蓝依儿完全不用想着修为不如别人,在同级别的修士着,她相信她的修为提升已经是最快的了。

    接下来,雷蓝依儿就要建议雷森把佘曼他们轮流着放进空间闭关修炼。一个追随者,如果修为上拖后太多,最后只能被甩来。

    雷蓝依儿在空间只住了几天,便向雷森要求出去,她要去地球坐镇,虽然她在不在那里效果都一样。现在大神和狂神已经都完全自主了,两个家伙分片划区,各带着一支数目宠大的舰队一个星球,一个星球的点名。

    雷森把雷蓝依儿送到地球,陪着雷蓝依儿在地球上呆了几天后,就离开了。他离开时,建议雷蓝依儿带着护卫舰去视察一下夺下的星球,看看哪颗星球适合修炼,就在哪个星球上落脚,他随后会赶过去。

    这种建议,让雷蓝依儿大感兴趣。地球上的政治生态已经平稳,那些不愿成为异族人奴隶的人通过战斗,在雷蓝依儿派出飞车有意无意的偏帮下,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统治。他们把那些还活着的,自以为神会保佑自己的人贬为奴隶,是真正的奴隶。每天会赶着他们去从事生产,地球上,这些人开始了接近原始的生产生活。

    那些管理层腰里别着离子枪,威吓奴隶们去做苦工。雷森把地球上所有先进科技的生产技术都拿走了,地球上这些人需要一个自我救赎和自我清洁的过程。也许再过些时间,也许是二百年,也许是五百年,也许是一千年。新的地球人会发展出新的明,像雷森这样和异族人战斗,会变成新地球人口的神话流传。

    那时候他也许就会是一个英雄,类似盘古,形如夸父吧!

    雷森决定就是他以后同意放一部分人回到地球凭吊,也会严令他们不得擅自更改地球明的进程。这里的地球人承受的太多了,接下来,所有的承受应该是躲在别一个宇宙发展得不错的地球人来承受。面对仇恨,面对奴役之仇,没有人能逃避,也没有人能逃避的了。雷森相信,只要他有能力,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雷蓝依儿决定马上就走,她拉着雷森上了军舰,军舰起航,一百艘,清一色的舰级护卫舰队把雷蓝依儿的军舰护在正,向着宇宙深处飞去。

    地球越来越远,在舷窗前,雷森看着地球变成弹丸消失。竟是如释重负。他一个从地球一穿五六千年的普通人,在感觉到众人麻木的时候,终于凭借自己一已之力平靖了地球,马上还有平靖这里的宇宙,他相信,这里的宇宙没有异族人的存在,将会干净许多。既然地球人已经在别的宇宙发展的不错,这里就留给这里受苦的人吧,谁也不能再夺走这里了。

    雷蓝依儿走到雷森背后,轻舒双臂,抱着了雷森的腰,一张幸福的笑脸贴在他的背上。

    “我们这是在清理一个旧宇宙!我们就像是一个清理工兼装修工,我们把这里的垃圾清理掉了,又把不合谐的东西铲除掉,这里会焕然一新,重新获得自由自在的活力。夫君,你是伟大的!”雷蓝依儿满足的说道。

    “可是除了地球,其他的星球所有的生灵都被我清除了。我是屠夫!”雷森拍了拍雷蓝依儿的和,示意她松开,然后从舷窗边走开,坐回到沙发上。

    “不是屠夫,是清理工!”雷蓝依儿纠正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