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是清理工!”雷森没有刻意的去强调自己的观点。乐小说他还是狭隘了。对于别的星球上的种族采取了漠视的态度。对于那些种族来说,雷森所作所为还不如双角的异族人,最起码,双角族和它上面几等异族人还没有灭绝那些种族,那些种族却在雷森手彻底的灭绝了。从这一方面说,雷森是屠夫。

    他不是屠夫,谁是!

    雷森自己也承认有些事情他做的太绝了,但是目前只有他一个人在做这种事情,他的压力谁又知道。为了不留下麻烦,他这样做也许是最正确的,至于屠不屠夫,留于后人说吧。最起码地球经他手已经暂时的解救了出来。

    他觉得这些人不会白死,将来,他们用所有异族人的性命去给这些人陪葬。谁也跑不掉。你能做初一,我当然能做十五。

    “我要去会会他们了。”雷森说道。他说的他们是指天机仙翁,牛千木和雷齐等人。他们给佘曼留下话来,已经有了两年的时间,这两年雷森通过佘曼和姚大美去观察,发现他们并没有异动,也许他们是真心的想与自己合作。

    别人从很远的地方伸出手来,要合作,雷森当然不会拒绝。至于他们说的什么天机之主,以他为主,他也只是听听,一笑了之。天机之主,到现在雷森也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机之主。至于什么天劫之类的,雷森认为那就是个意外,或许只是巧合,他听到这消息曾经想过,要是他真的能使得动天劫,就不用这么辛苦了。直接用天劫就行了,哪里还用这么麻烦,他现在还在发愁怎么能尽快消灭掉双角人。然后盯着其他的异族。

    “那你小心一些。”对于这种大事,雷蓝依儿一直都保持着支持不干涉的态度。男人做事,女人躲在男人身后就好了,没有必要指手画脚,指手画脚的女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讨人欢喜。

    “我知道。”雷森拿出一枚天元果扔进嘴,慢慢的咀嚼。

    “他们说我是天机之主,你怎么看?”雷森面带沉思的问道。他停止咀嚼,很认真的看着雷蓝依儿,在他看来。雷蓝依儿的意见很重要。

    “你是怀疑他们骗你吗?”见雷森笑着点头,雷蓝依儿笑道:“那怕什么,到时候肯定有人不服,你试验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要是真的,你自然是天机之主。要不是真的,也早和他们说明了,不要让他们带着误会与咱们合作。这样很不好。”

    雷森认可了雷蓝依儿的说法,“我也是这么想的。”

    雷森把天元果咀嚼完,站起身,“我过去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雷蓝依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夫君,如果时间允许,你也能分开身。去看看西米吧。就是有错,已经有夫妇之实了,也该放开心怀去原谅她了。我想,经过两年的时间,西米也许知道你去她有多么重要了。”

    雷森闻言,脸色一沉,立在当地许久,才说道:“也许,我和她就是个错误。她这样的性格我不喜欢。她要是和你一样的性格。哪该多好。”

    雷蓝依儿见雷森没有发作,拍了拍胸口。笑道:“夫君,我还以为我提她。你会生我的气呢。夫君啊,天底下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何况是人。西米在没有成为智脑之前,也是娇生娇养着的,她只是想和一个男人处在一起,但还不知道怎么去处。她有能力,有绝俗的容貌,还有不同凡响的性格,这样的女人,要是我,我一定会顺着她。”

    “所以,你成不了男人,你这一辈子只能成为我雷森的女人。”雷森笑笑,“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有,一起说出来,我一起办了?”

    “还真有。你这次去见见我的公公,你的父亲吧,不管怎么样,你已经认了他,天理大义不可相欺。还有,那个天机之女,这段时间一直都把公公照顾得很好,是一个标准和好儿媳,你可以试着接触一下。目前,我们能争取一份助力就争取一份。对以后有大帮助,我不希望,面对异族人,你一直是一个人冲在最前面。”

    雷森揉了一下太阳穴,“好麻烦。蓝依儿,你说,人真有什么宿缘吗?她可是天之娇女,怎么就听到天机仙翁忽悠一句,就认为和我有前缘未了。这太夸张了。”

    雷蓝依儿点头,“我相信。”

    “好吧,只要你不吃醋,我可以去看看。她要是像西米一样,就是万万宇宙的绝色,我也不会同意接她进门。”雷森抖了一个肩膀,“我去了。”

    雷森消失。雷蓝依儿低头把玩着手指,良久,她叹了一口气,眼睛发红,“我也会吃醋啊,可是我也知道有些事情要顺从。”

    舰队在一个完全被灭绝了高级生物的星球上落下,星球上到处可以看到白骨。可见这里的死亡数目有多么的恐怖。雷蓝依儿下了军舰,蓝裙随风飘动,花无缺和绿无敌护佑在她的左右,以防有残存的,有敌意的存在突然袭击。

    在星球上呆了有一个小时,雷蓝依儿回到了军舰上,命令军舰向下一个星球航进。这一颗星球上的灵气淡薄,只比地球感觉让人舒服一点。这里不适合修士长期的修炼。

    雷蓝依儿在星图上圈了一下,调出这颗星球,仔细的查看了它的资料,把这颗星球改名希望星。

    雷蓝依儿的舰队继续向前航进,一颗颗星球在星图上有了新的名字,“相爱星”,“合欢星”,“执手星”……

    雷森出现在盘龙星上,召来了佘曼和姚大美,听她们汇报关于修士的一切消息。

    听完了,雷森让佘曼和姚美离开,同时命令佘曼和雷广联系,就说他回来了,可以见一见天机仙翁等人。

    雷森负手立在小院。小院子里种着灵竹,枝叶葳蕤,“果然被蓝依儿猜了。还是有人不服,对我有所怀疑啊。”

    雷森知道。就是天机仙翁等人真心的想和他合作,他们的团队也会有杂音,但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么激烈,居然有一些半仙放出风来,见了雷森的面,要给他一个教训,抻量一下,看雷森有什么资格领袖群伦。

    这些人和雷森一样。都对天机之主的名头有所怀疑。他们不想突然间蹦出一个人来就成了他们效忠的对像,这不合理,也不怎么有可能。

    想让这些人心服口服很简单,就是拿出真本事来,用天劫好好的慑服一下他们。

    天劫慑服!雷森还真不认为自己有使动天劫的能力。他相信所谓的天机之主是天机仙翁他们误会了。一些事情的巧合,天劫又恰好与他都有关系,这才让人们怀疑。雷森知道和半仙放对,他没有取胜的机会。为了不让这种误会继续下去,他决定,和天机仙翁等人摊开了说明。他不是天机之主,要合作可以,别拿天机之主的名头说事。天道天机。如果因人的喜恶而出现,所有存在天道的地方都不安全了。

    天机,天道机变之谓也!天道本公,无情无思,只本着规则行事,如果他真的是天机之主,这天道已然偏颇了。公正公平就是一个笑话,谁见过天道天机有过人性话的时候。到现在雷森已经不是小白了,很明白的知晓天道天机是什么。他既是修士和万物生灵的掌控者,也是修士在逆天而行道路上的终结点。

    那样的结果很恐怖。如果有些人和雷森合作。态度谦恭,雷森自忖可以放宽一些条件让他们过去。如果不是,那么雷森也有想法,不介意让其在天劫下变成飞灰,身死道消。

    自从雷森反复的从佘曼嘴听到天机仙翁要面见天机之主,天机之主这四个字已经在他耳边烂掉了,不管真假,雷森忍不住的都有了一些想法。他觉得慈不掌兵对于掌控天机的人来说一样有用。掌控天道之机变的人也不能仁慈,要有一颗生冷之心。

    只是,他可能是天机之主吗?

    要是天机仙翁那些人搞错了呢,岂不是让他闹了笑话,还是天大的笑话。

    雷森在反复的思忖,一直到佘曼过来报告,天机仙翁几个小时后会到达盘龙星,前来拜见天机之主。在天机仙翁之后,有雷齐,牛千木,还有一帮半仙前来。

    雷森摸着下巴,这是风动际会吗?

    好吧,都一起来吧,正好雷森也在那些不怀好意的人身上做一下试验,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能招天天劫。如果是,他也就承认他就是天机之主,如果不是,他也做好拍屁股走人的准备,免得到时候这些人恼羞成怒向他发难。

    “叫姚大美和你们的孩子一起过来。这边要有大事发生,我先送你们进入空间避一避。”雷森对佘曼吩咐道,做好了跑路的思想准备。如果不是,那些人要发难的话,他可以带着佘曼姚大美暂时到地球所在的宇宙避上一避,等他的修为也达到半仙以后,才回来和这些人算帐。

    他有那个自信,天机之主不提,能证明自己是掌控天道之机变的人更好,如果明不了,他自信,凭着湮灭之眼,凭着全属性于一身的最大优点,他能在半仙时,在半仙之无敌,谁敢吱吱,就给谁点颜色看看。

    现在的雷森一身的煞气,杀人多了,对生命已然漠视。

    佘曼领命而去,雷森又站了一回,突然惊觉,他的心已经变得冷漠如斯了吗?真的不把天下生灵的生死放到眼了吗?

    这很危险,逆死顺生,这种心态真的不适合在修行之路上远行。

    雷森觉吟良久。拿出星际传链联系上狂天。狂天在星际传链沉默了一会,“有传言说是有一个叫雷森的人是天机之主,是不是你?”

    雷森苦笑一下,“前辈,如果没有第二个雷森,那就应该是我。前辈如果有时间,我想去拜会一下你。”

    狂天笑了一声,“你们是入侵者,夺了我们这里原生灵的生存资源,把我们期负的很苦,你觉得,你要是天机之主,我们见面合适吗?”

    雷森愣了一愣,出口道:“有什么不合适的?”

    狂天大笑,“如果你是天机之主,那么也就是说,你是修士修行道路上的裁判者,也是那些魔法师终极玄奥的裁判者。那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吧?那意味着,你有责任给我们一个交待。几千年,我们也在抗争,不过实力不能压倒你们,维持了现在的平衡。我说了,你们是入侵者,做为入侵者的领袖和裁判者,你不觉得,你应该担负起给我们道歉和补偿的责任吗?如果你不觉得,我见与不见又有什么不同?你和他们又有什么不同?”

    面对狂天的质问,雷森哑口无言,是啊,地球人来到这里立足,对于这里的原土著来说,地球人就是实打实的入侵者,地球人也在这里造成了杀戮。雷森对入侵地球的异族人都发了宏愿要杀光杀尽他们,一个不留。如果这里的土著有了逆天的本领,要杀光他们这些地球人,他雷森又该如何?

    什么是公道,什么是正义?雷森茫然了。

    “雷森,不好回答我的话吗?”

    狂天的追问,雷森无法正面回答,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狂天老祖,你是我修行路上的引路人,这一点到什么时候,我雷森都不否认。现在,他们只是说我是天机之主,我还不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是,不管他们是怎么样的,我都会给你们一个答复。我会给你们补偿。如果到时候你们愿意,我会给你们一个净空的宇宙,让你们在那里生息繁衍。并且为你们在修行道上开启方便之门。如果不是,我个人也会给予你们补偿。相信我,我雷森的承诺一定会兑现!”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在哪里,我可以去拜会你。必竟你是天机之主吗?”狂天的语气有嘲讽,也有期待,甚至还能听出压抑着的狂喜。

    “我在盘龙星,马上要和他们会面。如果你方便,还是我把这边处理好,去找你们吧,你知道,我这边还不确定。万一……”事到临头,雷森发现他的心里犯了虚,说话都有些吞吐不定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