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牛千木就是感觉很有面子。天机之主派军舰给他护卫,这是一种荣耀,过了今日,以后想有都应该不会有了。除非他牛千木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功绩来,否则,再经受这样的欢迎仪式,自己也会心惊。四艘军舰相迎,礼节一般,可是要知道四艘军舰的主人是谁。

    那是天机之主啊

    !

    “呵呵!传我命令,全部炮口关闭,接受地面引导,按照要求行动。”牛千木有些小激动。

    牛千木反复权衡,已然决定全心全意的倒向雷森,他已经想明白,既然雷森是天机之主,这天下就再也没有比雷森的大腿更粗的可以让他抱。他在仙域经历过许多事,那时候他也想抱一两个大腿,可是人家连看他一眼也不看。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如从一开始就抱得住,随着大腿慢慢的变粗,他的威风也会跟着渐长。

    他这次应召而来,心里面本是忐忑,生怕雷森心里面对他的印象不好,他心里面也准备好了,准备面对雷森不冷不热的态度。但是出乎他的意料,雷森给他的尊敬,不是尊敬是待遇超高,派了四艘军舰护航,这让他的心里面一下子就踏实了,还有些欣喜若狂的感觉。

    “我去了!”牛千木蹬上军舰,朝身后随侍的弟子们摆了摆手,吩咐道:“好好的看护好咱们的堡垒,主动跟盘龙星星球主脑联系,听从主脑的分派,我想这次相会不会太安静。一定会有人跳出来捣乱,你们听盘龙星星球主脑的,如果有需要。全力配合他们。对了,要是看到有劫云生成。早早的躲开,你们可明白?”

    “明白!”

    牛千木满意的上了军舰,军舰从堡垒飞出,在四艘军舰的护卫下,滑向盘龙星。

    一见面,牛千木就朝雷森拱手,一面的笑容,他说道:“哎呀。真是让天机之主操心了,我来了,怎么还派军舰护卫,实在是让我惶恐。”

    雷森这是和牛千木第一次见面,先前牛千木给他留下的印象确实有些不好,但是他觉得他要是换成牛千木,估计也会和牛千木一样的反应,什么天机之主,突然蹦出来,想做什么?当众人的领袖。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种资格不是?

    所以,雷森还了一礼,脸也也带笑说道:“牛前辈大驾光临。这种仪式已经太寒酸了,还请牛前辈不要怪罪的好。”

    “哪里!哈哈,我这里有一个请求,还请天机之主不要前辈前辈的称呼,一听前辈两个字,我心里面就不舒服。你就叫我的名字吧,这样显得亲近。”牛千木立马表明态度,像他这样的身份,从仙域来的半仙。那真是给地球人搬到这里生息繁衍立下过汗马功劳,叫前辈。叫老祖,他都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在雷森面前。他真的觉得前辈两个字太过剌耳,这么叫明显的是在拉开两人的距离,不是他想要的。

    雷森一笑,“呵呵,牛前辈说笑了,达者为先,容不得我放肆。牛前辈,请入座。”

    牛千木这才和天机仙翁见了礼,面带恭敬入座。

    对着牛千木,雷森又一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不确定自己是掌控天机的人,所以这次相邀他本是想上门去拜会的,没想到前辈们都积极,愿意到盘龙星一会,实在是让他心惶恐。如果证明他不是天机之主,他希望到时候牛千木牛前辈不要失望。

    牛千木心里面已经认定雷森就是天机之主,若不是,他现在不是应劫的修为,不可能在他对雷森语言不恭之后,马上就来天劫,还是接连的,法劫不行来仙劫,摆出要把他生生弄死的模样。雷森越是这么说,牛千木就越是有了精神,这种情况不更适合表明他的心迹吗?

    牛千木开口道:“天机之主不要做如此想,在我牛千木看来,就是你不是天机之主,凭你是全属性,又修成了湮灭之眼,也值得我牛某人相随。我牛某人就表明我的态度吧,不管雷道友是不是天机之主,我都愿意跟随雷道友做一番事业。还请雷道友莫要嫌弃。”

    天机仙翁对牛千木的表现在心里面给了一百分,这样的人才叫聪明,如果现在牛千木听说雷森自己都不确认是不是天机之主,生出了退缩之心,会让雷森对他轻看几分。要是雷森证实了,他再表明投靠,未免会在雷森眼留下反复小人的印象。

    天机仙翁想看雷森是怎么回答的

    。

    雷森把头仰起,想了想,说道:“如果我是,我接受牛前辈的投靠,我这里会有牛前辈的一席之地。如果不是,我也愿意和牛道友携手共创一番事业来。”

    在这个时候,雷森接受牛千木的投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马上要到挑明的时候了,他是天机之主还好,要不是,得罪一个半仙,他雷森在这一处宇宙可就真的没有立足之地了。所以他慎重的考虑好以后,就答应了牛千木。

    天机仙翁呵呵笑道:“还有我呢,可别把我忘了。我一把老骨头,也不愿意死守着天机星等死,有机会我也想闯一闯,闯出一份属于我的名字。还请天机之主成全。”

    有前面天机仙翁说的话,雷森已经在他面前反复的讲了自己有可能不是天机之主,必竟天道之机变太过渺渺,谁也不清楚。天机仙翁到现在还不动摇,这份心意已经让雷森接受了他,雷森也答应了天机仙翁。

    牛千木见机举起茶碗,笑眯眯的说道:“那,我们就庆祝一下,就算雷道友不是天机之主,我们个也会是同盟,为了共同的目标。喝了这碗茶。”

    天机仙翁和雷森举起茶碗,和牛千木一道喝尽了碗的茶水。

    放下茶碗,盘龙星星球主脑通报。“报告主人,星外出现两座战争堡垒。一座自称是天机星四十位半仙,一座说是灵仙星所有半仙前来拜会。”

    雷森看着天机仙翁和牛千木,“这是……”

    天机仙翁先说道:“天机星来的,是我相处不错的道友。可以放他们进来,他们会是天机之主的最好的帮手。”

    牛千木直接道:“我的人你放心,都是我教出来的徒子徒孙,我做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在我这里不会有任何杂音。”

    雷森马上道:“我就先谢过二位前辈了。”他又对星球主脑下令。“传我命令,还是四艘军舰护航。”

    “是!”

    牛千木很满意,天机仙翁对雷森的态度也赞同。在天机仙翁这边来说,天机星的这帮半仙都是和他一起经过生死的朋友,有几个的单打独斗的能力不比雷齐差,不过一直愿意低调,不愿意惹些麻烦罢了,这才不显名字。雷森应该给他们和牛千木一要的待遇。

    对于牛千木来说,手下享受和天机星众半仙一样的待遇,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他才不会反对。雷森这样的态度。表明了一碗水端平的态度,不会对两方人马分别看待,这正是他想要的。

    天机仙翁和牛千木陪着雷森到院门外们迎接两方的半仙。各自主动担负去了介绍的责任。在介绍声里,雷森一一见礼,连道:“幸会!”

    这些人有些清高之士,但对雷森态度也是恭敬。

    雷森心暗叹一口气,如果他真的是天机之主就好了,如果不是,还不知这些人会怎么想他,在他们的心目当自己难免会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名声。事到如今,也只好一切由他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多想无益。

    接着,雷齐到来。雷齐之后,是所有雷氏半仙齐来。这一次。雷齐不敢摆出大架子,生怕别人说他不知轻重,自己的人也不捧场。

    面对着天机仙翁,牛千木以及所有半仙,雷齐瞪起眼睛,话语直来直去,“雷森,你好好的做,不要有顾忌,雷家会是你竖实的后盾。”

    雷森脸上不动声色的道谢。牛千木却不屑的摇摇头,到这个时候,雷齐还拎不清,真是让人失望,白活了几千年。

    星球外又来了两个战争堡垒,是其他势力的半仙。

    至此,天机仙翁提醒雷森,所有的半仙到齐了

    。

    雷森这才让大家移架到新建成的会客大厅。近二百人坐在大厅内,有机器人穿梭其,给上来灵饮。

    雷森,天机仙翁,雷齐,牛千木,还有一个半仙走进会客大厅。

    雷森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定,向诸位半仙行了一个罗圈礼,开口道:“我雷森修为不高,本想上门去拜会诸们前辈,没想到在天机仙翁的帮助下,诸位前辈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我知道大家最想知道的是我雷森到底是不是天机之主。我在这里也说句实话,我也不清楚。先前出现的两次天劫,我都没在现场。天劫出现时的情景还是别人转述给我的。我自认两次天劫虽然牵动人心,但都和我关系不大。我把话挑开,请诸位前辈见谅。”

    雷森话音一落,就有嗤笑的声音传出,声音在安静的会客大厅特别刺耳。雷森脸色不变,天机仙翁事先有预料也没有作色作声。牛千木却不乐意了,面色一沉,朝发出声音的半仙狠狠的瞪了一眼,但却没有发声谴责,在这里,雷森没有表态,还轮不上他。

    雷齐却是感到脸上被人抽了一耳光似的,他都把雷氏所有半仙都带来给雷森压阵了,还有人不知趣,难道说他雷家这些年无半仙在外面常走动,有人忘了雷击之威,前来扫他雷氏的面子不成?

    雷齐脸一沉,“许若,你有意见?”

    一个清秀的年男人站了起来,拱拱手,笑道:“雷前辈,不是我许某人有意见。你们通知我们的时候,声明是来拜会天机之主。我们也是摆明了是冲天机之主来的。现在见了,但是人家也没有搞清楚自己是不是天机之主。我怀疑是有人拿这作由头,想来给我们这些自在惯了的人立规矩。不知我猜的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恕我许某人不敬,这种事情,我许某人还不会上当,不会听从一个毛刚扎齐,没有能力的人支派!”

    “轰!”雷氏四十位半仙一起站起,向许若看去,个个散发出有如实质的杀意。如果有雷齐的命令,他们不介意出手留下许若的性命。

    许若全然不惧,张狂的大笑,笑声一毕,他叫道:“干什么?想群殴吗?我许某人修炼的虽然不是最强的属性,但是单对单,对你们雷氏,我还不惧。哼,一个小娃娃,被你们捧上天,现在我明白了,他不过是你们推出来的傀儡而已。你们说两次天劫,资料也做的齐全,还言之凿凿的说他就是天机之主。把我们诓过来,我们却听到他亲口说他不确定,你们是觉得我们这些人不好支使,想着法子来支使我们是不是?”

    雷齐双手一握,浑身骨节爆响,“你真的觉得你能单挑我雷氏?好!我让人陪你走几招,看看你的到底是不是说了实话。”

    许若脸上謿讽渐浓,“这是被揭穿了,恼羞成怒吗?”

    “你……”

    雷森这才开口,“雷前辈,算了,我确实不知道两次天劫与我十成十的有关。这位许前辈说的没错。如果许前辈不喜,可以离开了。许前辈能来,我已经很开心了,大可不必因为我的身份而恼得不开心。”

    许若冷笑几声,他的冷笑如同发出信号,身边站起十几位半仙,许若一指雷森,“我们来了,是他们打着你的名头叫我们来的。我们有几位正在闭关,为了这事生生止了。你说可以离开,说的轻巧,我们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背后都有谁在撑腰,修士的矛盾用修士的手段来解决。绝没有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可能,如果你是天机之主倒还罢了,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你必须负责给一个说法。”

    雷森拱了拱手,“前辈,不知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说法?”

    许若得意的笑了笑,“你的态度我很喜欢,我们也不为难你。我们知道你有空间,空间种着仙物,我们别的不要,仙桃一个十枚,给了我们就离开,不给,嘿嘿,这个缘算是结下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