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牛千木是个人才

 热门推荐:
    雷森有准备接受一些人的责难,但绝不接受别人的威胁。但他也知道,此情景下他不适合明着翻脸,就是他是天机之主,在没有人能把所有人都拿下之前,一味的强势也是不智。他忍了忍,脸上依然带笑,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淡淡的道:“许道友所求,我只能说抱歉,目前我所得到的仙物,仙桃并没有成熟。一个十枚真是强人所难了。”

    雷森叹了一口气,貌似很遗憾,“许道友,等我有了仙桃,我会第一个通知你,咱们再讨论一下。你要是着急,完全可以先和天机仙翁谈。据我所知,我的仙桃就是来自天机星,只是一个分株,我的还很下,花尤未开,天机星的仙桃确实长势挺好,以前我不了解,今日看了,天机星也来了不少的前辈,恐怕,天机仙翁那里也存不了仙桃。”

    雷森把话题踢给了天机仙翁,天机仙翁不以为意,捋着胡须笑道:“都不要着急,雷道友,让你的后辈坐下,剑拔弩张的很不好。这位许道友,我天机星的仙桃也有定数,开发结果,只要有数目,每颗桃子的去向归属就已经定了。这样吧,如果仙桃有富余,我通知你,你准备好相应价值的东西来换。我天机星欢迎。”

    雷森和天机仙翁的话让许若很不高兴,他说道:“天机仙翁,这件事我们是冲你面子过来捧场的,你说这小子是天机之主,我们信了。我们以为天机仙翁乃是高人,不会口出虚言以来诳人,但是你也听到了。这小子反复的说他不是天机之主。难道说,让我们这些半仙空跑一趟,不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天机仙翁摇摇头。“慎言!慎言!我身边这位只是他自己不确定罢了。因为两次天劫他都没在现场,而两次天劫又确确实实与他有关。若是许道友不信。你可以问一下牛道友,他可是亲历者。”

    牛千木闻言直接摆手,很不客气的说道:“信就信,不信就走人。我牛千木最烦的就是唧唧歪歪不爽利的人。我信,你们信不信与我何干?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们一个建议,如果你们不信,可以自己来体验一把,激怒天机之主。让天机之主怒发天劫,看天劫是不是如期到来。先声明,是男人在天劫下就硬撑着,别开口求饶,就是开口求饶,我这边的阵营也容不下你这等眼没有尊卑,没有大小的东西。质疑天机之主我就不多说了,天机之主自己会处理,敢质疑天机仙翁,你们以为我和天机仙翁都是泥捏的。收拾不了你们?”

    牛千木说罢,眼睛圆睁,“这件事。你不要解释。我也不听,我现在就问你,你和你身边这几位,呵呵一共十位,是不是来和我还有天机仙翁叫板的?”

    牛千木摆明的阵仗就是冲锋在前的,他把指向雷森的矛头直接转到自己身上,他也有这个底气,现在他占着大理,就是不占大理。眼前的许若可是摆明了挑战修士最强大的大阵营,雷氏不说。真翻脸,能杀得这些人哭爹喊娘。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理。可是他牛千木也不是好惹的,光看半仙人数,他的徒子徒孙只比雷氏的少几人,接近四十之数,围着这十人,绰绰有余,何况他了解天机仙翁,听到天机仙翁已经动怒了。

    玛德,这帮人脑子抽抽了,跑到这里来耍横,分明是寿星爷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面对牛千木的发狠,许若心里面有些虚了,他能感觉到场最少有成的半仙用带有杀气的目光瞪着他。但是事到如今,他也退缩不得,索性一梗脖子,嚷道:“牛道友,这话太过了。我们只是要个说法,哪有和你们叫板的意思?为了这一个小子,我们白跑一趟,难道是应该的?你也太不把我们这些半仙当人看了

    。”

    牛千木冷笑,“既然这样说,我现在就命令你们,能平安出了这颗星球,十日内赶到灵仙星,否则后果负!”

    牛千木真的发狠了,不是说不把你们当人看吧,老子就不把你们当人看了,老子明令你们给我滚到灵仙星,如果不去,老子就有借口灭了你。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不把雷齐放到眼吗?娘的老子的,雷齐老子凭尽全力也不敢说能讨得半分便宜,你行,你在老子面前直接着不怕雷氏功法,你这是打老子的脸啊,啪啪的,当老子不存在!

    牛千木的脸色阴了,在修士圈,他就是以性格阴狠固执出名,他的脸这一阴,又说出这番狠话,许若可就真有点怕了。

    许若刚想说话,就听到雷齐大笑起来,用指直指着许若的鼻子,叫道:“那也好,离开这里,十日内也要给我出现在雷霆王朝,不出现,我雷霆王朝起全部之力誓要追杀尔等!你们看着办!”

    雷齐这叫霸气,也叫趁火打劫。

    天机仙翁淡淡的笑着,“那我也趁个势闹吧,我也给你们十日,我邀你们十日内到我天机星做几天客,如果不来,那是不把我这张老脸当面子看,到时候,我会公告所有修士不得与你们进行交易。呵呵,天机之主,牛道友,雷道友,都还站着呢,说这半天话,我的腿可撑不住了,你们不坐,我可就选坐了。”

    牛千木马上变脸,冲天机仙翁一脸的笑容,“仙翁倒是提醒我了,我的腿站得这叫一个酸呢,我们都老了,老胳膊老腿的,面子也老了,不用了,你看看这十来个人都是后进的半仙吧,都不把我们放在眼了。让我想起我到地球是偷听到的一句话,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前浪死在沙滩上啊!呵呵,谁上我们老了,我们这些从仙域下来的人,历经劫难。才给他们在这里寻了一个安身之地,人家转身就忘了这遭,这是要和我们翻脸呢。我记得那个逃到这里来的突然出现的虫洞就是仙翁推算出来的吧。我的面子不管用,你这个所有人的大恩的面子也没有当回事了。我怎么感到心里冷呢!”

    牛千木这翻话说得阴毒。就是有些本来不情愿来,碍于面子到来的半仙,有一些是从仙域下来的,和天机仙翁,牛千木,雷齐一起经历过大战,闻听牛千木这番话,马上发起怒来。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许若这十来个半仙看着。

    许若额头上流下汗来,他心暗骂牛千木好毒,一下子就把他们给孤立了起来,不管是他们个的十日之约也好,他自忖,十日内他们乘坐战争堡垒,用星际跃迁家都能跑遍,只要到时候,人即时接见,他会想办法和个沟通。让人接受自己的说辞,分而攻之,这一点他能做到。可是牛千木这样当场给他拉仇恨。而且是大仇恨,这一下子仇人就不是这个人了,而是很多。当场坐的可是有一小半是从仙域下来的老人,要是……

    许若有了不好的预感,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好的不灵,坏的灵。

    一个一直在观察雷森的半仙淡淡的开口了,“我炎苗也老了。许若是吧,你们这十个人的脸我都记住了。你们离开这里以后。十日内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点面子,到我洞府做客。”

    又一个半仙干咳了一下。“唉呀,不知多少人还记得住我。老人们也许记得住我这张脸。在地球之外,可是被离子炮打没了半个身子,我被雷齐所救,到这里恢复了百年才把身子凑齐活了。你们啊,十天内有时间也来我这里做做吧,没时间就算了,正好,我也准备出去走走了,让年轻人想想我是谁。久了不活动,身上都蒙尘了。怪不得啊!”

    一个接一个从仙域下来的半仙都开口了,要许若带着十二个跟随他发难的半仙在十日内上门做客。

    许若脸色发白,这哪是做客,这是催命!*十位半仙,平时都不怎么活动,真让人给忽略了,这时间,一起发难,猛然间就让人想起这些人的生猛来,在地球,他们以身体硬扛异族人的军舰,用法器生生砸毁军舰,拯救了一部分地球人。在这里,还是他们,和原住民及星兽生死搏斗,换来如令的天地。现在,许若要是敢再多说一句不是,就是能出了盘龙星,也会被人生生的撕碎了

    。

    这是典型的忘恩负义!许若计划,可是没有想到这些老人们会一致的发难。这与他想象的不附。

    许若呆立当场,跟着他站起的十二个人,也都开始腿脚发软了。这一刻,世界在他们面前竖立了一堵高墙,以他们之能万难破开!

    说白了,如果应约,十日内他们不停的星际跃迁,再星际跃迁,也不可能跑全这*十位前辈的洞府,何况,到前辈的洞府还不能点头就走。这还真不让人活了!

    牛千木咳嗽了一下,笑道:“诸位还是一如既往啊。其实我牛某很想把诸位邀到我灵仙星一聚,就怕诸位不给我面子。”

    牛千木的话,没有人应。牛千木有些尴尬,他清楚,这些人是冲着雷森来的,每一个人都对曾经生活过的仙域念念不住,仙域里有他们的亲人,朋友。现在亲人和朋友在仙域里活得是否自在,他们心想必没有不牵挂的。这些人,有不少一直单身,连个双修道侣都不找,据牛千木了解,这些人在仙域时有对上眼的,有些已是道侣,因种种原因被人为的拆散送了下来。

    牛千木干笑,“我倒有一个提议,既然你们这些人不相信天机之主就是天机之主,你出就出来一个验证一下。怎么验证,就学我当初,我当初说过什么话引天的天劫想必你们都知道,你们说相同的话就可以了。如果引不来天劫,十日内,我灵仙星你们可以不去,我也不追究了。”

    天机仙翁点头,“是啊,我现在发现,十天的时间确实有些紧张了。”

    天机仙翁这是表态赞同牛千木的提议,他说完又问雷齐,“雷道友,你觉得是不是紧张了些?要不然,就换个方法?”

    雷齐当然知道牛千木和天机仙翁的用意,不外乎是用眼前这十来个人验证一下,证明雷森就是天机之主。他虽然有些担心,但也知道这种事情是遮掩不得的,早证实了比晚证实的好,他点头答应了,“这一点,我也有同感。”

    和他们坐在一起的另一们半仙见人一致了,也点头,“牛道友,此法甚合吾意。你们几个,既然质疑天机之主,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推举出一人,当面验证一下。”

    许若当然知道牛千木当初是怎么引来的天劫,但他心里面多半还是不太相信,虽然心里面也在打鼓,但他还是咬牙一挺胸脯,“我来。真来的天劫,把我劈了就是,我不用你们替我求情,也不用这个小子到时候可怜,要是天劫来了,我生受之!”

    “好!了得!这样人类才有希望!”牛千木马上起身鼓掌,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鼓完掌,他马上对雷森道:“天机之主,请恕我这不得已的举措。一会他们要开口骂你,你就当骂我啦。所有骂天机之主的话,都是骂我!”

    这马屁拍得太不要脸了!太让人侧目了,天机仙翁就是了解牛千木的为人,也没有想到牛千木会当着所有半仙的面会如作如此媚态,这也太下作了,完全把半仙的身份丢掉,一副我就是你的走卒,我甘心做你的奴才的样子!

    雷齐咧了咧嘴,心连声大骂牛千木不要脸,但也悻悻的想道,牛千木修为都在皮上,不然怎么能抗得住雷击。听说在天机星上,第一波的法劫完全拿这老小子没有办法。若不是接着仙劫出现,这老小子还不服呢!

    雷齐一直站着,听到牛千木的话,强笑一下,“我先谢过牛前辈了。”

    牛千木立刻开心的不得了,忙道:“不用,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我都说了,别叫我前辈,直接叫我名字就好。要是全名不方便,你就叫我千木。嗯,千木,我觉得甚好!”

    牛千木甚好,所有从仙域下来的半仙一起觉得肾疼!大半的半仙在捂脸,娘的,实在是把脸丢光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