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是饿狗抢屎吃,非捡热的吃。再说,想捡热的,也得等人家拉出来才好吧,人家刚准备解腰带,你说准备舔定眼了!太恶心死人了!

    牛千木可不管恶不恶心人,对于天劫,目前他是唯一活着的当事人,在他之前还有一个,高素素,可惜的是失踪了。所有人也没有牛千木知道那种等死的滋味是何等的恐怖,法劫还好,都是半仙了,对法劫熟悉,再加上体内的灵元浓厚,多准备一下,应付法劫多半没有问题。

    只是仙劫,问题大了,那可不是像法劫一样在短时间内能形成的。仙劫一点一点的行成,就悬在你的头上,你明明觉得那是一把准备好就落下来砍掉脑袋的刀,偏偏的你又无法着想,挡不了,也逃不了。那种绝望能让人发疯!

    如果说在场的谁相信雷森是天机之主,天机仙翁算一个,他牛千木对此事相信程度绝对不会比天机仙翁差。但天机仙翁有个孙女傍身,言之凿凿的说与天机之住有前缘,这一世是来续姻缘的。牛千木没有天机仙翁那么幸运,他没有孙女,就是有,他也发现雷森不是一个在男女之事上随便的人。天机仙翁凭着孙女,只要不犯大错,雷森对他自会青眼有加,多加照顾。牛千木只有多多表态,别人恶心不恶心他不管,只要有效果就行。

    雷森这个时候对牛千木的印象确实不错,不管别人怎么评价牛千木,牛千木却是第一个摆明了态度,无条件支持他的人。不管自己是不是天机之主,牛千木的这份情,这份心意他都记下了。待日后相还!

    许若心狂骂,“知道你受过天劫,你也不用怕成这个样子吧?人家都说了,你经历的天劫很有可能与人家无关。你还腆着脸狂捧。修士的风骨呢?你的脸呢?你以后如何在自己后辈面前摆高人前辈的架子?前辈,马拉个币的前辈!我呸!”

    许若也只是在心狂骂,不敢出声。

    牛千木的心情好得不行了。他冲许若嘿嘿一笑,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移驾到外面去。莫要招来劫雷,毁坏掉这所刚建好的大厅。”

    “诸位道友,一起看看!”天机仙翁接着牛千木的话道。这些半仙们这才起身向大厅门外走去。

    许若选了一块空地,不管怎么样,反正他现在想起来了,雷森是后进,他在雷森面前还是前辈呢,前辈就要有前辈的样子,不能像牛千木那样无耻,无下限!既然准备好了。准备好迎接天劫,天劫有没有在两可之间,那就把前辈的姿态做足了。

    天劫!许若扫了一眼表情冷静的雷森,这样一个小子,所有的幸运不过是靠着雷氏罢了,没有雷氏在后面撑腰,能走到现在真的是个奇迹。对于什么仙物,谁知道是不是雷氏天机星还有牛千木的势力通力勾结给演出来的。

    天机之主,许若不相信天道之机变会相应在具体的人身上。天道是所有修士追寻的究境,只有修到最终才有很小很小的机会悟到天道。成为最顶尖的那几个存在。但是天道之机变却不会受任何人支使的,他是负责赏罚的,一直存在,冥冥总管万物。怎么可能和一个具体的人有关系!

    许若知道这一次来盘龙星的半仙。十成有九成九对此事不相信,他猜就是雷齐估计也不相信,但是雷森是他的血脉后裔,这些人在利用雷森作章,他不得不支持而已。

    许若觉得他看透了一切,所以心大定。心渐生出一种虽千万人我独往的英雄气概来!忽然,他哈哈大笑,朝雷森一指,“小子,我准备好了,你可准备好挨骂了?”

    这是什么话?雷森一皱眉头,难道只有骂我才能引来天劫?好好的,我为什么要受你一骂?

    雷森当然不想被人骂,他也想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主动驱使天劫,那可是恐怖的力量,所以他开口了,“许道友,你不用骂我。我只想问你,如果我真能召来天劫,你真准备好了,不开口求我,在天劫湮灭了吗?”

    许若笑的猖狂,笑声渐息,他才挑眉张目,冲雷森喝道:“小子,我许某人修行两千多年,心只有一个信字。我说的话不会更改。更何况你这个骗人的小子。我许某人今天给你脸面,以我的身份当场揭穿你。若是你能召来天劫,我死而无憾,若是你能不能招来天劫,你以死谢罪,你可敢?”

    雷森恼怒,但却摇了摇头,大声道:“许道友,我并没有说过我一定是天机之主。相信与不相信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的命我很珍惜,不会拿去和你对赌,所以你就不用再说了。”

    牛千木适时插话,“卑鄙!以大欺小!”

    许若转念一想,确实啊,雷森才多大,自己提这样的要求实在是太不该了。人家可是全属性的天才,还修炼了《大湮灭术》,修炼出了湮灭之眼,不出意外,只要他的战斗经验跟得上,他就是同阶无敌的天才!自己让其以死谢罪,就是出于公心,传出去,也难免会落下个别有用心,把自己今天的英雄壮举所带来的影响大大的降低了,说不定在有心人的宣扬下,自己就是不能容人的前辈。这种事……

    许若一琢磨,琢磨透其的利害,马上道:“那好,是我考虑不周。若是你败了,解散盘龙王朝,让大美星邦复邦!这个我相信对你来说不难吧?”

    对于这个条件,雷森点点头,“我可以答应。”

    牛千木接过话头,他笑眯眯的说道:“我最后问一句,你真打算以身试天劫,不准备后退了吗?”

    许若胸膛一挺,“大丈夫一言既,驷马难追!”

    牛千木不怀好意的竖起一个大拇哥,“好气概!要是有人求情呢?”

    许若马上道:“我许某人的事情一人做了一人当。不牵扯其他人。我在这里把话挑明,没有天劫更好,若是有天劫,谁也不能替我求情。我许某人绝不认这份情!”

    牛千木一沉思了一下,一脸我在替你考虑的表情。只一沉思,牛千木马上道:“我看这样吧,天机之主如天劫时明言,天劫之下。许若不死天劫不休,若有人敢于求情,因果等同。许若,你看可好!”

    牛千木这是笃信天机之主能召来天劫,他这是要把许若朝死里整,连同那些到时候想借各种理由求情的一起堵死。在他看来,雷森的天机之主正名怎么可以没有祭旗之物,这许若就是最好的祭旗人,既然撞到怎么可以随便放过?

    许若心对牛千木的恨意如海,他不知道这牛千木为什么非要盯着他朝死里整。就是朝死里整。他也不惧,天道之机变有主人,这是个笑话!如果天道之机变都能被人操控了,修士的前景也就到了末路,生死都操之一人之手,那还有什么意义。

    许若冷笑连连,“牛前辈,我答应了!”

    牛千木马上不再理许若,对雷森道:“天机之主,等一下召天劫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了加一句不死不休,求情者因果等同。”

    雷森点头,“我知道了。”这许若确实讨厌,一口一个小子叫着。完全不把他放在眼,刚才还想敲诈他的仙桃,这种人很讨厌。

    天机仙翁站在一边,拿出拐杖拄着,见都准备差不多子,笑着开口道:“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请天机之主召来天劫吧。”

    雷森心里面打鼓,他现在被逼到前面,上下不得,只有硬着头皮朝前顶了。他也想过要拿人试试,可是今天的场面太大了,他可是没有把握能召来天劫,失手了,以后他就会变成这个圈子的异类,难以融入其。

    都是天机仙翁害他,好像天机之主的名称最先出自天机仙翁之口。若没有这老家伙授意流传,雷森也不用在今天面对这种上不得,下不得的局面。

    雷森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试试!”

    “天劫!我是雷森,我命你击杀我面前挑衅的半仙许若,不死不休。如有求情者,因果等同!”雷森干巴巴的朝天说出这些话,话毕,他却惊呆在那里。

    在他叫出天劫两个字时,天上就应声变色,蓝天白云立刻换成了乌云泱泱!在他说不死不体时,乌云已经是雷电穿梭。当他说出因果等同,声毕雷响。雷声震彻天地,“喀嚓嚓”的一声,一道手臂粗细雷电从天上就击向了许若。

    “我了个擦擦!”雷森几乎不敢相信,这天劫是他召来的吗?怎么就那么灵验,说来就来,这他娘的也太听话了!

    现在不只雷森一个人被惊住了。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住了。

    刚刚还意气飞扬,不把雷森放在眼的许若在天上出现乌云时就呆住了,他知道大事不好了,这雷森很有可能真能召来天劫。雷森语毕,第一道劫雷击下,他竟然心神大乱,没有做好准备,生生的被雷击,头发须张,形象再也无法保持从容淡定了。

    天机仙翁手的拐杖一晃,很快的稳住,他深深的看了雷森一眼,一切都是他的推算,虽然他相信**不离十,但是推算是一回事,真的证实又是一回事。他知道,从现在起,就坐实了雷森的天机之主的事实,再无人敢质疑。

    质疑的成本太大了!牛千木给雷森开了个坏开头,不死不体!所有的半仙没有人敢说能抗得住仙劫一个雷击,别说雷击,就一星点雷芒入体,也如油锅投下火把,引爆灵元,难以应付。

    这个牛千木,真是好打算。天机仙翁知道,经此一事,雷森不会再怀疑牛千木,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牛千木表现的贴心。他天机仙翁还仗恃着身份不肯,雷齐也是!只有牛千木抓住了机会。

    雷声隆隆!许若拿出法器开始认真的对付法劫。这个时候,所有半仙都用复杂的庆幸的目光看着雷森,雷森证实了,他就是天机之主。天劫就是他家养的恶狗,谁敢说出不服二字,雷森就会放狗咬人!亲眼见了,他们这是想不服,也不敢了!

    牛千木得意的扫了一遍众人,把众人的表情一一记在心上。这个时候他自动进入角色,替雷森记下这些人不同的表现,以供将来雷森用人时参考。

    牛千木觉得雷森召来天劫一点都不意外,只有他召不来天劫才会例外。看看这些土鳖,一个二个的表情像拉干屎一样。震惊,痛苦,不安,不甘种种不一……

    真是没有见识!牛千木想告诉众人,他可是亲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法劫,仙劫可是都经历过。相比之下,他可是经过风雨见彩虹的主。

    意外了吧!一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小人!

    雷齐在天上乌土突现时,就吸了一口凉气,他心里面一惊,竟然是真的。虽然他希望天机之主是真的,但是真在他眼前证实了,他却有些接受不了了!

    为什么会是雷森?为什么不是他雷齐掌控天劫!这意外得让他很不甘。但是他很快的压下这种不甘,他知道他不能生出异心,如果生出,天道有感,他的麻烦大了,他现在相信,高素素的天劫不是偶然,是高素素压迫雷森太狠了点,雷森对她生出怨念,天道之机变惩罚于她。仙劫光是毁掉高素素的半法器半仙器的伞而没有杀掉高素素就可以看出来,雷森对和他有关系的人还是有情份的。

    这一点情份在,就可以了!雷齐觉得这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

    他猛然的瞪起眼睛,看向众半仙,哪个要是这个时候敢有妄动,想对雷森不利,他绝对会不客气的让对方横尸当场。雷神之矛出现在雷齐手,雷光缭绕,和天上的雷电相映成辉!

    雷齐的雷神之矛一出现,雷氏半仙如同接到信号,纷纷跳开,掣出雷神之矛,目带杀机盯着所有半仙。

    牛千木见此,大感自己疏忽了,一拍脑袋,他恶狠狠的高声下达命令,“所有弟子听令,拿出法器,护卫天机之主!如有人敢对天机之主不利,杀无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