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刚刚,他们还感到掌门老祖没有风骨,太丢人了,现在,他们觉得所有人都没有掌门老祖英明。实在是太英明了,近身护卫天机之主,那得是多大的脸面,多大的机遇!想想就让人浑身发抖!

    他们觉得自己的老祖实在是太有远见,深不可测了!灵仙派这一次一定能占得先机,在接下来的一系列的势力再分配获得最好的利益。

    天机仙翁见牛千木和雷齐都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心叹息了一声,自此始,修士们就再无选择了。

    雷森就这样做实了天机之主之名。没有人提醒他再来一次。

    天雷一道道的刷向场的许若,雷劫不紧不慢,许若在雷光却紧张不已,这时他看向雷森的目光已经隐隐的有了后悔之意。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天劫突现这简直和神话一样。他现在有些看不清楚,搞不明白眼前这个岁数很年轻的人了。难道他真的是天机之主,能令天机按照他的意图运转?这,这也太荒唐了!

    实在是荒唐!这是大部分半仙的想法。

    怎么可能?按照他们的想法,这根本不可能,天劫不是谁家养的兽宠,想放放,想收收。只是,眼前发生的怎么解释?

    许若在对付天劫时,脑转悠开了,他得想办法,想办法转变眼前的危机。谁都不想死,尤其是死在这种憋屈无比的氛围之下。

    他在等,等别人开口替他向雷森求情,秦桧还有朋友。别说他一个堂堂的半仙,朋友当然要比秦桧多。他等他这些朋友向雷森求一份情面。不管如何,他只是冒犯了雷森,就算雷森是天机之主。不知者不为罪,拿他正名即可,没有必要非得要了他的性命。

    牛千木冷冷的扫视群雄,开口道:“大家都是明白人,这个时候。谁都不要乱动,否则,别怪我牛某人翻脸无情。还有,不要随意说话,明白吗,说了就不可能再收回去。”

    雷齐也道:“都不要轻举妄动,我雷氏的半仙对外许久没有集体行动了,谁今天要是令我不爽,我不介意杀了他,然后带着我雷家的人去他家走一圈。顺道练练手。”

    两个大势力的威胁很有力量,那些有想法的人只能不甘的保持原姿势,生怕引来牛千森和雷齐的误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死在这两个人手,他们又有雷森撑腰打气,那只能算是白死,没有人会同情他们。

    过了一会,还是有人说话了,“我向替许若向天机之主求个情。请天机之主原谅他的无心之失。天机之主,主宰天道之机变,当有大心胸,大智慧!许若只是不信天道之机变会有主人。因为这本身就不能令人相信。在没有证据之前,我相信不会只有许道友一人心存有疑惑,出口质疑那也是在情理之,罪不致死。请天机之主赦免了他。”

    雷森还没有说话,他现在还没有从震撼完全清醒过来,他实在是蒙圈了。原来天机仙翁说的没错,牛千木的认真也是有道理的,他们都明白,只有自己对自己一直不相信。

    雷森没有说话,牛千木冷哼一声,“可记得天机之主召天劫时是怎么说的,如有求情者,因果等同,抬头看看你头上的天吧。”

    替许若讲情人闻言神色一变,忙抬头看去,看到一道雷光向他打来。他连忙拿出法器,强行抵挡住雷光,哇呀呀的乱叫起来。

    牛千木扫了一眼众人,“还有谁愿意讲情,不要忘了,天道不容欺,不可欺,也不能欺,欺天道就是欺自身。天道之机变,如今明已经有了主人,它的主人就站在这里,你们要好好想想,究竟是逆天道而行,变成灰灰,还是顺天道而为之!大家自己选择,选择了就莫要再说没有想好,就像这两人一样。”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牛千木也不希望有人这个时候说话,如果一股脑的求情,雷森当场拒绝显得太不人情,如果不拒绝则达不到借人脑袋立威的目的。

    天机仙翁向雷森建议道:“天机之主,这时事情已了,已经解了大家的疑惑,请天机之主重返厅,我们接着议事。”

    雷森深吸一口气,木着脸说:“好。”

    雷森不再看天上的劫云,转身朝大厅走去,进入大厅,雷森坐下,看着有人陆续进来,忽然感觉没有多大的趣味。他对权力并不像别人那样有瘾,看着个个都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真的让人索然无味。开会由天机仙翁主持,拟定的章程早就出来了,不过是借着雷森在场,给个见证,通过罢了。

    这叫尊重,是在天机之主的眼皮底下,天机之主同意了的。其实这两年多,天机仙翁,牛千木,雷齐他们组建的天机府也就是按照这些章程运作的,现在是把这些章程搬到雷森眼前,正式公布。

    雷森忽然觉得有些疲倦,便起身,对众人道:“不好意思,我要休息一下。”

    此时的雷森人们很理解,现在雷森一举一动都有着意义,都会被人研究好久,琢磨好久。众人起身目送着雷森离开。雷森离开后,还有章程要通过,不过雷森不在,只好搁置。牛千木在想,是不是已经通过的章程有什么东西让雷森不舒服了。他找到天机仙翁,很严肃的提出,以后再有章程,都必须天机之主过目后再交付讨论表决,一切都应以天机之主的态度为准,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能替天机之主作主。

    天机仙翁赞道:“此言甚善!应该如此!雷道友,你看呢?”

    雷齐很想说,好人都让你们两个做了,你们问我干什么?现在雷氏表现的在外人眼一定很差,态度上不如牛千木明了,行动上也不如天机仙翁早动。不要小看这些,在大事面前没有含糊的余地。有时候那是一步缓步步缓,一步错步步错。

    雷齐似乎估计错了两人对雷森的支持度,尤其是牛千木,表达支持。简直是丧心病狂,有点儿无下限了!

    厅外,雷声依然隆隆作响,厅内,天机仙翁宣布。会谈到此结束,各位道友可以自由行动了。已经通过的章程能保证天机府的运转了,剩下的章程不通过也罢,直接送到雷森手签字认可即行。这一来彰显了雷森的权威,二来也让所有修士知道,他们能后遵富士康的不是某个修士的想法,而是天机之主的圣谕。这样会让雷森认同天机府,也会让所有修士认同天机府发布的每一项命令。

    天机府设在天机星,这是章程认可了的。只这一点,天机仙翁就很满意。

    众人有的从大厅离开。有的坐在那里闭目沉思,有的上来围着天机仙翁,雷齐还有牛千木联络感情。

    大厅外,许若的天劫已收,天上果然出现彩云,这是仙劫在形成。法劫没有能收拾掉许若,仙劫接着上场,一句不死不休决定了这一场天劫在许若不死之前不会收场。

    零零散散围着观看的几十位半仙用可怜的目光看着许若,也许他们有人在认为许若是个英雄,冒头替众人试出了雷森是真的天机之主。可惜了,枪打出头鸟,许若就是那只鸟,天劫是打鸟的枪。两物都出现了,只能着结局了。

    许若脸色十分难看,他现在能喘口气了,一停下来,但想到的更多。他旁边,那位愿意替他讲情的道友现在正艰难的应对天劫。不停的嘶吼,这位是金属性的,天生的对雷电没有抗拒之力,再加上事发仓促,做的应对也不足,才导致手忙脚乱。

    许若看到了天上聚生出的彩云,吓的魂跑了两魂。他朝看热闹的半仙们一拱手,“众道友,能否帮我许某人一个忙,代我向天机之主传个话,就说我许某人知道错了,只要天机之主愿意放过我,我许某人可以以灵魂发誓,愿意为奴为仆,追随在天机之主的左右。”

    没有人答应,人们都向后退了一步,生怕许若点名,那个时候,不问不好,问就招惹上因果。

    许若见众人如此,不由得惨笑几声,到底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都是老狐狸了,已经有一个出来讲情的人正在经受天劫,下场可以预期。雷森在召天劫时说得很明确了,有讲情者因果等同,这是不准备放过许若了,谁讲情谁都会下场和许若一样。因果等同,这四个字威力无匹啊!

    因果等同,这四个字是牛千木最先提出来的,人们现在回想起来,在一开始,许若质疑雷森不是天机之主时,还想借机会敲诈一些仙桃时,好像就激怒了牛千木,从那个时候,牛千木就开始堵上了许若所有的退路,牛千木是要许若死。

    不死不休!牛千木提议,天机仙翁和雷齐都默许了,这是要杀人以立威。众人现在都明白。明白了,当然就不会有人再试着去帮许若,就是许若的好友也不会,他们现在最怕的是被雷森惦记上。就是不被雷森惦记上,被牛千木,天机仙翁,雷齐他们随便一个惦记上了,他们接下来也就没有好日子过。

    他们和许若一起站起来敲诈雷森的仙桃,在雷森没有证明是天机之主之前,还没有什么后果,所有的半仙都会认为,一个小小的小子,手里掌握着仙物是巨大的浪费,应该拿出来奉献给他们这些半仙享用。天机之主证明之后,性质就变了,变成了他们这些随着许若的人目无尊上,不知死活,人品恶劣,死有佘辜!

    有些事情经不住深想,越想就越是寒到了骨子里,这些人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命不久矣,他们做出那等事情,就是天机之主记不住他们,也会有人想着卖天机之主的好,记着了他,准备在离开盘龙星后下手,杀了他们,向天机之主邀功。这种事情经常上演,他们也为了讨好某个大人物做过这等事情。

    怎么办?许若急急盘算!

    怎么办?这些人也在急急盘算!

    无论是许若,还是这些曾跟着他在大厅站立起来表明和许若一个立场的人,现在都在想着该怎么样才能活的下去。

    牛千木晃着身子从大厅内门走了出来,雷森去休息了,也不能说去休息,牛千木“无意”的用神识扫了一下雷森休息的屋子,空空的,根本没有雷森的身影。他猜得出来,雷森这是回到他的空间里休息去了。

    牛千木看着许若,许若挺得住法劫他一点也不意外,在场的有很多人有的是法子挺过法劫,除非是那些修的是被雷克的属性功法、而且,许若还是半仙,在来盘龙星之前,也做好了准备,以半仙的手段来应对法劫,简直没有再轻松的了!

    看看,旁边这位正在辛苦的抵抗天劫,一看就是没有准备好。看看,这头发,这胡须,这法袍,简直像要饭的一样。真是有失半仙风度。

    许若见着了牛千木,忙扬声道:“牛道友,天机之主通过我已经证实他就是天机之主,并非虚名。我也受过惩戒了。我许某人自认留下这截身子对天机之主还有大用。烦请牛道友替我许某人向天机之主带句话,我许某人愿意发下灵魂毒誓,愿在天机之主座下为奴为仆,供天机之主驱使,如敢再有半句不敬之言,神魂俱灭之!”

    牛千木哂然一笑,“我也想帮你,但是晚了。天机之主尊驾已经离开。这一会不知去那里了。我就是想帮你,也无法把话传给他了。”

    许若马上傻眼了,他的事情还没有完结,天机之主就没了影子,是没有把他许某人放在眼,还是根本就是有事,丢下这边的事情匆匆的就走了。要是后者,那是大人物的作派。天机之主当然能当得上大人物。

    许若心急,脱口道:“这可怎么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