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a00_4;    牛千木没有回答许若的话,而是貌似替许若不值,“先前我的经历告诉我天机之主不能随意质疑。我已经反复的提醒你,不要在这上面犯和我一样的错误。你执迷不悟,以致于墜落如斯,实在是令人唏嘘!”

    许若可不认为牛千木在提醒他,苦笑一声,“牛前辈,这个时候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再说你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提醒过我,不说也罢!”

    牛千木脸一沉,“许若,这件事,我必须和你说清楚。我牛某人做事向来是光明磊落,我是不是一直在说他就是天机之主,从未曾动摇过?”

    许若点头,“是!”

    牛千木道:“如果那时候你不再坚持,是不是到不了眼下这步田地?”

    “这个……”

    “我是不是说过不死不休?不死不休,你当我是说着完的,我那是最郑重的提醒你们,不要质疑事实,因为我做为你们的前辈,已经验证过了,你以为,随便什么人出来,我牛某人就能死心踏地的相信他?笑话!说白了,还是你们太过自负,不相信我等,以为是我等联手想获得更大的权力。这又是个笑话,若是我们把权力看在眼,从你们的先辈到这里始,我们就等建立起一个最强大的权力体系,你们后来者一个也超脱不掉。我们没有,我们还是本着修行之心,顺其自然……”

    牛千木越来越激动,“你许若就是觉得你的见识了不得,我这个前辈的经历与看法在你心目就是个屁,什么事只有你经历一遍,你去判断对错你才认同。你这是境界出了问题。噫,我说这个干什么……算了,算了,我不说了……”

    牛千木转身就走,该说的他都说了,但愿这些人心里不再把他当成只会拍马屁的人。他牛千木也有自己的骄傲。在从仙域里下来的所有半仙当,他的战力也是排在前列的,杀敌破阵时一点也不含糊。

    许若无言,人们都会以恶意去揣测人。不会随意的轻信于人,牛千木也许当时是意在提醒,可是也就是牛千木用这些言语一步步把他们陷入死局当。许若不信牛千木是在提醒他,他知道牛千木的提醒一定是恶意的,为的就是雷森能借他们立威扬名。让所有人都怕雷森之分。

    但许若实在是不想死,牛千木越是这样说他越是不想死,他不是不能识时务的人,他愿意放下身段好好的跟随天机之主闯一闯,谁都知道跟随天机之主能得到照随,以后什么仙劫是小意思,不用担心。就是有机会悟得天道,有天机之主相帮,也不会有多难。可以说天机之主的出现,就是在众人面前铺设了一条通天的大道。众人都明白。他许若也明白。

    可是众人现在得到了好处,只要找到通往仙域的通道,这些人的人生轨迹不再迟滞,将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现在,不用怀疑天机之主能不能找到通往仙域的通道,天劫都能随手召来的主,找到仙域通道不是小事司情一件吗?

    前景大好,大好到这些人不愿意开口替他求情,只要他死了,一切当初所说的话都将无人指认。大家在雷森面前做出一副洗心革面,马前鞍后,争死前冲,就是许若变成一把灰。也不会有什么让他们不安心的。

    尤其是那十二个随他一起站起来支持他质问天机之主的人,也许他们现在在心里面就在怪罪,怪罪受到他的盅惑,让他们在天机之主面前留下一个极其不好的印象。如果没有他许若,何至于这样!

    许若知道这个时候牛千木不会拿话诓他,天机之主是真的不在盘龙星。人人都知道天机之主有一个空间,能种植灵植,还有猜测那空间连接了一处秘境,天机之主随时可以离开这里,到空间或者秘境休息。

    天机之主不在,许若说再多都没有用处,只能等了。他叹了口气,迈步向众半仙走去,大部分的人都散去,许若走到跟前,只有两人站在那里,面色淒惶。

    “许道友!”两人看着许若,叫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许若干笑一声,“呵呵,是我不智,连累了你们。还请各位道友见谅。实话实说吧,我们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是真的,事到如今,我许某人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希望各位道友能帮我许某人一次,只要度过眼前的难关,我许某人的为人大家都清楚,必有后报。”

    许若说完,郑重的向几个行了一礼。

    这几位忙不迭的还礼,还完礼后,众人皆默然,不知该说些什么,要说五味杂陈,所有人都不例外。事情的演变超出了他们的掌控。怎么能这个样子呢?

    这几人也想帮着许若,但是旁边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哪里,那一位仗义执言,结果现在正在拼了命的抵抗天劫,他们再不知趣,跑出去讲情,下场一样。面对天劫,他们都不敢大意。帮了许若,能不能帮两说,再把自己陷进去如何是好?

    “许道友,你看,天机之主已经离开了,这种事情我们就是有心却也无力,不当着天机之主的面,我们找再多的人也都无济于事。说来说去,还是我们见识不够,自认为天道之机变不可能掌控在私人之手。这也是我们自负,得到如此的结果和下场,颇有些让人不甘呢!”一个穿着黑袍的人长叹一声,“唉,也是许道友你逼天机之主过了,一口一个小子,就是泥偶,也不愿轻易揭过这桩事情。”

    此人说的很有道理,其他几位一起点头,表示赞同。

    黑袍修士振作了一下精神,“许道友,你说我们怎么帮你,要知道,只要我们开口,天劫马上加身,你是要我们一起陪着你走这一遭吗?”

    许若就是有此意,也不敢明说。他连忙摇头,“诸位道友不要误会。我的事情可不能再边累各位,这位让我心不安的。”

    诸人默然,既然许若如此说,大家都不清楚该怎么去帮了。开口求情就要有天劫加身的准备。只要开口,十有*被身死道消。若是以前,大家混到半仙,知道向上修行很难突破,现在。天机之主出现,从天机仙翁之口,大家听到天机之主极有可能找到通向仙域的通道,一下子压在诸人头上的天花板有松动的迹像,大家心里面都生出无限的希望,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陪着许若一条道走到灭亡。

    许若见事情如此,知道再请求这些人开口求情已是千难万难了,心里面不由得颓废起来,是他先质疑天机之主的,紧接着挑衅。天机之主的性情他不知晓,言两语间想把天机之主说得回心转意,轻易的放过他,根本没有可能。

    许若转回身去,声音落寞无比,“仙劫正在形成,我许某人用性命证实了天机之主是真的,也算是我给修士们做了贡献。希望诸位道友看在我牺牲的份子上,帮我处理好后事。”

    许若惨笑,“若是有可能重新来过。我许某人绝对不对挑战未知。此间事了,若是我的后人有能登仙的,还请各位到时候在天机之主面前美言几句,不要因为我。而误了我的后人的前程。”

    这种要求相比之前的实在是太过轻松,这几位没有不答应的道理,纷纷的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保证,许若可以放心,许若的后人。他们都会用心照顾,该做的他们都会做,绝不会坐看不管。

    只能这样了!许若离开这几位,走到场,拿出丹药扔进口,然后打坐,静静的等待仙劫形成。

    天机仙翁在大厅旁的屋子里坐着,自己摆弄着茶水。他的面前坐着雷齐,雷广还有天机仙音。牛千木从外面走进来,寻位置坐下,苦笑道:“我告诉他们,可以离开了,可是这些人都想看着仙劫形成再走,他们还是不怎么相信我们啊。要全证实了再走。”

    雷齐用茶巾擦了一下红泥小盏,淡淡的说道:“我们不也是想着完全看完了再离开吗?他们只要不在盘龙星上搞搞四,爱做什么做什么,我们不好干涉。”

    天机仙翁道:“本该如此。也是许若不知进退,怨不得别人,要是换一个人,就是不信,也不会把话说的那么绝对。这一下子,他没了退路,逼得天机之主也没了退路。众人也不好在天机之主面前给他讲情。他该此一劫!”

    牛千木摇头,“不提他了。该说的我们也说了,他们这些人不是在质疑天机之主。我能猜得出他们以为天机之主是我们的幌子,用来统治他们的。这些人也不想想,我们真要用强早就用了,还用等到现在,实在是小看了我等。我们也是出于一片公心,生生的被他们理解成这样,红肚肠变成了黑下水。这是他们自找的,怪不得我们。再说,他们不死一两个人,其他人也不会相信,总有些借口不是。”

    天机仙翁笑笑,“各人的命运。不说了,不说了。”

    雷广恭敬的坐着,听着他们说话,一句话也不说。他旁边坐着雷齐,雷齐把红泥小盏仔细的擦去茶渍,微闭双目,咂了一口,说道:“这样也好,我也就可以放心了。雷广,有时间替我和天机之主约一下,我要和他谈一谈。”

    “是,老祖!”雷广忙应道。

    天机仙翁和牛千木都没有表态,雷齐这还是想拿家族和血脉当回事。就是不知天机之主当不当回事。各人有各人的打算,这种事,两人都不适合掺和。雷森不是长于雷氏,他的身世也决定了他不可能和雷氏有太多的家族感觉。对于雷氏来说,雷森像个半外不外的外人。反过来,对于雷森来说,雷氏这个家族可有可无。至于雷齐和雷氏能在雷森那里得到什么,那就看雷森是怎么想的了。

    雷森不是某个家族能私有的,不说雷森会是什么态度,除了雷氏外,所有人都不会答应。只要雷森稍稍表态,表露出对雷氏不满,自有大批的人跳出来让雷氏不开心。

    “喝茶,牛道友!”天机仙翁淡然拈起红泥小盏。

    “谢谢仙翁!”牛千木也拿起茶巾,仔细的把红泥小盏擦拭了一遍。

    雷森在空间里呆了一段时间,定了神,便出现在雷蓝依儿的军舰上。雷蓝依儿发现雷森回来,心里面一松,从操控舱急急赶回来。

    “怎么样了?”雷蓝依儿急问道。

    “证实了。我确实能召来天劫!”

    “那好啊,以后再打仗,我们就有雷霆手段了。“雷蓝依儿高兴起来,她为雷森高兴,一直在心里怀疑,怀疑天机仙翁等人是在拿雷森做幌子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现在好了,证实了雷森确实是什么天机之主,被算计的担忧也不存在了。

    雷森笑了笑,“没那么简单吧,我在盘龙星召天劫是有浓浓的感应,在这里却没有。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也许天劫只有在那边才能顺利召出。在这边,还有在异族人的宇宙估计很难。”

    雷森见雷蓝依儿有些失望,随即安慰道:“我们不需要用天劫,天劫是旁物,算不得我自身的实力,我最终还是要靠提升自己的修为才行。天劫之下,逃不脱者神魂俱灭,对于还有魂师技能傍身的我,有些浪费了。那些生灵,还是让炼魂幡一个个收拾了吧。嗯,我也应该么炼魂幡召回,提升一下魂师的级别了。”

    雷蓝依儿马上安静下来,笑道:“那也好,要是天劫能随便用,我们就不用打仗了,用天劫覆盖一颗星球,很简单就能解决。夫君,适合长久居住的星球还没有合适的,我正在挨个看,看完了,我们再挑一个灵气最浓的。”

    雷森懒懒的靠在沙发上,“这件事,你自己做主,反正星球上只要有你,那就是家。”

    一句话说的雷蓝依儿心里满满的生起幸福感,她没有别的所求,所求的就是雷森能对她不离不弃。一直这样才好。

    两人说了一回话,雷蓝依儿便拉着雷森的手出了军舰,军舰飞到一颗星球上。雷蓝依儿要雷森和她一起选一个能安置家的星球。雷森愉快的答应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