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摇摇头,笑道:“我不知道你们的实力如何,异族人我目前也只接触到双角族人,他们也有自己的修炼体系。我想像天机仙翁前辈这样的人都从仙域下来,估计仙域也不会安宁,也就是说,他们有些人的能力堪比仙人,更有可能超越了仙人,现在仙域不出意外,也应该在异族人手。我们不能冒失,只能试探着进攻,要是有一个能力压你们的人,还发现我们这里,我们就危险了。”

    天机仙翁连吸了几口气,脸上红光湛然,他笑道:“天机之主果然不负众望。没错,仙域早就有大能推算出仙域有一次大劫难逃,强行让我们出仙域,不单是解救地球之厄,也是为了仙域他日复兴而布下的伏兵。大家都不要激动,目前来看,天机之主的做法是最稳妥的做法。我们不能冒然行动。”

    那位一直不说话的半仙,欠了欠身,开口道:“是啊。为了从地球上救一批人出来,我们当时的对手确实就是天机之主说的这些异族人。如果天机之主不是亲见,绝对不会知道这些,因为这些资料已经被完全封存起来,莫说是平常人,就是那些星邦的总执政也不知晓。只有实力达到半仙或者是圣魔法师才能接触到这些资料。”

    雷森一直对这些人封锁住有关地球的资料不满意,闻言皱了皱眉,说道:“回头把这些资料公布了吧,让所有人都知道来自哪里。这么做没有必要。”

    天机仙翁笑了一笑,接口道:“不是我们不公布,实在是怕了他们。我们也知道那些异族人修炼的是另一种能量,他们修炼的是信仰之力,有我们不知道的神通,我们也怕他们会通过众人交谈感应到这边的存在,这才下令不准谈论,一些资料能不公开的都不公开了。这件事是我的主意,天机之主要是怪罪就怪罪我吧。实在是我们到这里退无可退了,要是被发现,只能等着灭亡。”

    “所以,我不能给你们一个宇宙。让你们去攻占,那样成本太大了。等我把异族人的宇宙攻占下来,清理干净,再交给你们。总之,你要知道。我已经答应了你们,早晚会把一个宇宙送到你们手。”有天机仙翁的解释,雷森就顺势说道。

    狂天有些不服气,“是你们胆小,要是我们,敌人占领了我们星球和宇宙,我们打不过也要拼。”

    雷齐出言讥讽,“好像我们占领的不是你们的星球宇宙似的。”

    狂天马上要发作,转眼间看到雷森脸上一脸的不悦之色,想了想便拿起茶杯猛喝了一口。“好茶!给我继水!”

    狂天一口把茶饮尽。天机仙翁知道雷森对雷齐生出了烦感,马上说道:“雷道友,那是有大能在束缚他们。在我们没到达这个宇宙之前,已经有人算到我们会来,并且提前做好了准备,省却了我们不少的麻烦。我们应该感谢那个大能。”

    天机仙翁朝狂天一拱手,“谢谢狂天道友为我等解惑。对于天机之主给你们一个宇宙做补偿,我没有意见。”

    狂天得意,“你有意见又能怎么着。有本事你去拿一个宇宙来?我看你们就是一群无能的货色,老窝被人给抄了。自己也只会抱头乱蹿,跑到这里还担心被敌人发现,苟活一刻是一刻,向你们这样。活着又有多大意思!不如死去。”

    狂天说话一点也不客气,天机仙翁老脸躁红,但也无力反驳。确实,他们还在做种种打算的时候,雷森已经攻入地球,光复了。听雷森说话,光复整个宇宙也用不了太久。他们还在口口声声要辅佐天机之主做大事,还觉得天机之主修为太浅,不足以成事,天机之主已经默默的做了太多。这实在是令人汗颜。

    牛千木默然不语,他表态了,雷森没有回应,从话语已是拒绝了。

    雷森对他们还是不信任。

    雷森给狂天的杯继上开水,才笑道:“我的事情我会做好。大家不用担心,我还有魂师的修为,这种修为会让我省却不少的力气。就让那些星球上的生灵来壮大我的炼魂幡的实力吧。你们去帮忙,对我来说反而是损失。”

    牛千木马上道:“天机之主英明。我也是这么觉得。”

    雷齐不满的瞪了一眼牛千木,心十分郁闷,他发现在雷森面前,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不顺心,进退失据了。但是他又不能不做,现在狂天的出现给了他空前的压力,他们雷氏可以和天机星叫板,可以不把灵仙星放在眼,因为那是同一样的人,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不会让争斗变得不可收拾。星兽就不同了,他们要是投靠了雷森,没有这些顾忌,何况这些年人类修士把星兽得罪的太狠了,星兽不会相信他们,要相信也只会相信雷森一人。

    越想,雷齐越觉得憋屈,事情怎么会这样发展,太让人不开心了。

    狂天来只是表明他的态度,他来的突然,提前也没有和星兽高层沟通,既然见证了雷森是天机之主,又亲耳从雷森口听到雷森愿意给他们一个宇宙去发展,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他还是早点回去,把消息告诉星兽高层,大家坐在一起拿出个主意的好。

    狂天要告辞,雷森大方的给了他十枚化形果,十枚仙桃,一些道茶。

    狂天走的心满意足,这些东西不在于高不高贵,而是代表了雷森的态度。也许仙桃对族里那些大限将到的隐修的星兽来说是宝贝,会让他们看到希望。这些年,星兽们知道人类修士这边有延寿的仙桃,却因为两方是敌对关系求之无门。现在有了,而且不是一枚两枚,是一下子十枚,相信那些老家伙们吃到仙桃,会比自己对雷森还狂热。

    雷森在庭院和狂天告别,看着狂天升空而去,化成一团火团剌破大气层,在大气层外晃了晃,消失不见。

    雷齐很不满意,在雷森准备回去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天机之主,这样的人不可相信!请天机之主小心!”

    雷森脸色微变,随即说道:“我自有分寸!”

    雷齐还要说什么。天机仙翁冲他摇了摇手,制止了他,让他很是不悦,重重的哼了一声。他没看到,雷森脸色又是一变。

    回到屋。大家重亲坐定。天机仙翁便请雷森移驾到天机星,天机府建在天机星,雷森要在那里常住才好。

    雷森摇头,“天机星我就不去了。目前,修士们的力量对我还不是很有用处。你们就代为管理就行了。我有事还会出现在盘龙星上。牛前辈,你若有事可以和我的星球主脑通联,我若知道,能随时出现在灵仙星上。”

    雷森有意透露自己只要去过某个星球,可能自由前往,希望这些人能自重。不要拿什么无用的东西要挟与他。

    牛千木立刻高兴的说道:“那我就在灵仙星上恭迎天机之主法驾!”

    雷森马上道:“既然如此,你们也不要在盘龙星久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我这边不需要看护。安静即可!”

    天机仙翁几人识趣的告辞离开。外面,牛千木拉住天机仙翁的袖子,“仙翁,我去你天机星坐坐如何?”

    “欢迎!”天机仙翁心有些怏怏不乐,又是没有机会在天机之主面前提自己孙女的事情。天机之主好像连雷广也不想见,时机还是不对。

    四人各怀心思从盘龙星离开。雷森等他们离开后,就回到了空间,继续在荒凉的星域搬运破碎星球上的石头。

    天机星上。牛千木和天机仙翁对坐,天机仙音坐在旁边给他们筛茶。

    牛千木叹息一声,“天机之主果然是应出之人,我们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能成为他的助力。这次狂天突然出现实在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天机仙翁道:“我也没有推算的出。想想也是。必竟是大能布下的手笔,不到近前,根本看不出什么来。也好,既然星兽出现,是天机之主一条臂助。这些年因为仙域难通,我们修士已经有了懒怠之心。不如星兽有一股子寻找出路的狠劲了。”

    牛千木点头,“仙翁说的极是。更出人意料的是,天机之主已然找到通往地球和双角人所在宇宙的通道。这是个好消息,能找到这两个宇宙的通道,是一个前兆。时机到了,仙域的通道也会为天机之主打开。”

    天机之主瞅了一眼一语不发,专注的摆弄茶具的天机仙音,摇了摇头,“那也看到时候天机之主信不信任我等,他就是发现仙域通道,不对我们开放也是妄然。我本想请求天机之主,让我们随他一道去地球那边看看,如果方便更进一步求证是不是真的能去往异族人的宇宙,只是天机之主不提,这种请求我冒然提出大不合适,只好作罢。”

    牛千木失笑,“还好仙翁没提,提了也是大家无趣,反而不美。我想如果仙翁提出,天机之主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在他没有完全有把握压制我们之前,他是不会随便放我们进入他的空间的。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些通道一定和他的空间有关。狂天已经告诉我们,那个提前布局的大能就是让他寻找天生拥有空间的人。那空间一定是关键。就是我换成他,不是我完全放心的人,我也不会随意放人进入我的空间。这无关信任,这是一个底线问题。看来,我们还要等。”

    天机仙翁哑然失笑,“是我失神了,这一点竟然没有想到。是啊,连雷广都没有进入他空间一次,何况别人。”

    天机仙翁最近老是摇头,没办法,想得到一个人完全信任太难,而他又等不及,感觉时间越长越没有确定性。叹息一声,天机仙翁才道:“雷齐那边你也留意一下,他太急切了,目的有些不纯,让天机之主很是不喜。天机之主是君,我们是臣,做为臣下,永远都不能替代君主行事。这一点你牛千木做的不错,比我强。”

    牛千木开心一笑,看着天机仙音道:“仙翁早就看出来了,不过是矜持罢了。有了顾虑,行事就难以利索。不像我,经历过一次未成的仙劫,早就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一切都能放下,所以才能洒脱。别人怎么样与我无关,我这边会做我我应该做的事情。要想得到,怎么能不付出!”

    天机仙翁点头,“牛道友才是明白人!”

    牛千木又是一笑。两人坐谈数日,牛千木这才告辞,返回他的灵仙星做一些必要的安排去了。

    雷森迎来了一次空间升级。他趁机会到达炼魂幡正在忙碌的星球,魂师连涨,达到了元婴期五层,丹田里出现一个面容灰白的元婴。魂师升级容易,但是杀戮实在太重。若不是这种非常时期,魂师想修炼到仙级,实在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空间升级过后,雷森把空间转化的物质搬给雷蓝依儿。他又钻进空间造了不少的智脑,顺带的把空间属性突破到元婴期,丹田的元婴出现了第一次双数。

    等第一座战争堡垒制造成功,交给杜全布置到白洞边上,雷森在雷蓝依儿的要求下带她回到了盘龙星。雷蓝依儿这是要去看望西米,雷森没有去。他觉得西米那个样子他没有必要再去看望,他让雷蓝依儿带了句话,他给西米自由,其他的就算了。

    西米却是暴怒,“什么叫其他的就算了。我西米是那种不知自重的女人吗?是我错了,我不该有建立自己势力的,要独立的想法,可是我绝对没有背叛他的民思,一点也没有。蓝依儿,你要相信我。”

    雷蓝依儿幽幽的叹了口气,“我当然相信你。西米,是你在我和夫君之间牵线,不但让我和肉身完美融合,还给我了新的生活。这一件事无论任何时候我蓝依儿都记得。但是同是女人,我不得不说,你在为男人做事这方面实在是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如你会讨好他,我知道在我们两个之间他更喜欢你。你不用在这里向我炫耀,我也不想听……”(。)

    PS:  新的一年,祝所有书友新年新气象,新年大发财!元旦快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