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艘战争堡垒是她的,主人和主母不在,她有权限启动战争堡垒。”韩森淡淡的说道:“我会和主人争取,第二艘战争堡垒我为主。”

    杜全一瞪眼,“扯淡!顺序已经排定,第二艘是我的,第艘才是你的。想都不要想,再碰到这种事情,我希望是我出去,而不是别人。”

    韩林不语,姚大美挑起眉毛,“争什么争,第一艘是验证,第二艘改进,第艘更好,第四艘是我的,那会是四艘当最完善的一艘,我都不争。”

    “等全建好了,这边已经没有战争了。”

    “主人不会让我们闲着,双角族人奴役的宇宙不会只有这边一个,还会有其他的,主人决心把所有的宇宙都解救出来。战争有的打,打到我们老都有可能。”姚大美道,变得意气风发起来,“我会带领我的堡垒解放一个宇宙,你们也会。”

    杜全笑笑,“老不了的。主人不会让我们老去。”

    军舰,屏幕上,小男婴长大了许多,看上去有四岁的样子。小男婴的面前的案几换了个样子,比原来的高了不少,长了不少。

    小男婴窝在高背椅上,神色愀然。

    “终是藏不住了,干娘回来就得与她就了,再藏,我会被闷死的。”小男婴,现在应该说是小男孩,叹了口气,抬头说道:“狂神,佘曼架着战争堡垒过来了。你那边给佘曼闪出位置。我不管你怎么做,不能让她出事。明白吗?”

    “明白!大哥,这一座战争堡垒主人不是指定你是主脑吗?等验证完以后,你要可以取代临时智脑入主战争堡垒了。呵呵。我最近学了一句话,大哥你这是要鸟枪换炮了!”狂神说着,大笑起来。

    小男孩的脸色却沉了下来,等狂神笑声停了。冷冷的问道:“很好笑吗?”

    “是啊!我感到很好笑,大好事啊,为什么不笑?”

    小男孩叹了口气,“我要出去了。再不出去就来不及了。现在还不知道主人的态度,干娘她也不敢说我要是出现在主人面前主人会是什么态度。”

    狂神的声音也是一沉。“大哥,你是最早的,我们有几个也都差不多了。你先出去吧,要是主人不许,我们就战死,你替我们告诉主人,不要销毁我们,我们愿意为主人战死,以后主人就不要制造我们这种智脑了。造孽!那个教主人制造我们的老头死了,要是不死。我捉住他,绝对会吊起来用离子枪在他身上打上千百枪。”

    小男孩的手紧紧抓在一起,“不怨他,他你们没见过,我见过,是一个技术狂人,后来也是因为这种技术而死。主人没有追查凶手的兴趣,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替他报了仇,没有他就没有我们。”

    “是没有主人就没有我们。”狂神按照自己的主见强行纠正大神的话。

    “我说的是技术。当时我已经被他制造好了。主人滴入血激活了我。在我之前,他制造的也有其他的智脑,和我们一样的也有几个,那是他的血。是他激活的,他也许担心会不可控,在主人出现之前就销毁了。也许他是提前知道他发现的这种技术在落入别人手,蔓延开去会对人类社会造成巨大的冲击,知道我们会是洪水猛兽,一旦无法控制他就是死也难以安息……”

    “……他好像很不甘心。不甘心他发现,或者说他发明的技术还没有问世就消灭了,他就决定找一个倒霉蛋来接手,主人很不巧就碰到了他,被他逼着接手了技术,他从主人那里拿了一笔星币就跑了,我猜他是怕了,怕我们出世后冲击整个人类社会。可是他不知道我们又是多么的幸运,主人的志向不在人类社会,主人的神秘不是他能猜测的。狂神,如果主人不接受我,要销毁我,你们不要恨主人,我们能生出血肉,那是主人所赐,我就是死在他面前那也是我的幸福,他是我们的父亲,我们是他的血脉……”

    “大哥……”

    “大哥,不要说了,我们不会恨主人。还是请大哥向主人说明了,如果主人不接受我们,就让我们战死在战场上。我们绝不会有任何一个私自破出箱体,在最后一刻,我们会自动驾驶飞车,冲出去,无论是敌人的,还是我们的,让炮火把我们蒸发,重归于虚无,重归于宇宙吧!”

    “大哥!我们愿意为主人战死。什么都不为,只为我们是他的血脉!”

    小男孩暴怒,“狂神,你就是个混蛋,什么能把我们私下里的谈话放到公共通道里去。你让弟弟们怎么想我!你这是扰乱军心!你该杀头的。”

    一艘敌舰被冲出的一艘军艇撞上去,撕开了舰体,顶着它飞了出去。

    “大哥,什么也不要说了。我刚刚知道是怎么回事,放心,我们不会给你们这些大哥哥丢脸,我刚顶住了敌舰,它的防护罩再也护不住了。我腾不出手,兄弟们,谁来帮我补上几炮,这艘敌舰是我的,我要用他升级成舰体。大哥,你要去见主人了,我什么也不说了,我希望大哥能允许我把艇升级成舰,这是我舰上所有弟弟们的统一愿望。如果主人不容我们,我死了,会有弟弟们顶上来,一直到我们全都死亡,我们希望,我们死之前,能把自己发展起来,有一个好的平台,能帮主人杀更多的敌人。军艇升级成军舰,这是我这个当哥哥的送给弟弟们的礼物!”

    说话的是那个胆大的军艇主脑,大神泪流满面,“你个混蛋,你怎么能这么做,你不知道这么做很冒险吗?谁在他附近,补几炮。我答应你了,这场战争结束,你就可能改建成军舰。”

    “还有我呢!”

    “还有我,我们的也是军艇,好长时间了。我们也厌烦了狭小了空间,我们也要军舰!”

    一艘艘军艇从阵飞,顶上摇摇晃晃的敌舰,打开加力向外面飞去。

    “哥哥弟弟们。给我补几发炮弹,这艘是我的了!”

    “我的这艘,我炮了,失去一个弟弟。赶紧的帮他压下敌人的火力!”

    “混蛋!混蛋!你们都是混蛋!”大神掩面痛哭。冲出去的都是军艇,火力不如军舰。在之前的战斗因为少碰到抵抗还不觉得,现在面对强大的双角人反扑,军艇的作用被成倍放小,军艇的数目很多,却发挥不了大的作用。

    “混蛋,你们不知道撞一下,你们也就废了吗?”大神坐在高背椅上,哭得一抽一抽的,“你们太冒险了,我还没死。你们这是做什么?”

    狂神大笑,“所有的兄弟们,我是狂神,打开公共通道,大哥要替我们探路了,我们就给大哥壮行。现在我接替大哥指挥,所有兄弟听我命令,军舰下沉,给我第一时间打残出现的军舰火力,所有军艇上浮。打残后的军舰就交给你们了,谁俘获的战争结束谁就自动改建成军舰,我许了。开始行动!”

    狂神在公共通道里大喊,“大哥。我来了,你休息休息,看看弟弟你的表现,以后弟弟们欢迎大哥能常来看看。”

    “送大哥到外面旁观!”

    几艘军舰从白洞上方急速下沉,沉到洞沿边,围在一艘普通的军舰旁边向白洞内发射离子炮。旁边的数艘军舰几乎同一时间把炮口对着白洞,全力的把离子炮打向白洞。

    从白洞挤出艘敌舰,舰体都有破损,防护罩的颜色惨淡。立刻又有几十束离子束打了过去,艘敌舰向上冲了一段,便悬浮不动。

    “哥哥们混蛋,你们不想我们升级成战舰,怕我们争你们的战功!”公共通道里马上就出现指责之声,都是战艇的主脑,群情沸然。

    狂神大笑,“误会,这是个误会!不是我们故意的,马上,马上给你们放过去几艘。兄弟们,不要让弟弟们失望,都给我拿出精确计算的勇气来,要斩掉这些破玩意的利爪再放过去,要是抓破弟弟们的皮,过后有你们好看。”

    “哈哈,不小心过火把,马上,绝对给择的光光溜溜,剥光了送给弟弟们。你们可要准备好了,咬住了就跑。别跑慢了,被误伤了可不好了。”

    高背椅上,小男孩嘴巴紧繃,忽然叫道:“你们都是一群混蛋。”

    狂神毫不客气的回击道:“你也是!你是老大,我们都是跟你学的。切,你以为你是最好的,其实你是最坏的。兄弟们都精神着点,把这帮龟孙子打回去,让大哥安静的走。”

    “送大哥上路!”马上有声音狂吼起来。

    “呸呸!不会说话闭嘴,什么叫送大哥上路,大哥此去以人身去见主人,去给咱们问个前程,不是去断头台。他日,兄弟们都成人身,一起去找大哥喝酒。兄弟们说是不是?”

    “是!我要喝灵酿!我要看大哥娶嫂子!哈哈,我还要闹洞房!”

    “这个是我的!”

    “我靠,五九四,你也太鸡贼了。动作这么快,谁能抢得过你。”

    “六一九八一,这叫手快有,手慢无!谁,来帮我弄几炮!”

    “混蛋!”小男孩的身子瘫在高背椅上。

    白洞附近的星空再次扭曲,一艘艘军舰快速的跃迁出来,马上打开公共通道,听到公共通道里乱哄哄的,生硬的插了进去,“各位哥哥弟弟,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是啊,你们挺欢乐的,这不是求援的态度啊!”

    “戚!又来一帮混蛋!”大神的声音在公共通道里清晰的响起。引起一阵哄笑,“我们都是混蛋!”

    “什么意思?”

    狂神粗野的回应道:“大哥想娘们了,就是这个意思。他不让我们闹他的洞房,兄弟们不愿意,他就说我们混蛋,兄弟们,我说的是不是?”

    “是!”又是一阵哄笑。

    小男孩用双手掩住脸,从高背椅上跳下来,原地跳了好高,大叫道:“别造谣,我什么时候想娘们了?要是有那一天,兄弟们都去,让你大嫂陪你们喝酒!”

    “那是!嫂子不陪我们我们还要你陪,有嫂子没大哥!哈哈!”

    “没大哥哪来的嫂子?唉,你们说是先鸡还是先有蛋?”

    “你思维越来越像个人了!”

    “你是夸我,还是骂我?”

    “你猜!”

    “我猜你个鬼!等成了人身,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威胁我,我比你大唉,融合的智流晶也比你多。说吧,你到时候屁股能撅多高,撅矮了,踢了重撅!”

    “大哥,他威胁我!”

    “大哥才不管这些屁事,这件事我记下了。”

    小男孩烦恼的吼叫一声,“你们都乱个毛啊,要是大家都能平安,到时候,成一个自动到我面前来,撅起屁股让我踢一脚!谁不来,我看谁敢!”

    小男孩跳上高背椅,恢复了精神,“王后近卫队做为预备队,随时准备听候调令,补位。狂神,所有桶阵舰只,把指挥权都给我交上来,我在外面计算,分配火力,波次配比,不得浪费。桶外的军艇,我会给你们编号,按顺序来,不能乱哄哄的一起上,一个顶住敌舰,其他的听我命令攻击,没有接到攻击命令的,不准开炮。”

    “明白!”

    “是!”

    小男孩擦了一把眼泪,“我们不知道这场磨盘战要打到什么时候,要节省能量!明白吗?”

    “明白!”

    私下的聊天通道,狂神叹了口气,“大哥,你刚才心神失守了。”

    小男孩站在案几边,手出现一只笔,在手晃了晃,“我知道,可能是面对大事有些怕了。我现在好多了,不用担心我。你在最底层,照顾好弟弟们。我要是走了,对于指挥有经验的也只有你了,没有我,你要遇事多冷静,不要把他们带入险境,能多活一天就是一天。好了,把指挥权交给我,你也不例外。”

    “好咧!大哥,你这是挑战计算能力啊!我看好你啊!”

    小男孩嘴角撩起好看的笑容,“滚!”

    小男孩的笔在纸上飞快的划动,嘴有条不紊的发布命令,“攻击!结束,第二批次攻击连上!放他们出去。四五四,你上。六九六九,五二四四四,你们两个补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