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头也不抬,“六九六九,上!你个混蛋,打开加力跑啊,炮了吧!五二四四四,马上补炮!”

    “佘曼来了。”公共通道里传来一声惊呼,“战争堡垒好大!”

    战争堡垒真的好大,不但是军艇在战争堡垒面前显和极小,就是军舰在它面前也如大象和蚂蚁一般。战争堡垒一出现,给所有智脑来带的只有震撼和兴奋。

    “我来试主炮的,给我留出位置。”佘曼又道:“大狂,狂神,你们辛苦了!”

    小男孩抬起头,把笔扔在案几上,笔在案几上滚动,他笑道:“不辛苦,这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谈辛苦就不对了。佘曼,好吧,给战争堡垒腾出位置来,白洞附近防御圈扩大,不要被误伤了,战争堡垒上的巨炮挨一下,我们的防护罩支撑不住。”

    公共通道里传来惋惜的声音,小男孩强调了一句,“以大局为重。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明白!”公共通道恢复了平静。佘曼的到来让智脑们顾忌了许多。

    “我已就位!”佘曼在公共通道里发出了声音。

    白洞附近的军舰快速的后撤,保持了圆桶形状,从白洞里有敌舰飞出,军舰撤退没有耽搁发出炮击。

    一道粗大的白光射进白洞,刚出洞口的几艘敌舰刹那间汽化。这就是战争堡垒的威力,是邦之重器,真正的大杀器。

    “好,效果不错!比我们那边的巨炮造成的杀伤力还要大些。”佘曼有些欣喜,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狂神大叫道:“这样的东西早点拿出来啊,一座就打的他们露不出头来!”

    佘曼笑道:“看看这家伙的体量你就知道了,制造它有多么的不容易!这一座已经差不多耗尽了我们所有的物质,再多造一艘,目前也造不出来。”

    狂神马上笑道:“这样的东西一座就足够了。兄弟们。护好战争堡垒,我们可以喘口气了。喂,佘曼,打开战争堡垒舱门。让受损的舰艇进去修复。”

    “好的,我正有此意。你们也集一下能量块,巨炮太耗能量了,一炮最少抽空五十块能量块的能量。”佘曼说道。

    战争堡垒的舱门打开,一艘艘受损的军舰军艇飞了进去。

    公共通道里。“大哥,我们现在是不是可能改建军舰了?”

    小男孩挠了一下脑袋,“我看可以。佘曼,事情是这样的……”

    一道粗大的白光灌进白洞,佘曼回应道:“军无戏言,你既然答应他们,他们就可以改建。回头等主母回来,再向她报告,改一下编制就行了。”

    小男孩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兄弟们。把能量块都搜集起来,留下备用的,都送到战争堡垒,我们可以歇一歇了。”

    粗大的白光一道接一道灌进白洞,能量块哗哗的在传送带上流进能量舱。幸好运输舰跃迁而来,带来了大量的能量块,让所有的担心暂时落下。

    敌舰从白洞出现越来越少,偶有零星的军舰飞出来,用不上战争堡垒出动巨炮,军舰就能轻松解决。

    “留一些物质造能量块制造设备布置到这附近的星球外围。我们不能指望后方运输支援。零碎收集,再运输来不及。”佘曼在休息间歇下达了命令。

    “是!交给我了。”大神马上应道。

    大神下令,“出动飞车,把飞溅出去的碎块回收分解。马上制造出能量块生产设备。”

    飞车像狂蜂出巢,密密麻麻的飞出,甩出长链拉住敌舰碎块就朝战争堡垒里拖,堡垒里一切设备都齐全,还是大型的,炮击白洞还不耽误生产。很快的。一个个能量块生产设备从战争堡垒运出,飞向白洞附近的星球。

    已经出现这种敌般大规模反扑的事情,几乎让人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佘曼现在就是在做万全的准备,准备在白洞这里长期和白洞对面的双角族人打持久战。还好这是白洞,双角人的战舰只能通过白洞一次出现几艘,要是对面铺开了,像一开始那样,出现数量上的绝对化,佘曼他们只能退出这里,所有的战绩都付诸流水。

    终于,白洞恢复平静,在经过一段时间确认不会再有敌舰大规模的飞出后,佘曼向后方确认,在主人和主母没有回到这边之前,她要守在这里。四人当她的权限最高,她的确认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没有人反对。

    源源不断的物质运向升龙星,支持升龙星的建设,雷森在和天机仙翁他们会面,确定升龙星和天机府近期要做的事情后,觉的这边有他在和没有他在都没有关系,便返回了地球宇宙。

    当他听到白洞守护战后,对大神狂神赞扬了一通。大神小心的问他,“我干娘没有回来吗?”

    “她在那边还有事做。你找她做什么?”

    “有点事想和她说。”大神老实的回答。

    “好啊,我下次回去,让她过来一趟。”

    雷蓝依儿听了雷森讲述那边发生的事情,担心不已,马上下令,盘龙星所有战争堡垒集到盘龙星,接受改建。她要雷森把战争堡垒上的智脑拆下来,壳子送到地球那边,改建成新的战争堡垒,那边不能再出现这种意外的事情了。

    战争堡垒没有过来,雷蓝依儿先回到了地球。

    等雷森把两座拆掉所有智脑的战争堡垒的空壳扔到星空,雷蓝依儿把他拉到房间里,一脸严肃的说道:“夫君,我现在和你说一件大事,有可能让你不可接受,你做好心理准备。”

    雷森摸了摸脑袋,“什么事,这么严肃!”

    “你有儿子了!”

    “什么?”雷森跳了起来,“你怀上了?什么时候?”

    “不是我。”

    “那是谁,是西米。不行,我得把她接回来。为了孩子,她做什么都行。”雷森说着就想返回空间。被雷蓝依儿叫住。

    “坐下吧。这件事和我们俩个无关。其实你自己也应该有所警觉,你制造的智脑不是一般的智脑。这点你承认吧?”

    雷森点头,“别的智脑不需要滴血。你是说……”

    “是!你那滴血现在变成了骨肉。出现了第一个和人一样的东西。我早和你说过,你制造的智脑也是超智脑的一种,不知你还记不记得?”

    雷森的脸马上严肃起来,“那个人呢?”

    “先不说这个。我问你,你准备怎么办?是销毁还是接受。销毁很简单。你一句话的事。但是,他们请求,不要销毁,再有战斗,他们会冲向敌舰,死在敌舰的炮口下,他们心安。夫君,这件事情上我听你的,因为你的决定将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你自己独立决定。我不劝你。”雷蓝依儿说完,给雷森倒了一杯灵酿,然后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

    雷森有些纠结,他对自己制造的智脑天然的信任,虽然也接受他们会发展的与其他智脑不同,但是一滴血变成一个人,这种事情他在感情上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要是销毁,这些智脑给他立下了不少的功劳,陪着他东奔西跑。到如今除了消亡,还没有一个背叛过他,他感觉自己也下不去手。

    要是不销毁,所有的智脑加起来可是有两万之众。如果到时候都成了人。想想都让人头疼。无法对外人解释啊。

    “是大神吗?”

    “是!”雷蓝依儿答道。

    “让他来见我吧。有些事我只有见了他,和他谈谈才能决定。没有见面,没有了解做出的决定都是不负责任的决定。蓝依儿,你以为呢?”雷森问雷蓝依儿。

    “我说过,在这件事情上我不影响你,因为他们可能改变一些局势。好与坏,需要你自己判断。”雷蓝依儿晃晃脑袋,“我可是他们的干娘,他们天然和我亲近,虽然不是我亲生的,这种亲近,从我认大神做干儿子时就产生了,你制造的智脑一加入他们的群体就是默认的,我也没有办法。”

    “对于我来说,你要是接受他们,他们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天性上要为我着想,这对天机仙音来说极不公平。为了你好,所以你只能独自拿主意,不能受我影响,对于我来说,你比我生命还要重要,其他的都可舍弃。”

    雷森笑了,“说这么多,你还说不影响我。好了,咱们两个就当聊天,那个天机仙音我现在可没有想娶她的想法,只要你一直不变,在我心你就是最重要的女人,是唯一。你和我说说,以你了解,大神他们成了人身,还有没有可能达到超智脑的圆满境界。还有他们有没有属性,能不能修炼,我的血脉要是都是废物,那可是个笑话。”

    雷蓝依儿笑笑,“他们有无限的可能。我就不多说了,见了大神你可以测一下他的属性,你的血脉你还不相信吗?”

    雷森拿起灵酿,瞅了瞅雷蓝依儿的小腹,“什么时候咱们也生一个。你的体温早就恢复正常了,生育没有问题。”

    雷蓝依儿噘了噘嘴,“我随时可以,只要你愿意。”

    雷森嘿笑,“那我们就努力!”

    ……

    大神的箱体被从军舰上卸上,加了供氧的设备,被装进一艘运输舰运走。

    舰队的公共通道里一片寂静。良久,狂神吐了一气,闷闷的道:“都别闷着,我们等着吧。”

    “怎么回事?”佘曼关心的问道。突然之间,就来了一艘运输舰,拿着主人的秘令要大神脱离他指挥的军舰,马上随运输舰返回。让佘曼诧异的是,运输舰还准备了输氧设备,一个智脑扔在星空千万年理论上只人接通能量就能恢复,给一个智脑供氧是怎么回事?

    “你很快就知道了,别问了,主人不说,这对你们人类来说,永远是个迷。我们不可能告诉你。”狂神干笑两声,“对不起,佘曼,不是我们不和你说,实在是不能说。也许不久你就知道了。”

    “噢!”佘曼沉默了一会,然后道:“你说的对,有些秘密不是我能知道的。也许大神出了些事,让主人不放心。但是你们不是没有出事吗,都打起精神,好好的替主人把守好白洞,不放任何一个敌舰过来。”

    “哈哈,我们也会很快就出事的。佘曼,如果我们离开莫名的永远不再出现,希望你们能记住我们,我们是战友,是不是?”

    “是!你还没有把军艇改成军舰的事情上报,让不让我帮忙?”

    “不需要,现在主人和主母绝对没有心情管这种事情。大神军舰的主脑是由你指定,还是由我来派定,你说,我们尊重你。”

    “你来吧,狂神!需要把盒体改建成箱体,你熟,你来做,我就不多事了。”

    狂神忽然道:“谢谢你,佘曼,你是个好人。我们真希望能一直和你们并肩战斗下去,为主人攻下更多的宇宙,我们有雄心!希望,希望……”

    狂神没有说下去,在通道里狂吼,“谁想代替大神,马上说!”

    “我吧,我的艇还没有改建。”

    狂神奸笑,“这么急!我得先问问大哥舰的那些小弟,问问他们的意见。嘿嘿,你等着,五二四四四。”

    大神舰新的智脑五二四四四没有做成,由大神舰舰的一架能量转换机的智脑顶替上了,改建了箱体后,新的智脑被安上。

    公共通道里,狂神说道:“四九八六,如果大哥不能回来,你就是新的大神。你要向大哥学习,不要堕了大哥的威名。玛蛋,我怎么流眼泪了。兄弟们,谁会唱歌,唱艘来听听。我很闷,需要开心!”

    “喝了咱滴酒啊……”

    “闭嘴,大哥不是上刑场!”

    “大哥,大哥你好吗……”

    “谢特!大哥刚离开,你就这样,想兼眼泪是不是!”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狂神,我们能搜到的也就是这些了。”

    狂神沉默,整个公共通道里一起安静下来。忽然有声音啜泣,这声音带着一股悲伤,很快传染开来,公共通道里哭声一片。

    “到底是怎么了?”佘曼不安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她,她感觉连战争堡垒的智脑也不受控了,打开巨炮,疯狂的朝白洞里轰击,一发,两发,不知停息!

    一道道离子束发泄似的轰进白洞,白洞根本没有敌舰露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