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明白就好,这是王上对你寄予了厚望才这么对你的,上任后掌控好军队,天机府正在制定战争计划,王朝要对外扩张,你的军队我会和他们提一句,到时候会抽调出来,参予战争。∑,”

    “谢王相!”元仇这次很真诚。

    “还有你,秦天扬,你们秦氏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听闻了一些,我之所以没有在王上面前提,是觉得不值。不要想着给你的少了,一事一论,王上根本就不知道你的能力,也不细问你的来历就收留了你,并把你安排进仕途当,换成是你,你可做的到?好好做事,到下面去,由小而大,你会越来越成熟,慢慢的就能担当起大任。”

    比尔茨笑咪咪的说着,看着眼前人,神态像个长者。

    “谢王相教诲!”秦天扬起身,朝比尔茨微微弯腰,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过段时间,我会去马英玖执政的星球视察,有时间会安排一下去看看你们两个。我这就和马英玖联系。”比尔茨起身,“你们个再聊聊,以后像这样的机会可不多了。”

    比尔茨走了,尹少松拍了一下额头,“我真没有想到雷森他会给我安排一个这样的活来,做王相的助手,可我什么都不会啊。”

    元仇左右看看,警告尹少松,“不要再直呼王上的名字,你应该称王上。”

    “额,这个是我忽略了,以后不会了。”

    “我倒想跟着王相。可是王上没有给我这个机会。”秦天扬说话有些冷场。但是他不在意。“我和他的关系也只是在我父亲身上,人死了,这份情就淡了,不像你们和他一起在孤儿院长大,情深意厚,待遇自然比我要高。”

    元仇笑笑,“你说的表面上看是,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我从少校升到校只不过是提了一级。尹少松他是什么都不太懂,所以被王上扔到王相身边和王相学习,等王相放心了,才会放下去,到时候会安排成什么层级,什么职位还不好说,事情没有出来,无法比较。就拿咱们两个来说,我升一级,你升几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王上说的股科处厅部相,你是科级。你以前做过官吗?”

    “我……”秦天扬语塞,他是秦氏原家主最小的儿子,受着宠爱,别说不可能被扔到地方上做小官,就是做,也不会从最底层做起。

    “看样子是没有做过。没有做过,从一介白身越过股级直接是科级,你是升两级,而且是什么经验都没有,我是升一级,我本身就是军人出身。还有,你那个系统才六个层级,我不知道怎么设定的,我呢,上面还有上校,大校,少将,将,大将,如果王上给我一个上校,而不是校,我会省多少工夫,要知道,王朝小星球的军事长官才大校。等星球的是少将……”

    秦天扬默然,元仇说完了,尹少松忽然道:“你父亲的名字我也知道,但是没见过。我在武弃星上呆过一段时间,就是你们家发生大事,我也在武弃星上呆着呢,?你父亲对王上有没有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人在武弃星上想害王上,你们秦家并没有去帮王上。”

    尹少松这一说,秦天扬脸就变了,“那不可能?”他叫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是事实。不然,有人在武弃星上要杀王上,这是有证据的。不要和我说这件事和你们无关,那个时候武弃星是秦家的,武弃星没有干涉,甚至为王上的敌人向王上施加压力,是你们秦家的态度,那时候,家主就是你父亲,如果你父亲没有表态,武弃星上的秦昭也不敢那样。我不是替王上说话,这种事情你找当年在武弃星上呆过的流浪者就知道真假。”

    尹少松笑笑,“内曲折王上不想追究,我也不想多说,我只是向你说一个事实,也许你父亲最开始让王上进入武弃星就是怀有目的的,秦昭只不过是执行你父亲的意图罢了,要知道如今的王上当时还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是雷霆王室的血脉,也许……”

    秦天扬腾的站起来,“你诬蔑!”

    尹少松摇了摇头,“我只是陈述事实,王上不说,不代表别人都不想。你如果带着挟恩图报想法,觉得你父亲对王上有恩情,这种念头你可以打消了,就我说的这些,如果你父亲还活着,肯定会被调查一番,不然,王上放心,追随王上的人也不放心。”

    秦天扬脸色发白,他是骄傲的,骄傲的对一切都不屑一顾,他是自信的,自信的以为天底下没有他做不了的事情!他了解过那一段历史,始终认为自己的父亲在那一段时间内给了雷森最大的帮助,甚至迷信的认为,没有他父亲的帮助,王上根本就没有今天!而尹少松的话让他猛然间周身寒彻,把他的骄傲,自信,不愤,不平,难以接受,种种感受全部剥掉了,剩下的只有恐惧!

    “这件事我不知道……”他做了下去,精神一下子萎靡了下去。

    元仇见秦天扬这个样子,笑了笑,安慰道:“你也不要多想,安心做好王上安排给你的工作,拿出成绩来。我想就是那些都是真的,王上也不会在意。他要是在意,完全可以不见你,一句话就打发了。他要是想对付你,根本不用麻烦,点点头就有人出手。给你官做,再去对会你,你觉得你是大人物,需要王上这么用心设计吗?”

    “我不是。”秦天扬摇头。

    “那不就好了。放心吧,把你的工作做好,不要多想。少松和你说的这些,由于我要和王上合作,也调查过一些。我能证明他说的有一部分是真的。”元仇道。“马上。咱们就要在一个星球上了,希望有机会我们能互相帮衬。”

    秦天扬振作了一下精神,“好。”

    比尔茨和马英玖联系了一下,听了他的工作汇报,顺带的把有两个王上以前认识的人要去马英玖治下工作的事情通报了一下,然后就问到了关于股,科,处。厅,部,相官阶设定的事情。马英玖对些确实有些熟悉,详细的把这个设定向比尔茨讲了一遍,并谈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元仇和秦天扬被送回伴星上,马上他们就会被送到马英玖管理的星球上,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去。尹少松也投入到工作去,做一份关于盘龙王朝官阶设定的工作,比尔茨把自己和马英玖的谈话交给他,他只人整理出来就好。

    比尔茨拿到尹少松打印好的官阶设定。仔细看了看,对尹少松的工作很满意。科技昌明的现在。人类的学习不像以前要那么按部就班的去学,记忆植入能让人很快的掌握到大量的知识,所以专业技能储备很容易,最不容易的是实践和情商。

    学的再多,实践不会触类旁通,举一反也没有用处。做官,首重的是实践,然后是情商。比尔茨清楚,做官的科技含量真心的不高,只要监督好大家不乱了规矩,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不乱伸手,乱充行家,就是一个好官。能替治下群体制定合理的目标,并实现,这是一个能官!

    尹少松以前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清楚现在在做什么,能不能投入的做,这才重要。

    星际流浪人,物质分解回收。王上在之前也是,但那不会成会别人看不起王上,攻击王上的借口,相反那一段经历会助王上成为传奇。流浪人做了王,没有比这种事情更能让人好奇,更能让人愿意谈论的事情了。

    比尔茨拿着官阶设定去找雷森汇报,恰好,雷森也亲自整理出一份官阶设定,比尔茨就没有再把官阶设定拿出来,拿起雷森做出来的官阶设定仔细看,见与马英玖的大致不差,便有了底,知道该怎么去推行这项改制的工作,还是要从马英玖的星球开始,做出样板来再朝其他星球推广,由点到面,变成全面改制。

    比尔茨说了自己的相法,雷森让他自己把握,做出一个进度表来,将来他们查验。马英玖的星球改制完成后,要其他星球的执政长签下一份保证,这是一次硬性考核,完不成者执政长挂冠走人,不会姑息。

    雷森见了比尔茨后,接着见的是天机仙翁,天机仙翁拿出的是作战计划,魔法师公会一直没有再服软,需要用雷霆手段把其收服。

    这是一次全面的战争,打起来不知多久能平息。

    其实大家完全可以建议雷森试试天劫,在天劫下,没有人不怕死,魔法师公会高层死了几个人后,不信他们能强硬到底,要全死绝也不会归附。可是大家又觉得,如果都由雷森出面解决,要天机府还有什么用处?天机府只有有雷森一个人就足够了,那样根本就显不出大家的价值。

    再说,大家都不希望雷森用习惯了天劫,习惯性的要用天劫来解决和别人的一切争端,不给别人任何机会。这很不好。大家出手替雷森解决掉所有能解决的麻居高临下,一来能彰显大家在天机府是很重要的,二来让雷森慢慢习惯靠他们去解决一些事情,这样大家各安其事,各找其位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天机府吗!

    这种事情只能大家自己体会,不可明说,明说就下乘了。

    雷森对这种战争很看好。星球攻略不用他盘龙王朝太多的兵力,盘龙王朝的大部分兵力只是去接收夺下的星球的星域,弹压一切反抗的力量。冲在最前面的,自然有以华夏星邦,盘龙王朝出面组织的战争明盟来做。对于那些圣魔法师,无论是击杀还是劝降都用不着雷森,一切有天机府安排。

    雷森批准了,同时也下达了全王朝备战的命令。

    元仇和秦天扬见到了马英玖,马英玖正在设计星球上划定镇,县,市,星四级行政体系。马英玖一见到元仇,没有多说什么,让人给元仇倒了杯茶,自己去开了一个会议。

    只到两个小时后,马英玖邀元仇和秦天扬二人一起用餐,用餐后,在小会议室里,马英玖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元仇,你是校,王上的旨意是让你兼顾地方的治安,一市的治安现在可是很重要,轻易是不会和军事挂上钩的。这也算是给我提了个醒。这样,你到我这里来,官员配比可是我说了算,尤其是市级的,都是由我考核任命。在王上的旨意的基础上,你再兼任一市之市长,这样的话,军政都在你手上,能很快的立一个标杆出来。”

    元仇有些担心,“执政长大人,这个好像不符合规矩。军队是不干政的,是一个独立的体系。”

    马英玖笑笑,“王上已经开了一个头,治安是政府的事情,一个军事长官兼地方治安,已经干政了,既然如此,这样的好事我可不能放过。我让你做,你说去做,做出名堂来,地方上要是有人要造反,我只造诉你,乱事用重典。既然有人不思恩,那就用刑罚让他们明白这片星域是王上的星域,谁也翻不了天。”

    元仇若有所思的笑笑,“是,谁也翻不了天。”

    “你有信心吗?”马英玖的目光在元仇的脸上扫过。他身子微斜靠在沙发上,已然是有一方要员的气度,人长的又不错,温尔雅,很容易折服人。

    “我可以试试。”元仇有些不确定。

    马英玖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不是试。王上在和你们见面的时候提出了政体改制,比尔茨王相又把我们星球当成了试点,要我们成为标杆。我们没有机会试,必须一次性成功,没有人会给我们试错的机会。正是因为你手里有一个地方的军权,我才会有这种想法,我不知道你的能力如何,但是我相信能和王上有过一段交集的人,绝对不会简单了。”

    “我,尽力!”元仇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发现自己陷入一团麻烦当,要是做不好,自己在雷森面前很难自辩。

    “那我就拭目以待!”马英玖放松了一下,把身体坐直了,又舒服的窝在沙发里。

    “秦天扬,唔……”马英玖思考了一下,没有说下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