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一直在家,帮着做一些商务上的事情。特长,特长……”秦天扬涨红了脸,他不能说他的特长是吃喝玩乐,以前他会以此为茶,现在他可说不出口。

    马英玖淡淡的点了一下头,“唔,我知道了。”

    又过了一会,马英玖才道:“王上的旨意是你做一镇之长,那我就任命你为一镇之长,在元仇的市,好好做,不要让王上失望。”

    马英九说完站起来,对元仇道:“我马上让人把你们市的资料给你,你拿到后,立刻上任,拿出大气魄来。”

    “我送送执政长。”元仇起身。

    “不用了,你们就在这等一下。”马英玖走了出去。

    元仇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这个星球的这一片区域恰逢冬季,窗外飘飘洒洒的下着手掌大的雪花,一片接一片,接起来如同白幕。

    “市长,抽烟吗?”秦天扬走到元仇旁边,递上了一支烟。

    元仇愣了一下,笑着接受了秦天扬的好意,把烟接过来,任由秦天扬把烟给他点着,然后笑笑道:“叫市长早了些,还没有收任呢,上任以后再说。”

    秦天扬也点着了一根,笑道:“那也是市长。马执政长很得王上信任啊,擅自更改你的任命,也不怕王上追求下来。”

    元仇点了秦天扬一句,“他是和王相一起过来给王上做事的。和王相的关系很好,就是有事情也有王相给他圆着,王上不会怪他。”

    秦天扬点头,“也是啊,朝里有人好做官吗。市长,我现在在你手下做事了,你可得照顾着我一点。”

    “可以啊。你想要什么照顾?”元仇笑了笑,他在考虑去上任是穿便服还是军服。

    秦天扬吐了一口烟,眼睛一亮,“肯定是你职权范围内的。你真要是愿意。我可就说了啊?”

    元仇对秦天扬的印象不好不坏,这个人就是属于惯坏了那种的,谁让人家有个好家庭,投胎是个技术活,元仇他们没有掌握到这种技术。投错了胎,谁也不能怪。秦天扬不管怎么样,必竟是和他同时过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也得偏向一下,再说,他到这里来还是赤手空拳,军政一肩挑,也需要有人帮衬,灰溜溜的回去。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把我要去的镇上的治安给我。我也不要求多么繁华的镇子,好的更复杂,我还没有经验不一定玩的转,给我找一个势力没有那么复杂的镇,我慢慢摸索,也许能做出一点成绩来。”秦天扬说完,眼神一黯,随即又振作起来,“我没有经验,也不希望负责治安的人和我不一心。你我都是华族。都知道咱们华族有一句名言,枪杆子出政权。我只要掌握了枪杆子,再难的局面也能站稳了脚步。”

    元仇很爽快的答应了秦天扬,“好好做。不要让王上对咱们失望。”

    “我会的。”秦天扬得到想要的答复,轻松下来,开始欣赏窗外大片的雪花。

    雪连地,地连天,元仇还是被马英玖派人送到了任上,马英玖展现出快速高效的风格。第一个市市域被划出来两小时不到,这个新市的市长就到任了。

    元仇在开会,秦天扬报到后,等待安排。

    元仇看着面前的资料,眼神变得阴森起来,市政府帐上竟然是空的,一分钱没有,这他娘的让人怎么能做好市长。元仇旁边坐着九位,六男女,都有些心不在蔫。

    “呵呵……”元仇笑起来,“让大家守着这个穷摊子还真是不容易。好了,大家可以离开了,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如果有事,我会通知你们。”

    “好,市长刚来,也要休息休息。市长,我改日再向你汇报工作。”

    “市长……”

    元仇笑着,看着他们离去,看了看腕脑,“该去接收部队了。”

    ……

    十天后,元仇给军队下达了命令,查封市心一个能量块供给点,这一次他没有用治安力量,用的是军队,他接到马英玖的命令和告诫,治安力量心向已经灭亡了的大美星邦,只能动用军队。而且军队真正的战力是由智脑控制,除了那些智脑估算到没有胜算会自动投降外,其他任何时候都会严格执行权限最大的命令。

    军队刚把目标包围,就受到了攻击。用的是离子枪。这已经是违反了一些规矩,民间只能拥有激光武器,离子武器是不允许拥有的。

    元仇坐在一辆飞车里,下达命令,“机甲兵给我冲进去,尽量留下活口,我有大用。”

    “是,长官!”

    五个机甲迈开步子,前胸被离子束照着,防御罩把离子束隔绝在外。机甲的防御等级不高,但是离子枪的威能还不足以能给机甲造成伤害。

    机甲很快的扑进店内,只一会,元仇就收到报告,“长官,目标已经擒获。”

    “好,带出来。撤!”

    “是!”

    元仇很快的向马英玖报告,“任务已经完成。”

    “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撬开这几个人的嘴巴,你有胆气就做一把大的,没有胆气,能缓解一下你市里的财政也还好,我不希望新政体下第一个市破产的消息传出。”马英玖坐在桌子前,低头在批着件。

    “是!我明白!”

    “就这样,有事再找我。”马英玖抬起手,影像消失。

    这一次行动十分快速,也出人意料。等秦天扬知道消息时,元仇已经对一个很有名声的家族举起了屠刀,军队同时行动,把这个家族在市里的所有产业全部封锁,相关人等全部拿下,关到了军营里。

    秦天扬已经上任快十天了,他听到这个消息,一愣,很快查起自己管辖内的所有消息,心里有底后。他合计了一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干了!”

    秦天扬带着治安力量封了一家矿业公司,这是一家和那个被元仇盯下的家族有关的产业。目前元仇还没有发现。做为一个在商业环境长大的人来说,这个矿业公司背后是谁,无论怎么掩饰,想查很快就能查的到。秦天扬要把这块肉吃到嘴,不能市里面吃肉。县里面跟着喝汤,到他这里什么也落不着。再说了,他镇上的情况也和市里差不多,他需要一笔钱来扭转目前不利的局面。

    秦天扬把矿业公司查封,直接向元仇报告,要处置权,元仇很忙,倒没有在意,给了他全权处理矿业公司的权力。

    秦天扬冻结了矿业公司帐上所有的资金,这些资金暂时不能动用。他把公司来往帐搬出来,每一条,每一条的查。

    是夜,秦天扬的住处被人用枪打了一个大洞。高温引起了大火。秦天扬机警,没有在屋内,躲过了一劫。第二天,他就带着治安力量开始疯狂的报复,这一次他手里有证据,就是没有证据差点被人杀死在屋内,他也会制造点证据出来。杀些想对他不利的人。

    出身于大的家族,秦天扬很明白立威的重要性。他命令治安力量出动,把一个个有嫌疑的人揪出来,遇到反抗直接击毙。一时间他的治下人心惶惶。

    很快元仇就知道了秦天扬的动作,看着手下送来的统计报告,倒吸了一口凉气,“击杀百十九,关两千多人。这个秦天扬是要做什么?”

    元仇有些头皮发麻了,这要是他手下的兵他一定要治秦天扬的罪。可是秦天扬是地方干部,不是军人,不能用军规那一套来管他。就是想管,秦天扬也是雷森亲自派下来的,别说是一个镇长,就是一个市长,除了元仇之外,其他的可有雷森直接派出的?

    这小子特殊啊!

    马英玖看着元仇的汇报,笑了笑,“是我看走眼了。”

    “我马上停了他的职。”元仇以为马英玖对秦天扬不满,马上表态,不能任由秦天扬再这样下去,否则最后把乱子越捅越大,他可不好向雷森交待。

    马英玖示意元仇坐下,拿起杯子,“黑心果粉,黑刚晶星特产,我特意让人从黑刚晶星带来的,十年的果子磨成的。要不要来一杯?”

    元仇很佩服马英九的冷静,这才是人物,碰到这种事情还能冷静,这需要很大的心理素质。“好啊,我也尝尝。”

    马英玖给元仇冲了一杯黑心果粉,自己也冲了一杯。

    元仇喝了一口,咧了咧嘴,“嗯,这个味……”

    “是不是很苦?我们从政,尤其是现在这个时期,政局处于亲老交替,我们不狠,替王上稳不住局面,换成敌人,敌人是不会和我们讲仁慈的。”

    元仇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执政长的意思是?”

    “秦天扬是个人才,刚来时我还以为他从大家族出来,是个年不用的绣花枕头,没有想到他很有魄力,敢做敢拼。元仇,你手下的县长配备完了吗?”马英玖问道。

    “还没有,时间太短,还在捋,等捋顺了,再考查,现在的还是以前的老人,阳奉阴违,让我很难做事。”元仇叹了口气,同时庆幸,还好自己掌控了军队,军队那边没有问题,否则,直接放到市长位置上还不知道结局怎么样。

    “回去提拔秦天扬,做他县的县长。”

    “市长,秦天扬这样搞会天下大乱的,我们要的是政局稳定,不是杀人逼迫,稳定是逼迫不来的。”元仇急了。

    “就这么办吧!”马英玖把茶杯放下,语气有些重,“目前政局稳定不是我们想要就能要的,要政局稳定,首先要展现我们的决心和实力,温吞吞的是我们的敌人想要的,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为了最快的达到本星球稳定,达到王上的要求,只能快刀软乱麻,不然,我们都不用坐在这里了,随便换个人都不会比我们做的差。”

    元仇不能接受马英玖的话,“元仇杀的可是有一部分是平民,他们是无辜的!”

    “天底下没有无辜的人!回去就把秦天扬的职位升一升,升完后让他来我这一趟,我要亲自和他谈一谈。”

    “是。我保留我的意见。”

    马英玖有些不悦,“元仇,你这种态度不适合掌兵,慈不掌兵你可知道?如果你还转变不过来,就是你是王上点名送过来的,与王上有情义,我也会把你送走。”

    “为什么?”

    “我说过,现在的政局不是理想的政局,现是是亲旧势力的冲突,不是新势力获胜就是老势力乘势而起,没有妥协的余地。就是有,王上也不会允许。你和王上有情份,你可以把我的话汇报给王上,看看王上是不是我说的这个态度。做官,首先要用脑子,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不是一味的想当然!”

    马英玖的这些话说的很严厉,严厉的元仇十分不适应,在他眼里马英玖是一个温尔雅的君子,待人接物都有君子之风,难道权力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我还是保留我的意见。”元仇坚持道。

    “好啦,你回去吧。安排好秦天扬以后,让他尽快的见我。”

    “是!”元仇起身。

    外面的天很冷,秘书进来,马英玖指了指茶几上元仇只喝了一口的黑心果粉,淡淡的说道:“倒了吧,他不适合。”

    秘书拿着杯子出去,马英玖喝了半杯黑心果粉,人精神了许多,回到桌边和比尔茨通联上,他开口就道:“王相,你给我派来的两人只有一个合格,另一个你可以调回去了,不适合我的风格。”

    比尔茨看到马英玖桌子上的杯子还在冒着热气,笑吟吟的从旁边端过来的个杯子,没有回答马英玖的话,喝了一口,“还在喝黑心果粉?”

    “嗯,一直用它来提神。”

    “这可不行,时间长了会弄垮你的身体的。王上昨天召我过去,给了我一些灵果汁,让我给你送些去,不但能提神还能养体,过两天我去你那一趟,给你带过去。”

    “谢谢王相,请王相替我谢谢王上的厚爱。”马英玖笑了,雷森的赏赐让他轻松了不少,最起码雷森的态度表明是支持和体恤他的。

    “哪一个不合适?是秦天扬吧?”

    “不是,秦天扬很好,合我的胃口。”

    “元仇!怎么可能?他难道做的比秦天扬还差?不可能啊,我感觉他应该很有能力,是不是你误会他了?”比尔茨有些惊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