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雷森出现,证实是应出之人,而且还是让人惊惧的天道之机变的天机之主,这就是他们最大的机遇,以后十有*这处宇宙就和仙域有了通道。他们还不感激,真的是不知死活,不知轻重。就是到了仙域,这些仙域老人也会联手剿杀他们,不听话的,不可能留。

    “狂天。”几位仙域老人打量了狂天,“龙兽之身是吧。好啊,就是这一次过了,你的死期也不会远了,只要天机之主令,我们会在这里剿灭你们所有的星兽。正好天机之主手还有一批星兽,正好取代你们。”

    狂天吓了一跳,“你们想干什么?”

    “替天机之主清理一些障碍而已!不用担心,现在我们不会围杀你,安心的渡过你眼的天劫吧,如果天机之主不原谅你,我们会出手除掉你。”天机仙翁说完,摆了摆手,让所有人退后,“你也离开这里吧,天机府还没有完全建好,不要毁在天劫之。否则就是天机之主饶你,我们也饶不了你。”

    狂天这个时候不敢再狂了,他可以不把这些人放在眼,也可以逃,但是天劫的存在会告诉这些人他在哪里,尤如指路明灯,让他逃无可逃。

    他也可以躲进空间里不出来,但是天劫如法,只要出现,不论你躲在哪里,都没有用处,除非你所处的空间没有天道reads;。没有天道就没有宇宙,没有宇宙就什么都不存在了,也就不用再提狂天这个不一样的存在了。

    狂天冷笑,“替天机之主清理障碍?你们不知道天机之主是谁发现的,是我!听着,是我狂天发现的!没有我就没有天机之主!没有天机之主。就没有你们这些人跑到这里来对我指手划脚。”

    天机仙翁掐指算了算,讥笑道:“没有我们任何人,天机之主都会出现。不是没有你就没有天机之主。只这一句话,你已经罪无可恕了。众道友。我们走远一些吧。狂天,如果想活,就仔细想想该如何让天机之主原谅你。”

    天机仙翁拉了一把牛千木,牛千木恨恨的瞪了狂天一眼,和天机仙翁飘身离开。

    狂天也朝荒野飞去,心充满了愤怒。雷森太不尊重他了。是,没有错,你是天机之主。也不要忘了你最初的本领是谁教给你的,没有我狂天,哪有你的今天!娘的,人类果然没有好人,猪的话可信,人的话没有一点可信之处。

    狂天恨得牙直咬,“大不敬!大不敬!你想让我尊敬你,先把修为给我拿出来,打得过我狂天,我狂天没有二话。让我怎么尊重我怎么尊重。连修为都不上路,让我拿什么来尊重你。动不动拿天劫相威胁,就是天劫把老子给劈了。老了也不服气。有本事和老子面对面的打,打死谁谁活该……”

    狂天一路飞一路骂,寻了个稍空旷一点的地方后,站定了身子,抬头看着头上的劫云,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真的麻烦了,弄不好,还要给星兽一族带去无穷无尽的麻烦。要是雷森不肯放过,真的要星兽一境界一劫。自此以后星兽将会快速的消亡。修炼,不用想了。等于找死,不修炼。人族也不会放过他们,会把他们一一杀掉。

    终于,第一道劫雷劈,打在狂天身上,不痛不痒的,很弱。

    第一次的劫雷一共五雷,力道一样,都很弱,对狂天来说尤如微风掠过肌肤一般,真的是太弱了。

    这只是第一境界的法劫,共五雷。远远观看的修士星兽,还有本土居民都伸长了脖子数着,看看第二道是不是十道,威力能不能翻倍。如果能,他们都得小心些,一次再见天机之主,该怎么做怎么做,不能逾礼而行,否则天机之主的惩罚可就到了,一境界一法劫,层层加倍,对他们来说,无疑于是要他们的命。

    等了好久,第二次的法劫形成,这一次,十道雷,道道威力比前一次翻了一翻,在场的众人都是修行者,六感敏锐,能感受到两次天劫的不同。

    而狂天是承受者,直观的感受是这一次肌肤如动粗石在身上打磨一般,很不舒服,但想对他造成伤害还不可能。他也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他还真不担心。这有什么啊,还有近十次,按他想,挨个翻去,不过就是洗了一次雷电浴就是了。

    牛千木问天机仙翁,“仙翁,你看这法劫对他有没有影响,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杀掉他?”

    天机仙翁瞪了牛千木一眼,“我说你能不能不那么冲动,想和他拼命,明知道他是星兽,天生的身体强悍,你就是拿出底牌,全力一击也不见得能给他造成重伤。而且他还是把空间属性修炼到比我们所有修士都要高深,无论是攻还是闪避,根本就不是你所能预料到的。要是高素素高道友还在,我们倒不用……你啊,次不能这样了。”

    牛千木狠狠的瞪着一副高人模样的狂天,唾了一口,“要是仙人,他就是和我同阶,我也有一千种办法弄死他。娘的,不知天高地厚reads;。仙翁,我是问这样十去,最终能不能要了他的命?”

    “那要看天机之主的心意。掌控天道之机变的人,他要谁死,谁不得不死。是啊,也许我们该提供一份明单,让天机之主练练手了。天机之主若是仁慈,他天就大乱了,万界就失去了规则。”天机仙翁点点头,若有所思。

    牛千木跃跃欲试,“那我们就给他一份明单。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这件事要得到天机之主的授权,没有得到授权之前,这种事情是不能随意做的,否则到时候罪过就都是我们的了。”天机仙翁似乎想明白了,笑道,“这样也好,让他们知道知道天机府是一个有规矩的地方,而且是步步规矩。是万界当规矩最大的所在,谁要是不尊从,只能被毁灭。”

    其他人也在看着。有几个星兽面色发青,他们旁边没有人族修士。所有的人族修士都离他们远远的,这让想融入进来的星兽们感到很不舒服,这个狂天可真能替他们惹事!这不是要把星兽群族拖入绝境当吗?

    雷广悠闲的躺在一处山溪旁边,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无杂务缠身,清净,想睡睡,想起起。心境一片大好,眼见着又可以升上一层,稳定好了境界,他也在一步步向半仙靠近。几道雷响起,他扭身看了,隔着大山,感受不清,应该是有人在修炼雷属性功法,很弱,威力不大。

    等他第二次听到雷声时。忽然觉得不对,这不像是练习,头一遍五道雷间隔。雷声都是一样,第二次的十道雷间隔雷声又是一样。这绝对不是练习,练习无论是间隔,雷声还是威力都有所起伏,这,这像是天劫!

    天劫!这个念头一冒出,雷广就站了起来,森儿有事。

    是谁又冒犯了他,雷广着急了。升到空朝远方看去,看不清。便拿出星际传连和天机仙音联系,“仙音。你可知雷声是怎么回事?”

    天机仙音站在天机府的上层,看着远处天空上的劫云,对着星际传链说道:“是天机之主惩罚狂天大不敬之罪,才引来的天劫的。叔叔不要担心,天机之主和王后已经离开了。是天机之主离开后,天劫才出现的。”

    处在虚空,雷广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你也小心。”

    “嗯,谢谢叔叔。”

    雷广在高空呆了一会,便飘身回到小溪旁,复又躺在躺椅上,闭上了眼睛准备小憩。

    天机仙音叹了口气,从空间戒指拿出一张椅子,坐了来,看着外面。这个狂天她很不喜欢,言语粗鲁,眼无人,在天机仙音的眼,这样的星兽天生就是该暴死的角色,能活到半仙很不容易。

    想了想,天机仙音摸出十枚带着不同纹理的贝壳,朝空一丢,十枚贝壳在天机仙音面前排成一条直线,陡的一转,又转成一条竖线。天机仙音伸手点了一点,十枚贝壳转动起来,最后固定的空,贝壳的摆象的各个不同。

    天机仙音观察了一会,正想掐指推算一番,耳边却想起天机仙翁的声音,“仙丫,停止吧,在你和天机之主没有结合之前,他的一切都不是你能推算的。不但是你,随着他的修为越来越高,我想推算也是越来越难,所冒的风险也越来越大。”

    天机仙音动了动嘴唇,“是,爷爷。”乖乖的把贝壳收起。

    第个境界的劫雷也形成了,二十道一一劈,劈在狂天身上,一一劈实了,这一次对狂天来说,犹如挨了二十根利针,根根都让他感到了痛reads;。这对他还是没有用处。

    远处,牛千木笑道:“第四道要来了,我看了,很弱啊。仙翁见识非凡,能否给我解释,为什么天道把这一境界一雷的威力设置的这么底?像狂天这样目无尊上的蠢物,身死道消才该是他应得的惩罚吧?”

    天机仙翁嗯了一声,道:“只是天机之主存乎一心罢了。威力和杀伐无关,杀伐和威力也没有关系,有关系的只是人心。”

    天机仙翁这么一说,牛千木就明白了,说道:“天机之主还是以仁慈为本啊。这个蠢物根本就不知道抬举。天机之主的儿子要拜他为师,那是他的机缘,他还敢不情不愿的拒绝,难道星兽身量大脑子小,个个都是如此吗?”

    说完,又自嘲的笑道:“和这种蠢物计较,真是有失我的身份。”

    天机仙翁呵呵直乐,“明白了,明白了就好。哈哈,也许天机之主不想杀他,但是人要作死,天会成全。这一劫,他十有*就躲不过去了。”

    牛千木子瞪大了眼睛,“仙翁,怎么说?”

    “心,狂天心里面现在对天机之主的愤恨越来越大,天劫之时,天道会感应得到,削减他从天道获得的一些能力,一境界一削减,天劫的威力还是递增,狂天能相抵抗的能力劫在递减,两相作用,他不死都难。”天机仙翁解释道。

    牛千木吸了一口凉气,“还有这种可能?”

    “当然,天威煌煌,不可冒犯,若有惩戒,坦然受之,私欲杂念当在雷电之涤除。其时,惩罚如何又不是一次机遇,真心悔悟,会有所得。”

    天机仙翁的话,牛千木又听懂了,斯艾了一番,“我上次是不是要真心认错,仙劫也不会收了我的命去?”

    天机仙翁点头,又摇头,“我一直在观察,能感受到的其深意只是法劫,仙劫不是我能窥测的。所以上次我带着人走了,又想救你,又想让你验证,一直很矛盾。要是仙劫也是,不求天机之主,你能从其得到莫大的好处。但是这个险我们冒不起,还好最终联系上了天机之主,解除了危机。我们跟随了天机之主,只要铁了心,天底没有比这个更大的好处了。牛道友,你不要多想,我辈求道,应多问问本心。”

    牛千木一拱手,“谢仙翁提点。”

    看着天空上的劫云,天机仙翁说道:“我们要替天机之主扫清一切障碍,天机之处在别处替我们在寻找机会,我们也要替天机之主无条件的扫清一切的障碍。是时候让我们所有的修士动了动了,针对魔法师公会,全面发起袭击。”

    “那个星空冥王不是把魔法师公会那边要约斗吗?不知到时候我们能不能过去助拳,要是能,我虐死这帮杂毛玩意,敢和天机府叫板,真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在那边,我们不是没有和他们上面的人干过,一帮虚伪的完意,除了会装,什么都不会了。”牛千木一脸的不屑,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脸上又笑的生动起来。

    “我有一个想法,如果验证能行,回头,无论谁出去,都不用其他人助拳了。我希望能行,如果能行,那就是我们以后最大的倚仗了。打不死也能吓死对方。”天机仙翁捋了胡须,回头看了一眼天机府,笑了起来。

    “仙翁有什么好主意,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详。”数个半仙围了过来,纷纷要天机仙翁把话给说明白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