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翁可没有那个心情,手摆了摆,“等见了天机之主再说,这件事没有他是成不了的。网ww?”

    众人皆在考虑天机仙翁的话,天机仙翁又道:“要是真如我所想,能得到天机之主的庇佑,那么我们只能付出绝对的忠诚,否则,对不起天机之主的付出。”

    一个半仙急了,“仙翁,你把话说清楚啊,你这说半截吞半截的毛病可得改改,天天让我们猜,你觉得有意思!”

    “你们不是一直在问我,天机之主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入他的空间吗?甚至连他的生身父亲也不让进,能进的只有了了几人。我告诉你们,那是因为我们间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绝对相信,他不敢把空间的秘密向我们公开。别说是他,就是我们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把这样一个关系到自家性命的秘密公开。你以为现在天机之主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当初我们刚到地球时,异族人有多厉害你们又不是不清楚,差一点让我们全军覆没,天机之主在那边的战斗绝对不顺利,甚至很凶险,你们说说为什么他不让我们去帮他?”天机仙翁扫了一下身边诸人,“那是因为我们间没有一个能是他信得过的人。”

    这些半仙马上不愿意了,“怎么可能,我们都这样了,帮他建了天机府,奉他为天机之主,他还要怎样?”

    “因为他不信任我们,还要我说吗?”天机仙翁瞪起了眼睛。

    “不是,他为什么不相信我们?得有个理由吧,我们都是在帮他,没有对他起异心,早一点找到仙域通道,我们也早一点有更大的把握对付那些异族人不是。难道我们就一直在这里耗着?这是在浪费时间!”

    “我们知道,天机之主也知道是在浪费时间。我问你们,你们换成是天机之主,你们有这么一个随时可能保命。任何人难以探测得到的空间,你们愿不原意让一个天仙或者玄仙进入你们的空间吗?”

    “怎么可能!”一个半仙脱口而出,马上不语了。

    天机仙翁瞪了那个半仙一眼,“你也觉得不可能。凭什么让天机之主随意让比他比他修为高,目的不明,动机不明的人进入他的空间?嗯,你说?”

    那个半仙语塞,扭过脸去。表情讪然。众半仙也都不再言语。∏∈,是啊,自己都不可能让比自己高的人进入,天机之主又凭什么?凭对他们的信任,他们心底有几多对天机之主的忠诚,他们自己也清楚。

    新一轮的天劫再次降下,威力大升,轰隆声响彻天地。

    天机仙翁叹息了一声,拐杖顿了顿,说道:“我知道天机之主有一个秘咒,能在神魂打下手印。他手下出来的那些星兽神魂都有这些手印。我倒想试试,可是我怕你们以为我是有意的逼你们,那样心都散了,让天机之主对我们生出了敌意,我能回到仙域,你们就再也不可能了。我怀疑,就是找到去住仙域的通道,那也是被天机之主完全掌控的,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一个修到半仙修为的人都不可能有找到那个通道。去往仙域。我真是没有办法了,唯一的办法只能等。”

    天机仙翁叹息,牛千木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开口了。“诸位,要不我去试试,我让天机之主在我神魂下那种手印。”

    天机仙翁看着牛千木,看了半天,把牛千木看的浑身不自在,“仙翁。是不是不妥,要是不妥,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

    天机仙翁摇头,转过目光,看着天上的雷云,开口道:“妥,我没有说不妥。我是想,平时我一直认为你心机跳跃,什么事情都不甘伏低,目光和心怀不如我们很多人。现在我现,我是走眼了,我们很多人都不如你啊。牛道友啊,你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要知道我说的只是一种可能,可能而已,你这种选择有可能得不到回报。”

    牛千木深吸了一口气,“仙翁不要多想,我只是想回到仙域,不想被仙域真的抛弃,哪怕有一丝的可能,我都会争取。再说天机之主也值得我牛某人去效命。你们没有经历过天劫,我经历过,尤其是仙劫生成后,那时后,我有一种随时会身时道消的危机感,一点也不夸张的说,我感觉一道仙劫雷光下来,我就从这个宇宙被抹除了,干干净净的。那个时候我心的惶恐你们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我心很不甘,我想回仙域,哪怕回仙域只看一眼我的亲人,再让我死我都愿意!”

    牛千木再吸一口气,眼圈泛红,“我想知道仙域怎么样了?只有天机之主能给我这个机会,是不是,仙翁?”

    天机仙翁拍了拍牛千木的肩膀,“是。只有天机之主能给我们这个机会,这一点我能肯定。你要是决定了,我去和天机之主谈,我猜测,要是在机之主允许,你会有莫大的好处,最起码在我们当,以后没有人敢随意惹你,也惹不起。???网.?”

    天机仙翁说完这番话,马上有半仙急了,“仙翁,什么意思,什么我们不敢随意惹他牛千木,他虽然有些手段,我们都承认,想拿住他不容易,可是想收拾他他只能跑,反击我们都不怕。仙翁,你要把话说清楚,不能再藏着掖着了。”

    天机仙翁眉毛一挑,怒了,“要不,你来第一个去找天机之主,去说,你愿意接受神魂被控的手印!”

    “哪个,算了,算我没说。”说话的半仙立马闭嘴。

    天机仙翁对牛千木道:“你要是真决定了,天机之主再出现,我马上去找他说。”

    牛千木点头,“我决定了。”

    天机仙翁叹息一起,转身就走,“牛千木,你随我来,我有话要交待你。”

    “好的,仙翁。”牛千木随在天机仙翁身后离开。走时,他远远的瞪了正在历受天劫的狂天,狠不得扑上去给他一剑。

    狂天这一次感觉到不好受了,他生性狷狂。对什么都不服,前几次的天劫他都没有动用法力抵抗,感觉这样的天劫不过是给他洗个澡而已,而且是很不过瘾的那种。这一次。雷光袭身,如同万把利刃加身,让他疼痛难耐,赶紧的动用法力,撑动法袍。却惊恐的现,他的法袍竟然失去了大半抵御的功效,只能卸去雷光五六层的威力。这一次能撑过去,下一次或许他只能不停的扯裂虚空,用空间裂缝引走雷光威力了。

    狂天脑门上流汗了,他现他真的可能做错了一件事,他绝对不该去挑衅雷森,故做大不敬,来抬举自己的身份。

    如果天机仙翁知晓狂天是怎么样的,一定会告诉他。这就叫不作死就不会死。作死,谁也拦不住。

    天机仙翁把牛千木引到天机府自己的房间,一挥手布下隔绝阵,隔绝外面的声音和神识探听。

    “坐,牛道友,我们两个好好的谈一下。”

    “好,我也想请仙翁指点一下迷津。”牛千木甩了一下袍摆,轻然坐下,然后看着天机仙翁,他想知道天机仙翁为什么会想到要去接受天机之主的手印。一旦接受,那可就意味着,无论将来如何,都不能再对天机之主生出二心。否则就真的身死道消了,一点机会也不会有了。

    天机仙翁把拐杖放下,坐下来,捋了一下胡须,“既然牛道友有心,那我也就把话敞开了说。我是一直有心想得到天机之主绝对的信任。我最大的凭仗是推测天机,来趋凶避祸,占得先机。我的危机感比你们大,知道什么叫天机之主吗,或许你们没有深想,做为学会了天机推测术的我却深知,如果天机之主不愿意,他能随时剥夺我推测天机的能力,想想吧,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可怕。”

    牛千木马上站起来,“仙翁,你不要说了,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你这话要是有心人听去了,会给你带来天大的麻烦,你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你虽然天性跳脱,凡事都想争得一些利益,但是一旦你认为是朋友的人,你绝对不会出卖,这一点,我天机仙翁绝对不会看错。这话,我也只是和你说,第二个人在,我半个字也不会提。”天机仙翁看着牛千木紧张的样子,笑了,笑的很欣慰,当初他帮着牛千木寻了灵仙星,建了灵仙派,还帮他摆了一个星辰匿踪阵,逃脱高素素的追杀,就是看了他的这一点才去帮的。

    “坐,不要紧张,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我告诉你这一点,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们这一派天然的和天机之主是分不开的,以前只有天机,天机不可寻,只能捕影,现在有了天机之主,无论我们这一派有多么的高深,天机之主出现,那就是我们这一派的主人,我们这一派是要死保的,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让天机之主出现危机。这些日子,我是真的坐不住啊,我想天机之主给我的神魂下手印,要是下了,那是我们的荣幸,我们的天机一派会扬光大,成为万派万门之,这是我们的机会。呵呵。”

    牛千木复又坐下,“我明白了。”

    天机仙翁凝神着牛千木,“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要臣服于天机之主。不是真心,我们俩个聊聊,要是真心,我送你一个大机缘。”

    牛千木苦笑一声,“仙翁,何必这样,我是不是真心,你还不清楚。经历了天劫,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天威不可抗啊!”

    天机仙翁点头,“那就好。你是真心,我就和你说吧,要是天机之主信任你,愿意接受你,我会和天机之主谈,下了手印之后,你就随侍在天机之主身边,帮着他挡掉一切危险,我什么都不怕,我怕的是别人近身突然难,除掉他,我们就什么也没有了。别说是回到仙域,到时候天机震怒,我们这些人都会给他陪葬。你不要不信,天机之主虽然能随时回到他的空间,但是这间的空隙,只要有人想杀他,他躲不掉。这是我所担心的。”

    “不,不会吧?”牛千木瞪大了眼睛,“谁敢?”

    天机仙翁冷笑一声,“敢的人多了,不过是那些人没有回过神来而已。今天狂天的表现会让很多人对天机之主生出惧意,难保不会生出去之而后快的心思。”

    “那,那怎么办?”

    “我说了,我去和天机之主谈,让他接受你。”

    “可我,我修炼的功法你也知道,不是攻击犀利的功法,要是有人难,我怕我挡不住啊?仙翁,这点你是知道的,就是天机之主接受我,愿意给我的神魂下手印,我的能力不足,就是我死,也难护得住天机之主全身而退!”牛千木马上摇头,“仙翁,不是我妄自菲薄,确实是先天不足,我难当大任。”

    天机仙翁笑了,“你以为我让你过去,你只是单方面的忠诚,一点好处也没有?你错了,你会有天大的好处。还记得我说的话不,这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牛千木马上坐直了身子,“仙翁明示,是什么机缘!”

    “天上的劫云你看到了吧,我想要是我推测的没错,天机之主可以赐予你天劫护身,要是强敌,你可以招来天劫杀敌,可能威力不住,但是有天劫相助,以你修炼出来逃命的身手,想杀掉一个顶级半仙,修炼的功法又是克你的也许很难,但是,给他一个教训还是有很大的可能的。”天机仙翁笑眯眯的看着牛千木,“有人要对雷广不利,天劫马上出现的事情你可还记得?”

    牛千木点头,“那件事我听到过,但没有亲见。”

    “那是真的。你想,那雷广只是天机之主生身之父,但论亲近,天机之主并没有和他有多少亲近之处,要不然,天机之主的空间也不会一直不对他开放,一次也不让他进去。我推算,只要和天机之主亲近的人,让天机之主生出照顾之心,觉得这个人不能死,在危急之时,天劫自然响应,即时出现,帮助那个人解困。牛道友,要是你也有,你觉得,半仙当,你还会怕谁?”

    “这个!”牛千木马上瞪大了眼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