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翁笑了,“你以为呢,你以为,我让你们都来帮天机之主是存了私心,是想给我的孙女找一个好夫婿?你们也真是眼皮浅的可以!哼,我告诉你,牛千木,这是我们的机缘,那些强行送我们下来的人都不会想到这个机缘有多大,空前绝后!”

    “真的!”牛千木马上激动的站起来。

    “坐下,淡定,淡定!你修炼上万年,心境都丢到狗肚里去了。”天机仙翁瞪了牛千木一眼,牛千木嘿笑,马上依言坐下。

    坐下后,牛千木马上就急切道:“仙翁,你一定要帮我。”

    “我会。我们需要一个人在天机之主身边,帮他寻找通往仙域的通道,同时也让他慢慢的信任我们。你只是一个开头,只要我说的成了真的,会有很多人愿意付出忠诚,到时候我们就真的能成就大事,让那些当初强行送我们下来的人后悔!他们是有眼无珠!”

    天机仙翁摸着拐杖,“这些话你记住即可。要是天机之主允许,你证实得到了好处,就正式把你的灵仙派并入天机之主名下,所有人都要受天机之主控制,成为天机之主最能指挥,最能相信的一股实力,天机之主的底子还是太浅了,浅到无人可用。那边,比尔茨想治理凡人的事情,一直无人可用,天机之主又不愿意管,你的人到时候边修炼,边去帮他管理,只要是天机之主该得的,你都要想办法帮他控制住。任何人不能染指!”

    牛千木眼透出杀机,“我明白,有人染指,杀!”

    天机仙翁脱口赞道:“好!我们就是要斩尽一切敢对天机之主不臣之人!你我。都是天机之主手的刀,要做最快,最利的刀,刀越快,我们就能尽快的找到前去仙域的通道。也能得到最大的好处。那些人不明白,我会给他们时间,如果还不能明白,到时候别怪我翻脸无情,该杀的一个也跑不掉!”

    “我知道了。”牛千木再次站起来,“那就有劳仙翁去和天机之主说明,我牛千木愿意做他手一把快刀,替他杀尽该杀之人。”

    天机仙翁也跟着站起来,“我们出去,时间一长。他们该怀疑我们有什么不可告你目的了。哈哈,去看看那个狂天的下场,敢对天机之主大不敬,他以他是谁!哼!”

    天机仙翁抬手,又停住了,对牛千木说道:“要是天机之主同意,我准备组建天机阁,凌驾于天机府,天机阁只有你我,以后的人想加入。必须让天机之主下手印,就是仙域通道找的到,想通过仙域通道回到仙域,也必须是神魂交给天机之主的人。否则谁也不行。嘿,就是他们到时候想交出神魂,我们也要一个个审核,名单在我们手,不是谁想对天机之主忠诚就能忠诚的,要有甄别。我们两个不同意。谁也不行,这个权力我会向天机之主争取,这是我们先付出神魂应该得到的权力。”

    牛千木马上道:“我听仙翁的。”

    天机仙翁这才手一挥,撤掉隔绝阵,“走吧,我们出去。”

    牛千木和天机仙翁走出去,两人都脸上带笑,一身的轻松,有些时候一旦做出了决定,什么事都不再感到困难了。

    而狂天这时候却有些狼狈,第四拨的天劫已经过去,整整四十雷啊,法袍突然间失效,已经让他心有了不好的感觉,这才只是度过引气,凝气,筑基和金丹四层的劫难,剩下的还有元婴,化神,分神……还有层的劫难要过。他感觉弄不好今天要交待在这里了。

    狂天回头看了一下看热闹的诸人,其有他们星兽,似乎没有人关心他的感受。这让他颇有些不是滋味。别人不管,星兽也上来问候一声啊,自己混得有这么差吗?

    头上的劫云进一步扩大,酝酿下一次的攻击。

    牛千木看着劫云,说道:“这个过程好像很慢啊,前后两次天劫的形成时间也太长了。仙翁你说是不是?”

    “威力调整应该用一点时间。”天机仙翁笑着回应。

    旁边有半仙疑惑的看着二人,开口问道:“你们两个刚才去商议什么事情去了?仙翁,你不会又想整出什么阴谋诡计来吧?”

    天机仙翁一挑眉头,“我是那样的人吗?没事看人度劫,不要乱说话。”

    “这个还用问,仙翁一直都是那样的人好吗?”有半仙接过话去,引来一阵大笑。这些半仙大都是从仙域下来的,一起经历过生死,感情也有,开起玩笑来也轻松。

    天机仙翁没有好气道:“不要污蔑本仙翁。本仙翁只是喜欢谋定而后动罢了,怎么引来你们这么多怪话。要是再说,下次我可不帮你们了。”

    “看看,看看,仙翁还生气了。仙翁,说说呗,你和牛千木商议什么事情去了,是不是准备阴那个蠢货。”说话的半仙朝场的狂天一指。

    天机仙翁知道这些半仙对星兽没有好感,这是天然的,难以改变。把星兽加入天机府变成一方势力,还是天机之主要求的,大家要不是不想让天机之主有不好的想法,早就反对了。天机府不会容下星兽还有其他势力。

    仙翁笑着摇摇头,“他,还不值得我们商议对付他。我也不会去对付他。无论他做什么,自有天机之主去评判,用不着我们。你们啊,就爱瞎想。”

    一位黑袍半仙开口道:“仙翁,也不要客气,真不行,你就建议天机之主把他们遂出天机府算了。我们都支持你。想想和一帮兽站在一起,还有共事,我他娘的就浑身不自在。真是的,就是在仙域,天庭,也是我们仙人主事,妖兽只是被管。在这里。天机之主给他们脸,他们还不感恩,竟然敢对天机之主怠慢,实在是大不敬!”

    黑袍半仙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仙域天庭的那位修为也不算高深,他们也接受雷森做首领,虽然不情愿,但是一个兽类敢对他们面上尊从的首领不敬,这让他们很是窝火。以前摸不清天机之主的脾气。他们不敢乱来。现在天机之主已经惩处了,他们动了心思,想一举把这些和他们不一样的东西赶出天机府。

    仙翁叹息一声,“那是天机之主的事情。天机府是天机之主的天机府,所有的事情只能由天机之主做主,我们只是执行者。建议可以,如是天机之主不采纳,我们谁也不可以私下动手。否则,惹了天机之主,我是不会替你们讲情的。”

    “嘿嘿。那是。现在天机之主言出法随,说惩罚谁就惩罚谁,谁敢去让他不开心,那不是自找不自在吗?仙翁放心,我们可没有那么傻!”

    “是啊!仙翁,天机府是不是要出一些规则了?”

    天机仙翁笑了一声,“你们怕天机之主随便动用天劫对付你们,我猜的没错吧?这个不用担心,只要你们不犯错,天机之主是不会对你们动用天劫的。这家伙威力太大。天机之主动用一次也要慎重。放心啊,我会和天机之主说这件事情。”

    “那就有劳天机仙翁了。看到狂天的样子,好像应付起来也不轻松。就是能应付,让天机之主记挂上了。说不定下次就引来的仙劫。兽就是兽,狂妄到了极点,既然知道天机之主不好惹,还敢去撩拨,真不知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看看吧,还有次。看看他能不能应付过去。”

    一个半仙摇头,“我看难,这才第四次,他的动作就有些变形了。还动用了法袍防御。不是说星兽天生防御就强吗,怎么到第四层就开始动用法袍了。这一点我有些想不明白,难道这天劫加了其他东西不成?”

    “我也不看好,估计他难撑得过十一次天劫。就是不知道他们败在那一次上面。要不大家猜猜?”

    “我猜是第十次。”

    “第九次吧,我猜他挺不过第九次。”

    这些半仙议论着,其他的也在议论,一个精瘦的汉子单独站着,他是长老之一,蚂蚁打死人。这名字很特殊,他对人类一直反感,也是星兽有名的悍勇之辈,对战人类半仙从来不落下风,修炼的功法,天然的带着毒素,而且下手也狠,不管你有多高的修为,被他弄伤了,那种毒会让你痛入骨子里,无论是星兽还是修士,别说碰到他,就是听到他的大名,就会替前绕道走开。

    蚂蚁打死人也是喜欢独来独往之辈,他不喜欢和人一块行动。这一次他被星兽推举出来,在天机府做事,平时也是不怎么掺和天机府的事情,只要不关星兽的事情,天机仙翁爱怎么着怎么着,他不干涉。倒是天机仙翁没事爱和他聊聊,两人偷闲坐在一起喝过几个茶,他还开口从天机仙翁手替一个大限将至的长辈讨要了一颗仙桃。

    蚂蚁打死人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喜欢龙形兽的狂天,这家伙知他体量小。蚂蚁再大,能耐再高,受到先天限制,变体衙也不可能和龙形兽相比。狂天的嘲笑,使得狂天和蚂蚁打死人干过几架,不过没有讨得便宜。小个子个人,但不好欺负啊!

    此时,蚂蚁打死人脸色很严肃,他先前没有见过天机之主对人使用天劫,有些不信,这一次亲眼见了,由不得他不信,同时心也升起了一股敬畏。天机之主不是能轻慢的,他那种冷淡的态度以后要改变了,不然,哪天天机之主不爽了,给他来一个大不敬的帽子扣头上,拉出去让天劫暴擂一顿,他真就冤枉了。

    离他不远,一个削瘦的西方人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天上黑云,胸前悬浮着一团黑色的气团,这个人就是圣魔法师,星空冥王。他马上就要和魔法师公会那些看不起他,视他为异端的家伙们干一架。

    那会是一场大战,他自己也没有把握。他对天机之主没有想法,就是想找一个认可他的人和认可他的团体。他不知道这天劫对他们魔法师有没有用处。魔法师可没有天劫,有的只是元素湮身,堪比天劫,一个不慎就没有命在。他很羡幕这些人和兽能经受天劫,不管怎么说,都能证明他们是一样的,受一样的天道管制。而他不是。

    看了许久,见第五次的劫雷打下,星空冥王叹息一声,他得去专门见一见天机之主,问他能不能掌控元素湮身,要是能掌控,那可是魔法师的福音了。

    在星空冥王的眼里,这些人都很傻,傻得不可救药,如果他是他们的任何一个,一定第一时间向天机之主送上自己的忠诚,绝无犹豫之心。天机之主是什么?不就是主宰吗?难道这些人看不出来,还是被油泥污了心窍,不得而通!

    星空冥王双手紧握,要是天机之主真能掌控元素湮身,哪该有多好!

    第五次天劫打下,声势比第四次更为浩大。一道雷电击狂天,狂天哆嗦一下,身上的法袍完全失去效用,这一雷实实的击他的身体,雷电在他肌肉和血脉狂暴的乱蹿,泌出粒粒血滴来。

    狂天狂吼一声,“来吧,我不怕你!”

    第二道雷打下,狂天身子一抖,抖掉血珠,雷光像是撒下一片血雨。

    所有的围观者都看到了,吓了一跳,那个说狂天能撑到第十次天劫的半仙张大嘴巴,“不会吧,这才第五次,他就受伤了。他还是狂天不,我记得他们龙形星兽的抵抗力很强的,怎么会如此?”

    他不明白,其他人也不明白。

    蚂蚁打死人额头上泌出汗珠,双目圆睁,这一会他下定了决心,打死他他也不会去挑衅天机之主了,还没有结束,这下场就已经很可怕了。

    天机仙翁静静的看着,心道,果然是如此,不但是天劫加身,天道还在减损本属于狂天的抵抗手段和能力。一边狂暴的攻击,一边在不知不觉削减狂天的防御手段和能力,两向叠加,狂天能撑得住才叫奇怪。

    天机之主的威能果然不可测。这还是天机之主不知如何主动利用天劫的情况下发生,要是天机之主摸透了天劫,那后果会更可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