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天劫在一声声雷声过去,天地恢复一片安静,狂天仰天大叫,“我不服,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为什么啊!啊,啊!”

    狂天的心乱了!怕了!惧了!他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在天劫之下全身而退。

    第一次,狂天对死亡生出了浓重的畏惧,他不想死!

    他四处观看,希望看到雷森,让雷森饶他这一次,如果能饶他,他再也不敢对雷森言语礼节上轻慢了。他很后悔,后悔自己的高傲,雷森让儿子拜在他名下,是在给他机会,只要他抓住,也不会这样。只是,一切还能重新开始吗?

    那不可能!狂天没有看到雷森,再次狂吼了一声。

    再一次天劫过后,狂天身上已经焦黑,法袍破碎。他曾试图撕裂空间,用空间裂缝卸去大部分的雷电。让他恐慌的是,他失去了撕裂空间的能力,更失去了进入自己空间的能力。这,这结果太让他感到恐怖了。

    狂天大叫,“天机之主,我错了,饶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

    蚂蚁打死人摇头,狂天没有机会了,下一次天劫来临,就是狂天的末日。

    星空冥王眯起眼睛,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如果天劫换成元素湮身多好,那将是所有魔法师的福音。可惜了,这一群不惜福,不尊主的人忽视了天劫可能给他们带来的巨大好处。这些人该死!

    牛千木面无表情,他清楚,狂天这一次在劫难逃了。自己招祸,怨得了谁!

    天劫再一次下来,一雷击在狂天的脑袋上,雷光之下。狂天倒在地上,所有人都看得清楚,狂天的脑袋失去了半截,天劫之下。他终没有逃过。

    一条龙形神魂摇头摆尾,狂啸着,向远处蹿去,那是狂天的神魂,狂天要神魂躲开天劫。只要躲开,他还有机会,无论是重生,还是夺舍,他都有机会。

    天空一道雷电追击而下,雷光把龙形神魂湮灭。龙形神魂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哀号,便消失在空气。

    真真的是身死道消,狂天没有躲过天劫。

    所有人都长吐了一口气,狂天死了,无论是人类半仙。还是有半仙修为的星兽,本土土著以及魔法师都没有人能笑得出来。狂天死了,也给他们敲响了警钟,如果他们对天机之主还有轻慢之心,还敢不把天机之主放在眼里面,下一个死的也许就是他们了自己了。

    他们都在想着自己做过的一切,检视有没有什么地方做的让天机之主不开心,有就心惊,没有的便松了一口气。

    天机仙翁顿了一下拐杖,走到蚂蚁打死人面前。开口道:“狂天是你们星兽的佼佼者,你们派人把他的遗体收敛了吧。唉,本来无事,只要对天机之主抱以真心。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回去代我向龙形星兽一族表达我的哀悼之意。希望星兽们不要有什么想法,我们团结起来,辅佐天机之主做一番事业。”

    蚂蚁打死人朝天机仙翁拱了拱手,说道:“仙翁的话我会带到,请仙翁放心,向狂天这样的星兽只是少数。我们星兽大多数都希望能获得进入仙域的机会。以前也有大能提示,我们会按照大能的提示和指示去办,一个狂天代表不了我们星兽的态度。”

    天机仙翁道:“那就好,那就好!天机之主的本意并不是让狂天死去,他也不知道会是这个样子。是啊,天机之主对天劫还不熟悉,如果他熟悉,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一定会在这里看着,给狂天一个小惩戒就行了。狂天的运气不好。我们再见到天机之主,一定要提醒他,如果有下次,让他看着。”

    还有下次,所有人都心里一突,用不满的目光看着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知觉,哈哈一笑,“诸会道友不要误会,我比你们都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每发生一次就代表着我们的有生力量被减去一部分。这绝对不是我想看到的,也不会是天机之主看到的。大家要相信,这只是个意外,天机之主的本意并不是非要把狂天置于死去。唉,我替狂天可惜,没有替天机之主冲锋陷阵,死在这种意外之下。”

    天机仙翁顿了一下,拄起拐杖,飘身走向天机府,“大家各做各的事情去吧,不要再在这里围着了。唉……”天机仙翁发出一声长叹。

    牛千木也转身,他看到星空冥王朝他走过来,似乎有话要说,便停下脚步。星空冥王走到牛千木近前,一抱拳,“牛道友,有时间没有,我想和牛道友谈一些事情。”

    牛千木回礼,笑道:“大家都在天机府做事,用凡人的话来说,我们都是同事,同事之间没有必要这样客气,有什么话,什么事尽管说,如果我能做得到,一定不会推辞。正好,我也想和你谈一谈,我对魔法可是很有兴趣。我请你到我的住处一叙。”

    “好,那就打扰牛道友了。”

    牛千木和星空冥王并肩走进天机府,直接进入牛千木的住处。

    星空冥王是第一次到牛千木的住处来,四处看了看,笑道:“我去过天机仙翁的洞府,他那里灵气也像这里一样浓厚。你们修士的手段真是了得,有聚灵阵可能聚集灵气供自己修炼,不像我们魔法师,想要聚起魔法元素来,法阵几乎是一次一用,没有你们这么方便。”

    牛千木也笑着回应道:“魔法法阵我听仙翁讲过,描绘起来没有我们修士的阵法复杂,简便快捷。我们修士的阵法和你们魔法师的法阵各有长短,分不出上下。”

    在一株灵树下,摆着一个圆形石桌,配着四只石凳。牛千木的伸手,“星空冥王,请坐。我听仙翁说,你对道茶非常喜欢,正好我这里从仙翁那里也分了一些。借花献佛,希望星空冥王不要介意。”

    星空冥王坐下,说道:“牛道友不要客气。”

    牛千木很快的把茶水泡好,给星空冥王倒上一杯。一举杯,“星空冥王,请!”

    “牛道友,请!”

    茶沾唇,这礼节便是过了。牛千木睁着双眼看着星空冥王,“不知星空冥王来找我是不是有话要说?如果有,请直言,咱们同在天机府,同认天机之主为主,以后要共事的时候很多,有什么话不妨直言。”

    星空冥王想了想,说道:“牛道友,我有一个疑问,不知牛道友能否给我解惑?”

    牛千木把星空冥王面前的杯子续上。说道:“能讲的我一定讲。”

    “那好,我想问的是,你们修士既然认了天机之主做主人,为什么没有实质行动,一切都停留在嘴上。我观察了许久,你们很多人好像没有把天机之主当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大部分人认为天机之主不能给你们好处,还是觉得天机之主不配,你们将来能超越天机之主,只是暂时利用天机之主而已?”

    牛千木拈起杯子,闭了一下眼睛。“人各有志。或者说,大部分的人不撞南墙,不吃亏不明白。你这个问题问过天机仙翁吧?”

    “星空冥王点头,“问过。天机仙翁没有回答我,只是笑着让我喝茶。你不会也不直接回答我让我喝茶吧?”

    牛千木一举杯子,“那就喝茶。”

    星空冥王愕然,“不会吧,你还真和天机仙翁一样,让我喝茶?”

    牛千木抿了一口茶水。看着星空冥王,见他一脸惊愕的样子,笑了,“你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有办法直接回答。我只能说我自己,我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星空冥王承认道:“这一点,我看出来了。所以我才来问你。如果我是修士,我一定会献出我的忠心,愿意追随天机之主左右,虽死而不悔!”

    牛千木道:“我和你想的一样。我问你,你不是修士,难道就不对天机之主献出忠心了吗?如果是,咱们是一道的,如果不是,当初天机之主在天机府特意给父们魔法师留一个位置是天机之主错了。”

    星空冥王连忙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既然来了,当然对天机之主忠心不二。只是我不知道怎么献出忠心,必竟天机之主只掌握你们的天劫,而不掌握我们魔法师的元素湮身。如果掌握了,我会发誓,对他效忠,如有二心,元素会湮灭的我身体和灵魂,把我的一切都抹除掉。”

    牛千木想了一想,郑重的开口道:“天机之主也许也掌握了元素湮身,有可能他不知道罢了。就是天劫,也是偶然被我们发现,由天机仙翁认定,最后证实。我问你,你们魔法师可出现了类似天机之主这样的人?”

    星空冥王摇头,“没有,如果有,我会离开天机府,前去投奔效忠。不要说我背叛天机之主,我们有我们的信仰,不可能我们魔法师命运的掌控者出来,我还不去归依支持,那样的话我就是背叛,不配做一个魔法师,也不可能做得成魔法师。”

    牛千木点头,“这个我理解。如果你们魔法师没有出现天机之主类似的人,那么很有可能天机之主也掌控了元素湮身。如果你愿意再见到天机之主后可以试一试。”

    “这个我会考虑,但我感觉不可能。”星空冥王说完有些失落,随即又振起精神笑道:“牛道友,不要误会,修士和我们魔法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一个人不可能掌控天劫和元素湮身,这一点希望不大,但我会请求天机之主让我试一试。”

    “来,喝茶,我支持你。”

    “谢谢牛道友。”

    一杯茶喝完,牛千木给续上后,问道:“星空冥王,你对将要到来的战斗有信心吗?”

    星空冥王抬头看天,自信道:“这个我有,他们除了了了数人,大部分都是我手下败将,这一次我要逼着他们解散魔法师公会。魔法师会会的存在不是一个公平的存在,从建立起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牛千木道:“就是有了了数人,你也不要怕,到时候我们会过去助阵,如有人敢趁人之危,我们会不客气的。”

    星空冥王摇头,“除了万不得已,我还是希望你们不要出手。这是我们魔法师之间的事情,我们的纠纷只能用魔法来解决,修士介入会让很多魔法师心生不服,对收服魔法师,为天机之主效力大大的不利。”

    牛千木笑道:“你这话我就不赞同了,你在天机府,你就是天机府的人,魔法师公会的那帮蠢物敢挑战你,那就是再挑战天机府。你以为这是你们魔法师之间的事情,我告诉你,你错了,这不单是你和魔法师公会的事情,还是天机府和它之间的事情。天机府成立了,既然有魔法师的地位和组织,就不会允许魔法师公会再存在下去。天机府必然出手,这一点不用怀疑。你放心,该你的战斗我们只会掠阵,你是我们的人,我们不会让你吃亏。等你们战斗完了之后,天机府会出击,逼着魔法师公会解散,所有魔法师必须加入天机府,没的选择。这不是天机府霸道,这是必然。”

    星空冥王不愿意谈这件事情,笑了几声,又问道:“不知牛道友对天机之主献出忠诚没有?能回答我吗?”

    牛千木自然的回答道:“还没有,我已经决定向天机之主献出忠诚了。下一次见他时,我会提出。”

    星空冥王道:“这一点我很羡慕你。”

    牛千木一笑,“你也有机会。我说过,你可以去问问天机之主,问问他是否掌握了元素湮身。如果掌握了,你不就可以了吗,用不着羡慕我。”

    星空冥王叹息一声,“但愿吧。”

    两人对坐了好久,说了一些话后,星空冥王告辞。牛千木把星空冥王送出院子,抬步去找天机仙翁。

    牛千木把星空冥王的话和天机仙翁说了一遍,天机仙翁叹道:“星空冥王是魔法师公会追杀的人,魔法师公会容不下他,他才羡慕我们有组织。以后多帮他一些吧。”

    牛千木同意天机仙翁的说法,他决定等天机之主归来后帮星空冥王问一下,天机之主是不是也掌控了元素湮身而没有发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