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之主一转身,双手抬了抬,“你们都起来吧,不用动不动就跪,在我面前不兴这个。你们起来,我们好好的说说话。”

    牛千木马上以身俯地,“我愿意天机之主在我的神魂种手印。”

    天机仙翁也道:“天机之主,你身边缺一个支应的人,既然牛千木是诚意的,天机之主就成全他吧。”

    天机之主还想说,我不需要。可是看到牛千木屁股撅着的样子,就没有再说什么。抬了抬手,“牛千木,你起来吧,我成全你。”

    在天机仙翁的注视,天机之主在牛千木的神魂里打手印。一切结束,牛千木便起来站到了天机之主身后。天机仙翁又对天机之主道:“天机之主,我推算,只要天机之主愿意,可以把天劫赐予任何一个人,在其危急之时,雷电及时劈救之。我想请天机之主对我们赐天劫护体。”

    天机之主笑了,“这个天劫护体,我怎么不知道?”

    “天机之主忙的都是大事,对天劫掌控并没有深究。之前高素素活着的时候,曾有人想对逍遥王不利,天劫及时劈,震慑了众人。这件事做不得假。我建议天机之主可能把天劫奖励给忠心之人,以显示天机之主的看重与殊荣。”

    天机仙翁说完,深鞠一躬reads;。有些事情,当有了差别之后,就会引起争夺,天机之主借此也可能领袖群伦,尽快的建立起威信。

    天机之主无所谓道:“如果是真的。我可以把天劫赐给你们。这个没有关系。”

    天机仙翁马上道:“天机之主,不可,我建议天机之主赐予的对像是愿意神魂被天机之主种手印的人。其他的人无论怎么样都不可以乱赐。”

    天机之主笑道:“那样的话,你就被剔除在外了。蓝依儿建议我娶了天机仙音。要是能成,你是天机仙音的爷爷,我是不会在你的神魂打手印的。如果不成,这天机府的建立你的功劳最大,我也不会。”

    天机仙翁开心的笑道:“我不需要,只要天机之主心念我,又和天机仙音结成佳偶,天劫到时自然会护着我。这个我不担心。”

    天机之主点头,“那就好。”

    天机仙翁又把星空冥王的事情说了一遍,建议天机之主在星空冥王身上一试。天机之主沉吟了,说道:“元素湮身,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掌控,我是修士,以魔法一窍不通,也不可能掌控元素湮身。”

    天机仙翁劝道:“天机之主,就是天劫也不是天机之主偶尔发现的吗?拿星空冥王一试,成与不成。没有损失。”

    天机之主也觉得可以一试,便道:“替我把星空冥王叫来。我和他谈。”

    天机之主把自己不可能掌控元素湮身这种对付魔法师的大杀器讲了出来。天机仙翁便在一边说道:“星空冥王,你是一个赤诚的魔法师。在天机府成立之后,你能第一时间投靠天机之主,证明你很睿智,比那些魔法师们对时事看得更通透,知道什么事情对你们魔法师的存续更重要。天机之主掌控元素湮身的可能在五五之间,我刚刚向天机之主建议,准备拿你一试,你要是同意,如果证实了元素湮身能被天机之主掌控。有这一份因缘在,对你将来有着莫大的好处。你要考虑好了。”

    星空冥王道:“怎么试?”

    天机仙翁看着天机之主。怎么试,是像召天劫那样直接召出在星空冥王身上一试。还是天机之主有其他的想法,这要看天机之主是怎么考虑的了。

    天机之主思考了,说道:“你马上要面对魔法师公会的挑战,要是在你身上试,万一不成会打击你的士气,这个不可取。正好,天机仙翁提醒我,我可以把天劫赐予我想赐予的人,那就在你身上一试,看看天劫能不能在魔法师身上出现。这一次战斗,只要你处于危机当,我赐你天劫护佑,元素湮身出现在你的对手身上,不死不休。”

    不管元素湮身那档子事是真假,星空冥王都激动了,他可是知道天劫的厉害,要是天劫也能如天机之主所言,在他被逼到险境之时能及时出现,化解掉他的危险,那可真是再好不过的好事了,这等好事就是做梦也难以梦到。

    “星空冥王谢过天机之主,愿以死相报。”

    天机仙翁笑道:“星空冥王不要激动,天机之主在你身上要做两个试验,一个是天劫,一个是元素湮身。到时候我会陪你一道过去,你放心吧,天机府若要对付魔法师公会,魔法师公会只能瓦解。”

    牛千木在天机之主身后突然开口了,“天机之主,我能问星空冥王几句话吗?”

    天机之主点头,“次不要站到我的身后,我有些不习惯reads;。”

    牛千木忙应道:“是。”便走到天机之主手,靠前步,他看着星空冥王,“星空冥王,不知咱们之间的谈话你还记不记得?”

    “记得。”

    “你说如果有人能掌控元素湮身就献出忠诚,认其为主,出生入死不在话,这句话可是认真的?”牛千木声音肃然。

    星空冥王一扬头,“当然。我们魔法师没有你们修士有那么多的想法,掌控元素湮身的人出现当然就是我的主人,我不追随在这样的人左右,还能怎么样?你们不明白,我们魔法师可是清楚追随这样的人有多么大的好处,他是我们魔法师天然的主人,别说忠诚,就是生命也在所不惜。”

    牛千木笑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已经向天机之主献出了忠诚。要是在你谢上证实天机之主也掌控了元素湮身,希望你不要失言。”

    星空冥王道:“能掌控元素湮身的是元素之主。有着种种可能,只要证实,你不用说。我也会那样做。”

    天机之主站起身,“这些都是后话。星空冥王,这一战你要打出精神来。天机仙翁,你带着人给星空冥王掠阵,不要让星空冥王吃了暗亏。”

    “遵命!”天机仙翁连忙起身。

    牛千木快步跟上天机之主,天机之主要去见见比尔茨,问他那边有没有事情发生。

    处理政事真不是雷森所擅长,他决定回去就把雷蓝依儿接回来,这些事都交给她处理。大神就留在这里老实的修炼,马上就要对别的星邦和王朝发动战争,大神就负责指挥盘龙的舰队好了。

    没有人比大神更适合做舰队的总指挥了,他对智脑能直接掌控,如臂使指,可以让整个舰队都听他的命令行事。雷蓝依儿也行,但是雷蓝依儿是王后,这种事不可能由她出面去做,只能是别人。

    比尔茨把马英玖要尹少松的事情向雷森做了汇报,只有在比尔茨这里雷森才能找到做一回凡人的感觉。这种感觉比在天机仙翁他们面前繃着不松要美好很多。他答应了比尔茨的请求,在比尔茨的提醒,他想起了约瑟芬。一时之间竟有些感慨起来,从他清醒到现在,朋友没有几个,为了自保,他几乎不相信任何人,安顿拉菲算一个,约瑟芬算一个,安顿拉菲被他给扔掉了,现在只有约瑟芬算一个朋友。而约瑟芬却又被他扔到一边,好久都没有想起来了。

    雷森翻出腕脑。找到约瑟芬的号,当着比尔茨的面和约瑟芬通联上。“约瑟芬,我是雷森,你现在在哪?”

    “升龙星?是吗?行啊,一会我去看看你,好久没有和老朋友坐一坐了。嗯,我带着比尔茨过去,他有事情要征求你的同意。我一会过去。”雷森走身,感叹了一声,“忙的老朋友都忘了,是我的不是。比尔茨,你陪我过去,我征求她的意见,如果她不反对,可以让好去帮马英玖。”

    比尔茨随着雷森走出去,边走边听雷森介绍约瑟芬,“我和她相识也是戏剧性,我要买一些植物,你知道除了一些有灵气的星球,原来地球上的植物在大部分的星球上都变异了,味道不再是那个味道,我很不适应,就想自己种植一些,所以就找到了她。那个时候,她正被两个男人纠缠,其一个威胁我还威胁她,后来,那个男人被我干掉了。我没想到她居然会做起了流浪人,从此我们之间就有了交集……”

    穿过几条小径,走过一个石板桥,雷森笑着说道:“她不但是一个美女,还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你真是用心的去帮马英玖,马英玖在这种情况还做不出成绩来,就太对不起你了reads;。这个约瑟芬有能力,就是她答应你,你也不能把她只安排在一市之长上。要重用,嗯,我希望她能成为执掌一方的执政长……”

    比尔茨马上道:“约瑟芬要是有能力,我考察后会给她机会。市长不行那就让她做马英玖的副手,兼做行政市的市长,这样她不但能务虚还能务实,真有能力她就会有尽可能大的舞台施展。”

    雷森摘一片树叶,在手把玩,“那就好,要给她机会。我很看好她。”

    雷森见了约瑟芬,又感慨了一番,人在高位,由不住的会感到孤独和念旧,总会想一些记忆相对比较单纯和美好的东西。

    比尔茨和约瑟芬谈了一次话,便确定由约瑟芬去帮助马英玖,对于雷森的话他遵守着,任命约瑟芬为副星长协助马英玖管理星球事务,并兼任行政市的市长,算是惯例吧,比尔茨允许约瑟芬再兼任行政星的治安,这能让约瑟芬尽快的进入工作状态,早日做出成绩来。同时,比尔茨也任命了尹少松为镇长,接秦天扬腾出来的位置。这样一来,元仇,秦天扬,尹少松就都在一起共事了。

    从约瑟芬那里回来后,比尔茨把元仇的工作向雷森汇报了一番,顺便也说了马英玖的评价和意愿,希望在大局之,雷森能有所考虑。

    雷森让比尔茨再给元仇一次机会,如果元仇看不透,做不好,再撤他的职不迟。雷森告诉比尔茨,对于元仇,尹少松还有约瑟芬,他不但寄予厚望,还有一份私人感情在里面,他希望这人都能过得好过得平安。政治上只要不犯大错就轻拿轻放算了。

    比尔茨自然尊命。整个盘龙王朝都是雷森的,在盘龙王朝无论官大官小都是替雷森牧守一个地方,雷森有一言而决的权力,而他虽然是王相,只有建议权,这一点他很清楚。政治上,最关键的一点要找准自己的定位,要清楚自己该说什么,如何说;该做什么,如何做才能走得稳走得好!

    比尔茨去找尹少松谈话去了,雷森要他好好的和尹少松谈谈,正值王朝政治交接过渡时期,一切都要为政治服务。急症还学慢郎,那是要误大事的。

    比尔茨离开,雷森又感慨了一番,然后就让守在一边的牛千木回到天机仙翁身边,他这里用不到牛千木。牛千木再恳求,要随在雷森身边,保卫他的安全,雷森就再的拒绝,一再表明自己用不上,只要不是猛然间,趁他不备对他出手,他有的是机会和时间从容的走开。想抓住他,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牛千木无奈,只好同意,一个人回去找天机仙翁去了。

    雷森回到地球那边的宇宙,把狂天的事情和雷蓝依儿说了,有些不开心的说道:“我只是随口一说,也太灵验了,天劫竟然真的按我说的出现了,还把狂天给弄死了。这少我心里难安,必竟当初是他把我带入修行之门,没有他我想达到现在的地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唉,次再生气,我要学会少说多看了。”

    雷蓝依儿安慰了他一会,让他心情稍好,便去指点雷大神修炼。然后,就躲进空间里,仔细揣摩练习《易形变体术》。

    修炼了几日,小有所得,便把雷蓝依儿和雷大神带上,一起回到升龙星。

    明天是星空冥王和魔法师公会比斗的日子,雷森觉得这是一件大事,做为星空冥王的头头,他有必要到场押阵。星空冥王是西族人,他不去,只怕星空冥王的心会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