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一个闲散的半仙正在船上闭目打坐,一道雷从虚空击来,击飞船,透过舱壁打在半仙身上。

    半仙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怎么回事?星空怎么会有雷?”

    ……

    很快,所有受天劫的人或星兽都得知了是为什么——天机之主怒了,要惩罚这些不把天机之主放在眼的人和星兽。顿时,所有承受天劫的人和星兽都有些怒了,怒过之后就是害怕,天机之主一再证实对天劫的掌控,他们一个也逃不脱,他们就是眼前这一关能过去,要是天机之主看谁不爽,给谁一下,法劫之后是仙劫,那还不要了老命去了!

    他们马上和在升龙星的代表联系,让代表替他们向天机之主请罪,千万千万让天机之主饶过他们这一次,他们不想成为狂天那样悲催式的人物。

    当他们知道天机之主给了他们机会,天劫次之后会有一个停歇,在停歇过后,他们必须赶到升龙星向天机之主请罪,否则只能步狂天的后尘。

    霸道啊,天机之主太霸道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天机之主没有把半仙放在眼。半仙修士和半仙星兽都有些憋气,但人人又都无奈,没有办法,人家手掌握了天劫这个大杀器,谁敢不听就丢一下给谁,就是胆子再大,在天劫面前谁也受不了,不得不妥协。

    好吧,你不妥协,以后你就是有机会跑到仙域,等你去悟大道时,你得罪了天机之主,天机之主禁止你悟天道。你不还是没有办法,欲哭无泪。

    第次天劫已过,承受天劫的无论是修士还是星兽都心急火燎的坐上飞船军舰,争先恐后的星际跃迁。目的地,升龙星。

    升龙星顿时黑云密布,每个着急忙慌过来的修士和星兽都带来了一片劫云,罩在其头上,无论他到哪。劫云如影随形,寸步不离。牛千木踩着飞剑,飞在天机府前的上空,用冷冷的目光俯看着这些不知死活的修士和星兽,大喝了一声,“想求天机之主原谅的跪下!”

    牛千木用法力把声音传出去,保证每一个修士和星兽都知道,他连喊声,见没有什么人和星兽跪下,便又叫道:“不跪者。天机之主不会原谅,哪来的那去,不得久留。”

    他的声音毕了,从升龙星外太空飞来数艘战争堡垒和无数的军舰,一个个炮口瞄向那些半仙和星兽们。

    一个半仙高喊,“我没有做错。凭什么给我天劫,我是半仙,不管谁是天机之主,都要给我们尊重!这么做是没有把我们这些有半仙修为的人和星兽放在眼,我不服!”

    这个半仙大喊大叫。想煽动其他的星兽的修士一起反对雷森,法不责众,他相信要是大家一起一个声音说话,天机之主也不敢对他们出手。他们可是占了半仙修为的绝大部分。

    雷森的声音从天机府传来,声音冷如寒冰,“你不服!我没有让你服!你会死在天劫之下。你的天劫开始了!”

    雷森的声音一落,天空立刻劈下一道炸雷,把这个半仙打得发了半天的愣怔,然后大叫。“我只是喊喊……”又是一道雷,把他的话打了回去。他周边的人和星兽像炮炸的一般,纷纷跑开去,离他远远的,怕气机相牵,惹到自己头上。

    牛千木侧耳听了听,然后一立身,用法力大声说道:“天机之主谕示,分钟后,天劫开始!现在计时!”

    有人跪了下来,在不可抵抗的天劫面前跪了下来,有人传音嘲笑,那人大声喊道:“我跪的是天道之机变,代表天道,我跪天道,敬天道,有何不可!”

    这句话像是给所有人和星兽找到了强大的理由,一分钟内,跪下了一半,两分钟后,站着的还剩十几个人,都是修士。

    这十几个半仙,大部分牛千木都认识,他看着他们,口计着数,“十!九!八……四!!二!一!天劫开始!”

    “轰!轰……”十几道雷电打了下来。

    雷声,牛千木大声道:“天机之主谕下,跪伏的都听好了,什么时候星空冥王出征的时间到,你们什么时候才得起来,敢擅自起身,天劫及身,再跪无用!听不听你们自己看着办!”

    牛千木说完,嘴角由不住的带出了笑纹,主上实在是太会想法子惩罚人了,好像星空冥王和魔法师公会的约战还有两天,这两天,这些一开始不听招呼,不肯把天机府及天机之主放在眼的货色想活命都得老老实实的跪着,谁敢起来,那就是找死!

    这些东西,敢不给天机之主面子,还让天机仙翁为难。这回好了,想要面子,面子没了,跪两天,所有的面子都揉碎了,两天后,个个都得乖乖的跟着去给星空冥王撑场面。牛千木很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是天机之主给他的,他从现在开始,一切都会替天机之主着想,要多出主意,多替天机之主解决掉麻烦。比如,这回,他就想到以后再下命令可以补充一句,不听从命令,天劫伺侯。相信,无论是哪个,就是胆子比身体大,也不胆不听从命令老老实实把天机之主交待的事情做好。

    生活是美好的!这句话是牛千木现在心情的写照!

    入了地狱了!要死了!没法活了!这是那些跪在天机府前的修士和星兽以及合相族半仙所有生命的想法。同一片天空下,因为一个选择,心情完全相反!

    天机府,天机仙翁坐在雷森面前一言不发。雷齐对天机之主愿意放过这些大不敬的有半仙修为的人和星兽及合相族人大为不满。不过,他发牢骚雷森根本不理他,爱说说,不爱说闭嘴。

    天机仙翁的目的已经达到,能保住那么多半仙修为的性命,他已经很满足了,再在这件事情上说道四,那就过了,太不明智了。至于雷齐。仗着天机之主的肉身是他们雷家的,放肆一些,只要天机之主不放在心上,别人说也没有用。

    雷森对雷齐的态度不明。实际上。雷森很想收拾一下雷齐,暂时不想理他罢了。

    外面除了雷声,没有其他的声音传来,过了一会,牛千木的声音响起。“没有人有异议吗?没有吗?”

    没有人回答,谁也不傻,牛千木已经把话说明了,不跪就死。好死不如赖活着。没事和死亡较什么劲,不要说天劫之下神魂难以逃脱,连个来生也没有。就是能逃脱,转世成人,再修炼,不还是要在天机之主手下讨命来着。

    死!明知道死也死得不安生,何必去找那等没趣。跪就跪着吧。反正已经有人说了,跪的不是他雷森,跪的是天道,跪的是天道之机变。

    每个人都这样安慰自己,“我跪的不是雷森,我跪的是天道。雷森他不配我一跪。”

    牛千木见没有人回答,又问了两遍,两遍过后,他说道:“那就这样,希望道友们珍惜这一次机会。时间到了,我会过来宣布天机之主的谕示。失陪了,各位道友。”

    牛千木笑着一拱手,从空下来。然后进入天机府向天机之主复命。雷森见牛千木进来,便起身,要去总执政府那边,现在星球上半仙比较多,雷声阵阵,不适合安静的办公。比尔茨决定早一点把约瑟芬和尹少松送给马英玖,顺便考察一下马英玖的政绩。雷森要给他们人送行。

    牛千木要随雷森离开,雷齐拦住了他们,雷齐道:“天机之主,这个牛千木跟随在你身边我不放心,要跟也只能是我们姓雷的,其他人不行,你把他赶走,我给你换一个咱们姓雷的。”

    雷森一挑眉头,“闪开吧,牛千木很好,不需要拿人把他换下。”

    雷齐指着牛千木,嚷道:“他有什么好的?除了有些小手段,滑不溜湫的,防不行,攻不行,要他跟在你身边,时间长了绝对是害你。我们雷氏,所有的半仙不说是半仙最强的,但是一般人想在我们手下讨到便宜,那根本就很难。听我的,把他换掉。”

    雷森脸一沉,“闪开!”

    雷齐不乐意了,“什么意思你?你是天机之主不假,可是你也是我们雷氏的人,别忘了你姓雷,这点你否认不了。”

    雷森眼睛一眯,“你在激怒我,想我灭掉你们雷氏半仙,你就再多说些我不想听的话。”

    雷齐脖子一梗,“我怎么就激怒你了?你敢说你不姓雷,你不是我们姓雷的人。”

    雷森一抬手,“天劫一天灭杀一个雷氏半仙。这个雷齐放到最后。”说完掉转身就走,不再理会雷齐。

    雷齐愣了,雷森竟然真的要天劫灭杀雷氏半仙,这怎么可以?他雷森怎么能下这样的命令?这不是开玩笑吗?

    雷齐忙拿出星际传链,“家里面可有半仙头上出现黑云?没有,那就好!”

    雷齐收起星际传链,又不放心,嚷道:“不行,我得出去看看,万一是我带来的子弟被随机选,那可就麻烦了。”

    天机府外面,那个出言想煽风点火的半仙在一道雷电化成了飞灰,雷电又追上他的神魂,把神魂干掉。属于这个人的劫云很快的散去。雷齐走出天机府正好看到这一幕,心里面不由得一哆嗦,这天劫别人受到了他没啥不舒服的,甚至还有些兴奋,只是马上他雷氏子弟也要有一个人尝尝天劫的味道,他就不舒服了,一天一个雷氏半仙被干掉,这雷森可真是六亲不认,不认他们这些族人啊!

    天机府外的雷氏半仙没有人承受天劫,雷齐飞身飞到总执政府,那边的保护雷蓝依儿和雷大神的二十位半仙也没有人头顶上有劫云。雷齐松了一口气,自我安慰,有可能是今天雷森使用天劫的次数太多,天劫不灵验了。这样好,这样好,但愿雷森只要发布针对雷氏的天劫令,天劫就不灵验。

    要是那样,可真是天劫有理,天道有眼!是啊,是啊!哪有用天劫来对付自己族人的。这是人伦大妨,人伦也是天道啊。雷森这个混蛋想要六亲不认,天劫不从才是公道。雷齐哼哼着,觉得天道在保护他们这些族人,必竟雷氏出了一个雷森这样能让半仙们跪下的天机之主,功劳大了,天道也会给雷氏好的庇佑和回报!

    雷齐正在得意,心里琢磨要不要再给自己雷氏争取更大的好处和利益,既然天劫对雷氏不管用,那就好说,他可以更进一步提要求,在天机府替雷氏谋取更大的利益。只要雷氏有了依仗,表面上尊天机之主,私底下完全可以不通过天机之主和一千人交换利益,利用天机府尽快的壮大雷氏,壮大雷霆王朝。

    雷齐的神魂动了一下,是星际传链,“嗯,是我,我是雷齐……你说什么……”雷齐跳了一起来,冲星际传链大喊,一脸的震惊不不自信。

    留在雷霆王朝的雷氏子弟向雷齐汇报,刚刚响了个雷,把雷氏一个留在雷霆王朝的半仙给弄死了,只留下一堆黑糊糊的,烧焦了的尸体。那边的人让雷齐尽快的回去,处理这种事情,必竟是半仙,要有一些体面和礼仪。

    雷齐气得直跺脚,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这雷森说说也就罢了,怎么能真的让天劫把雷氏的半仙收走了性命?死去的可也是雷森的前辈,这样做完全是没有把雷氏放在眼,这就是一个背叛了祖宗,背叛了出手,背叛了立场的人,将来一定不会得到回报。

    “你们先忍着,我去打探一下。最近大家都很忙,你们要小心了。”雷齐扭了扭脖梗子,一定要找到雷森,要他收回命令,一天一个,雷氏不用两个月,半仙就灭绝了。不同意就不同意罢了,拿人命开玩笑,如果死的不姓雷,姓张姓李,姓王姓走,随便姓一番,雷齐也不会去多想什么。

    雷啊,雷就把一个半仙轰没了。想想就让雷齐头皮发炸,他不知道要是他自己面对这样的天劫,能不能躲得过去?一定躲不过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