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翁笑道拱手,“好说,好说,都是替天机之主办事。只要是公事,我天机仙翁愿意帮助龙形星兽的朋友们解决所有的麻烦。”

    合相族的半仙也出来一个,朝天机仙翁见了一礼,“天机仙翁,我们合相族所有的半仙修为的人都来了,愿意听从天机仙翁的调遣。”

    天机仙翁这一会是真的放松下来了,雷森的一场震怒,换来了这些人看清楚了事实,也明白了他们自身的处境,真的算是给天机府开了一个好头。

    天机仙翁一正色,说道:“我去请示天机之主,大家都要清楚,天机府是天机之主的,大家都是在替天机之主做事。我天机仙翁只代表我自己,不代表任何人,也不从天机府替自己谋求额外的利益。各位,还请大家一起努力,让天机府运转起来,让天机之主能安心做他自己该做的事情,不再为这等事情操心。”

    天机仙翁说完,朝众人一拱手,“天机仙翁拜托大家了。”

    天机之主雷森用的是霹雳手段,让这些几千年已经习惯高高在上的半仙们跪在天机府外两天,折了折辱了,再下就该天机仙翁出来给这些人一个台阶下,免得受压过度,出现不可控的反弹。天机仙翁也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出面这样说话,天机之主一再展示了自己对天劫的掌控能力,这些人除非不想好好的过了,否则。哪一个有意见也都得忍着,忍着忍着也就习惯了。

    “天机仙翁客气了,我等听从仙翁安排。仙翁有什么任务要我们做直接吩咐就是了。”说话的是龙形星兽,他们也明白了。在天机之主面前不要想着天机之主修为不足,天机之主光一个天劫在手已经能决定他们的生死了。在天劫面前,他们没有选择,同样在天机之主天前,他们更没有回转的空间。

    一场天劫,声势浩大,让所有半仙都明白,以后必须在天机之主面前小心了。不然天机之主一怒,不死也要脱层皮。没事干,去睡觉,去双修,去下棋,去访友,去随便走走,也不能不拿天机之主当回事,那是要死人的啊!

    龙形星兽表完态,蚂蚁打死人忙朝自己家族的半仙传音。让他们抓紧时间也表态,错已经犯了,现在要在天机之主面前挽回形象。必须服软。

    一个长的黑不溜湫,身材精瘦的男人咳了一声,准备开口。不远处的合相族的代表朝天机仙翁一作揖,“天机仙翁不要客气,我等具在天机之主帐下效力,当同心共力。我合相星的半仙人不多,但我们可以指天发誓,从此以后我们合相星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行的人,都会听从天机府和盘龙王朝总执政府的调配。如有违死天诛地灭!”

    合相族的表态太绝了,很多人私底下开骂了。你合相族这样表态,还让我们怎么说话?嗯。要是说的不狠,显得心不诚,要是说的狠了,你娘的,对面可是掌控天机的主,对他说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天道感应到,要是做不到,会死人的!

    众人皆是暗骂,但是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又不得不表态,修士的脑子转的最快,一个闲散的半仙大声感叹道:“我以前四处为家,到了半仙后,上不可上,便懈怠了下来,散漫自由成了习惯,这一次天机府下达的命令我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想,是我心敬畏不足啊。经此一事,我决定痛改前非,以后就在天机府做一小兵,替天机之主鞍前马后的效力了!唉呀,天机仙翁,不知天机府可缺少端茶倒水的人,我可以做啊!”

    “尼玛,又一个不要脸的!”众人心又是一阵叫骂。

    天机仙翁哈哈笑道:“丁道友,你是火属性的功法,先天适合攻伐,你要是愿意就此归拢天机府,那也是天机府对外征伐的主力军。端茶倒水的活计我天机仙翁可以做,怎么能让丁道友你来做这种没有价值的活呢?你就是愿意,天机之主知道了也会不愿意!哈哈,正值天机府用人之际,你以后有大用,也有大功可建。天机之主身边目前近卫只有牛千木牛道友一个,要是丁道友有意,私下里咱俩可以谈谈!”

    近卫!丁道友脑子轰了一下响起来,他身体一震,很快就知道这是他的大机遇,不敢迟疑,马上大声表态道:“我愿意做天机之主的近卫,替天机之主挡去一切明刀暗剑,如有懈怠,天道不容!”

    声罢,天空轰的一声打了一个响雷,把所有人都震了一震。这是什么,感应,娘的,一发狠天道有就感应,这不是玩人吗?

    很多心里面对天机之主折辱感到羞耻和不服,对于天机之主让他们跪在天机府外的的半仙们来说,这很伤他们的脸面和自尊,他们不过是暂时求和,不想死在天劫之下,苟活之后,再想其他的办法。他们没有表态,想混过去,这一次好像不表态都不行了。如果天机仙翁真心的替天机之主着想,一定会借机生事。

    果然,天机仙翁笑呵呵的说道:“丁道友,还有合相族的半仙道友们,请随我来,我带你们去见天机之主。”

    姓丁的半仙马上激动起来,飞到天机仙翁身边,叫道:“仙翁,以后请仙翁多多提点,多多照应。”

    合相族的半仙人数不多,也都来到天机仙翁面前,和天机仙翁见礼,天机仙翁还礼后,对其他人道:“各位道友,暂时委屈一下,不要乱走,一会我还有事相求。”

    众人马上道:“仙翁有事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牛千木从天机府走出来,看了一眼姓丁的半仙。鼻子哼了一声,“丁世宁,我认识你。当年你打伤过我的弟子,腿脚快。没让我逮着你,不然,哼哼……”

    丁世宁马上对牛千木道:“以前的事情,那是我刚刚修到半仙,眼界小,心量窄。对于打伤贵派弟子一事,我在这里郑重向牛道友道歉。现在都是在替天机之主做事,以后都是同事了。揭过这件事情可好?”

    牛千木鼻子哼了一声,转回身,“你随我来,我有话要和你讲明。”

    丁世宁随着牛千木进入天机府,边走边道:“以后请牛道友,牛前辈多多指点。”

    丁世宁与牛千木没入天机府,天机仙翁带着合相星的数位半仙走入一间房间里,笑道:“各位道友,幸会,以前的事情。那是我们要找一块活着的地盘,和你们多有争执,希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只要大家一心跟随天机之主,天机之主的补偿会让你们满意。”

    那些合相族的半仙马上客气道:“仙翁罢了,以前的事情事出有因,不提也罢。现在既然天机之主给我们合相族机会,也愿意给我们合相族补偿,我们再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那就是我们不对了。仙翁,你说要带我们见天机之主,不知……”

    天机仙翁笑道:“你们在这里等着,天机之主还有其他的事情。一旦有话传来,我会带你们过去。各位道友。我有事还要安排,不如……”

    “仙翁。等等。”一个合相族的半仙叫住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转过身,笑问道:“这位道友,还有什么事情不明,我在这里,能解答的一定会让各位道友满意。不能解答的,那就需要你们当着天机之主的面提出了。”

    “小事,我们只是好奇,做天机之主的近卫有哪些条件?还有,要是做了天机之主的近卫,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叫住天机仙翁的合相族的半仙问出了他的疑问。

    “这个……”天机仙翁沉吟了一下,然后道,“这个问题我要是回答有些不合适,但我确定知道,我就越一回权,替各位道友讲一讲做天机之主的近卫需要达到哪些条件,还有做天机之主的近卫后会有什么好处。”

    “请仙翁开示。”合相族的半仙一起向天机仙翁行礼。

    “要做天机之主的近卫,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天机之主能绝对信任的人才行。你们都知道天机之主目前的修为虽然提升的很快,但是在半仙的面前,想自保还不行,必须要有些手段。这手段说来也简单,那就是愿意做天机之主近卫的人必须放开自己的神魂,让天机之主打下主仆手印。这个条件对你们来说有些不合适,你们心存疑虑,对我们这些外来入侵者还不相信,我只说说,你们不要朝心里去,天机之主没有那个闲心要用手印控制你们。我再说说做天机之主近卫的好处,那就是,做了天机之主的近卫,只要处在危险之,天劫自动护佑,以后找到仙域通道,近卫优先进入仙域。还有天机之主的资源也会优先分配给近卫。好了,我要走了,你们在这里等一会。”

    天机仙翁走出去,数位合相族的半仙坐在那里用传音互相讨论,最后都闭上眼睛,等修天机之主的召见。

    牛千木把丁世宁带到一个小房间里,“坐。”他简单的招呼丁世宁一句。

    等丁世宁坐下,牛千木盯着丁世宁的眼睛道:“你说你要做天机之主的近卫。我告诉你,我是天机之主目前唯一的近卫,你想做,必须和我一样满足一个条件。听我说完,如果你能满足,你就是我之后第二个近卫。本来,我是想我的弟子达到半仙的都召来做天机之主近卫,你抢了先,算是便宜你了。”

    丁世宁马上起身,“请牛前辈开示。”

    “很简单,在天机之主面前放开你的神魂,让天机之主在你的神魂打下主仆法印。”牛千木看着丁世宁脸色大变,讥笑道:“怎么了,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就离开这里。想好处又不愿意付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你来告诉我,我去抢来。”

    丁世宁斯斯艾艾的问道:“牛前辈,真的要放开神魂吗?”

    牛千木一挑眉毛,目射冷光,“你说呢?快点决定,天机之主那边还需要我过去照应,你愿意就随我走,不愿意还滚到外面去,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瞎搞。”

    丁世宁一脸纠结,“那个,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牛千木转身就走,“你可以走了,出了这个门,以后不要提起这件事情,我和你说的话也要给我烂在肚子里。你们这些闲散的半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没有大出息。”

    丁世宁马上叫住牛千木,“牛前辈,等等!”

    牛千木站在门口,“怎么,还有事?”

    “我又没说不同意,我只是说考虑一下。牛前辈,考虑一下不会不允许吧。放开神魂,和天机之主签主仆法印这可是大事,大事我再心大胆大也不敢托大是不是?”

    牛千木举起右手掌,“我给你五息考虑时间。过时不候。”

    牛千木的手指弯下第个时,丁世宁一咬牙,“牛前辈,我愿意。拼了,以前辛辛苦苦修炼到半仙,才知道前路不通,一下子整个人没了目标,浑身都不好了。既然追随天机之主是个机会,我就拼一下。拼一下还有机会得求大道,我为什么不拼!”

    牛千木回头深深的看了丁世宁一眼,撇了撇嘴,“这等好事还考虑,你脑子抽了。走吧,随我去见天机之主。下了主仆法印,我再和你说说好处。”

    丁世宁站起来,紧跟在牛千木身后,谄笑道:“牛前辈,和我说说呗,做天机之主的近卫都有哪些好处?”

    牛千木不满的瞪了丁世宁一眼,“把身子站直了走,做天机之主的近卫,代表了天道,代表着天机之主无上的形象,走路和谈吐都要自律。记住,是天机之主的近卫,做的是天机之主的仆人,是侍奉天道的,这是无上荣耀,不要拿在外面那一套在天机之主面前表现。要是那样你丢的不是你的人,丢的是天机之主的人,丢的是所有近卫的人。你明白吗?”

    丁世宁马上应道:“明白,明白,我现在不还是不是吗?能说说好处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