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神魂下了法印再说。、这是规矩,天机之主的近卫是荣耀,如果有好处才想着做,那是对近卫的亵渎。挺直了。”牛千木冲丁世宁喝了一声。

    丁世宁马上把胸膛挺了起来,眼睛朝前直看,立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一下子有了目标,有了主心骨,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雷森让丁世宁坐下,丁世宁见牛千木垂着手站在雷森的左前,屁股下沉又一下子提了起来,负手道:“天机之主面前哪有我丁世宁的位置。天机之主,我还是站着好。”

    牛千木朝丁世宁赞许的眨了一下眼睛。

    雷森笑道:“你在外面说要做我的近卫,牛千木和你说了吧,做我的近卫可是有条件的,我的近卫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我先把话给你说明了,我的近卫目前准备控制在十人,以后视条件再作决定是不是扩展这个数目。你要是愿意,放开你的神魂就好。”

    丁世宁连连点头,“我放开,我放开。”说着就朝雷森面前凑。

    牛千木一横身,拦在他和雷森面前,瞪眼道:“跪下!五体投地!”

    纳尼!丁世宁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还要跪啊?”

    牛千木不理他的反问,法剑出现在手,大声喝道:“跪下,五体投地,不得妄动,否则视为图谋不轨,诛杀当场!”

    丁世宁觉得这牛千木是个事儿逼,很有可能这是再整他,一股不平之气从腹升起,直冲脑门,顶得喯喯直响,他一拧脑袋,用不善的眼神看着牛千木,“我说牛千辈,差不多得了,我敬的是天机之主。可不是你,你一而再,再而的给我脸了,真以为和我放对。你能十仗十赢。不是我丁世宁看不起你,打斗起来,除非你跑得麻溜些,不然,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陈尸当场。信不信,不信,要是天机之主允许,咱们两个到天机府外面转转。”

    牛千木脸刷的一下红了,多少年了,他的老脸皮不知道红是怎么个样子了,这一次重温,让他恼羞成怒,深吸一口气,制住怒气。一转身对天机之主恭敬的说道:“天机之主,我请命诛杀此獠!”

    丁世宁也朝天机之主施了一礼,“天机之主明断,当年我打伤过他灵仙派的弟子,他刚才还拿那事说事,一路上没少给我脸子看,现在我准备放开神魂了,他又拦着我,让我跪下,五体投地。卐  `他这摆明了是欺负人。他这是坏天机之主的大事,像他这样的小人,在天机之主身边一天,危害甚大。我。丁世宁向天机之主请命,替天机之主杀了这个居心叵测,完全是小人心肠的奸邪之人。我要清君侧!”

    两人都要天机之主圣断。雷森坐在那里笑了,开口说道:“你们两个,谁也不要杀谁。牛千木,你是老人了。早一步到我身边,我对你很信任,有些话要对他说明白了,不说明白,你藏着掖着,临到跟前,别人想不误会你都难,在我身边做事,要有大胸襟,你自己想想吧。丁世宁,你也不要怪牛千木,你是个闲散的修士,有些东西想得少了,经的也少。对于下跪我可以替牛千木证明,他没有针对你,因为,他当初在我面前放开神魂,就是这样做的。以后所有亲卫都是一样。是你想差了。”

    丁世宁一翻眼,“哪他不早说,我还以为他是报复我呢。”

    牛千木顿了一顿,转回身,狠狠的瞪着丁世宁,丁世宁翻着眼顶着看他,不在乎的说道:“等我成了天机之主的亲卫,你不服,咱们出去动动手,我丁某人不知道你肚子里都有啥弯弯,但我会用拳头把那些弯弯都打直了。”

    牛千木眼神闪了闪,忽然暴喝,“跪下!”

    丁世宁一梗脖子,想要反击,闪眼间看着一脸好笑的雷森,激灵了一下,双腿一软,跪了下去,“跪就跪,我跪的是天机之主!跪不差!”

    牛千木一本正经的喊道:“五体投地!放开神魂!”

    丁世宁按照牛千木说的做了,又听到牛千木向上说道:“请天机之主赐下神魂法印,收丁世宁做贴身近卫。”那声音叫一个谄上,丁世宁心有气,便暗骂开了,娘的,牛千木你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欺小瞒上,等老子也做了天机之主的亲卫,一定要和你动动手,收拾得你屎尿一起出。

    丁世宁十足的渴望做天机之主的近卫,那样他就能摆脱闲散半仙的身份,不用担心牛千木他们这些有背景有人脉的半仙针对他做出不可想象的事情来。在丁世宁看琮,这些从仙域下来的半仙心都是黑的,下手都他娘的狠,被他们明杀暗阴还不能说理,这群人总是摆出一副很讲理,但实际上很不讲理的面孔来,让你没有办法。卍`最好的办法就是碰到这些人躲的远远的,最好是不要让他们看见。

    要是做了天机之主的近卫,这些从仙域下来的半仙绝对不敢对他做出过份的事情,君不见天机府外跪着的,可也有从仙域来的半仙,嘿嘿,做了天机之主的近卫,就是抱上了大腿,可以对仙域来的半仙大声说话了。

    丁世宁想得很多,以至于天机之主在他神魂里下了法印,他竟然只觉得一疼一麻,很快就结束了。

    雷森把四十九个法印打在丁世宁的神魂,松了一口气,现在他有两个近卫了,腰稍微的粗了些,带着两人,就是面对半仙的挑衅,他也敢停留一会再决定是否需要躲进空间。“丁世宁,你起来吧,法印忆经打进你的神魂了。你从现在进正式成为我的近卫了,我也赐你天劫护体,在危急的时候天劫会应时出现,攻击你的敌人。”

    丁世宁咧嘴一笑,“嘿嘿,好处是天劫!这好啊!”丁世宁笑完,朝牛千木一瞪眼,“走,到外面做一场去,我现在看你很不顺眼!”

    牛千木喝道:“在天机之主面前。不得放肆!站一边去。”

    丁世宁不在乎牛千木的态度,他起来,冲牛千木扬了扬拳头,“你唬不住我。天机之主没有说话,你老是替天机之主做主,替天机之主说话,你想干什么?不把天机之主放在眼吗?我很有理由怀疑,在有可能的将来。你矫旨,任意曲解天机之主的意思。天机之主啊,这样的人就是小人,不可以留啊,要留也留我这样的,他这样的,长的脑门大,下巴尖,走起路来脸朝天,一看就没有好心眼。天机之主,你下旨,我替你杀了他!”

    雷森脸一沉,“丁世宁,你和牛千木都是我的近卫,在我这里功过自有一本帐,不用别人来饶舌。还有,今天正式立第一个规矩,我的近卫是一个整体,不能内斗。这是你们第一次,再有下次定不饶过!”

    牛千木朝雷森一拱手,“是,天机之主。”

    丁世宁也拱手。“天机之主,我听你的,你让我咋着就咋着。嗨,天机之主,你说我能有天劫护佑,真的吗。威力大不在啊?要是不大,吓不住人啊。”

    天机之主笑道:“大,和外面的一般大。但是要是你们近卫之间互斗,天劫是不会出现的,你们自己要警觉。好了,丁世宁,代我去问问天机仙翁,我让他抽调的人给我抽调出来没有?要是抽调出来了,安排好,让他和星空冥王一起来见我。”

    丁世宁马上挺直了身板,大声应道:“是!我这就去找天机仙翁。”

    房间里就剩下雷森和牛千木,雷森说道:“牛千木,丁世宁是新来的,以前我也没有见过他,不如和你熟。你在我面前算是老人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你要多让着他,认真的告诉他什么事情该用什么态度,什么方法去做。我看他性格非常粗放,极有可能一件事情考虑不周就急着出手了。这点你要提点他一下。”

    牛千木笑道:“他那是在您面前装的,你不在,他可是另一个样子。人比狐还老谋深算分。他要是粗放,我就是大神经了。”

    雷森笑道:“你不像大神经。”

    牛千木接过话道:“所以他不是性格粗放,他就是会表现,在你面前一套,在外人面前又是一套,如果我要像他一样进谗言,只这一点就可以咬死他,说他是个小人,人前一个样子,人后一个嘴脸,天机之主你最不能相信的就是这种人,太会演了。”

    雷森又笑,“这个不用管他,只要他做事,把事做好就行。丁世宁就算了,以后再有人愿意做我的近卫,要先审请,然后调查其人的背景,人品,做事风格,擅长,性格,有没有团队经验,都要弄清楚,不能让别人稀里糊涂的进来,近卫我要的是一支不但可以保护我安全的近卫,还是一支能打胜仗,恶仗的近卫。还有,再有新人,你要把话一次给人家说完,不要讲一半藏一半,那样很容易引起误会。”

    牛千木马上道:“天机之主,我知道了,我会改正。”

    雷森道:“你是我第一个近卫,你要带个好头,以前的想法现在不合适了,要改掉,还有你们这些当初从仙域下来的人,个个都很骄傲,我不让他们吃些亏,打不醒他们,以后你也和他们少来往,如果这一次他们还不吸取教训,依儿故我,下一次无论是谁来讲情都讲不过。这话你也知天机仙翁说一声,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牛千木点头,不再说话。丁世宁很快的回来,带蜀犬吠日到天机仙翁的话,天机仙翁说:“人正在挑,合相族的半仙要集体拜见天机之主,请天机之主定夺。还请天机之主稍等一会,我这边正在确定人选。”

    “合相族,那就让他们来吧,我也想见见他们了。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的命令都下到了,他们竟然一个人也不派过来,实在是让我生气。让他们进来,我要问问他们合相族想干什么?”雷森拧了一下眉头,这个动作他很少做,这一次合相族族人的半仙被逼着过来,不然他们平时也就只扔一个半仙代表在,其他的合相族半仙据雷森所知一次也没有来过升龙星,表现淡漠。

    丁世宁很快出去,把合相族的半仙来到雷森面前。

    一照面,雷森就脸一沉,“你们合相族是不是觉得我是人地球来的人类,天然的就欠你们的,所以你们就敢怠慢与我,是也不是?”

    合相族的半仙倒是没有像丁世宁那样话多和激动,他们出一个代表,很冷静的向雷森解释他们的苦衷,他们主要的靠山是星兽,星兽的态度能替代他们合相族的态度,在强大的星兽面前,他们合相族对外没有自己的自由权,想响应天机之主的命令,前面星兽有命令传来不用理会,他们也不该理会啊。所以,请天机之主一定要体察合相族的苦处,不是不来,是想来,不敢自己做主来而已。

    雷森脸色稍霁,说道:“这一次给你们一个警告,我就是让你们明白,既然认可我,也相信我能给你们补偿,而且也入了天机府,就要守我的规矩,按我的命令做事。你们放心,我一个掌控天机的人,尽量的会做到人类修士和你们在修炼一途上一视同仁,不会有大的偏颇,我掌控的是天劫,只要你们让我满意,在你们的将来,你们有机会领悟天道时,我会助你们一臂之力。现在你们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明白一件事,天机府是因我而建,我的命令通过天机府传达出,你们尊重天机府就是尊重我,不尊重天机府,也不要想着我会对你们满意。这次去给星空冥王掠阵的事情你们都知道,表个态,你们是怎么想的?”

    这几个半仙马上道:“我们愿意去替星空冥王助阵。”

    雷森点头,“很好,你们去和天机仙翁说,这一次允许你们合相族所有半仙都去,一来壮壮我们天机府的声威,二来你们也要多和修士们走动,化解一些仇恨和误解,必竟你们要在一起共事很长时间,关系处理的好了比处理坏了要好。你们去吧,去找天机仙翁,告诉他,你们去,我准了。”

    合相族的半仙离去,雷森也起身,准备到前面去看一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