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破嘴

 热门推荐:
    cpa00_4;    这一次给这些半仙的打击太大了,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那些从仙域出来的半仙还好,他们必竟是经历过被强行送下界的事情,那时从此以后恐惧与无助不比天劫带给他们的灵魂震撼来得小。而大部分的半仙都是后来修炼上去的,他们大都没有大的经历,经历的都是小风小雨,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所以以他们最为忧心。一到军舰上后,就马上发动关系,想办法弥补这次错事带来的人生漏洞和冲击。

    但是世上哪有那么好事?再说了,谁敢把关系伸到天机之主的眼皮底下?万一天机之主发觉了,并且很不高兴,觉得这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挑衅,说话的人岂不是要亏死了!所以他们请托的人都拒绝了。

    雷森身边,牛千木和丁世宁几乎同时接到了请他们在雷森面前多说好话的星际传链,牛千木拒接,丁世宁拿着星际传链对雷森笑道:“天机之主,我要是没有猜错,这个星际传链一定是找我向你求情的。天机之主,这个星际传链我想接,要是闲散的半仙,我就开个口请天机之主饶他们一次,如果是其他人,我也懒得开口,他们有牛道友在,用不着我这种人。”

    雷森道:“你随意,不用管我。”

    丁世宁马上拿起星际传链,当着雷森的面和对方联系,是他一个老朋友,也是闲散的半仙,那半仙向丁世宁探口风,想知道雷森到底是什么意思。

    丁世宁说道:“我现在是天机之主的近卫,不是兄弟不照顾你,而是有些话不能和你说。能理解,能理解就好,我只能这么和你说了,我也是运气好,命啊,有时候没法解释。它就是这么巧,该我的我就碰着了。”

    丁世宁有些臭屁,听得牛千木握紧了拳头,很想冲上去在丁世宁向天空楞冲着的鼻尖来上两拳。牛千木这回了解了丁世宁了。这个人也许别的也有长处,但最大的长处是脸皮厚,天下绝无第二的,什么话都敢说,什么话都敢道的人。这样的人,要么一巴掌拍死,要么你会被他的话烦死,折磨死。

    “嗯啊!”丁世宁对着星了际传链故作深沉,“你也想做天机之主的近卫,这个嘛,好像不太可能了……我,你能和我比,我的眼皮多活,掐指一算本丁半仙就知道本半仙的机缘到了。当断则断,我就拜在了天机之主名下,做一个近卫……呵呵,咋说话呢,什么叫狗死运,你也走一个我看看……我告诉你吧,我确实是运气不错,是啊,先前天机之主只有一个近卫,就是那个悬浮在天机府上空。替天机之主宣布我们要跪在天机府外的人……是啊,是啊,他是很臭屁,还在我面前充大。我想着呢,哪一天收拾他一顿,前提是不能让他跑了,他逃跑的功夫可是一流,估计这天底下没有几个是能超过他……嗯啊,我说话那家伙听见了。朝我瞪眼呢,看我瞪回去!哼!哼!都一样是近卫,老子才不会怕他……行,我帮你问问天机之主,问问他还要不要近卫……行,我说你就是死心眼,什么事都死算计,看我都愿意做天机之主的近卫了,你们还不抓紧跟上,非得这个时候给我来这一出……麻烦倒是不麻烦,就是递句话的事情,但是事成不成,我可不敢打包票……嗯,行,有没有消息我都给你回个信,告诉你……好,哪就这样,我还有事!”

    丁世宁收起星际传链,转眼间看到牛千木在看他,神情不那么友善,他一瞪眼,嚷道:“干什么,想干一架?行,等我帮朋友把话带到,回头好好的收拾一下你。”

    牛千木伸出小手指,“我等着你。”

    丁世宁笑起来,忽然一变脸,恶狠狠的说道:“你等着,我会把你收拾的屎尿一起出。呃,牛道友,问你个事,天机之主去哪里了?”

    丁世宁没见到天机之主,又马上变脸,变得十分友善,很是客气的问牛千木。牛千木被他恶心的不行了,瞪了他一眼,不理会他。

    丁世宁挠了挠头,走过去,牛千木防备这家伙突然袭击,做出防御准备,他听丁世宁热情洋溢的问他道:“牛道友,牛前辈。敢问天机之主在何处?近卫就你我二人,你我都在这里,天机之主要是用人可怎么办?嗯啊,你说说,天机之方去哪了,你要是不方便,我去保卫天机之主,天机之主身子娇贵着呢,可不能出现闪失。哎呀,快说,快说!”

    牛千木冷冷的应道:“丁世宁,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里是天机府,不是杂耍场,收起你那一套,嘻皮笑脸的,你当这是在哪,是和你那些闲散的道友相聚还是在你自己的洞府?如果你这样,我不得不告诉你,做为一个近卫,你是不合格的,要是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天机之主会把你剔除掉!”

    丁世宁一挑眉毛,“牛千木,别给脸不要啊,你来教训我,谁给你的胆子啊?嗯,是天机之主给你授权了,还是你觉得我好欺负,处处得受你管束?好好说,我念你岁数比我大,我尊重着你,不好好说,那就是给脸不要脸,也别怪我翻脸,不知道尊老!牛千木,天机之主在哪里,说!不说,好,不说,我现在就收拾你!”

    “轰!”一道雷突然打丁世宁,丁世宁来不及反应就浑身酥麻,身体表层冒出一股肉香和焦糊的味道。

    丁世宁愣了,一张嘴吐出一口烟气,“牛千木,你不地道,你怎么还藏有一手,你不是木属性吗,怎么还会雷法?会雷法不可耻,可耻的是你竟然偷袭,一个招呼不打就给我来一记!好!很好,牛千木,咱俩个没有完!”

    牛千木初始一愣,随后想到什么,就笑了,等了一会,他朝丁世宁身后一拱手,“天机之主要出去吗,用不用我跟随!”

    “呃!”丁世宁忙转回身,看到天机之主正用不善的目光盯着他看。他慌了,忙狼狈的笑道:“天机之主,我这是和牛前辈闹着玩呢!没想到惊动了天机之主,实在是该死!”

    牛千木知机的没有说话。天机之主背着手看着丁世宁。“你做我的近卫屈才了,我觉得你应该进马戏团,那里热闹,那里更能发挥你的长处。丁世宁,你去马戏团做个小丑绰绰有余。一定能受到大家的欢迎。这样,你从天机府退出,我许你无事,你让天机仙翁组建一个马戏团,你来任团长,每天演,一演六个小时,我会派人盯着。”

    丁世宁马上脸就苦成了黄连,说道:“天机之主,饶我这一次。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只是替朋友传个话,他也想做天机之主的近卫,想请天机之主成全。”

    天机之主冷哼一声,“你的朋友都和你这样,我是嫌我过得太冷清了吗?”天机之主转过脸对牛千木道:“回头拟个名单,凡是和丁世宁有关的半仙,一律重点照顾,不得轻纵。把我这话告诉天机仙翁,只要是丁世宁的朋友都给我盯紧了,要是有任务都不许他的朋友去接。次以后,雷击灭之,以儆效尤!”

    牛千木一本正经的应是。丁世宁却吓了一跳,这要是因为他犯错连累了他的朋友。他的罪过可真的大了。都说一人成仙,鸡犬升天。自己刚成为天机之主的亲卫,还没得瑟起来,就因为嘴巴的原因连累了一大批的朋友。丁世宁见天机之主说的认真,急的嘴直打转,鼓了又瘪。瘪了又鼓,就是不敢再说话。

    天机之主最后冷冷的看了一眼丁世宁,“马上找天机仙翁报告,让天机仙翁给你成立个马戏团,你去挑大梁,每天表现不得少于六个小时。”

    天机之主说完,穿过一个院门进入后面的屋子去了,丁世宁急得眼直鼓,可就是不敢再造次了。牛千木等雷森的身影消失,便脸一板,对丁世宁道:“你已经被解除近卫的资格,这个地方不是你该呆的地方,随我来。另然,把你的朋友名单给我一份,我会让人核对。”

    丁世宁小声告饶道:“牛前辈,牛前辈,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我那是小人得志,得意忘形了。其实我哪敢和牛前辈动手啊,像牛前辈这样,从仙域来到我们生存的地球,解救我们于倒悬,有些前辈都是洒下热血,再也没有回来。你看看,我都记着呢,你人又带着我们地球人寻找一个随机出现的白洞,跑到这边又与合相族,星兽大打出手,为人类争取生存的星球。你你的功德大着呢!你们的心胸也大,大得很呢,所以,牛前辈,你是有大心胸的人,你就放过我吧。”

    牛千木不理丁世宁的告饶,声音冰冷,“给我名单。你不给我也没有关系,我会让人调查,只要和你有些关系的我都会收录,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只有错,没有漏!”

    丁世宁眉毛皱成一团,叹了口气,“我说牛前辈,你就高高抬手,我就能过去了。你真的没有必要和我这个小人物过不去。真的,我就是个小人物,好不容易修到半仙,哪个势力都不肯要我,我只好做了闲散的半仙,这些年,唉,不说也罢。你看看,我刚刚做了天机之主的近卫,因为嘴巴的原因又丢了,我就这么一个讨厌的人,你说,你还和我计较个啥?越计较越显得你没有肚量,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你说是不是?放过我吧?”

    丁世宁缠杂不清,牛千木气得不轻,一甩袖子,在前面走,索性不说话了,认定了只要天机之主不改口,他一定要把丁世宁朝死里整。这个家伙绝对是天地第一厌物!太让人讨厌了,讨厌的都不想看他一眼。

    丁世宁一路话语不断,想打动牛千木。一直到见了正把留下参战的半仙叫到一起说话的天机仙翁,天机仙翁见牛千木和丁世宁一起过来,以为他们代天机之主有大事要宣布,便暂停了讲话,起身向他们走来。

    牛千木把天机之主处理丁世宁的话说了一遍,天机仙翁颇是有些惊讶的把丁世宁重新打量了一遍,直到把丁世宁打量的胆子生了毛边,才笑道:“天机之主虽然年轻,但是做事一直都很沉稳有度。丁世宁,你能在短短的时间里给天机之主留下这等印象,让他对你做出这等决定,你也真是了不得。”

    丁世宁额头流汗,他可以对牛千木无礼,但是对天机仙翁他却不敢,天机仙翁和牛千木是两类人,牛千木活得自我,什么事都要考虑对自己是否有利,有利才做,没有利的事情从来都不愿意去想去做。而天机仙翁却是广种善缘,除了关键的时候偏向仙域来的老人外,他在所有的半仙当声誉是最好的。如果丁世宁还敢像对牛千木那样对待天机仙翁,会有很多人追着他打,教会他什么叫尊敬长者,什么叫痛打落水狗。

    丁世宁抹了一把汗,脸苦成一朵烂菊花,他求着天机仙翁道:“仙翁啊,你是主意最多的人,也是我丁世宁最崇拜的前辈,用你的智慧帮帮我,我丁世宁好了坏了都无所谓,可是千万不能因为了坏了朋友们的事情啊。那就是让我死也赎不过来的人情罪噢!仙翁啊,你就帮帮我,帮我想想辙,想想怎么能过眼前的难关。”

    天机仙翁笑道:“你们这事不急,我马上把这次陪同星空冥王出征的人安排好。天机之主要亲自替星空冥王掠阵,这才是大事。对了,牛道友,你帮我去问一个天机之主,我这边随时可以出发,你问天机之主什么时候方便?”

    牛千木爽快的道:“好!我这就替仙翁通传。星空冥王那里是否准备停当,还要仙翁亲自确认一下。这次是天机府成立以来最大的一件事情,天机之主还有亲临,事事都马虎不得,出了问题那不是一个两个人的事情,是事关我们天机府的脸面。”

    天机仙翁点头,“这个你让天机之主放心,该想到的都想到了,该做的也都做了,要是有意外发生,也不是我们能提前预防的,只能到跟前再做应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