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淡淡的说道:“再说吧。天机府你要好好的整整了,一味的退让和示好是管理不好一个机构的。有时候你该硬的时候一定要硬,不要怕东怕西,现在我还不会立即用得上他们,要是能出得上,特别是急着用,仙翁,你觉得这天机府能给我提供什么样的帮助?我想就是再乐观,恐怕也提供不出什么像样的帮助来。所以,我今天也把我对天机府的要求和你讲明,我要一个令行禁止的天机府。我不要什么事都需要和他们商议着来的天机府。如果是前者,天机府和我都会受益,如果是后者,哼,天机仙翁,要是那样,你觉得天机府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我不说,到时候,人们一个个也都会离天机府而去吧。”“天机之主,茶凉了。”天机仙音素手提起茶壶,轻声对雷森说道。雷森微点一下头,“不着急,我有话和天机仙翁说。天机仙翁,我的话你也记着,并传给那些心不甘的半仙们,我对他们要求不高,就像我一开始救下变异人一样,那时候我对他们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他们能生存得下去就行。我发现这些半仙们得过且过,连我那些变异人也不如,那些变异人还有上进心,你们这些半仙也上进心也没有了。,整天只会为了一点小利益争来争去。你告诉他们,我天机府不管他们以前怎么样,想从我这里讨得好处,就要让我满意,我不满意,他们绝不对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雷森语气森冷,“我和他们谁也不欠谁的,谁和我也没有太大的交情,我实话说了,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仙域的通道,找不到倒还好,要是找到了。他们都想从我这里得到好处,都想通过我到达仙域。仙翁,你说到时候他们如果急了眼会不会想要控制我?你先不要急着摇头,如果我没有掌控天劫这个让所有修士生畏的东西的话,你还觉得,他们知道我有可能可以找到仙域通道,会放着我不动手?哼。嘿嘿……”雷森一阵冷笑,“我能想像得到。如果是那样,他们会怎么对我。你天机仙翁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护佑不了我。这种事情从一开始我就明白,你天机仙翁纵是有心,纵是相信我和天机仙音有一段未了的感情姻缘,你也不会死命的护着我。你会而动,这一直是你的行事风格。不过,我也不怪你,我知道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一个人没有利用和投资价值了。这个人存在感可以降到无。只是我现在还有投资价值,而且目前来情还是唯一,所以你和他们都想着和我处好关系……”天机仙翁紧了紧眉头,以手指抵着眉心,有些无力的说道:“天机之主。既然明白,有些话没有必要再说了。”“不!”雷森一摆手,“有些话明白了要说,不明白更要说,免得以后天机府还像以前的样子,大家不知道做什么。我对天机府没有别的要求。最少目前没有,因为我目前用不上修为比我高的人去替我冲锋陷阵。我在异族人那里已经有了良好的开端,只要慢慢的来,我相信会有更辉煌的战果。我只有一个要求,天机府必须是一个整体,我通过天机府下达的命令所有人必须第一时间无条件服从和执行。想从我这里得到以后的好处,必须从现在就养成听我命令的习惯。我不是滥好人。仙翁你也不要跟我说那么多仁那么多义。没有要的。”天机仙翁嗨的一声,长叹了一口气,“天机之主,我知道了。天机府是我出主意要求建的,原来选在天机星上,后来遵从天机之主你的意见才迁到升龙星上。我成立天机府,只是想着大家能团聚在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有想法的出想法,有能力的出能力,早日改变眼下不死不活的局面。我想像的天机府是一个宽松的地方,是我没有领会天机之主的真意,错过了天机府有可能最好的发展时间。”天机仙翁面有愧色,眼静静的,一句话不说的天机仙音,又说道:“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天机之主对天机府是抱着何等的期待,做出一些应对,也不会有这等让人恼火的事情,天机之主,是我失职了。”天机仙翁这样说,天机之主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件事情不怪你,是我没有和你详细谈过,你我之间本应从一开始就坐下来深谈,好好的交流一下想法,我们都没有那么做。也许你想过,可是我没有给你机会。”“这件事不怪你!”天机之主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又道:“纵然是你在其有些失忽的地方,我也不怪你。”说完,就拿起茶杯,喝茶。天机仙翁又瞅了一眼天机仙音。天机仙音执起茶壶,给天机之主的杯子里续上水。“谢谢!”天机之主右手食指轻轻抬起,轻轻的无声的叩了一下杯子。天机仙翁道:“仙音对天机之主你可是一片真心,两百多年了,按照我们天机星的条件,她找一个什么样的夫君我都能替她找到。还有,两百多年,她始终压着修为,就是怕到时候超过天机之主你过多,不能齐头并进。仙物你也清楚,只要她的境界达到了,用仙莲子堆也能把她的修为堆到半仙上去……”天机仙音脸色绯红,这是爷爷天机仙翁在当着她的面和她命注定且是她心仪的男人谈她的终身大事,她不能不紧张。天机之主静静的听着天机仙翁唠叨,像是在听一位长辈在说些家常话,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他没有表态,这种事情上他不想表态,如果可能,让雷蓝依儿来操持这件事情吧。她是最合适操持这件事情的人选。过了一会,牛千木才进来,进来后对天机之主道:“星空冥王在冥想,我在他那里等了一会,没有敢惊动。我已经留下话来,让他冥想结束就过来。”星空冥王这是要在大战前调整一下心态,整理一下临战的情绪,在精神上完全做好恶战的准备。对此。天机之主了解,就不再说什么。天机之主又坐了一会,起身进入整个战争堡垒最豪华的舱室休息,此时,战争堡垒通过星际跃迁,已经到达目的星空。牛千木在天机之主舱门前站了一会,天机之主让他也去放松一下。等星空冥王冥想结束,在大战前安排他和星空冥王见一面就可以了。于是。牛千木便回到了先前喝茶的舱室,天机仙翁招呼他坐下,让天机仙音泡上茶水。“感觉如何?”天机仙翁笑眯眯的问道。“还行!天机之主没有架子,更没有那种目空一切的念头和想法,很好相处。就是有些不适应,也在调和当,很快就好了。这次集体天劫事件我要说一句话,这件事情如果我是天机之主我做的比他还要过。这些人真的没有把天机之主放在眼,一个个只想从天机之主这里拿到好处。而不付出,实在是该杀!”牛千木喝了一口茶水,茶很淡,有着一股香味,很宜人。但是他说出的话却不那么动听了,散发出浓浓的血腥气,一股让天机仙翁很不适应的杀意从他的身体迸射而出。天机仙音诧然的千木。牛千木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便冲天机仙音笑了笑,收起杀意,却没有多做解释。天机仙翁强自一笑,“牛道友,你很喜欢做天机之主的近卫。而且做出了感觉来,现在就知道那些人该杀了。我当时劝你做天机之主的近卫,倒是投你所好,成全了你啊。仙音,换茶,换新茶,龙舌。我要为牛道友一贺。”牛千木这才说道:“让仙翁你了。仙翁是不是觉得人站在天机之主的立场上说话时间太快了?如果不是在其经历过一些事情,我也会感到诧异。天机之主不像仙翁你想像的那样,得过且过的那种态度。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了解,我才明白,天机之主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他做事不喜欢拖拉,不熟不拿主意,要么冷眼旁观,要么不理不睬。一旦他拿定了主意,就一定要去做。而我们以前却误认为他是对事情的态度没有那么鲜明,甚至有他没有经历过大事,在大事发生时手足无措的感觉。”牛千木重重的说道:“我们都错了!”天机仙翁抟着小茶杯,白玉的,没有任何装饰的纹饰,这是天机仙音专用的茶杯,有一套,平时不拿出来给人用,这次也是有机会接近天机之主,天机仙音才满心欢喜的拿出来,想把最好的东西给天机之主。这个孩子已经陷入得太深,果真是缩缘啊,像毒药一样,一旦发作,无可救药。天机仙音把牛千木用过的白玉杯放到一边,重新拿出一个青玉的杯子来,用水烫了烫,倒掉,再烫了一遍,里外通透,这才给杯子里倒上新茶。“牛前辈,请用茶!”天机仙音说道,轻然起身,把青玉杯放到牛千木面前。牛千木笑道:“他是要是仙音你和天机之主成就佳缘,这茶我和你爷爷喝的机会可就不多了。天机之主的女人不可以随意侍奉人的。要不然的话,我怕天劫会找到我头上来,到时候天机之主可能都不愿意赦免我了。”天机仙音脸上旧红添新红,但还是落落大方的说道:“牛前辈说笑了,就是有那一天,牛前辈还是仙音的前辈,仙音请前辈喝茶,绝对不会犯天规,去招惹天劫。”牛千木喝了一口茶,太淡了,他很不喜欢这个口味,但他没有说什么,只就天机仙音的话说道:“那可就说不好了,将来的事情将来定。天劫难测,到时候你怎么知道仙劫就不会针对这件事记着帐呢?”天机仙翁插进话来,“牛千木,你刚才说天机之主我们都,我也觉得是,要不然天机府外也不会一下子跪下那么多的半仙。那个时候,我都替天机之主捏一把汗呢,要是他们不听,一起反了,天机之主可如何是好?要是发生那样的事情,我可就万死莫赎其罪了!”牛千木淡然道:“他们不敢!”“为什么?”天机仙翁问了一句。他不知道牛千木凭什么说他们不敢。牛千木应道:“要是仙翁你在天劫下走一次,你就明白了,这种事情外人只会说为什么?不在其下,不知道天劫给人带来的压力是多么大!明知道要是再下去就是死亡,偏偏的别人还给了逃脱死亡的希望,你说,换成是你,你是跪还是不跪?”牛千木的反问让天机仙翁愣了愣,他没有去想这些,他只是想着那些半仙不要对天机之主,不要对天机府生出太多的反感。他怕天机之主压不住这些半仙,真要是天机之主不识大局强行去压迫,这些半仙的反弹一定会很强烈,带来的结果也会让人痛心。天机仙翁不想样的结局,所以一直想天机之主和所有的半仙的关系都是好好的,没有什么意外。听了牛千木问他在天劫之下是跪还是不跪,天机仙翁愣怔了之后,开始思索起来,他想,也许天机之主真能凭着掌控天劫的本事让所有半仙不敢妄动。如果是他,前面有狂天活生生被雷折磨得身死道消的例子,他也不敢孤注一掷的求死。死很容易,但是修行到现在,尤其是有很大的机会再返回仙域,而且这边他还有一颗属于自己的星球,有自己的家,有儿子,儿媳,有心肝宝贝似的孙女,他绝不会一死了之。在那种情况下,只要天机之主给活着的机会,他会和大多数的半仙一样,在屈辱弯下双膝,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天机府外!想到这些,天机仙翁由不得叹息了一声,半仙们在天机之主面前屈辱成这种样子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如果不想着法子去化解,早晚要成大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