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翁发现,现在牛千木能平等的和他对话了,这个平等不是说他们以前对话谈天天机仙翁就会摆出一副高人一等,显示智力优势的那种不平等。这种平等是一种感觉,是一种底气。以前,在没有天机之主出现之前,天机仙翁是最有底气的,他精通法阵,擅长制符,更是精通天机术,能推算出吉凶祸福,比别人行事要多一些方便。

    回想起那个时候,天机仙翁无论和谁说话,他都有一种全程掌控自如感,他不但能掌控谈话的主题和节奏,更能引导别人向他希望的方向发展。那个时候他是从容的,不管是谁都要给他几分薄面。远的不说,就说那个最让半仙修士人头疼的高素素,高素素和别人关系不好,甚至是敌对的,但是她和天机仙翁的关系却从始至终都很好。而现在呢,天机仙翁有一种主动权让度且身不由己的感觉,一切都是因为天机之主而起。

    天机仙翁又走神了,牛千木发现后,轻轻的放下青玉杯,不打扰天机仙翁,静静的闭上眼睛,在心盘算着如何做好接下来的事情。

    天机仙音知道自己的爷爷遇到难以决断的事情了,也停下动作,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良久,天机仙音抬头,天机仙翁也发出了一声笑声。

    天机仙翁起身,对着牛千木施了一礼,笑道:“我要谢谢牛道友指点迷津!没有牛道友的指点,我现在还不知该转航向了,越走越远。也越来越让天机之主失望。”

    牛千木抬头,身体却没有动,他和天机仙翁是平等的,他点拨了一下天机仙翁。而且是在关键的时候,送出一份情,天机仙翁的谢礼他能心安理得的享受。

    “仙翁太客气了。”牛千木嘴上说道:“咱们两个的关系可是非比寻常,有些事情我在天机之主身边,能揣摩到的自然会和仙翁说一说。揣摩不到的,我也没有办法了。当不起仙翁一个谢字。呵呵!”

    天机仙音把茶具留下,适时的向天机仙翁和牛千木告退,把场地留给两个人。在她的面前,两人私下揣测天机之主的心迹,这怎么看怎么都有再搞阴谋诡计,两个人就差配上一脸阴笑和奸笑,要是那样,在天机仙音眼里,这两个人一个就不是亲爷爷了。一个也不是前辈了,这是两个要算计他夫君的小人!

    两人接下来的话也许天机仙音适合听,如果她没有立场的话。天机仙翁和牛千木都是活过万年的人了,哪么不晓得天机仙音的心思,让她休息去了。

    天机仙音一走,牛千木身子一歪,躺在地上,叫道:“我说仙翁,那个丁世宁就是个混帐的玩意儿,竟然和我叫板。要不是还要顾忌是在做天机之主的近卫。我玩死他。他娘的,气死我了。还好,天机之主也不能容他像个小丑似的跳啊蹦啊的,一脚给踢了。对了。说到小丑,我想起来一件事,天机之主让你给丁世宁建一个马戏团,一天让丁世宁演六个小时,你说你建不建?哈哈,气得我肚子疼。现在想起来,又能让我笑得难受。唉,仙翁你看看相世宁,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怎么就给人一副没有正事,混帐的感觉呢?”

    天机仙翁先道:“野路子出身不都是那样?没有什么可稀奇的。这样的人不听教训,自在惯了,吃过几回亏就知道该学学规矩了。”天机仙翁又笑道:“你说马戏团,这个丁世宁倒是没有和我说,这个可以有!”

    牛千木一拍大腿笑了起来,“哈哈!仙翁,真有你的!哈哈,这个,可以有!”

    天机仙翁也大笑起来,舱室内一时之间轻松快活起来。天机仙翁歪了歪身子,一个肩高耸,一个肩斜靠在一边,白胡子随着笑声一抖一抖的。

    星空冥王结束冥想,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晃了晃脑袋,打开舱门迈步出去。

    “星空冥王,你好!天机之主的近卫牛千木牛近卫过来找你,那时你正在冥想,他等了你一会,便留下话,让你结束冥想后去找他,天机之主要见你。”一个机器人侧了侧身子,看着星空冥王说道。

    星空冥王抬了抬手,“谢谢。我这就去见天机之主!”星空冥王朝前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回那个机器人,“对了,我们的战争堡垒是不是到达目的星空了?”

    “是的,星空冥王。战争堡垒已经在目的地有个小时了。你冥想的时间有五个小时多一点。”机器人认真的回答道。

    “谢谢你噢!”星空冥王这才离开。

    “报告天机仙翁,报告牛近卫,刚接到传来的信息,星空冥王已经结束冥想,知道天机之主要召见他的消息,正朝这里赶来。”舱室里一个女音提醒歪倒在地上的二人。

    天机仙翁要起身,在第人面前他就要保持一本正经的样子,牛千木不在乎道:“星空冥王也不是外人,我看得出来,天机之主对他很看重,信任他感觉上比信任我还要多一些。我的感觉不会出错,他撑过了这一段时间,只要不坚持得住,天机之主会给他一个好的未来。我就说啊,你家一个魔法师都知道天机之主的厉害,甘心情愿的投奔过来,做什么事情还不问东问西,该做就做。哪像我们这些修士,一个个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嗨啊!我说这事情干嘛。打开舱门,让星空冥王进来!”

    舱门打开,牛千木依儿歪躺在地上,他看到星空冥王一脸讶异,摆了摆脑袋,笑道:“星空冥王,我也没有拿你当陌生人,我在熟悉我的朋友面前一向都这样,自在散漫那才是我牛千木该有的样子。一本正经的事情,我根本就做不来。说远了。我本来是应该接你一接的,我忽然觉得我们以后要相处很久,没有必要那么假,大家自如一点好。星空冥王。你说是不是?”

    星空冥王脸上的表情很快由讶然变成感激,说道:“谢谢牛近卫对我的信任,我会是你很好的朋友,你以后见了我,不管是我见你。还是你见我,你想坐坐着,想躺躺着,想歪歪着,由着你的自在性子来,我绝不说你什么。”

    星空冥王一屁股在牛千木对面坐下来,“牛近卫,天机之主召我做什么?”

    牛千木指了一下脑袋,“大概是想知道你准备得怎么样了?面对接下来的场恶战你做没有做好准备,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星空冥王点头,“我准备好了。刚刚进行了一次短暂的冥想,把心情调整到平静状态,能应付任何不测的变化了。”

    牛千木爬起来,对天机仙翁嘀咕道:“茶水喝多了,肚皮直响。我带星空冥王去见天机之主,一会再来和仙翁说个自在。”

    天机仙翁笑道:“随你,我也要出去看看其他道友的情况了,天机之主不待见他们,我们这里再没有人出面。这让他们无法自处了。呵呵,星空冥王,你明日开战,我等都是你坚强的后盾。如果不是我们修士不能出战,这种事情,我们能替你摆得平平溜溜的。呵呵,你们先走,我叫仙丫过来收拾一下,我也走。”

    牛千木带着星空冥王去见天机之主。天机仙翁把茶具拢了拢,天机仙音便转了出来,说道:“爷爷,你和牛前辈说完话了?爷爷,你忙你的事情去,我来收拾。”

    天机仙翁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仙丫啊,我真的是脑子不灵光了,天机之主想什么事情我竟然没有猜到。坐在天机府总管的位置上,天机府一再让天机之主不满意,仙丫,我是不是很失职啊?”

    天机仙音笑道:“爷爷,你被牛前辈带沟里去了,你想啊爷爷,不管你做的好也好,坏也罢,好坏还不是天机之主一个人说了算,别人哪有评判的资格啊?你就是做得再好,天机之主该敲打的还是要敲打,不过是缓急程度不同而已。你这个总管,不需要有自己的主见呢,只管按惯性做就好了,跑偏了,自有天机之主出面喝止,跑正了,也会有天机之主好温言嘉许。你如果什么都想得到了,什么都做的好,做的完美了,试问,天机府是爷爷的天机府还是天机之主的天机府?”

    天机仙翁被问出了一身冷汗,双目呆呆的看着天机仙音收拾茶具。天机仙音拿出一只青木桶,把茶具都一一捡起放到青木桶里。

    她起身,准备走人,就听天机仙翁说道:“仙丫,你等着呵,爷爷一定求天机之主尽快与你成就佳缘一段!”

    天机仙音跺了跺脚,一脸的娇羞,不依道:“爷爷……”

    天机仙翁揪了揪胡子,笑道:“到了天机之主身边,爷爷我才能心安啊。别人我不放心,仙丫我还是放心的,仙丫在天机之主的身边,一定不会看着爷爷着急的,天机之主有什么想法,仙丫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事啊,得抓紧。你们不急,我急啊!”

    “不理你了!”天机仙音一扭头,提着青木桶急急的走去。

    只剩下天机仙翁一人,天机仙翁脸上的笑容消失,拿出拐杖,拄在地上,不紧不慢的走了起来,走了几步,他停下来,抬抬头,又看看地,这才继续朝前走去,静无声息的叹息了一声。

    天机仙音的话让天机仙翁觉得自己好像乱了定盘星,不知该拿多大斤两的东西挂在称上,维持称砣和物质的平衡。其实天机仙音说的对,天机仙翁只要做好自己的就行了,没有必要想那么多,他不是天机之主,他只是天机仙翁,虽然他的名字也带着天机二字,但是想替天机之主做主,他别说是现在,就是转生个十次八次,一次比一次投的胎好,也没有机会。

    他不用多想,只要做好自己的。他刚才对天机仙音说的那些,不是拿自己的亲孙女寻开心,他是真的想天机仙音能和天机之主走到一处去,天机仙音心智机巧都有,假如她没有和天机之主这一段缩缘,她嫁到普通的人家也不会开心,她的性子注定了她需要一个大的平台供他施展,放眼全宇宙,没有哪一个人再比天机之主更合适天机仙音的了。

    天机仙翁都想好了,一旦天机仙音和天机之主成了好事,他会第一时间真心实意的把天机府总管的职务让出去,实在是不想再抄心了!

    牛千木通报,雷森正在舱室内和雷蓝依儿及雷大神说话,他把他们接了过来,只要让他们紧跟着自己,关键的时候躲进空间就行了,他相信,有牛千木这个近卫在,牛千木会给他争取到进入空间的时间。

    雷森让星空冥王进来。星空冥王拜见完了天机之主,对雷蓝依儿也拜见了,口称王后,没有办法,对于雷蓝依儿来说,什么称呼都不如王后最合适,虽然这个称呼是总执政府那边的称呼。王后总比天机夫人来得自在,人人说天机,特别是修士,最熟悉最关心的不是马上要喝什么吃什么,而是头上的天机,都说天机不可泄露,天机是不可侵犯的,侵犯了只有死路一条。雷森可以称天机之主,确实他可以使得动天劫,使用这个称号无可厚非。雷蓝依儿的名字想冠上天机二字就有些难了,若是叫天机夫人,是天机的夫人,还是天机之主的夫人?这两者都不合适,那更不可能直接叫天机主妇,真要叫了,天机府上下难道养了一帮的白痴!

    由于有了雷蓝依儿的王后称呼,星空冥王对于雷大神则直接叫了小王子,这是最适合的称呼。

    雷森指了指沙发,“星空冥王,你坐下说话。我们就是聊聊天,明天的约斗不是还早吗?正好无事,咱们随意聊聊。对了,顺便的告诉你一声,明天,我的王后和小王子都要给你助威,你一定能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