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笑道:“不用这么紧张,我说了,咱们就是聊聊天,这一次无论胜败,只要你还愿意留在天机府,我想邀请你做我的近卫,你该是天机府魔法部的长老还是长老,做我的近卫能随时见到我,不用通传。不知你愿不愿意?”

    星空冥王当即道:“天机之主,我当然愿意。就是我不做什么魔法部的长老,我也愿意做你的近卫。正好您提出这件事,我看也好。我有一个提议,等这次的比试赌斗结束,我就向天机府请辞魔法部的一切职务,专心的做你的近卫。天机之主,你先听我说完,我没有撂挑子不干的想法,我是想,我要是把魔法师公会全打败了,那些在魔法师公会当任职的全是圣魔法师,一个个性子极是高傲,就是来到天机府,我担心因为我的存在,他们也不会尽心尽力的去做。倒不如我打败了他们,撤出来,把魔法部交给他们,这样一来,他们也有主动性了,也有出手的理由了,只要他们愿意,只不过是把魔法师公会换个地方办公而已,一切都很简单。我呢,到时候就做天机之主近前的一名护卫好了,大不了,把暗系魔法师交给我掌控,我会把暗系魔法发展起来。”

    星空冥王的理由显然不是临时想出来的,说的很慎重。天机之主本来想反对,听他说完后越来越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这是一个知进退,没有太多权力**的人。

    “你是一个好人!”雷森难得的对外发了一张好人卡,在他这里,说别人是好人可不是骂人的话,那是真心的赞美对方,“你是一个好人,好人都会有好报的。我答应你。等你这场赌斗全部获胜后,允许你辞去魔法部长老职务,你可以安心的跟着我,但也有有准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派你出去做事了,我身边的近卫可个个都得是多面手。”

    牛千木在一旁插话道:“天机之主提醒了我,我不能只单单的想着做一名近卫,还要提高自己,随时准备着听候天机之主的命令。去替天机之主完成更困难,更复杂的事情。”

    星空冥王马上也表态道:“天机之主,我也会。天机之主请放心,这一场事情了却,我成为天机之主的近卫,绝对会和牛近卫配合好,时时记得全方位提高自己……”

    雷森笑了,笑的很轻松,他说道:“我的话看来你们都明白了。我的近卫不是别人想的那样的,既然做我的近卫条件之一就是要打开神魂。让我在神魂打下主仆法印,那么愿意接受主仆法印的人是对我最大的信任,我是要回报的。我想了,也和王后商议了一下,决定,以后近卫在天机府是一个独立的组织,只受我领导,只听我一个人的命令,其他人无权指使近卫们做任何事情。而且近卫还要随时听候我的命令去弥补天机府的不足。你们两个觉得这个想法如何?”

    牛千木看了一眼星空冥王,他不清楚星空冥王对放开神魂这件事有没有想法。如果有,那么星空冥王就成不了天机之主的近卫。成为天机之主的近卫很简单,牛千木列了条,一是要修为达到半仙。二是要得到天机之主的眼缘和好感,是要打开神魂,把以后所有的可能都和天机之主绑在一起,无法松脱。

    星空冥王想了一会,然后说道:“对于这个,我没有意见。我认为无论是天机府还是近卫都属于天机之主你一个人的。这两者都是执行你意志和命令的机构,并行不悖。嗯,是这样的,至于近卫和天机府是怎么样的一种半系,这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一切有天机之主自己做主就行了。我还是那句话,天机之主他拿出意见来,剩下的就可能教给我们来做了,做好了不是你英明,做不好是我们无能!”

    雷森手指着星空冥王发笑,雷蓝依儿也在笑,雷大神有些闷闷的看着星空冥王,他对这位圣魔法师不感兴趣,对于有经验的他来说,魔法很炫,但是实用起来和修属性功法一比,差得太远了。单说同阶同实力的相争,往往都是魔法师被打得抱头鼠蹿。就是半仙,据说魔法师最顶级的也不过和修士的等实力的差不多,他现在已经被雷森粗暴的填了一些有关雷属性的功法了,正在参详消化,实在是对魔法提不起兴趣来。

    雷蓝依儿问道:“星空冥王,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对放开神魂,任由天机之主在你的神魂打下主仆法印的事情是怎么看的?我想听你真实的想法。”

    星空冥王点头,“这些时间我也观察了,好像你们华族修士对忠诚一直都不当回事,如果是我们西族的魔法师碰到了掌控天劫的人,我们一定会把他当成神,疯狂,狂热的崇拜,我们会为其奉献出一切,我说的一切,不但包括生命,还包括灵魂。王后,你问我,我就回答你,现在还不证实天机之主能不能掌控元素湮身,要是能掌控了,被魔法师公会那些圣魔法师证实了,不用天机之主废心,所有的魔法师都会自动的跟随在天机之主身后,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能掌控元素湮身,已经是神了,为神服务,为神奉献,为神牺牲,那都是应该的,如果不这么做,那才是让人不可以接受的。”

    雷森虽然不在乎别人为他牺牲,他也没有那种要别人为他牺牲的想法,还是说他还没有完全觉醒一个做为能随时主宰他人命运的人的觉悟——虽然他被人们逼到这个位置上,不是他想要的,但是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就不能容忍自己无所事事,像个木偶似的被人摆布而发声不得。他不在乎,但是在听了星空冥王说了这番话,仔细审视又不像做伪,心里面由不得的高举起来。

    雷森高兴的笑道:“星空冥王,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们西族人哪一些吗?那就是直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什么能得到,很现实。不过,我不需要你们无条件的为我做事情,要是那样。对你们,对我来说绝不是好事。我想,大家应该建立一套规矩,大家都在规矩内行事,谁都不逾矩才好。”

    牛千木不赞同雷森的话。他见雷森确实是动了一些想法,不愿意雷森去按照想法真的去做,活了万年,他虽然不如天机仙翁那么睿智,但智力和见识上也差不了太多。他知道对于半仙修士们来说,要的不是规矩,要的是希望和威权,要的是有一种权力高高在上,让他们必须无条件执行,就是死亡也挡不住!

    这种权力只有雷森才有。这种权力只有天劫才能保证他的权威不可侵犯,更不可更改!如果雷森表现的有太多的权利**,太多的私欲,牛千木也许会由着雷森的想法做事,省得将来对修士们选成恶劣的,不可挽回的影响。

    “天机之主!星空冥王刚才说的其实我们修士有好多人也有,不过在大的环境下,这些有不好明白的表达出来,一旦有了机会,他们会像我一样对天机之主奉献忠诚的。修士不像是普通人。要的不是人情味的规矩,要的是权威。不信,你问星空冥王,问他。他们魔法师公会是不是也是权威当道,规矩只是死的,有时候只是摆设,解决不了实际的问题,只能请出那些有权威的人才能顺利解决。星空冥王,你说是不是?”

    星空冥王不知道牛千木的意思。但他想牛千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一定有他自己的意思在里面,他在外面刚刚表示了愿意和牛千木走近结盟的意思,这是牛千木第一次向他求支援,他当然不能含糊,要帮牛千木达到他想要的目的。星空冥王认真的点头,“是的。天机之主,我们魔法师公师并不是规矩制度来完全当家,最当家的是那些掌握了魔法师公会大权的圣魔法师们。圣明的天机之主,我就是一个例子,就是神也没有明有法旨针对我们暗系法师,不在魔法师公会里给我们魔法师保留位置。”

    星空冥王陷入一种回忆,感叹了一声,“我们暗系法师不全是亡灵法师,不全是对人类有危害的魔法师。但是魔法师公会某些人为了自己的好恶,一个命令从魔法塔传出,魔法师公会便没有了我们暗系魔法师的位置。我们申辩,我们抗争,但是没有用处。规矩在他们面前连一张厕纸也不如!”

    牛千木则不顾星空冥王的感慨,马上说道:“天机之主,你现在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吧?天机府要的不是开明的规矩,天机府要的是权威和威权!权威是你天机之主一个人的权威,不可侵犯,还必须大家共同的去维护。威权是天道之机变本来应该有的威权,无可质疑,不需解释!”

    雷森掀了一下眉头,耳边听到星空冥王急忙的补充了一句,“如果天机之主同时也是元素之主的话,我们魔法师不管是什么系的,大部分会誓死捍卫元素之主的权威,元素湮身就是魔法之神最高的意志,无从质疑,无从解释!”

    雷森便不再说什么了!他面前只有两个外人,现在这两个人还都是说的一致。

    雷蓝依儿拿出一枚灵果给雷大神,爱溺的拧了拧雷大神的鼻子。雷大神爬到椅子上,咬了一口,眼睛骨碌碌的看着星空冥王和牛千木二人。

    雷大神不能说话,雷森有意的掩饰他的超智脑身份,他只能像个正常的儿童一样。为了表现的像个正常儿童,他只得尽量的少开口说话,保持做一个安静的好奇宝宝的样子。

    雷蓝依儿开口道:“你们两个都是我夫君信任的人,我说话也不用那么多的顾忌了。你们还是不了解我的夫君,他不是一个对权力太别惦记的人,告诉你们一件正在发生的事情吧,地球那边的宇宙,双角人的舰队正通过白洞过来,陆陆续续的想要反扑,战情一度很让人揪心,还好,我们及时把原大美星帮的战争堡垒弄了过去,靠着战争堡垒上的巨炮才守得住白洞。我的夫君把那边所有的指挥大权都完全下放下,交给四位追随他的变异人,还有很少的智脑自己去决断……”

    牛千木和星空冥王第一次从雷蓝依儿的口听到地球那边宇宙的战况,不约而同的转移了注意力,牛千木关心的问道:“王后,那边的战况究竟如何了?地球真的完全收复了吗?”

    星空冥王道:“地球那一战,我们魔法师比修士先到,打的惨烈,至令我还保留着一段离开地球时拍的短片,那是一个美丽的星球。”

    雷蓝依儿说道:“收复了,现在帯个宇宙都在清理双角族人,因为双角族人从白洞反扑的力量很大,我们不得不把所有的力量都集在白洞防御,暂时放弃了清扫。我这次要回到升龙星,找比尔茨谈谈,要带一些物质过去那边,建一些舰只,投入接下来的防御和清扫的计划去。我清楚,我夫君的心思不在这里,天机府的那群半仙,不但是我夫君,就是我也不会建议我夫君去用。说句不客气的话,那边两个宇宙都是我夫君一人来回跑着操持,没有借用这边一丝一毫的力量。我夫君也没有把这边的权力放在心上,若要权力,我夫君躲在那边,守着地球那边的宇宙,他边整个宇宙都是我们的,还没有人能管得上我们,我们做做宇宙最自由处在的人。”

    雷蓝依儿又道:“我夫君不过是舍不得你们这些人,他也不清楚他倒底能不能替你们找回仙域的路,但他会尽力,找到了,会有条件告诉你们。必竟都是同类,我夫君不会为难你们,一条通道而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