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冥王有些狂热的看着雷森,“等这边的战斗结束,我请求天机之主允许我招集一些暗系魔法师到那边去,战斗和死亡是暗系魔法师成长的天堂!”

    雷森道:“暂时用不到。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了再说。如果需要,我会通知你。”

    雷蓝依儿道“不是不相信你们,不让任何我们不相信的人参与到那边的事情去,这个想法是我的,我和我的夫君修为都不高,在没有实力能应付一些突发的威胁之时,我们是不会允许任何人通过我们去那边的。当然,如果你们有能力通过别的途径到达那边,我们绝对欢迎。我的话希望你们能告诉那些有想法的人,告诉他们,要想我的夫君对他们开放那边的宇宙,除了我夫君达到半仙之后,否则,任何不是我们完全信任的人都不可能过去。有些事情你们见谅,实在是我们不得不防。”

    牛千木道:“我只是天机之主的近卫,其他的身份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星空冥王叹了一口气,“可惜了。如果天机之主能早日达到半仙,就快一点,我想带着暗系的魔法师过去,战斗和死亡我们不参加,实在是太可惜了。”

    雷森笑道:“不可惜,异族人还有刀臂族,神族等,有的是人让我们杀。好了。我们就谈到这里吧,星空冥王你去休息,准备一下明天的约战。牛千木。你也没事了,星空冥王和魔法师公会约战之前通知我就可以了。”

    “是!”牛千木马上起身。束手应道。

    星空冥王见状,也马上起身,对雷森行了一礼,随着牛千木离去。

    雷蓝依儿见舱门合闭,这才开口道:“夫君,你既然没有把天机府看得多重,何必又为它劳神耗力?”

    雷森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劳神耗力与看不看重没有关系。我也想明白了。就是我们不需要这些半仙的的帮助,将来也少了不与他们以及修为比他们还高的人打交道,到那个时候就不是离子炮,军舰和战争堡垒能解决的了。我这么做不过是提前演习一下,给他们立个规矩,也让自己熟悉一下,以免将来处置起来,手忙脚乱。”

    提到这个,雷蓝依儿便道:“夫君的话倒让我想起一件事来,你那空间那一个无法接近的有着隔离保护的似光柱。一会显山,一会露水,尽如真像的那处所在。极有可能就是通往仙域的通道。不过,我们对仙域通道一无所知,不知有哪些特征,若是夫君能信任那些从仙域下来的半仙,可以带他们进去,也可让他们鉴别一下。”

    雷森点点头,“还不是时候,等我的修为到达半仙才行。”雷森转头看着雷大神,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大神,你修炼上也要用心。不要给我脸上抹灰。”

    雷大神咬了一口灵果,汁水溅在脸上。脆声应道:“父王放心,孩儿一直很努力。”

    雷蓝依儿欢喜道:“就是,大神一直都很用功呢!人又聪明,只会给夫君你脸上增光,怎么会给你抹灰?就是你这个教他功法的人也不怎么用心,我看啊,改天我得自己给大神找个人辅导他了。我看逍遥王倒是不错。”

    雷森对此没有意见,说道:“随你。”

    雷蓝依儿起身,向雷大神招招手,“大神,走,随我去看看你仙音小姨去,好几天没有和她见面了,如今在一个战争仙堡垒上,正好去看好一下。”

    雷森自无不可,“那你就去吧。”

    雷蓝依儿走了,舱室里恢复了一片安静。

    天机仙翁看着大屏幕,魔法师公会那边的战舰也到了,远远的隔开,摆起了阵势与这边对峙。他们除了军舰,随后又跃迁来几十个战争堡垒,一个个堡桑悬浮在星空当,静止后,很快,这些堡垒上端便升起了一个个尖塔,那是圣魔法师的标志,红的是火元素圣魔法师,黄的是土元素魔法师……

    天机仙翁眼一眯,笑道:“这帮魔法师倒是豪气得很呢,也难怪,西族人对他们的信任可是无条件的,他们一切所需都是被西族人摆到首位的。”

    在天机仙翁面前摆着的不只一个屏幕,其一个屏幕很大,上面布满了一个个眨眼弄眉的头像,天机仙翁话音一落,一个头像就开了口,语所颇有些不以为然,“所以他们都很弱,一帮需要普通人供养的人算什么?我就说吗,他们这些西族人,除了团结没有优点可取!”

    天机仙翁道:“不能这么说。魔法师有魔法师的长处,我们修士也有我们修士的短处。最起码,在我了解的,他们有人能修炼大预言术,那东西和我们天机一脉推算天机差不多,也很玄妙。还有他们的魔法法阵,也有其长处,和我们的符阵相比,他们有些构建简捷直接,如果能了解一些,对于精研符阵的修士绝对有好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吗!”

    立马有人不服,“那他们也打我不过我们。打不过,他们就是把魔法法阵炼制成了神阵,也没有用处。”

    天机仙翁笑了,“我只是感慨啊,一个不如我们的魔法师公会,竟然聚起这等的财富,真是让人无语。”

    “无语什么,夺了就是!”

    屏幕上的人纷纷表起态来,这个说:“不要和他们废话,只要天机之主下令,我们真接把这些什么圣魔法师弄死光就完了,财富再多也是我们的。”

    那个说:“就是,和他们客气什么,一个个长得像白蜡似的。安根棉蕊就能点光捻亮了。我们这么多半仙级的过来,也真算是给了他们脸。”

    “脸好大!”

    众人这是在发泄不满,对于雷森他们不敢多说什么。跪也跪了,罚了罚了。他们不敢生出反抗的心思,但是折辱感不是说没就没的,缺少一个发泄的渠道,正好魔法师公会撞上来,拿他们发泄正是不在不小,正好!

    天机仙翁深知雷森安排众半仙前来的意义,笑道:“诸位,不要吵。听我说一句话,我们到这里来是要听从天机之主命令的,不能随便起意。我好意的告诉大家,这一次天机之主很生气,对你们的惩罚也仅仅是开始,如果再让天机之主不满意,也许下次的惩罚会更狠。”

    “我们又没有做错什么。好吧,就说我们是没有听从天机之主的命令,没有到天机府应命听差,这次我们不是想替天机之主分忧吗。怎么又错了?仙翁,你说句明白话,我们倒底要怎么做。天机之主才肯满意?”

    天机仙翁嘿笑道:“听命令行事,天机之主自然就会满意。你们这些人啊,我仙翁你们可都认识,知道天机府我是总管,先前我的安排,你们竟然不听,这是完全没有把我放到眼啊。好了,你们不把我放到眼我不怪你们,必竟我老了……”

    众半仙一听就明白了。天机仙翁这是要算帐啊,这帐不能让天机仙翁算下去。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捅破了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马上。有一个半仙道:“仙翁啊,你可不老!他们我不知道啊,我可没有那种想法。天机府不是天机星不是,要是天机星,你仙翁一句话传过来,我肯定到,听从仙翁的安排,必竟,仙翁你的公义我们都是承认的。”

    天机仙翁笑了笑,“你们真是让我很感动,你们不给天劫面子,给我仙翁面子。我仙翁的面子比天道机变还要大。这是了不得的大事,我回头向天机之主汇报一下。”

    那个半仙一听,这天机仙翁不接招,甚至要打小报告啊,这可怎么行,他可没有说什么天劫没有仙翁的面子大,天劫现在不像以前,要按规定行动,现在的天劫动不动就会出现,虽然出现也有理由,但已经让人明白了这仙劫归到天机之主手,就已经乱了,天机之主已经证明,他看谁不爽就可以让天劫去打谁。天劫招惹不得,要是天机之主知道了,一定会认为他不敬天道,是在挑衅那可就麻烦了。

    那个半仙马上接过话去,说道:“仙翁,我可没有说啊,这是你自己说的,与我无关。咳,仙翁,回头我去天机星专门拜访。”

    这位半仙马上服软了,不服不行,本为他们这些个半仙,一个个眼睛都长在脑袋上了,都没有把天机之主放在眼,一而再,再而的无视天机之主的存在,做事敷衍塞责,已经把天机之主深深的激怒了,刚刚过去的半仙们集体被渡劫,又被逼着在天机府外面跪倒,印象已经很不好很不好了,现在再去惹事,就是无心,也会被天机之主认为是赤果果的挑衅。而天机仙翁又表现出对他们无视他的不满,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把这话传到天机之主面前,这个半仙就有可能和狂天一样,一命呜呼了!

    半仙怕了,天机仙翁却似乎没有听出这位半仙话的意思,耸了一下肩膀,说道:“自从天机府在升龙星在建立,我就搬离了天机星了。你去天机星看我干什么?我一个老朽啊,可不敢劳你去看。只要你听从天机府的命令就行了,不要再让我难堪我就感激不尽了。”

    那个半仙立马拱手,“仙翁,以后天机府有事我绝对会先到场,在我身上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好生。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想。”

    又有几个半仙趁机附和道:“是了,天机仙翁,发生这种各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没有人会喜欢,回头,仙翁在天机之主面前替我们美言几句,我们欠天机仙翁一个人情。”

    天机仙翁一摆手,“不用你们欠我人情,以后只要你们不逼着天机之主使出天劫大招来,我天机仙翁欠你们人情都行。”

    众半仙无言,天机仙翁话说的漂亮啊,就是他们都在与天机府对着干,都在明摆着没有把天机之主放在眼,顺带的也轻视了天机仙翁这样愿意帮天机之主做事的人。就是这样,天机仙翁话里话外,还是在替他们着想,怎么能不让他们无言。

    别说什么感激,雷挨也挨了,在天机府外跪也跪了,但是这些半仙还真没有人对天机府和天机之主完全的服从了。天机府就是一个笑话,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还想着把他们这些修到凡人极致的半仙拢在一起,给立规矩,想把他们当成下人,当成小兵子使。想让他们冲稀陷阵,想什么呢,想让他们完全放下身段,听从一个修为不过元婴,年纪不过五十的小屁孩的话,那把他们这些半仙当什么了?

    大多数的半仙没有感激,他们惹不是重生重死,不愿意牺牲了自己,便宜了大家,他们早就对天机之主下杀手了,哼,都是上千岁的人了,容一个黄口小儿这样侮辱!

    但是,大多数的半仙可又都不愿真的去恶了天机仙翁,从儿让天机之主惦记上。能修炼到半仙,这些人每一个人都不是白痴,明显的,要是恶了天机之主,天劫之下十成十的没有余生,更不用说还想要逃出神魂法婴,夺舍或转生。从星兽龙形一族那边已经证实了,狂天在天劫之下,一丝一毫的神魂逃出来也没有。

    天机之主对违逆他的人有多狠辣,从狂天身上就可以看出了,当初,可是狂天传授给了雷森空间属性和雷属性的功法,就这么一个对天机之主有过恩情的人,天机之主还容不下,一丝一毫的生机也不给狂天留啊!

    天机之主是一个生性薄凉之人!这对他们这些还想自由自在,还想着有自主权,不想被管束的半仙们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有半仙讪笑道:“仙翁,说哪里话了,你对我们是什么心思,我们大家都明白。无论我们承受了天机之主多大的怒火,我们都不会怪你。”

    “是啊,他说的也正是我说的,天机之主这次发怒我个人认了,是我没有把天机府的权威放到眼,怎么惩罚我,我都认。我有错,回头我会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