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这样,天机仙翁可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天机仙翁瞅了瞅勒夫,“和你说话就是没有趣味,两句话就能把人顶翻。我记得没有错的话,你好像以是贵族为荣耀,礼仪礼节无从挑剔。我天机仙翁突然就不明白了,你们这就是贵族的作派!”

    勒夫不想再和天机仙翁废话,手一挥。“仙翁请遍。马下就要准备开战了,你也可以回去准备一下了,在我这呆多久都没有用处。”

    天机仙翁不紧不慢的道:“不着急,着什么急,就是我们的人打不过你们的魔法师,那一定是我们的人手下留情了。不要瞪眼,我说的是修士和你们直接战斗,不是说用星空冥王去对付你们。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勒夫哼了一声,随即冷笑,“仙翁不要多说,多说无益,你就回去告诉你们的天机之主,要打我们魔法师公会的主意,就拿出点真材实料来,光靠你的嘴巴说出个天花乱坠来也解决不了问题。天机仙翁,我们都来了,必须手下见真章!请!”勒夫继续撵人。

    与此同时,别一边,雷齐面色非常难看,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过份!”

    雷家的半仙又死了一个,本来是玩雷的老祖宗,这下可好,雷打死,干脆利落,办法想尽了也没有用。

    怎么办,雷齐想到了雷广,雷广是天机之主的父亲,这个时候,也只能去找雷广去和雷森说说这些的事情,必竟一笔写不出两雷字,怎么也要让雷森不要再拿雷家的半仙不当回事。雷家半仙一天一个,真的死不起。

    想到雷广。雷齐未免牙齿发痒,这个目前还顶着雷霆王朝逍遥王的雷家子弟对雷家一点用也没有,什么事也不管。什么事也不问。不出事挺好,少一个人分权。出了事却成了关键。雷齐明明曾经吩咐过雷广盯着雷森,可这边都死了四个半仙了,这么大的事情,对雷氏来说,那就是捅破天了,还没有见雷广有一点反应。

    雷齐拿出星际传链,强行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语气和谒的说道:“雷广啊。我是雷齐啊,你还知道我是谁不?”

    刚安静不到一天的升龙星,雷广乘着一架大型飞车,贴着星球表现慢慢的飞行,飞车上有一个简单的仪器,数个显示屏,飞车外伸出一个慢慢旋转的磨盘一样的东西。这架飞车是雷广特意订制的,花了他不少的心思,能用来监测星球上的灵气浓度,还能监测下面灵植的数量。分辨出灵植的种类,从而对升龙星的改变做出评估。

    雷广现在很喜欢做眼前的事情,他是逍遥王。什么事也做不了,天机府用不上他,他修为还不到半仙,就是达到了半仙,他也不想惹人嫌,去找无趣。总执政府他去转转也不合适,普通人的政治他可不适合插手。总之他现在这个逍遥王当的真是名副其实,一点儿也不差呢。

    雷广心有一件喜事,那就是他有了孙子。虽然他还没有见上孙子的面,但是雷蓝依儿已经用腕脑和他通联过。在腕脑,小家伙一声爷爷。喊得他心情如人间月百花齐放,叫得他的身子骨如同一堆雪沃汤而化!现在的雷广突然间焕发出先前没有的精神,不再像以前没有目标,觉得再做任何事情都浑身是劲,目标明确,累死也心甘呢!

    飞车里挂着几副小孩的彩像,如果雷大神在这里一定会很高兴,那彩像全是他的,是他在和雷广通联时存到腕脑上的。

    雷广对于雷森不满,以天劫为武器击毙雷家半仙,仅仅是有耳闻而已。他在雷氏和雷森之间如果说先前还有些想法,现在什么想法也没有了,现在是宝贝孙子在哪,他就站在那一边。而且儿媳已经说了,这次回来,就带着孙子雷大神来看望他,他要给以孙子的标准为标准,其他人的都是扯淡,就是雷森的也不行。

    雷广听了雷齐不怎么好听的话,一脸的平静,应道:“老祖啊,你是老祖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老祖,你有什么事情请吩咐!”

    雷齐笑了几声,声音发恨,“雷广啊,你还知道我是老祖就好,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咱们雷家出了叛徒,小刀子见血了在扎自己人?”

    雷广讶然,“啊!老祖,怎么回事,谁这么大胆?老祖,这种事不用和我说,敢对自己人动手,我支持你执行家规!这种人,不能留!”

    雷广说的正义凛然,一副吃惊不已又气愤怒不已的样子。雷齐心稍稍满意了,说道:“雷广啊,那个人我们想留,可是人家不理我们啊。”

    “那就执行族规,逐出家族!出了人命,命债命偿,谁也开脱不了。”雷广狠狠的说道,“我们雷氏容不下不肖子弟。”

    雷广说的这番话正气凛然,同时又气愤非常。雷齐听在耳很欣慰,还好,自己这个后代还没有忘记是谁的血脉,知道以家族为重,这让他因为雷森而对雷广产生的不满一下子没有了,连笑道:“好!好!雷广,你是个好孩子。”

    雷广还了一眼屏幕,上面的数据一串串流过,那是升龙星表面的灵植数据,有株数,种类,大约年限,他笑道:“老祖,我现在只是逍遥王,家族已经不允许我过问家族太多的事情了。本来我是王子,现在是亲王,不过家族宗室已经不准我过问家族的事情了。有事事情老祖没有必要征求我这个小辈的意见,我说了也没有用。该怎么办老祖你怎么办就行了,不用通知我,我没有意见!”

    雷齐哼了一声,当年把雷广改封成逍遥王是一步臭棋,不管雷广刚才那一番话是不是故意口吐怨言,这件事家族都有些对不起雷广,有些薄情了。最让雷齐郁闷的是,这事情当时还上报给了他,他没有反对。

    雷齐的胸有些闷闷的。他说道:“你是雷氏嫡系,没有我发话,没有人敢忽视你。雷广啊。你是个好孩子,我告诉你。这四天,我们雷家每天死了一位半仙。”

    雷广大惊,“老祖,怎么可能!是谁对我们家族出手了?”

    “是雷森!天机之主!”雷齐叹了口气,然后等着雷广表态。

    雷广不语,星际传链不能看到对方,雷广手拿着星际传链有闲心去看看灵气浓度数据,然后等待雷齐说话。

    两人都在等。最后雷齐等不了,先说了,“雷广,你在不在,说话!”

    “老祖,我在,你说!”

    “我刚才说了,对我们雷氏下黑手的是数典望祖的雷森,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雷齐不满了,这个雷广好像不准备对这件事情表态。这怎么能行。

    雷广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声音变得低沉起来,“老祖啊。你对雷森执行家法吧,我不求情,不过问。雷森不管他是不是我亲儿了,在我眼里家族为大,犯了家规,就该执行。一个家族没有家规怎么能行。放心,雷森和我不亲近,这个你老人家知道,你怎么惩罚他我都不心疼。也绝不对替他说一个字。”

    雷齐骂道:“废话!你不知是天机之主吗?我敢动他,我还没有动他。生出了这种念头,天道有会有感应。直接出现天劫,我还没有对他动手,估计我先被天劫给收拾了。你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我告诉你雷广,我把雷氏发展到现在,我就不能再看着它败下去,更不能允许它败在我自己的血脉手!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让雷森停止对我们雷氏的惩罚!”

    雷广苦笑一下,“老祖,我会尽量试试!但我不保证他能听我的。天机仙翁说过什么话,你也清楚,现在的雷森不是原来的雷森,只是占了先前雷森的一点便宜,我无权要求他做什么。再说,我也清楚,雷森他心里面还真没有把雷氏放在眼。”

    雷齐打断雷广的话,“我知道他没有把雷氏放在眼,甚至对我们雷氏没有好感,我知道,雷广,这件事不要再提,当年你内人的事情我知道了,是雷氏欠你的,但你也是雷氏的弟子,属于家族的一份子,就要担起家族的责任,为家族向前发展付出自己的能力和动力。我希望你能明白,不管雷森是不是先前的,他都已经认了你这个生身之父,有些话你可以说,轻重都行,他是天机之主,他再混帐,也不会对自己的亲父亲动手。”

    雷广无奈,“好吧,我会劝劝他。但是我不敢打保票,他们已经出去了。”

    “我等你的星际传链。”雷齐说完,就没有声音。

    雷广在飞车上走了几圈,这才拿起腕脑先和雷蓝衣儿通联上。

    雷广放了腕脑,脸色平淡,雷蓝依儿告诉他这样的事情雷蓝依儿会劝一劝,但是相信雷森不会无缘无故的针对雷氏,希望这只是唯一的一次,再有下次,雷蓝依儿绝不过问。

    又过了一会,雷广结到雷蓝依儿的回话,雷森看在雷广的面子上这次放过雷氏一次,希望雷氏能看清楚形势,不要故作蠢人。同时雷蓝依儿也劝了雷广几句,让雷广苦笑不已。

    雷蓝依儿告诉雷广,对森对于他插手这件事情很不高兴,估计再有下次,雷森那里不可能再听他的了。雷蓝依儿劝雷广,要清楚哪边重要,在雷氏和雷森之间要摆出一副公平的姿态来,最后可能哪个对他都不满意。

    雷广知道现在已经是都不满意了,雷森对他不冷不热的,如果不是有雷蓝依儿常常问候他,他从雷森身上感受不到半点做父亲的尊严和快乐。而在雷氏那边,他也不过是有利用价值而已。夹在间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雷广决定把话和雷齐说个清楚。

    拿起星际传链,雷广把雷森放过雷氏的话转告给了雷齐,然后,他不顾雷齐高不高兴,对雷齐道:“老祖,我刚接到警告了,这是最后一次,雷森真的很不喜欢我不站在他的立场上,而是站在雷氏的立场上说话。他说了,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下次我再替雷氏说话,唉,老祖,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雷齐沉默了,良久,他才道:“为什么雷森不认可我们雷家?”他在问雷广,同时也在问自己,其实问这个问题,他心里隐约也有答案,只是不肯面对罢了。

    雷广叹息一声,“老祖,在他的成长过程当,我们雷氏对他的帮助不大,而且我的女人,他的生身母亲也是死在我们雷氏自己的内部倾轧之。现在我们雷氏又想把他当成私人物品掌控在手,他能对我们雷家认可才怪!”

    雷齐挣扎道:“他的血脉是我们雷氏的,这一点他不可否认。”

    雷广苦笑,“老祖,他没有否认啊,他承认我是他的生身父亲。老祖,他是我唯一的孩子,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观察他,她不是一个在人际关系上太过主动的,他不感兴趣的人和事从不愿意去随意关注。我们雷氏就属于他不关注的一类里面。”

    雷齐道:“好了,我知道了!”

    雷广收起星际传链,沉默了一会,然后摸出一瓶灵酿,喝了一口,自言自语道:“别说是森儿,就是我也不愿意被人掌控啊!”

    雷齐脸色阴沉,自从雷森出现以来,他一直都在挫败当。只要是和雷森对上,他绝对没有能占过上风的时候。雷森是他的后代,按理说他不应该和一下自己的血脉后人过不去,只是,这样的一个人,明明和他雷氏有关系,不掌控到手,他实在是不甘心。

    雷齐很想用强,只是想想那天劫的恐怖,他只能想想,不敢付诸实施。

    雷齐拍了拍手,“传我命令,让所有大乘期以上的子弟都到我这里面,天后,我要开一个家族会。”

    “是,老祖,是所有大乘期以上的家族成员吗?”

    “嗯,去传令吧!”

    牛千木走到雷森面前,“天机之主,这第一战就要开始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