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给雷森介绍道:“天机之主,星空冥王的对手圣魔法师格里,专修火系魔法,目前在魔法师公会里担任十长老之人,是位实权派,攻击力在十长老里面排名也很靠前,据我了解,大约在五十名之间。”

    “唔,那很不错了,和星空冥王比起来如何”雷森不关心格里在魔法师公会里做什么,担任什么职务,他只关心星空冥王会不会在格里手吃亏。

    牛千木问应道:“论战斗力,格里不如星空冥王。”

    “那就好”雷森松了一口气。

    星空冥王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格里长老,这个长老当初可是追杀他好久,自己在格里眼里面就邪恶的魔法师,必须静化掉。想起以往,星空冥王抬起了手,手多了一根长尺出头的黑色法杖,冷冷的说道:“格里,没想到他们明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敢派你来。出手吧,让我再次领教一下你火系魔法的威力”

    格里看着星空冥王,说道:“星空冥王,你和我们魔法师公会不管怎么样,都是魔法师,我们无论出现什么问题也都应该在内部解决。你投靠天机府,做了东方华族的门下走狗,我们魔法师公会凡是魔法师都有权铲除你。还好,你还在犯错不大,只要你能及时悔悟,我们不追究你投靠天机府一事。”

    星空冥王冷笑连连,说道:“格里,你不用多说,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不外乎就是说,我们暗系魔法师只能任你们欺负。打死打伤要看你们心情,我们不能有其他想法,是也不是”

    格里嘴角抽了抽,无奈的说道:“星空冥王。我们都知道你是暗系魔法师标杆式的人物,魔法师公会里对暗系魔法师有些条件和要求是过度了一些,但是这些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商谈,心平气和的,没有必要引外来的势力打压我们自己人。”

    星空冥王身上的披风无风自动。他眼冒出火来,这些个魔法师公会的人太无耻了,什么叫魔法师公会对暗系魔法师要求过度了一些,那是完全打压暗系魔法师好不好这人还要不要脸了,什么事到他们的嘴里都变得轻描淡写的,好像都不重要。

    星空冥王被勾起一腔怒火,他声音变得更冷,冷若冰霜,他已经不能心平气和的和这些人说话了,只能以战来发泄一下。他手的魔法杖点了点格里。说道:“格里,不要说那些无耻的话了,如果不是我们府主对你们不忍心,我倒想建立一个魔法师公会,专门是暗系魔法师的组织,和你们自认为比我们高级的魔法师们不死不休”

    格里老眼冒出精光,但马上又暗淡了下去,“星空冥王,我知道你对我们魔法师公会打压暗系魔法师有成见,那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不管怎么样。是光明系的也好,暗系的也罢,我们都是魔法师,在外人面前战斗。等于是自相残杀还请外人围观,这一点不好吧。”

    星空冥王不再和格里废话,准备动手了,这一刻他反而冷静了下来,眼的怒火敛去,静静的看着格里。说道:“个数,,二,一”

    格里动了,在星空冥王喊到一时,一团硕大的火团突然出现在星空冥王周围,一下子要把星空冥王吞到火。

    “不好意思我年纪大了,我先出手了”格里叫道。

    “那又如何,格里,看我如何破你的火球术。”星空冥王和格里动过手,对火球术一点也不陌生,身上散发出一股黑气,一个闪避,闪了开去,又一个闪身,欺到格里面前,举起手的漆黑的魔法杖兜头向格里砸下。

    雷森看到这一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问身边的牛千木,“你确定星空冥王是魔法师他手拿的不是铁棍,是贵重的魔法棒”

    牛千木也没有见过星空冥王和人战斗的样子,也是头一次见魔法师拿手的魔法杖当棍棒使,这哪像是魔法师之间的战斗,这完全就是玩命徒缠身搏斗,倒有些像修士一样。

    “天机之主,我也不知道。也许这就是星空冥王的战斗风格吧。”牛千木和星空冥王不熟,做为修士,他对本来就不如修士的魔法师那边一点也不关注,只知道传闻当,魔法师之间的战斗好像很雅致的,不像这样还有近身缠斗的招数。

    雷森拍了一下手掌,“可惜了,这一下子没有砸。”

    星空冥王一杖走空,格里及时的移开身影,躲开了星空冥王的攻击。只听格里叫了一声,手的法杖一摆,划出漫天的火焰,魔法杖一点星空冥王,叫道:“血火净化”

    星空冥王听了格里的话,手的法枚也是在空一划,一个黑色的气泡把自己裹住,手的法枚也朝格里挥去,“黑暗元素精灵,暗黑有光,暗黑有火,暗炎怒”

    一片黑色的火焰从星空冥王法杖飘,向着格里急速飞去。黑色的火焰撞上格里的血火净化,发出一声爆响,直接洞穿血光净化,向着格里飞去。

    格里一惊,他在星空冥王手吃过这黑色火炎的亏,别说什么光明魔法厉害,同阶的魔法师光明系的魔法师和暗系魔法师比较起来,很难占得便宜。格里忙学着星空冥王的样子,在自己身上加了一个火焰状的护罩,准备强行接下星空冥王这一招。

    格里其实完全可以利用身形移动躲开暗炎怒的攻击,星空冥王放出的黑暗火炎并不多,想躲开,他有十成的把握。之所以没有躲开,不是他不想躲,他也怕这黑暗火炎,黑暗火炎真烧上了皮肉,重则丧命,轻则也得痛上好久。

    格里没有躲,是他看到星空冥王没有躲。星空冥王直接接下他的攻击,他也不能示弱,也要接下来。这其也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能通过护罩受到打击和破坏的作用去感受对方的实力有什么变化。先知道对方实力的,先占一份先机。

    两个人都不敢大意,星空冥王直接淹没有火红的火焰里,暗系魔法元素撑起的护罩一阵晃动,格里比一年前有进步了。这种进步不是说是魔法修炼有多高深了。而是对火系魔法元素的感悟和掌控更加玄奥。

    格里也是暗暗吃惊,他不得不佩服这些像星空冥王一样的暗系魔法师,魔法师公会一直在针对他们,一旦感觉控制不住会痛下杀手,这些人每天提心吊胆的活着,还能把魔法修炼掌控到不比光明系魔法师差,已经很了不起了。

    “唔”格里的护罩剧烈的晃动着,他快速的看了一眼护罩,他可不敢大意,要是真大意了。这护罩稍有缝隙,让黑暗之炎及身,他可就没有余地的败了。

    还好,护罩没有大事,没有出现裂缝,只是整体在暗火怒的冲击下不停的颤抖,快速的变得稀薄了点。格里手一挥,再次聚集火系魔法元素加强了护罩。

    格里把护罩加强好,刚出了一口气,耳边就听得一声怒吼。“格里老鬼,吃我一杖”

    格里抬头,看到一根棍子,噢。不,是一根法杖的杖影透过火炎向着自己当头砸下,暗叫一声不好,手的魔法杖随手一挥,挥出一团火团打在杖影了,发出一声轰响。弹起杖影,自己也赶紧的向后面飘去。

    星空冥王大笑,“跑,跑得了吗再吃我一杖”

    星空冥王一杖把火团击散,随即追向格里。星空冥王比格里有一个优势就是他的身体素质比格里好很多,无论是体力还是魔法元素的恢复都比格里快。还有,他的魔法杖敢于当成武器用,那也是有凭仗的,他的魔法杖不是一般的东西做成,无论是硬度和韧度都要超出那些光明系魔法师好多去。所以星空冥王敢挥着魔法杖打人,格里却不敢拿着魔法杖做和星空冥王同样的事情,连格挡都不敢去试。

    不是格里珍惜手的法杖,实在是他先前几次和星空冥王交手,星空冥王都是这样的打法,他试过用魔法杖招架,只一下,魔法杖就断成两截,自己还挨了一下,当场喷血,若不是有人相救,跑得快了些,今天就该换成别人在和星空冥王较量了。

    格里不敢格挡,也不敢真让星空冥王的法杖抽到护罩上,他只能跑,一跑再跑,倒是顾不上念魔法咒语了。

    星空冥王在后面紧追不放,尽管他一杖一杖全部砸空。星空冥王不打算放过格里,每一杖下去,法杖上都是黑气湛湛,有几分渗人。

    雷森看着星空冥王追着格里打,以他的眼光,当然不敢去评价这两人的战斗,必竟是圣魔法师,相当于修士当的半仙。他们真要是不想让雷森看清楚了,有的是法子不遮住形迹。雷森有些担心,担心星空冥王会不会计。

    牛千木替雷森解释,“天机之主,不用担心,我观察到格里的身法很拙劣,他们魔法师不像我们修士,每一击都需要念咒语的,不客是默念还是怎么念都必须念。星空冥王这一么一追,那个格里就没有时间念魔法咒语了。就是星空冥王暂时伤不了格里,格里暂时也没有机会和时间发起反击。”

    雷森仔细看了一下,果然是这样。雷森笑了,“我怎么看他们魔法师之间的战斗就是放几个好看的烟花,然后像街头无赖一样,力气大的追着力气小的打,有刀的追着无刀的砍,刀长追着刀短不放呢”

    牛千木一笑,道:“确实是。这也是我们修士有些看不上魔法师的原因。只要拉近了距离,同阶之战,没有几个魔法师能从修士手讨得便宜。”

    雷森笑道:“既然星空冥王没有事情就行了。其他的我们慢慢的看。”

    格里被星空冥王追着打苦不堪言,东跑西跑的,还是在两方人马观看的情况下,太丢面子了,他可是圣魔法师啊,被人追的如此狼狈,让他以后如何再在魔法师小辈面前摆起谱来可是不跑又没有办法,实在是不能挨上星空冥王的魔法杖啊。

    星空冥王知道格里之所以被派出来打头阵,就是因为和他有过交手,这叫了解,魔法师公会也是不敢托大,头一阵他们不求打伤打死星空冥王,也要用一个和星空冥王相对较熟的人,这样一来最起码打不胜,也有可能打个平手吧。

    如果是以前,那些能干过星空冥王的魔法师绝对会先出手,现在派上格里,也是没有办法,星空冥王进入了天机府,还颇受器重。魔法师公会那些头头脑脑们怀疑,怀疑天机府会给星空冥王以帮助,要是一开始就上,没有试出来天机府对星空冥王的态度,星空冥王突然间施放他们不熟悉的大招,在措手不及之下魔法师公会就要吃大亏了。这个亏魔法师公会能想到就绝对不会去吃,所以就派出了格里。

    只是事情真的能像他们盘算的哪样吗星空冥王猜出了魔法师公会的布局,在心冷哼了一声,你们既然畏惧,那我就趁机留下格里。

    星空冥王一个加速,做为一个习惯了拿魔法杖砸人的魔法师来说,为了缠住对方,自己的速度的锻炼上很得重视,在关键的时候总能爆发一下。

    星空冥王一个加速,追到格里圣魔法师的背后,高举起魔法杖,口叫道:“你给我死来吧”黑色的魔法杖带着风声,“呜”的一下砸向格里的事脑。

    格里听到叫声,大惊失色,回头一看,更是吓得一哆嗦,急忙接起手来,从魔法杖接边甩出几团火焰,打像星空冥王的魔法杖。这一杖要是挨上了,格里知道,他的护罩百分百要破掉,后果将会是他无法承受的。

    “嘭嘭嘭”一连几声,那些火球全被星空冥王的魔法杖砸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