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在山顶上看得真切,笑道:“这两个还真配合,这是在空放烟花啊!”

    雷森心轻松,这完全是追着打吗,虽然打得不那么优美,但还是让人看得满意,因为是自己人追着敌人打。卍  ??卍卍

    风声接近格里的脑袋,格里脸色一下子变了,知道这个时候想躲已经晚了。格里猛的抽身,这个时候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身子一挫就想闪向远方。星空冥王根本就不会机会,法杖一下子砸了格里的护罩,只听得喀喇一声,格里的赤红色护罩被击碎,而星空冥王的法杖则狠狠的砸在格里的肩膀上,又是一声脆响,格里一条臂膀完全被废掉了。格里大叫一声,“我认输!”身子急向下坠去。

    星空冥王举起的法杖垂了下来,冷冷的看着格里落在地上,一刻不停的朝着自己一方跑去。格里很怕,怕星空冥王追着他不放,要把他格杀在这里,一落地就急忙的逃跑。

    “第一阵,星空冥王胜!天机府胜!”魔法师公会那边把格里接回去之后,就承认了结果,很干脆。魔法师公会第一战,败了,并没有气馁,他们找到天机仙翁,要求现在休战,让星空冥王好好的休息。最迟一个时辰后,魔法师公会会过来协商下一次开战的时间。

    天机仙翁同意了,星空冥王也需要休息,只要对星空冥王有利,一切都好说。

    两个小时后,魔法师公会通知这边,下一战在晚间,星空冥王可以多做准备。

    雷森砸摸了一下,他接见了星空冥王后就回到了战争堡垒,现在魔法师公会那边提出夜战,这里面若是没有说法,打死对方雷森也不信。

    这一战是在地上进行的,因为星空冥王的对手是一位土系魔法师。这位魔法师上来也是劝了星空冥王一番,然后开打。

    这一仗打得时间很长。四五个小时以后这才结束,星空冥王的法杖敲碎了对方的脑袋,那个土系魔法师死在了当场。

    看了两场,雷森便觉得魔法师之间的战斗没有多大意思。带着雷蓝依儿和雷大神回到了地球宇宙。到了地球那边,雷森乘坐战舰去了一趟白洞那边,看了一下现场,正好碰到几架军舰从白洞飞出,被战争堡垒轰掉。

    雷森见到了佘曼。卐  让杜全把她换了回去,黄化龙还需要娘亲,佘曼必须回去。

    佘曼对雷森道:“主人,我建议这个地方要长期守卫,只要有动静就轰击。否则这一个洞就分出了敌我,对方的军事势力跑到这边来绝对会破坏,宇宙这么大,想抓住刻意躲避的飞船不容易。我们在那边没有什么利益,只要是从白洞出来的,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可以直接摧毁。很好防御。”

    雷森点头,“雷蓝依儿也是这么安排的。你们以后要轮换着过来防守。随着舰队的建设,这边也会增加军舰配置,战争堡垒也会增加。你先随我回去,这边由杜全把守。”

    “是!”佘曼敬了一礼。

    其实自从雷大神化了形,雷森就知道军舰指挥根本就不用人,这些由他亲手制造出来的智脑会完成这边的防守任务,派个人过来也不过是个形式,雷森已经交待了杜全,战斗不干涉。只要人在这里就行,杜全的主要任务还是修炼。

    雷森把佘曼带回到雷蓝依儿的身边,就离开了。

    雷森在战场上出现一次,又观看了一次星空冥王的战斗。星空冥王这一次面对的是一位金系法师,星空冥王不是这位法师的对手,一上来就被压制着打,眼看着就要落败,那金系法师还不放过星空冥王,天空突然出现一阵混乱的色彩。说是色彩,其实更像是有着各种颜色的沙了散布在天空。这些沙子一出现便把金系法师包住,一个个朝金系法师的身体里钻。金系法师惊恐的大叫,“元素湮身!这是元素湮身!”

    星空冥王激动起来,一个闪离远离金系魔法师,高举着法杖冲着魔法师公会那边吼了几声,然后一转身向着雷森跪了下来,激动的大叫道:“星空冥王拜见元素之主!元素之主的意志既我的意志,我愿做元素之主手的刀,扫平一切对元素之主的不敬。”

    星空冥王这一跪让所有人都震惊起来,哗的站起,紧盯着星空冥王。

    雷森站起来,对星空冥王道:“起来吧,我命令你和他们打下去,完成场约斗。也许这只是一场偶然,你去帮我证实了。”

    “是!谨遵元素之主圣谕!”星空冥王爬伏的地上,法杖放在旁边,向着雷森拜了拜,这才起身,转回身盯着金系魔法师。

    魔法师公会那边在元素湮灭之后就震骇莫名,好好的一场比斗怎么就会出现元素湮身,这完全是出乎人们的想像的。№◎网?  -要是真有元素湮身,金系魔法师早早的就会有感应,也不会不说。要么是一场意外,要么是金系魔法师有意掩藏,想以将死之身替魔法师公会做出最后的贡献,也许是金系魔法师没有把握能度过元素湮身吧。

    如果是后者,这金系魔法师太伟大了,让人敬佩和感动!

    只是星空冥王翻身跪倒,对着天机之主口称什么元素之主又是什么意思?

    元素之主,这让所有的魔法师差一点震翻了!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一个华族人怎么可能又是天机之主又是元素之主!一定是星空冥王这个叛徒在使用卑劣的手段想要动摇魔法师们的心志。有些魔法师冷笑起来,星空冥王也太看得起他自己了。

    “第四阵,星空冥王胜,天机府胜!”那个和天机仙翁见过面的勒夫无奈的高声宣布,四阵至此,星空冥王已经全胜,天机府也已经胜了,剩下的场比斗进不进行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天机仙翁在雷森旁边飞落,问道:“天机之主,这一次的比斗我们天机府已经胜出,接下来该怎么做,请天机之主安排。”

    雷森弯了一下指节。出一声脆响,他说道:“让星空冥王和他们继续打下去,我们需要验证。要是真的,更要让对方知道。让他们好好地考虑一下。”

    天机仙翁说道:“要是那样,很有可能还会有圣魔法师陨落,我看……”

    雷森哼了一声,“魔法师不是修士,你就不用看了。牛千木!”

    “在!”

    “这里就交给你和天机仙翁负责。有什么事情征求星空冥王的意见,按照我说的做。”

    “是!”

    雷森转身朝战争堡垒走去,天机仙翁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冲牛千木自謿道:“看样子我是真的老了,脑子不用了。”

    牛千木朝天机仙翁一拱手,道:“仙翁,这边的事情还要以仙翁为主,我们共同把天机之主的意志达成。天机之主的意志即是我们的意志。仙翁!”

    天机仙翁喟叹一声,他知道牛千木是在提醒他不该说的不要说。说多了也没有用,反而讨人嫌,只是,他刚才只是出于习惯,想建议一下而已,天机之主的反应也太大了点,出乎他的意料。这有点打脸啊!

    “我们走吧,去那边看看!”天机仙翁说道。

    牛千木陪着天机仙翁来到星空冥王身边,天机仙翁道:“星空冥王辛苦了。你这次替我们天机府立下了大功,我先恭喜了。”

    星空冥王还沉浸在激动和狂喜当。看着天机仙翁呵呵一笑,“同喜,同喜!天机仙翁果然是能测算一切,对主人能身兼修士和魔法两者最高主宰一事看得明白。”

    天机仙翁一笑。“我只是说说而已,证实这件大事还是要有劳星空冥王了。”

    星空冥王喜叫道:“我是我的荣幸。仙翁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完全证明元素湮身出现不是一次偶然事件。放心吧!”星空冥王把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

    “我们过去看看,场约斗,我们要求打完。星空冥王在劳了。”天机仙翁抬腿向前走去,牛千木在天机仙翁背后向星空冥王一挑大拇指。然后又拱了拱手,说道:“我也恭喜一下星空冥王,恭喜星空冥王遂了心愿,和我等一样了。”

    星空冥王咧嘴大笑,连忙还礼,“这就心安了!哈哈,心安了!以后天机府就是我们魔法师的家了,无论是谁再也说不了怪话了。”

    牛千木知道星空冥王话里的意思,很多人以为天机府成立魔法部完全没有必要。星空冥王投奔到天机府也有很多人背地里笑话他。天机府出现一个怪现象,修士们看不起星兽,合相族,魔法师。星兽看不起合相族,魔法师,合相族因为修炼方式和功法的原因看不起魔法师。整个天机府都在排斥星空冥王。包括牛千木在内!

    牛千木知道从现在起,没有人敢再把星空冥王当然人了。他自然的笑笑,“星空冥王说哪里话呀,我们都是在天机府做事情,我们除了分工不同,没有高下。走吧,天机仙翁在和勒夫谈,看样子谈的很不愉快。”

    星空冥王瞄了一眼天机仙翁和勒夫两人,胸口挺了挺,嘴角现出一抹嘲讽,说道:“在我手下一连四败,勒夫这个老家伙要是能开心才让人不愉快呢。我们过去,我要看看勒夫这个老东西要对我说什么。”

    勒夫瞪着眼睛,他很愤怒,场约斗,已经过了四场,四场都是星空冥王胜了,大局已定,而天机仙翁却着还要比下去,要把场约斗比完。这是要做什么,是对魔法师公会的不信任吗?也太看不起魔法师公会了。

    魔法师公会之所以会和星空冥王约斗,那也是有两手准备的,胜和败都有,败了,他们把魔法师公会交出去,所有人从魔法师公会退出,交出一个空壳。胜了更好,那就意味着从此以后,天机府就不能明着来打压魔法师公会了。而现在,魔法师公会已经准备认输了,结束这场约斗,把魔法师公会让出去,天机仙翁却要把剩下的场要完全比完。这是要一鼓作气的想要借星空冥王之手多杀死个圣魔法师吗?

    好狠毒的心思!勒夫瞪着天机仙翁,嚷道:“四场已过,你们胜了四场,我们认输了,剩下的场还有必要吗?没有必要了,剩下的场,我们是不会答应的。”

    “嗬!”天机仙翁出了一口气,马上笑道:“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吗?我这不要在和你商议吗?你说啊,星空冥王能有多厉害,我就不信你们魔法师公会找不出与他能斗成平手的人来。嗳,实话说吧,天机之主在考察他,这一次就是一次重要的考察。已经败了,那就是说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那就配合了下,你们代表光明系,星空冥王代表暗系的,大家互相磨合一下,也为化解前怨,放眼未来打下良好的基础,做一个良好的开端……”

    勒夫冷笑,说道:“天机仙翁,你的狡诈在我们这里是出了名的,表面上一副君子模样,实际上是一肚子坏水。你说破天去,我也不会答应,别人也不会答应。回头我们就会把魔法师公会交给你们天机府。至于和他合作,”勒夫冲星空冥王一眯眼睛,冷笑连连,“不好意思,我们魔法师不会和一个魔法叛徒合作!这件事你们想也不用想了。”

    天机仙翁听出了别的味道,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他盯着勒夫问道:“什么意思,把话给说明了?”

    勒夫见天机仙翁这副样子,心里有些得意,笑了一声,“仙翁,你们天机府要吞并魔法师公会,我们让你们吞并,魔法师公会我们可以给你们,但是只会是一个空壳,所有魔法师都会从公会出退出。你们,哈哈,你们接的不过是一个空壳!”

    勒夫得意的笑,天机仙翁心里面一惊,忙说道:“当初我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勒夫一瞪眼,“哪好啊,仙翁你说说,当初我们是怎么说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