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的魔法师公会是包括所有魔法师的公会,不是一个空壳子。∮,勒夫,我警告你们,你们要是这样做,惹怒了天机之主,后果很严重!你们承担不起!”天机仙翁着急起来,他真怕勒夫这么做,惹翻了天机之主,天机之主一怒把他们全都灭了,那样魔法师的未来可真就完了。

    勒夫一捶自己的胸膛,大笑道:“天机之主怒了好啊!让他来吧,有什么本事要死要活,我们担着。要不,我们去找天机之主约战?”

    勒夫说完又是大笑,得意的道:“那就是一个小屁孩,他不过是掌控了天劫而已,天劫对你们修士有用,对我们魔法师屁用没有。别惹急了我们,否则,除非你们天天跟着他,不然,我们会想办法除掉他。”

    天机仙翁怒指着勒夫,“你,你……好你个勒夫!好一个魔法师公会!亏我还替你们着想,想着不要折损你们的实力,看样子我是真的很仁慈,仁慈到不会把你们朝坏处去想!好!好!好!”

    天机仙翁一连道了个好,然后一转身冲着星空冥王叫道:“星空冥王,我支持你把他们全部干掉,一个不留。气死我了!”

    勒夫一瞪眼,“大不了同归于尽!不用拿这种话来威胁我!你当我们派出那么多的战争堡垒,还带了法师塔是为了什么?嘿嘿,有胆咱们就开干!”

    天机仙翁眼闪过一片杀机,举起了手来,冷笑道:“不要把天机府的仁慈看做是可以玩弄的东西。勒夫。既然不想好好的活着。老夫我今天就成全你一回。”

    天机仙翁的手掌就要挥下。星空冥王向前一步,拦在了天机仙翁面前,对天机仙翁说道:“仙翁大人,慢,我有话要说。”

    天机仙翁看着星空冥王,一脸的不善,“星空冥王,你想说什么?”

    星空冥王对天机仙翁道:“仙翁稍等。”星空冥王回头看着勒夫。说道:“魔法师公会的会长,好,你们这一招确实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不过,你们也要好好的想想,如果和天机府撕破脸,你们这些人还有没有机会再聚在一起?”

    勒夫狂笑,“星空冥王,不是我看不起你。我们魔法师怎么斗那是我们的事情,不把外人引进来是不会得到人心的。你想把魔法师公会取而代之。那是做梦。他一个雷森,一个天机府。就像让我们魔法师替他效力,凭什么?”

    勒夫瞪着星空冥王,“我们就是死,也不会向他臣服。他不配!”

    星空冥王深深的看着勒夫,说道:“会长,如果这天底下有人配我们向其效命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天机之主就是一个,还是唯一的一个。就是在神界,他也是唯一。”

    勒夫暴怒,手指着星空冥王,“你就是个叛徒!彻头彻尾的叛徒。你刚才在做什么,不要以为我没有看到。星空冥王,我们虽然一直在追杀你,但我对你个人的人品没有二话,我现在发现我看走眼了。你很会演戏啊!哈哈!”

    勒夫气笑了,“元素湮身出现,你就表现出一副激动的样子,跪伏在那个小子面前,你说他是元素之主,你当我们是岁小孩,分不清真假来。这么巧合的事情,你也拿来演戏,没了骨头,你真不配做一个圣魔法师,我看走了眼。”

    星空冥王就知道这些圣魔法师们是不会相信有人能掌控元素湮身的。就是他也不信,他在元素湮身出现之前,只不过是报着一个希望,希望自己能像修士星兽还人合相族一样,能在属于自己的最大劫难的保护之下。没想到,元素湮身真的出现了,就是只出现一次,也让他对元素湮身是由雷森掌控充满了信心,世上的事情不可能都有那么巧。

    星空冥王深吸了一口气,对勒夫道:“你不信可以,我以前也不信。在天机之主没有出现之前,我相信天底下所有人都不会相信有人能掌控天劫这种只能参悟不可能掌控的玄妙至极的存在,但是天机之主确确实实掌控了天劫,这一点已经证实,无可否认。至于我投奔天机府,你说我是叛徒,哪我问你,我被你们追杀和不承认,在魔法师公会没有我星空冥王立锥之地,我是不是伸长了脖子等你们把我的脑袋砍掉才是?”

    星空冥王冷笑起来,“你们就是一群无耻的小人,现在我才明白,你们做出任何事情来都不会让人意外!勒夫,我正式向魔法师公会所有圣魔法师宣战,只要你们敢做出交出魔法师公会只是一个空壳的事情,我星空冥王不介意做一次审判!”

    “你凭什么?”勒夫不屑一顾,“你以为你是谁?”

    雷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在那个山峰上,远远的听到勒夫说话,就开口了,他道:“凭他是我信任的人,这已经够了。星空冥王,我赐予你审判之权,如有不服者,你可以判其元素湮身!以死赎罪!”

    雷森说完,转身又回去了。

    勒夫大笑,“荒唐!荒唐!笑话!笑话!真是幼稚!”

    星空冥王在雷森说完话以后,身体突然感觉一震,有一种玄妙无比的感觉从虚无之处向他扑来,把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一刹那,他似乎有了许多感悟,冲着雷森的背影跪了下去,“元素之主,你的忠实的仆人星空冥王谨奉主命,定会完成所有人的审判,不负重托。”

    雷森身子升空,飞到空的飞车上。星空冥王这才在勒夫的笑声起身,他看着勒夫,一直看着,眼神冷冰一片,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勒夫的声音渐小,星空冥王这才问他,“笑够了吗?”

    勒夫一转身。准备走人。“约战我们魔法师公会败了。我们承认。我们会按照约定把魔法师公会交给你们。魔法师公会是讲信用的人。其他的,我们自有坚持,希望大家能互相理解一下。在上面,仙域和神域虽有摩擦,但也能共处下去。我们魔法师公会希望在这里一样。你们天机府不要逼我们过甚,否则鱼死网破,谁也不好看。”

    星空冥王没有拦勒夫,只是冷冷的开口道:“勒夫。我以元素之主的名义,判你有罪,你知罪吗?”

    勒夫一甩袖子,“一群疯子,一群自大狂!一群幻想症患者!”

    “勒夫,你知罪吗?“星空冥王提高了声音。

    勒夫暴了粗口,发克!

    星空冥王的声音保持着冷意和寒意,他说道:“勒夫,我判你有罪,罪大难赎。跳跃在星空的元素精灵听我说,我以元素之主之命判勒夫元素湮身。元素精灵助我罚其罪过!“

    勒夫大笑,所有的魔法师也在大笑,在他们眼,星空冥王的表演就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小丑,这等疯话也能说的出来,就凭雷森那等模样,张狂无度,能是元素之主。元素之主最起码也要是个魔法师才行,最起码也得是个西方人吧。一个华族人,长着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华族人竟敢说自己是元素之主!这人一定是个搞笑的疯子!

    魔法师们替那些半仙们可怜,这些半仙在天劫的威胁下不得不替那个小子卖命,活得贱且卑下,没了骨头,没了前途。真是悲哀啊。

    看啊,那个疯子又想做元素之主,诸天之神除了眼瞎了,全都死绝了才会选这样没有自知之明,张狂,狂妄的人做元素之主。

    然而,天空突然又出现了一大片的彩色沙粒,在眨眼的功夫便把勒夫包围在其。所有的笑声在同一时间突然断了,像是一群嘎嘎叫的鸭子被人一起掐住了脖子,再也叫不出来。这,这怎么可能?

    勒夫发出一声惊叫,随后便是惊恐的叫声,“啊!这是真正的元素湮身。这怎么可能!神啊,这一定是我错觉,一定是!”

    没有人这回答勒夫发疯似的自问自答,所有人都惊呆了,星空冥王竟然真的招来的元素湮身!这怎么可能!

    星空冥王冰冷的目光看向其他的圣魔法师,“以元素之主之名,我来审判你们,你们知罪吗?”

    魔法师们相互看了看,没有人理星空冥王。星空冥王点命手,手的法杖向前一指,“你,宾度,你知罪吗?”

    被法杖指着的人没有理会星空冥王。星空冥王又问了一遍,还是没有问答。星空冥王问了第遍,那上宾度似乎没有听到。

    “元素湮身!”星空湮王做出了判罚。问,他已经很公平的给了对方机会。既然对方执迷不悟,那么就让他们在元素湮身忏悔去吧。

    “你呢?你们知罪吗?”星空冥王又指向了别的魔法师。此时的星空冥王有一股不可侵犯和正直无私的感觉,真的就像一个裁决审判。

    那些魔法师一下子产生一种错觉,威严,神秘,就是星空冥王在他们眼的形象。

    除了威严和神秘,还有深深的恐惧,来自于灵魂深处,让人由不得要低下头去。但是这些魔法师都在扛着,狠狠的看着星空冥王,紧闭着嘴巴不出声。

    星空冥王依然问道:“你们知罪吗?”

    星空冥王再问,“我以元素之主的名义问你们最后一次,你们知罪吗?”

    没有人回答星空冥王的话,这些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那个金系魔法师的惨叫声叫得他们骨实发软,而勒夫这一样突如其来的元素湮身却让他们不知所措。他们猜到什么,但却不敢肯定,因为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他们猜的是真的,那也太让人难也接受了。

    星空冥王头慢慢昂起,眼闪过失望和疼心,他看着天,沉声道:“以元素之主的名义,罚你们对元素之主的不敬,元素湮身!”

    随着星空冥王的声音落下,整个天空都涌现出彩色的似沙粒的东西,这些东西从星空深处赶来,一个个聚集在星球上空,眨眼的工夫就纷纷涌下,变成一个个光团把所有的魔法师都包在其。

    在一阵高似一阵的惊呼声和痛苦的喊声,星空冥王用悲悯的声音说道:“你们敢不敬元素之主,元素之主会剥夺你们所有人对元素的感应。你们将成会普通人。你们也会成为罪人,元论是来世还是今生,在元素之主没有赦免你们的罪恶之前,你们永生永世都将不会再有机会亲近魔法元素!你们都是罪人!”

    星空冥王的声音沉痛无比,他看着眼前上百个魔法师们,心刺痛感一阵接一阵。这些人在他眼是有罪的,他们不敬元素之主,不知赎罪,他们已经失去了做一个魔法师的资格。星空冥王虽然被他们追杀过,但是他不想这些魔法师们就此沉沦或死亡。

    星空冥王肃立了一会,又开口问道:“我再问一遍,你们知罪吗?”

    “我知罪!请元素之主,请裁判大人允我赎罪的机会!”一个魔法师在惊恐跪了下去。这是一个开始,接着就有其他的魔法师跟着俯下身去。

    “我知罪!请允许我赎罪!”跪下的魔法师齐声说道。

    星空冥王低下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这些跪下的魔法师,“你们是真的悔悟了吗?”

    “是!裁判大人!”

    “伟大的元素之主,请赦免这些无知的罪人吧,他们会成为你忠实的仆人!”星空冥王转身,向着天空那座战争堡垒弯下了腰。

    过了一会,雷森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你的请求我收到了,我可以恕免他们的罪过,但是他们必须发誓从此臣服于我!誓成者无罪!”

    星空冥王马上道:“伟大的元素之主,我会监督他们起誓。”

    星空冥王转身,看着那些跪下的魔法师,沉声道:“伟大的元素之主的谕示你们也都听到了,这是元素之主的仁慈,你们迷途了,元素之主不忍放弃你们,给你们一次生的机会。真心赎罪的请跟我念……”

    星空冥王一字一句的读了起来,脸上有一股神圣之光透射出来,“伟大的元素之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