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年尾最后,紫判官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祝大家新春大吉,马上封候。¤?卍女的年年过的都是青春,男的日日能进斗金。当然,能打赏订阅我很高兴。

    大吉了!大吉了!

    之所以说是原来的圣魔法师,是因这元素湮身过后,不少魔法师都降了级别,不再是圣级魔法师,再升回来需要一段时间。

    交待完了,人返回战争堡垒,天机仙翁下令,所有人返回升龙星。

    雷森站在一座山峰的顶端,此是是眼前这座星球的深夜,山下就是一座城市,这座城市灯火通明,也许是双角族人的节日,一处处烟花在城市上空盛开,把深暗的天空照的五彩缤纷。雷森看着这座城市,烟花映射在他的眼,五颜六色,时明时暗。他的双目射出两道冷光,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下面的城市。

    摸出一根烟,点上后,叨在嘴,雷森朝身后挥了挥手,五队厉鬼随着他的手势出现在他的左右。雷森夹着烟,手朝下面的城市一指,淡淡的说道:“去吧!”五队厉鬼静静无声的飞下山去,本就模糊的身影在雷森的眼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淡。

    雷森的《易形变体术》还没有突破,使他不能以双角人的形象混入双角人的人群。

    是时候该好好的研究一下《易形变体术》了,《易形变体术》虽然是末道,不入流的东西,但是在当用的时候能起到大作用。雷森在双角人的宇宙这边只能在两个星球之间走动,那一个已经死寂一片,现在又有双角人在上面调查,雷森不准备理会。

    脚下的这一个星球是目前雷森唯一能动对异族人报复的地方,他不满足,他想在双角人整个宇宙制造动乱,加快双角人的灭绝进程。想要那样,他就必须借助双角人的身份。借助双角人的交通工具离开这个星球。

    没有双角人的身份,他想要离开这里,再去进他的星球,很难。他唯有谨慎。要没人把握完全有实力对付所有双角人之前,尽量不让自己暴露出去,以免引起双角人的警觉。?

    在烟花声,雷森听到了一声声惨叫,他的听力很好。用在这里,在烟花的爆炸声能分清男女老少,这种声音听的他心里舒服。

    雷森回到空间,安心的修炼《易形变体术》,这一次外面的事情基本上厘清了,魔法师公会归属的后续事情有天机仙翁和星空冥王负责,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能做好。雷森相信他们,他可以放下一切,集精力的突破《易形变体术》目前的限制。

    升龙星。魔法师公会所有顶尖的力量都如期到达了,天机仙翁和星空冥王以及牛千木在天机府门口迎接他们,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大家都是一样,都要听从尊上的命令行事。

    人一脸喜气,把所有人迎入天机府,魔法师公会会长勒夫,还有两名副会长和人在密室里详谈了一天,结果让大家很满意。勒夫和两名副会长已经准备把权力交出,听从天机府的号令行事。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星空冥王告诉他们,魔法师公会原班人马基本不变,有调整。也不会太大,

    勒夫请星空冥王做魔法部的部长,带领所有魔法师在元素之主的麾下前进。星空冥王瞪着他道:“你不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个会长你暂且兼着,我对会长没有兴趣,元素之主要成立裁决审判所。指明了我是负责人,我对你那个会长没有兴趣,你可以放心。”

    勒夫让了几番,把星空冥王让恼了,拍了一下桌子,说道:“你只要以后把光明系和暗系的魔法师一样看待,收起你以往那一套就行了,别的你不用考虑。至于你合不合适做魔法部的部长,那要看你的表现,不合适,元素之主自然会把你换下,不要再啰嗦了。”

    勒夫惭愧道:“那我就先做着,要是元素之主有合适的人,我随时让贤。只是,对于暗系法师的管理我有我的看法,你星空冥王没有事情,但是你们暗系包括了死灵系,死灵法师是所有人的忌讳,我不会因为做了天机府下魔法部的部长对死灵系的魔法师有所宽宥。这个我坚持,没有商量。”

    星空冥王知道勒夫说的有道理,没有争辩,鼻子里哼了一声,道:“随你。”

    天机仙翁笑道:“既然你们两位都谈妥了,我这个外人就多说一句,在尊上的领导下,我们修士,星兽还有合相族都是一样的,现在你们顺利加入,那也是一样,不会有所排斥和偏颇,这一点我天机仙翁还是天机府的总管一天我就能保证一天。¤?卍现在,我就要恭喜你们了,恭喜你们加入进来,前程无限。”

    勒夫弯了一下腰道:“惭愧,我不知道尊上是元素之主,以前多有冒犯,请仙翁谅解,不要在意。以后在天机府,需要仙翁多多指点。”

    天机仙翁笑了,点点头,“那是自然。不过,你们也可以完全放心,尊上没有偏重任何一方的意思。如果说偏重,我猜测尊上可以更看重你们魔法部一些。”

    勒夫笑笑,他知道天机仙翁想说什么,魔法师公会和天机府对立的时候,他调查过天机府,知道天机府只是散泥一团,和不成团,也是因为那样,他才有信心和天机府对上一次,不然,魔法师公会能量再大,也知道自己的斤两,同时和大势力作对,他们还没有自大到那个份上。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尊上不但是天机之主,还是元素之主,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想像,一个东方人能是元素之主,这太不可思议了。

    魔法师公会败,败的服气,没有一丝的不服,相反,每个魔法师知道尊上是元素之主后都狂热起来,看到了无限的希望,就是有人想不让他们归顺,他们也不会同意,会把阻拦他们的人撕碎了。不过。同是魔法师,就是勒夫当时没有跟着起誓,他也不会阻拦,他也有雄心。他也想登上神位,以前没有元素之主时,这种希望很渺茫,现在有了元素之主的存在,只要忠诚于元素之主。以元素之主的意志为意志,以元素之主的荣耀为荣耀,十死而不悔,登上神位那是在于元素之主的一念间,很容易!

    以前,勒夫对于修士,星兽以及合相族对尊上表面尊从,暗地里不屑的做法感到欣喜,现在换了立场,他觉得这些人很不识大体。尊上能包容他们,天地也容不得。尊上就是用来忠诚,效忠的对像,哪来的那么多的想法?

    天机仙翁的话让勒夫明白,纵是魔法师的个人战力不如修士,但是魔法师有一个优势,那就是狂热和忠诚,这就是他们的机会。勒夫相信,魔法部上有星空冥王得尊上的厚识,下有他打理魔法部。魔法部将会成为尊上的手最快最听话的一把刀。

    这就是魔法师的优势,坚信自己的选择,坚信自己的信仰,不会反复。从一不二。尊上如果不喜欢这样的仆从,天底下就再也没有合适的仆从了。

    勒夫想了很多,对天机仙翁又笑了笑,说道:“仙翁明示,为什么尊上会偏爱我们魔法部,必竟是你们修士还有星兽以及合相族追随尊上的时间最长。天机府也是在你们共同的努力下才建立起来的。而我们魔法部刚刚建立,还因为不识尊上真容而与尊上作对,尊上能留下我们一命,容下我们的残躯为尊上效力已经是我等莫大的荣幸和荣耀了。仙翁的话让我十分不解,还请仙翁把话说完,让我等明白。”

    对于勒夫装糊涂,天机仙翁也是心知肚明,这个家伙也是从神界下来的,从身份上来说不弱于他。于是天机仙翁颇有意味的长笑起来,笑完了,见勒夫还是一副我不明白,我不了解,等待他开示的样子,不由得在心暗骂了一句,“老狐狸!”

    骂是骂,但是这是勒夫带领魔法师公会投奔过来的第一天,几份情面还是要给勒夫留的,天机仙翁脸上的笑容不变,说道:“勒夫,咱们也是老相识了,虽然咱们相交的次数不多,我对你能把魔法师公会管理的上下如一,如臂使指还是很佩服的,老朽我就没有那等本事,老朽也只是会推算一些将要生的事情罢了,没有其他能力。现在……呵呵,既然你头一次问我,要我把话说明白,我也让人装一回,不拆穿你了。”

    勒夫的表情一愣,马上换上迷惑不解的表情,“仙翁这话从何说起?你的话我是真不了解,我带着魔法师公会归顺,本来已经让尊上不喜了,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再小心,免得再出了差错,对不起尊上的宽恕。我实在是不知仙翁的意思,是不是我太愚钝了,没有想到仙翁话的深意。”勒夫对着天机仙翁弯下腰去,很是真诚的说道:“请仙翁教我!”

    “我教你?”天机仙翁气得翻了个白眼,早知道勒夫是这样,当时就应该让雷森把他弄死了,留到现在给自己留一个对手,这个家伙不好对付,智慧过人,还会大预言术,将来一定是他在新的组织最大的对手,没事一定会给他添堵。

    天机仙翁掐指一算,确实,经后要和眼前这个高鼻子,蓝眼睛,深眼窝的老匹夫打不少交道,麻烦不断,他抖了一下手,把长袍袖抖下,看着勒夫道:“那我就说说,除了你们,无论是修士还是星兽再加上合相族,对尊上都是面上尊敬,背地里打着小九九,没有几个是真正忠心于尊上的。据我所知,你们魔法师公会一旦对某个人效忠,会一直坚持,有时就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两相比较,你说尊上会偏爱谁?”

    勒夫适时的露出一脸惊色,“怎么可能,尊上是应出之人,已经证实了,他们就不怕尊上动怒,他们不但性命没了,前途也没了吗?这,这,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星空冥王,咱们魔法部一定不能像他们这样,这是一帮乱臣贼子啊。要是我们魔法部出现这样的人,无论是谁,杀无赦。我会全力支持你。”

    星空冥王本来对勒夫和天机仙翁斗心机有些不耐烦,见勒夫把话题转到他身上,向他示好,还牵涉到他以后的工作,便很严肃的接过话去,说道:“魔法部是尊上手下最纯洁的一部,任何掺杂了私心杂念的人一经现,轻者开除出魔法部,请尊上剥夺其对魔法的感知,重者以死论罪。我谢谢部长的支持。”

    另外两个以前的副会长,现在的副部长也表了态,对星空冥王道:“审判长总裁决,我们魔法部不会出现任何杂音,一旦出现,马上交给审判所审查定罪,绝不姑息。”

    星空冥王也担心这些人将来不配合自己审判所的工作,现在听了他们的话,松了一口气,以后工作会好做很多了。

    “那就让我们共同努力,让魔法部成为尊上头上最闪耀的一颗宝石,让我们魔法部以最纯洁,最纯净的信仰为尊上的桂冠增光添彩。”星空冥王说罢,把手伸出来,勒夫以及两个副会长伸出手放在星空冥王的手上,自此起,星空冥王与魔法师公会所有的矛盾都烟消云散了,大家会共同替尊上做好尊上想做的任何事情。

    蚂蚁打死人在天机府属于自己的院落洞府坐立不安,族的长老来了,就坐在他的面前。长老上次也跪倒在天机府外,对于长老会有什么反应,蚂蚁打死人不知道,想必长老会记恨于天机之主,会让他在天机府有所动作,这让他很难做。

    长老一直没有说话,喝着蚂蚁打死人从天机仙翁手里讨要的道茶,过了好久,长老才说道:“龙形族,狐族还有我们星蚁族都有长老过来,蚂蚁打死人,你可知道我们为什么会一起出动,前来这里来找你们?”

    蚂蚁打死人摇头,“请长老教我,我不清楚你们要我们做什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