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伸开手掌,茶杯悬浮的掌心上,滴溜溜乱转,茶水去一滴没有抛洒出去,又过了一会,茶杯落在长老的手心,长老喝了一口,又长叹一声,“我们是让你们去在天机之主面前发下誓言,做他的近卫。不要惊讶,我们还都不糊涂,以前是我们做错了,和天机之主之间出现了严重的裂痕,你们去做他们近卫,就是我们在向他表明我们的心机,我们族以后会忠心于他,不会再心二意,更不会有二心。我们会全力支持他对异族人的战争,早日有我们星兽自己的一处宇宙,能让我们星兽繁衍生息!这一直是我们星兽的梦想,我们需要天机之主帮我们星兽达成,我们也必须有所表示。”

    长老看着蚂蚁打死人,“你明白吗?”

    蚂蚁打死人点头,“长老,我明白了。”

    长老挥挥手,“去吧,去看看天机仙翁有没有时间,要是有时间,我去拜访一下他,让他在天机之主面前替我们好言几句。对了,还有那个牛千木,你能交好也多交好,我们需要有人在天机之主面前替我们说话,你们就是成了天机之主的近卫,有些话你们不能说,牛千木却可以说。”

    蚂蚁打死人马上道:“是,我这就过去。”

    蚂蚁打死人出了自己的洞府小院,急匆匆的去找天机仙翁,路上他遇到了星狐族和龙形星兽两位和他一样代表族人在天机府任职做事的星兽,人相互看了看,均是苦笑,都想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当初。”

    人联袂去找天机仙翁,他们知道天机仙翁今天很忙,守在密室外的机器人侍者告诉他们屋里面还在商谈,但在适当的时机,机器人侍卫会的话传递进去。人谢了机器人侍卫,不好在密室等候。便转回身,去魔法师呆的大厅去了。

    在大厅里,位星兽出身的半仙和熟悉不熟悉的魔法师们打着招呼,打完招呼后便又走了出来。人都有想法。既然族长老已尼桑决定让他们做天机之主的近卫,不管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他们都没有多少选择,必须执行,那么。不妨把近卫做好了,最起码不会失职。魔法师是以后他们要常打交道的,现在混熟了,将来也方便继续来往。

    在路口,人拱拱手,各回自己的洞府小院去向自家族长老复命去了。

    天机仙翁,星空冥王,牛千木人走出密室,勒力带着两名副会长紧随着出来,六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天。感觉一阵轻松。

    机器人已经把话传给了天机仙翁,不久,他又接到报告,知晓这个星兽族群都派长老进入了天机府,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面不由的哂然,这些人真都是活得精明,眼见着不可违逆了,便急时的顺风转舵,向尊上靠拢。他们同时过来。一定是互相之间通过气,一致做出某种决定。致于决定是什么,天机之主一时猜不明白,也懒得去推算。他相信,无论如何,这些越老越精明的家伙们,一定是提前都算计好了,一定会做出对自己有利的决定,这种决定对他们有利。对尊上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天机仙翁这个时候不会去想他们敢起坏尊上的心思,冥冥之自有天道感应,也许只要他们起了对尊上有害的心思,天道就会感应的到,做出相应的惩罚,就是暂时不罚,也会一笔笔的给他们记着,记到一定程度就会对他们实行惩戒。

    天机仙翁想到这里,打发走了前来汇报的机器人,朝几个道:“现在事情已经安排明白,剩下的事情就由星空冥王,牛近卫还有位一起筹划,用得着我的时候,通知我一声就行。有几个老朋友过来寻我,我前去见见他们。”

    此时,事情一定,不会再有反复,星空冥王便摆了摆手,说道:“仙翁不要客气,你随意,这边有我和牛近卫,如果我们有什么不能决定的事情,自会去寻找仙翁来答疑解惑。”

    勒夫笑道:“我们魔法师会会整体加入天机府的魔法部,是我们所有魔法师今生遇到的最大的盛事,也是我们的幸运,这其仙翁居功至伟,我们魔法部成立后,会写进魔法史。以后,还请仙翁多多关注一下魔法部。”

    两位副会长也跟着道:“是啊,仙翁是大仁慈之人,我们会记得仙翁为了我们魔法部所做的种种努力!”

    天机仙翁拱了拱手,柱着拐杖,飘然而去。

    勒夫看着天机仙翁的背影,笑道:“仙翁是一个有大智慧,大忍慈之人啊!我们以后要和他多多走动才是。星空冥王,我们这就去大厅,把一些事情向他们说明了,免得他们人心惶惶。怎么样?”

    通过一番的交流,勒夫靠着他的真诚让星空冥王消除了以前与魔法师公会之间的仇怨,既然没了仇怨,对于勒替的话能赞同的他一定会赞同,于是,他开口道:“那,我们就去见见那些魔法师们。看在所有人的面子上,我也不会因为他们以前对我们做过什么而去记恨他们。走吧,我们一起过去。今日就有劳牛近卫了。”

    牛千木笑道:“都是替尊上做事,这样的事情怎么敢轻言有劳?星空冥王你也不要和我客气,咱们以后就要并肩战斗了,这种都是职责之内的事情,真没有必要这样。”

    勒夫又对牛千木道谢,牛千木客气了一番,然后五人这才一同进入到大厅当。人进入大厅,那种和气和轻松所有魔法师都感受到了。当勒夫把所会谈的内容宣布以后,所有人都很高兴,没有换人,以后大家还是各师其职,只不过是把魔法师公会去名,换上天机府下的魔法部罢了。

    勒夫请星空冥王讲话。星空冥王沉思了一下,开口说道:“你们在座的,有不少和我交过手,我星空冥王恩怨分明,是一个讲是非的人。我知道你们当时大都是听从魔法师公会的命令行事,我并不怪你们。大家都同是尊上的仆从,我们就应该所有人一心做事,不再想以前的种种不快。在这里我表个态,我不会再追究以前的事情,你们也不要再对暗系魔法师抱有偏见。魔法部分光明的暗系,总部长由勒夫老会长担任。同时,暗系魔法师分增添一位副部长……审判所将会和魔法部一起成立,到时候我们从魔法师抽调一部分人,组成审判所,裁决魔法师所有的事情。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审判所只对尊上负责……”

    星空冥王讲了一番长话,这才作罢,他讲完,放松了,所有的光明系的魔法师也放松了,在座的都是光明系的魔法师,都松了口气。

    勒夫又请牛千木代表尊说两句,牛千木笑笑道:“本来,咱们是两条道上的人,现在能走到一起。为一个尊上做事,我很高兴。其实,刚才勒夫部长说错了一句话,我本人只能代表我本人,尊上就是尊上,谁也代表不了他。好了,我也不多说,我首先祝大家找到了光明,你们的元素之主会让你们在魔法的修炼上越来越精深,大家成神的机会空前的增加了。说你们赶上一个好时候,倒不如说你们遇到了一个好主人……我们叫机缘,你们可以叫机遇,也就是那个意思啦。呵呵……”

    牛千木说了一些无关的事情,提到的事情都是浅尝辄止,不去深入。他说的没有错,他代表不了天机之主,更代表不了元素之主,他代表的只能是他自己。而且。就是他代表他自己,面对魔法师们,他也不能多说,只能简单的说一些话。

    勒夫理解,等牛千木讲完,他刚想说什么,星空冥王又宣布一件事情,经他向尊上争取,天机府叫天机府已给不合适,尊上不但是天道之机变的主人,也是掌控了元素湮身的主人,为了公平起见,天机府会更名,具体名字需要大家集思广益,想出一个无论是修士,星兽还是合相族,以及他们魔法师都能接受的名字来。

    这一宣布,点燃了魔法师们的激情,大家都在开动脑筋,想给新的府起个名字。

    勒夫见状,便让大家解散,有什么好想法自己去与星空冥王沟通。

    牛千木和星空冥王并肩站在一座山峰上,牛千木看着天机府,说道:“尊上对你们魔法部格外开恩,允许你们另择星球建立魔法部,事实上已经是独立的了。我估计星兽和合相族也开始坐不住了,会有自己的想法。”

    星空冥王抖了一下肩,“我们魔法师比较特殊吧,需要有魔法元素充裕的星球来发展壮大魔法部,替尊上培养更多的魔法师。他们哪里能和我们相比,无论是星兽还是合相族修炼的功法和你们修士一样,完全没有必要别择一个星球。他们想提出来,难道是他们准备分裂你们原来的天机府?尊上是不会同意的。”

    牛千木摊摊手,“我们都知道,但是总会有人不死心,想得到更好的条件,更大的好处。听说星兽个兽族的长老来了,天机仙翁正在接待他们,来者不善啊!”

    星空冥王道:“那是天机仙翁考虑的,这种事情不属于我们管。”

    天机仙翁看着位星兽的长老们,面带微笑,个兽族要把自己在天机府供职做事的家族子弟送给尊上做近卫,这种事情他乐见其成,但他也知道事情绝对不止这些,等他们完全说完了他们的善意以后,会提出自己的要求。、

    果然,这个长老共同提出,星兽的力量比魔法师公会还有强,在关键的时候,星兽对尊上的供献绝对比魔法师们要强。星兽也要找一个自己的星球建立星兽部。位长老希望天机仙翁能替他们把这件事做成,他们会有厚谢。

    天机仙翁笑道摇头拒绝了,他告诉这位长老,这种事情他根本就不适合掺和,这是大事,会有尊上决定,位长老如果有意,可以见了尊上后直接向尊上表明。

    这位刚才还显得很从容不迫的人第一次显出了局促,虽然很短,但是天机仙翁还是看到了,不觉得有些好笑,就这样,还敢来提这种包藏祸心的要求,也不怕尊上震怒,追究下来,星兽们又要损失不少的半仙级星兽。狂天在前面不远,他们还敢冒险,果然是星兽就是星兽,不同一般。

    位长老当然不会去触尊上的霉头,他们都认为尊上的脾气不好,发生过狂天大不敬的事情后,狂天就被尊上给处死了,那也只是在言语上对尊上不满意而已,罪不致死,但是尊上还是处死了狂天。可见尊上的心胸有多么的狭小!他们只想让尊上信任的人从调和,调和成了,他们星兽就赚了,调和失败,由于不是他们和尊上面对面的说明这件事情,还有退步的余地,至多受一下惩罚,很有可能不会变成第二个,第个和第四个狂天。

    位长老再的垦求天机仙翁帮忙,天机仙翁始终都是拒绝,到最后,天机仙翁起身,说道:“们道友,你们就在这坐着,或者由其他们陪着住上一段时间,等尊上回来,我去向尊上禀报,尊上有时间,让尊上接见一下你们。”

    天机仙翁不等他们回答,便起身走了出去,丢下他们自己人慢慢的考虑去。

    天机仙音听了天机仙翁的话,不屑的摇摇头,“就他们那样,还敢提出这种要求,真是不知怎么想的。一个人看不清楚自己的地位是可悲和可笑的。一个群体都看不清楚本群体的利益所在,这个群体是没有希望的群体,早晚会消亡。我想不明白了,星狐族不是以出智者出名吗,怎么他们也会跟着起呼?”

    天机仙翁道:“他们图的不过是一个利字罢了,利字和面子在前,哪还有那么多无求无欲的智者。人一旦对利益动心,对面子看重,智慧就会离他而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