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蓝依儿又和雷森谈天机仙音的事情,雷森借口要走,雷蓝依儿便对他说,这样做已经对外坐实了天机仙音已经是他女人的事情了。当天机仙音被带到这边,而雷森又长达一年的不理,雷蓝依儿就发现事情不是那么单纯,要是天机仙音现在回到升龙星,知道她去哪,和谁去的人一定会见她施大礼,把她当成尊上的女人。除非,天机仙翁不会说出自家的孙女这一年的去处,可是那可能吗?

    雷森顿时觉得头大了,他咂了半天嘴,很是无语的冲雷蓝依儿翻白眼,他很是怀疑让天机仙音通过空间到这边来是雷蓝依儿的阴谋,可是他又没有证据,只能从鼻子里冒粗气。雷蓝依儿咯咯的笑,笑的像是一只偷吃了农家老母鸡的小狐狸。

    雷蓝依儿笑了半天见雷森还在翻白眼,便把身子偎了过去,伸出手摸着雷森的脸,柔柔的叹了口气道:“夫君,我们两个是老夫老妻了,已经有许久没有在一起了。我不怪你,我只是希望你一直都好。你在那边,一直冒险,虽然我知道你有把握,但是我就是由不住的担心,大神虽然是你的血脉化形而成人,可是他必须没有经过母胎,我总觉得他和你的儿子还有些差别,我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了,我想我们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而你应该有更多的孩子,将来能帮上你的忙。你对别人提防,自己的孩子总不至于藏着害你的心思吧?夫君,把天机仙音收了吧,让她也给你生孩子,咱们雷家孩子越多越好reads;。是吧。夫君?”

    这是哪跟哪啊,怎么又扯到孩子身上去了,平时雷蓝依儿宝贵雷大神宝贝得不得了。雷森管严一些就不乐意,现在听她话的意思。尤自怨大神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雷森立刻警惕起来,要是真是她亲生的,他怀疑他是不是不能朝孩子瞪眼,瞪眼就会让雷蓝依儿不依,要和他闹上一场!

    女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雷森头疼了。雷蓝依儿缠着雷森让他答应娶了天机仙音,雷森被缠得没法脱身,只好说道:“好好,都依你!我听你的。你这个女人真是奇怪了。自己的男人非要拿去和别人分享,不同意你还不乐意!”

    雷蓝依儿马上瞪起眼睛,“谁不乐意!给你找女人,你还怪我!有你这样的男人吗?再说了,天底有我这样帮你找女人的老婆吗?你占了便宜,左拥右抱的,春花秋月都有了,你还反过来说我不是……”

    雷蓝依儿恨恨的拧了雷森一把,拧过了,又恨恨的跺脚。要从雷森怀里起来,雷森一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搂住。连声道歉,“好!好!是我不是!我不该说……”

    雷森回到空间仔细把脸上的唇印擦掉,苦笑,好吗,雷蓝依儿给他了命令,个月后必须回到升龙星和天机仙音完婚,不能再拖了,再拖就对不起人了!

    “唉!”雷森长叹了一口气,他又想起了西米!那个倔强的女人不知现在在哪里。过得可好!是该让人打听了。

    天机府,雷森找来天机仙翁。很是客气的给天机仙翁奉茶,把天机仙翁吓了一跳。站起身不肯坐,斯斯艾艾的问道:“尊上,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了?要是做错了,你直说,别这样,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雷森尴尬起来,半天才干笑两声,说道:“仙翁,回头让天机仙音的父母过来吧,我有要事和他们商议。”

    “什么事?”天机仙翁心里面一紧,现在雷森对天机仙音态度不明,莫不是天机仙音在那边做了什么事让尊上不满意了,尊上想找自己一家人的晦气?

    雷森挠了挠头,嘿笑一声,他才发现他想简单了,这种事情应该请一位媒人在间,空口白牙,当面锣对面鼓的确实不好说话。雷森脸皮还没有厚到什么话都能说的地步,憋了半天,悻悻的说道:“没事,你先忙去吧。”

    天机仙翁带着一肚子疑惑和不安离开。雷森坐在哪里喝了几口茶,又挠了挠头,才拿出星际传链让牛千木过来,想想又觉得不隆重,便又叫来了比尔茨,最后一想,还是不妥,自己名义上的老爹雷广一直在升龙星,这种大事应该让雷广知晓,上两次和雷蓝依儿及西米,那是因为一个在之前就所事做了,一个是因为特殊,才没有通知他,若是这次还不经过他,是乎不是人子所为。于是,雷森又把雷广叫上。

    牛千木就在天机府,他现在把他灵隐星的事情全部交待去,基本上算是从原来的事务脱离出来,专心的在天机府做事情。他来的比较快,他恭敬的问尊上有何事吩咐,雷森只是郁闷的摆摆手,道:“你先坐,自己弄茶喝,一会还有人来。”

    牛千木不敢坐,雷森没有好心气,一瞪眼,“怎么着,让你坐你不坐,站着是不是显得比我高?”

    牛千木忙告罪,“尊上,在不是那个意思,在尊上面前,哪有我坐的位置,你就不要折杀我了。”

    雷森再瞪他,“坐!这次不论,这次是我有事求你,先坐,一会再和你说!你要是敢不坐,我马上取消你做我近卫的资格reads;!”

    好吗,雷森心气不顺,把火都发在了牛千木身上。牛千木不敢再违逆,小心的坐,不时的拿眼瞅着雷森,感觉屁股底如同有千万根针在扎他一样,真的是如坐针毡。

    不一会,比尔茨火急火燎的到了,雷森让他坐,他倒没有牛千木那种感觉,直接坐上,换来牛千木好几个不怀好意的厉眼警告,直看得他脖子发凉,却不知自己哪件事没有做好,犯在了牛千木的手。让牛千木记挂上了。

    直到雷广过来,牛千木连忙跳起,叫道:“王爷。我给你倒茶!”他只给雷广倒了一杯茶,把比尔茨选择性的遗忘了。倒完茶。他就再也不肯坐了。

    雷广一拱手,“尊上……”话还没说,就被雷森给打断了,说道:“父亲,你是我父亲,我既然已经认了你,名份就定了,别人叫尊上由着别人。你就不要再叫了,再叫让别人怎么看我?你还是叫我雷森或者是森儿都好。”

    雷广笑了,把手放来,“森儿,找我来有什么事情,我正在钓鱼!”

    雷森嘿笑,雷广这话说的,似在怪他没有把雷广这个父亲当个回事,什么事也不让问,什么权也不给。完全给挂在角落里,不管不问了。

    雷森道:“有事,是大事。叫你们个过来。就是有大事要和你们商议。”

    个人立马感到紧张起来,大事,能让尊上说大事的事情一定很大,由不得他们不打起精神应对,个人一个个都严肃起来,“尊上(森儿)请说。”

    “唉!”雷森未说话,先是叹了口气,“确实是大事,雷蓝依儿刚刚给我弄了一件大事。这件事不好启口,这不。我左想右想,只好把你们个找来。帮帮我!”

    雷广一听是雷蓝依儿找的事情,马上就想起了什么,身体松弛来,拿起牛千木倒的茶心平气和的吹了吹,只剩比尔茨和牛千木还不明所以,瞪大眼睛看着雷森。

    雷森又叹了一口气,“真是大事呢,我这边犯愁呢!”

    牛千木心里发急,转眼看了看一脸悠然的雷广,不由得对雷广这付好心境感到佩服起来,看看,不愧是逍遥王,尊上的生身之父,这份心性,这份淡定就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这就叫境界,亏自己比逍遥王多活了几千年,单是心性就赶不上。啧,这人和人啊,虽然长得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某些方面真的是不能比啊!

    牛千木心感慨,就听到雷森说道:“真是大事呢!你们来,我就是想让你们帮我把这件事情解决掉,要是不行,你们帮帮出出主意也行。要是雷蓝依儿不满意,我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位,你们一定要帮我!”

    牛千木急了,很想说,“尊上,你说啊,你到是说啊,什么事情能把你急到这个样子,连没有得到我们肯定答复之前,说都说的不利索了。”

    牛千木一拱手,“尊上,只要能用到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到底是什么事情,请尊上示,在马上去办!”

    比尔茨也道:“是啊,尊上,只要用着我这边,用人有人,用资源有资源,倒底是什么事情能把尊上愁成这个样子?”

    雷森长长的叹了口气,“我这是真愁啊!事情是这样的……”

    听了雷森所说的大事,除了雷广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牛千木和比尔茨面面相觑reads;。天啊撸的,这是大事?谁不知道天机仙音和尊上有宿缘,在没有确认尊上是尊上时,大家都已经认定天机仙音就是尊上的女了,在礼节上已经隐隐的比对王后雷蓝依儿了。

    两人又一琢磨,回过味来,好嘛,敢情眼前这位感觉这件事情很大,要不是王后给他施压,他想到没想过要和天机仙音过到一块去。这是哪和哪啊!我的个天啊!

    雷森半天不见他们说话,心里面直突突,拧起眉头,“是不是感觉这个事情很难办,要是很难办就算了,不行,我就再把天机仙翁叫来,我和他摆明了阵仗明说。唉,你们说说,我那女人都给我找的这叫什么事,哪有把自己男人朝外推的道理!”

    雷森一手抚额,长吁短叹。

    牛千木咧了咧嘴,猛的抬手狂拍胸脯,似乎在哪里能碎大石一般,嘡嘡作响,发誓似的表态道:“尊上放心,凡事有我,这种事情,我去替尊上办了,绝对不会让尊上为难!”

    雷森马上把手放,有些感动的盯着牛千木,“牛千木,你真是个好人!”

    比尔茨忍着笑,也忙着表态道:“尊上,这种事情再难,也有我和牛近卫,放心,这是好事情,我要公告天,让天为尊上贺!”

    雷森马上道:“慢来,慢来,这种事先和人家家长说好了再说,要是不同意弄得太招摇了于天机仙音的名声不好,咱不能坏了女孩家的名声。”

    雷广放抟在手的茶杯,拍拍手说道:“森儿啊,这件事交给为父了,为父正好很闲,天机仙翁和天机公子哪里由我去谈,你就放心吧,哪天把大神我那孙子给我放回来,让他陪我两天。”

    雷森爽快的答应,“好,好!这件事说好了,他是要必须回来参加婚礼的,这一次连雷蓝依儿的也一起办了,我还欠她一个婚礼呢,一定要给她补上。”

    牛千木朝比尔茨一使眼色,对雷森道:“尊上,你和逍遥王好久不见了,你们父子二人一定有好多话要聊,我们二人就先退了。”

    雷森不放心,叮嘱道:“别忘了我说的事情,要是为难你们就多担待一些。”

    牛千木忙摆出一副虽百死而不辞的样子,慷慨激昂的说道:“尊上放心,我们马上去办。尊上,我们要退了。”

    牛千木拉着比尔茨退,走出门好远去,不担心笑声被雷森听去了,牛千木才叉着腰大笑起来,比尔茨笑得稍稍收敛一些,不过也是手扶着道旁的树木,蹲了去。

    牛千木笑完了,大手一挥,“走,比尔茨,找天机仙翁那老儿要酒喝去。他能掐会算,估计也不会想到他宝贝孙女的媒人要我们二人来做。快走,快走,要是被雷广脱了身,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这是大机缘啊,我们可不能错过了。”

    比尔茨不解什么是大机缘,问牛千木,牛千木白了他一眼,“凡人就是凡人,尊上能称为尊上,天道机变和元素之主你以为那就是他一个人的事情?错,万物都会受他影响,我们修士不说,感受会越来越深,天机之主说给你一个牢笼,你一辈子就没有念想了,天机之主说给你一片天地,你就有机会在那片天地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是凡人,难道你不想一世不做凡人,投生到我们华族,做个修士,转世到你们西方族做个能移山倒海的魔法师,乃至成神?尊上能让你做事情,你就和尊上有了最直接的联系,你来世就是不在尊上的身边,也不会再做凡人,机遇和机缘会随之而来,改变你一世的人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