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一把掐住比尔茨的脖子,瞪着眼睛道:“这是在我面前最后一次,我教你个规矩,若是下次我再看到你敢在尊上面前随意起坐,不把尊上放在眼,我掐断你的脖子,让你早一点往生。除了你,哪个敢在尊上面前这么放肆,你眼里面还有尊上吗?”

    比尔茨被牛千木掐得直翻白眼,牛千木松来手,哼了一声,“找死也不是你这样找法,你敢这样,尊上不计较,他背后的天道和元素之灵会一笔一笔给你记着,你下一辈子就是有着和尊上这一份香火情,天道和元素之灵也会把你这一笔笔的不敬还给你,不整得你死去活来,那就不是天道和元素之灵!小子,别瞪我,我这是为你好。快点走,我们去找天机仙翁去,要尽快落实了这份人情和大机缘。”

    比尔茨听牛千木这么一说,真不敢再计较了,心里头火热火热的,急急的跟上了牛千木道:“我们这样做,不带上逍遥王,会不会不合适。”

    牛千木手一挥,“合适,怎么不合适?逍遥王是尊上的生身之父,就是这个名义,就是你我替尊上出生入死一万次也比不上。算了,不和你说了,走快点吧,你就是个凡人。合适,没有比这再合适的了。”

    雷森亲自给雷广续上茶水,坐下来看着雷广道:“父亲,你是不是怪我把你忽略了?我这也是为你好,这里也没有外人,我可以敞开心扉和你说,到现在,别人虽说都叫我尊上,但是我对自己却没有多大信心。天劫和元素湮身听起来很恐怖,让所有人都怕,但是我自己清楚,对那些异族人来说。这两个听起来高大上,看上去白富美的东西没有用处。在那里我不得不小心做事,唯恐出了差错再也回不来了。现在不让你插手,我就是想着。万一要是我回不来,他们不至于去为难你。这个天机府还没有改名字,我没有信心让所有人都服从我。是啊,我没有信心,要是我不在了。他们要是反了你,你拿什么压服他们?”

    雷广道:“我没有这种想法。你把雷大神给我,让我享受一下爷孙之乐就好了。对于权力我看得很淡,不拖你后腿是我最大的想法。”

    雷森便道:“那就好,我还担你你想不明白,以为我是故意的冷落你。你喜欢雷大神,实话说吧,雷大神和我们有血缘,但不是我的孩子。以后,要是你喜欢。会有成千上万个和雷大神一样的孩子。”

    雷广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雷森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不信,科技啊,就是喜欢这么作弄人……事情是这样的……”

    听了雷森解释大神的来历,雷广无语了半天,心说,好吗,我以为那是我亲孙子,感情我这孙子是这样来的。你们这是欺骗我的感情啊!在雷广的眼里,没有经过母胎生育的人还叫人吗?想想以前对雷大神的亲昵,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过了好久,雷广才道:“我会和以前一样待大神。你们。唉,你们什么时候能给我生一个真正的亲孙子?我的要求不高。”

    雷森笑道:“正在努力。放心吧,我和雷蓝依儿尽快的给你生出一个孙子来。我这次过来,雷蓝依儿还提到你,让我问问你是不是也该长一个伴了,修行的路漫漫无期。一个人走下去,没有尽头,你得有个伴了。”

    雷广喝了一口茶,手指在茶几上乱扣,“我的事不用你管。既然你们都有心,碰到合适的,我自然会去找,合不合适我自己知道,你们就不要瞎操心。当务之急,是给我生一个亲孙子来。真正的亲孙子。雷大神叫我爷爷我会别扭。”

    雷森嘿笑,“习惯就好了。”

    雷广起身,“那俩个家伙去抢功去了,也该差不多了。我说你在感情这方面是不是一点经验也没有?这种事情是明摆着的,以你的身份娶他天机仙翁的孙女,他巴不得。他会拒绝吗?再说,天机仙音我们都看的出来,她就认定了你了,天机仙翁要是敢从说个不字,回头,天机仙音不和他断绝关系才怪呢?就你啥都懂,你以为宿缘宿缘是说着玩的啊。行了,不好你说了,这件事,我这个做父亲的必须出面,我去和天机仙翁谈谈,你也准备一下聘礼,我这边很穷,一般的东西拿不出手,天机仙翁也看不到眼,也显不出咱们家的颜面。”

    雷森直咬牙,“我也很穷啊。”

    雷广丢下一句话,“自己想办法,想不到,回去问问雷蓝依儿。要不就直接问天机仙音天机仙翁喜欢什么,投其所好就行了。”

    雷森发现这件事情真的很麻烦,在雷广离开后,揪了半天的鼻子,又发起愁来,这聘礼可如何出?雷广明摆着是不管了,这不是给他出难题吗?

    无奈,他只好去求教雷蓝依儿,心理已经准备好了,如果雷蓝依儿也没有主意,就按照雷广所说,厚着脸皮去问天机仙音,投其所好也好,既然要办,总要把这件事情办得皆大欢喜,办得大家都有颜面才好。

    雷蓝依儿神秘的笑了笑,“夫君,这件事情你别管了,教给我了,保准咱们的聘礼一出,让他们都疯狂。”

    雷森马上好奇起来,“什么东西能让他们疯狂,我怎么不知道。”

    雷蓝依儿不告诉他,直说,“好了,你别问了,保管到时候让天机仙翁兴奋,拿出去让他倍有面子。我去和仙音聊天去了。记住,一个月后回来,我还有事要出去办。天机仙音也要回到天机星,做出嫁的准备。”

    雷森又被哄了出来,回到升龙星的天机府,牛千木和比尔茨已经等在那里向他复命,两个人都是一脸的激动,高叫道:“恭喜尊上,贺喜尊上!事情成了!天机仙翁倒底是深明大义明白事情,准许了尊上和天机仙音的喜事!恭喜尊上,贺喜尊上了!”

    雷森松了一口气,便把这事放到了一天。抓住牛千木问天机府改名的事情,都一年多了,这天机府连个名字都没有改成,这等小事还做不好。他还能指望这府上上下以后能给他做出什么好事和大事来?

    牛千木道,这件事是天机仙翁操办的,要问应该问天机仙翁。雷森一听天机仙翁的名字,把头一摇,说道:“算了。这件事你们也操一下心,近期把府名改好了,不改对魔法师们很不公平,不利于大家团结。”

    牛千木说是,比尔茨想汇报一下盘龙王朝的政事,马上觉得这个时候不合适,又想到政事上雷森一直也不怎么管,最近地盘扩得很顺利,盘龙王朝扩大了两倍,虽然是东一点。西一块的,但总得来说,是在开疆拓土,大功一件。而且雷森从来也没有问过目前盘龙王朝有多大了,还是等到尊上大婚时,上表给个大惊喜的好,让尊上在那一日,喜上加喜!

    雷森说了牛千木几句,让他最近专门盯着他大婚的事情,不要出了意外。比尔茨趁机请求要把这个天大的喜事公布出去。让万众齐欢。雷森觉得太小题大作了,没有必要。比尔茨和牛千木都正色道:“尊上,尊上的事情无小事,何况是这等喜事。这正是提升上下士气的时候,正是要普天同庆,不可不公布。”

    雷森说不过他们二人,勉强同意了。两人又问到时候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身份安排的问题,这也是大事,这决定了以后两人在万众心目的地位和所受到的礼遇。

    雷森不客气的说道:“那就按照先后顺序。雷蓝依儿是先跟了我的,她不计较我那时的身份。那时我是什么身份啊,说白了就是一个收破烂的,她那时就决定跟着我一辈子,正是所谓的贫贱之妻,无论是谁,也不能改了她的地位。”

    这一下子,两个人都懂了,马上领命而去。尊上大婚,这绝不是小事,要全天下大操大办,不管是人类,还是星兽,抑或是合相族,都必须动起来,给尊上的大婚送上一份厚礼。最起码,也要让跟随在尊上身边这些人满意。

    两个人分头做事暂且不说。雷森变成果园园主的样子又回到了果园,果实要成熟了,但是这一次却是很不好买了,看着树头的水果,雷森决定,不卖了,他要等这些水果成熟后,放到空间里冷藏起来,等到大婚的时候拿出去,让所有人尝尝鲜。这种水果他们那边可没有,是独一份。

    翅目族一批接一批的涌进双角人的宇宙,双角人眼看着不行了,人口已经锐减到不到成,再下去就要灭族了。这等大事,翅目族也不敢擅自做主,上报到刀臂族,刀臂族过了数日才回复他们,神族有神谕,要翅目族不惜代价把双角族而昨的危机给化解掉,早日让双角族恢复元气,神会保佑所有子民。

    雷森除了果园和他的垃圾物质回收站,他哪都不去了。每天把一些分解下来的物质收到空间,还不敢太明显,怕翅目族发现不对,到时候找过来,他解释不清那些物质的去向,逼得自己要暴露出行迹。现在以双角人的身份在这边活动是最好不过的事情,能潜伏下来一天就是一天。

    只是这些翅目族真的很嚣张,不把别的双角人放到眼,呼来喝去的叫骂也就罢了,居然跑到他的果园里来,要强行的征走果园里的水果。见园主不太乐意,居然伸手给了园主一个巴掌,拿出大号的离子枪来,对着园主的头,恶狠狠的说道:“爷爷们是来救你们双角人的,知道不,自从到你们这个破宇宙来,我们已经死了一百多人。记住,你们双角人是低等族人,我们一条命能抵你们千条万条,想吃你种的水果,那时看得起你们,别给脸不要脸,惹恼了爷爷们,爷爷让你死无可死,你不信,可以试试?”

    旁边,随着这些人来的一个双角人就是上次给园主办许可的人,最近他对园主比较满意,园主把垃圾分解的活接过去,所负责的区块又恢得了干净爽利,明知道在这个时候,分解出的物质也卖不出去还这样做,这是一个有良心双角人,在这个混乱的,朝不保夕的年代,这样有良心,有公德的双角人已经不多见了。

    生怕园主被冷酷的翅目族杀死,那个双角人连忙劝对园主出手的翅目族人,陪笑道:“息怒息怒,怪我没有把话说清楚。这个人很特别,视他的果林如同生命,上一次我们这是闹恶魔时,很多人都跑了,还有人劝他也走,他就是放不下他这些果木,一直守着水果卖出去才离开。上族啊,要理解啊,他只是一时想不开,我会劝他,好好的劝他。”

    那位翅目族才把离子枪收起来,哼了一声,“我说了,我们能看上他种的水果,是他的荣幸。什么东西再宝贵能有你们灭族重要。到时候人都没有了,留下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不要不识抬举,我的耐心是很有限滴!”

    双角人连忙点头,“是!是!上族息怒,我会好好的开导他,这水果成熟还需要些时日,上族先离开这里,我保证到时候一定能让上族吃到可口的水果。”

    翅目族不满的离开了。园主摸着脸颊,有些恼怒的对双角人说道:“凭什么?凭他们比我们高级?就是比我们高级,也不可能让我们无偿无条件的把所有的东西都送给他们吧?恶魔,我看他们也是恶魔!”

    那个双角人连忙用手捂住园主的嘴,小声嚷道:“可千万不要乱说。他们确实比我们高级。唉,我们修炼的功法到了一定程度就再也提升不上去了,他们的功法比我们的要全一些,修炼的等级自然也比我们高。这一点不服不行啊。你也是,不就是一园水果吗,他们要给他们就是了,今年没了,果树又跑不了,明白还会继续长,他们把恶魔清理了,果树不还是你的?我们只要撑过这一段时间,他们离开了,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要怪,就怪那些该死的恶魔吧,没有他们,这些家伙也不会过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