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些东西如果一直放在空间里,谁也不清楚是什么,那就真瞎了这些材料的用处。如果天机仙翁和仙莲判断一样,不但能借此机会确定这些圆球的作用,也能趁机替夫君树立高深莫测的形象,就是有些半仙不肯对夫君付出忠心,看到这些材料也会为利对夫君服从。

    雷森面无表情的说道:“仙域通道没有找到。这些东西吧,我还有很多,对我来说没有用处reads;。要是仙翁不满意,我可以再想想办法找其他的聘礼来代替。”雷森说完,抬起手向按了,“大家都坐,都站起来算怎么回事,几块无用的东西,不值得大惊小怪!”

    天机仙翁遗憾的摇摇头,“尊上,是我急切了,我也想到尊上不会这么快找到仙域通道,只是这些东西除了仙域,我还真想不到尊上会从哪里得到。”

    雷森点头,“确实不是在咱们这里形成的。”

    天机仙翁才道:“尊上,这份聘礼太贵重了,既然尊上如此,天机仙音能陪侍在尊上左右,我天机家族就没有二话可说了。”

    一个半仙按捺不住,开口问道:“尊上,仙翁,不知聘礼是什么,能否让我们也看看。”

    天机仙翁看着雷森,雷森没有表示,雷蓝依儿适时开口,“聘礼吗,当然要公布的,不然外人也不知道。我夫君说了,这些东西很普通,我也是这么认为。仙翁,你就让各位前辈们看一看,做个见证好了,正好能证明我夫君是多么的看重天机仙音的。”

    天机仙翁应道:“好,就如王后所说。”天机仙翁把打开的盒子转过来。面向众人,深吸一口气道:“各位从仙域来的道友先来看看,看明白了给后进的道友解释。”

    站出来十多个半仙来。朝雷森和雷蓝依儿拱了拱手,又朝天机仙翁拱了手。便急不可奈的一步跨到那一排盒子面前。

    “咝!咝!……”这十多个半仙发出冒凉气的声音。盒子里的东西实在是把他们震撼得不知该说什么了。

    他们都是从仙域来的,他们对盒子里盛放的这些不大的圆球很熟悉,那可都是能炼制仙器的材料啊,不是随意研磨出来的石球,就这么被装进一个个不起眼的小木盒,连内衬也没有,这让他们如何不震惊,他们能想得出来。这些东西尊上和王后都知晓是什么,否则也不会拿来做聘礼。只是尊上这些东西也太不当回事了吧,要知道这些可是炼制仙器的材料,不是泥球!

    一个半仙忽然开口问道:“我能上手看看吗?”

    天机仙翁呵呵笑道:“可以,龚道友随意。”

    龚半仙立即小心把面前盒的一个圆球取出,捧在手,仔细观瞧,他看了半天眼神越来越炽热,忽然把圆球放到盒,回身朝雷森跪倒。两眼直视雷森,大声说道:“尊上,如果尊上能按我要求赐给我十枚这样的仙精。我龚长清就把神魂对尊上打开,任由尊上施为,此后,但凡尊上差遣,龚长清万死不辞!”

    雷森看着龚长清,沉吟道:“你这是?”

    龚长清一低头,“也许尊上有所不知,这些材料已经达到了极致,就是那些高高在上的至仙手掌控的仙精。这些仙精不用再去炼化制成仙器,能直接放在神魂温养。成为本命仙器。我求尊上收我的忠诚,赐我我需要的仙精十枚。我马上潜修,温养仙精,一单养出与元神相通的仙精之魂,就是到了仙域,来不及登仙,碰到上仙和高仙凭我的战斗经验,再依靠仙精威力,也可碾压,请尊上一定要成全我。”

    雷森没有立即回答龚长清的话,回头看着站在他身后的牛千木,稳稳的问道:“牛近卫,龚半仙说仙精这件事你怎么看?”

    牛千木从震惊恢复过来,见尊上询问他,忙低身道:“尊上,那些东西我只远观,没有亲见,不敢断语。只是,如果真如龚道友所说,那些都是仙精,温养好以后,确实能依靠仙精碾压超过自身修为一两个境界的人reads;。”

    雷森指了指桌上摆着的盒子,淡淡的说道:“你现在就去看,看明白了再来回答我的话。去吧!”

    “是!”牛千木转出雷森的身后,朝桌子边走去,在最边缘的盒子里伸手取了一个圆球放在眼边仔细观睢,不一会,他脸上就掩饰不住震惊和狂喜来,极度艳羡的看了天机仙翁一眼,回过身来,朝雷森施了一礼,“尊上,我看了,其他的不知,在仙域因为我家族的原因,我确实见过仙精,对其知晓一二,如果我没有看走眼,我看的那枚确实是仙精。”

    “唔!”雷森点了点头,对还跪在地上的龚长清说道:“龚半仙,你起来吧,你说的事情以后再说,今天我是聘礼来的,不是收近卫。”

    雷森言外之意是拒绝了龚长清,龚长清不傻,他可不愿意错过这样能一举提高自己实力的机会,若是他有仙精,温养好了,哪轮得上高素素拿着一把废品仙器耀武扬威,仙精一出,一击之就能让高素素神魂俱灭。

    龚长清跪着不起,把头磕在地上,“尊上,我龚长清以前确实对尊上看不上,因为尊上太年轻,年轻人总是见识不足,一个决定就要可能左右许多人的生死。但是通过我的观察,我发现尊上并不是这样的人,至今除了去让魔法师归顺用过我们一次,就是尊上一个人去面对异族人也没有动用我们。尊上莫怪,这不是我龚长清不识大体,实在是我们大部分都有这样的想法,想看看尊上是什么心性。这一点众位道友都在,可以与我作证。”

    龚长清说完,抬头看着四周,希望那些半仙能站出来证实他说的是真的。但是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人在背后说尊上的是与非津津乐道,面对尊上。却都紧闭了双唇,不愿意说出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话来。

    天机仙翁拿起一个圆球细细观瞧,听到龚长清的话。见大家都在装聋作哑,心里面不由得替龚长清感到可悲起来。修行修行。许多人已经把心思修到狗肚里去了。他放圆球,振衣来到雷森面前,拱了手,说道:“尊上,龚道友所说的话,我能证实,确是如他所说,许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尊上也莫要怪罪。他们不似我能推算天机,知道其的利害,也不似牛道友经历过尊上的天劫的仙劫惩罚,深刻的明白尊上一怒到底是多么的恐怖。仙精在仙域也是众位仙人争抢之至宝,不要说是一个这样的圆球,从球上扣手指甲大小一点来也会引来腥风血雨,造成众多仙人殒落!”

    雷森又唔了一声,看了一眼雷蓝依儿,这件事是雷蓝依儿放出来的,不知雷蓝依儿准备如何收场。本来在雷林是废物的东西。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仙晶,都主财不露白,露白惹祸灾。这子好了!

    雷蓝依儿却是没事人一样,见雷森看过来,朝雷森投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她想到了,既然已经暴露了,而雷森又说出了这些东西在他眼是无用之物,大家都不是傻瓜,能听得出雷森的言外之意,那就是。这些东西雷森有很多,因此才变得无用。也可以说。这一次暴露出雷森有仙精的底细,既是一个意外。也是他们一对公母意外的相互配合的结果。

    雷森是心里没有底,怕万一这聘礼出了丑,没法收场,所以才尽量的让脸上没有表情,始终板着张脸,让人误解了。而雷蓝依儿却是相信仙物,他相信仙物不会拿这种事情寻她开心,才拿出这些在她眼一开始也是无用之物的圆球来做聘礼,尽早搞明白这些东西都是些什么东西,怎么用,能搞清楚,她也能知道该如何去使用这些东西了。

    这一对公母都没有想到拿出这些东西会如此的让人震撼,居然是仙精,那,那,那一仓库的几十万个圆球,而且要是想要再有,雷森多去弄些物质来放到转盘上分解,只要物质一直有,他们岂不是一真能有源源不断的,想有多少就有多少的仙精可用?

    一对公母心里面偷偷的也被震撼了一把,雷森心的兴奋就不用说了,但是他一开始板着脸,那是因为心虚,间别人叫破了仙精,他换成一脸的狂喜,就露了底细,作为一个人上之人,他为了保持形像,只能维持着冰而淡的表情不松,在众半仙眼尊上就是尊上啊,看看啊,面对仙精还能淡定,以后要是跟着尊上真的是前途无量了reads;。

    雷蓝依儿是个女人,天生就会表演,而且还是做了数百年超智脑的女人,她的震惊显露出那么片刻,只是众人都被仙精吸引过去,没有人注意到,等有人想到看她,她已经调整好心情,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过来。

    两人心急转,天机仙翁见尊上不说话,便又说道:“尊上,这聘礼太贵重了,贵重到我们天机家族不敢保有。我在这里抖胆请尊上收回,善加保管。”

    天机仙翁说罢,又对雷森行了一礼。

    雷森又唔了一声。雷蓝依儿适时接话,笑道:“仙翁说哪里话了?聘礼就是聘礼,焉有送出去还收回来的道理,多不吉利。说实在的,我夫尊来之前还暗怪我小气,不肯拿更多的送来。我夫君得了天机仙音,就是再多的仙精那也是值得的。”

    雷森马上点头,想到这种东西对别人来说也许会失去理智抢夺,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多去几个星球弄一点石头扔进空间而已。他好久没有这么做了,这次回去看来要活动活动筋骨,早一日把蓝依儿在空间建的那些仓库填满,这样一来,他可就真的成了富人了,万一有一天真到了仙域,他随便拿出一点来,就能变成富家翁,吃穿不愁了。

    天机仙翁见止,知道是推却不掉了,人家两口子都说了这是聘礼,人家是实心实意的过来,拿出这等惊天的聘礼来,确实是看得起他们天机家族,给他们壮了脸面。只是这脸面壮得也太大了,大了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天机仙翁拱拱手,“那我就多谢尊上,我天机家族以后唯尊上是瞻,谁敢违了尊上的意志,我天机家族会拼尽全力替尊上清除!”

    这是天机仙翁第一次当着雷森和许多人的面前郑重的说这些话,雷森笑笑,“好,我知道了。聘礼了。我们还有事要做,就告辞了。”

    雷森来时就没有打算在天机星留宿吃饭,天机仙翁和天机仙音的亲生父亲再挽留,都被他推却了,带着牛千木,雷广,比尔茨,以及雷蓝依儿返回了升龙星,一到升龙星,雷森就让牛千木人离开,拉着雷蓝依儿去空间了。

    过了半天,雷森召雷广和牛千木来见。两人一进屋,就看到屋摆着上百个大小不一的圆球,大的如蓝球,小的如弹珠。

    雷森道:“你们两个,一个是我的生身之父,一个是我最信任的人,仙精既然面世,你们就一人选一个合自己用的吧,拿去温养,早日温养出神魂来。顺便,也和我讲一讲仙精如何分类以及使用,还有仙域里的一些掌故,做为尊上,我知道的比你们少,似乎不合适。”

    雷广扫了一眼地上的,看着雷森道:“森儿,我可不是从仙域来的人,这种事情你只能问牛近卫了。老祖也知道,只是没有你准许,我没有告诉他,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知道。这种逆天的宝物,他一定会找我,要来和我要去一些。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雷森笑道:“无妨,我的东西想要都是有条件的,龚长清提醒了我,除了我的女人儿子,还有父亲,其他人想要,让我在他的神魂打手印我就给他,不然,别说是姓雷,就是姓天,我也不会给,想也不用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