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翁把盒子打开一只,“所有的仙精都在这里,我和你父亲商定了,这些仙精不合我们天机家族使用,一枚也不留,全给你当成嫁妆。△,尊上真是舍得啊,一出手就是仙精,这是在所有人当投下一枚震撼弹,他意在告诉所有人,他不但手握有能左右所有人命魂的天劫,还掌有最好最高的修行资源。好高明的手段。就是没有顾及我们天机家,借你们的婚事,也把我们天机家族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我们天机家以前有多少朋友,别人有多么敬仰,在仙精面前,许多得不到的人,不敢去打尊上的主意,就会把我们视如仇寇。仙丫啊,也许尊上是无意的,你要帮着我们化解这次危机。这些仙精做为你嫁妆的一部你,你还带回去,若是有助演算天机的仙精,帮我们家族秘密的讨要一些来,也算是对得起天机家对你的养育之恩了。”

    天机仙音看着天机仙翁,“这些仙精,随便拿出去一枚就可以收卖一个半仙替你卖命,而且会忠心不二,你舍得?我记得家族许多人有这等雄心,你做为开族的老祖,就不成全一番,甘心自己的后辈平淡一生?”

    天机仙翁嗤笑一声,“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知道什么?别人不知,做为能深测天机的人,我可是知道,随着尊上对天机掌控的加深,天机的感应也会越来越强,只要有人妄动,尊上不知。天劫就会替他清除了。暗室生鬼的人自以为能瞒过所有人。岂不知。这天下只有一个人不能,那就是尊上。谁敢生逆,以后在念头生起时,就会受惩罚。哼,这些人,真当尊上掌控天劫后不敢对付他们,太幼稚了!”

    天机仙翁随即正色道:“还好,我们天机家有你。你到了尊上身边,第一要务就是把家族这些人告诉尊上,以后碰到他们要生事,告诉尊上,不必手软,该杀杀,该剐剐,我们真正的天机家族只能依靠尊上生存,这一点,他们不明白。我明白!”

    天机仙音把盒子一一收起,语气恢复自然。“那个龚长清遂出天机星吧。留他,早晚给你惹来祸事,这人心太大,留不起。”

    天机仙翁瞅了瞅天机仙音,没有问为什么,他也知道龚长清开口向尊上要十枚仙精不对,仙精又不是大白菜,随便能要来,就凭你那一跪,尊上就老老实实的把仙精送给你,而且一送十枚,有这等好事,在场的人都跪了。还不得把尊上跪破产。

    “好,我会通知道,即时起,天机星不再留他,他想去哪去哪。其实也不用我去找他,尊上离天天机星,他随后跟着就离开了,十有**想缠着尊上,让尊上答应他。恐怕他的想法要落空了,我在天机府,一年见尊上才能见几面,尊上哪能是他想见就能见的。其实,龚长清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只是一时冲昏了头脑,等他冷静过来就好了。”

    天机仙音只道:“反正我提醒过你。过些日子,我嫁给尊上,就不再是天机星的人了,再回来是以另一种身份回来,大家不会和以前一样对我。这一点,爷爷你清楚,我清楚,所有人都清楚。有些事情,我先要说明了,以后不要想着走我这边达到你们光明正大达不到的要求,我也不会允许,有什么事情摆开了谈,尊上答应了就答应了,尊上不答应,你们也不要有所抱怨,雷氏就是前鉴。天机家族还不如雷氏。你们不知道,尊上不只有王后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叫西米,因为擅自做主,喜欢弄权,被尊上赶走了。”

    天机仙翁皱了皱眉头,天机仙音给他的杯子里续上茶水。缓了一口气,又道:“通过我的了解,尊上只相信雷蓝依儿,雷蓝依儿处处为他着想,我以后要向雷蓝依儿看起,任何损坏尊上尊严威信以及利益的事情我都不会去做。所以我把话先说到这里,能帮天机家族的我帮,不能帮的,你们什么也不要说,不要让我自绝于尊上。”

    天机仙翁摇摇头,慢慢的起身,“不会的,有我在,天机家族还不会下作到要走你的门路。这不是皇亲国戚,有雷蓝依儿在,这皇亲国戚做起来也不稳当,只能引来杀身之祸。放心吧,以后但凡有天机子弟去找你,你都不要理,告诉他们是我说的。我天机家族不能靠着一个女人上位。”

    天机仙翁走了,天机仙音坐在那里慢慢的喝着茶,想着自己的心思。

    龚长清拦住天机仙翁,天机仙翁笑呵呵的住了脚,拱一拱手,“龚道友,别来无恙啊!”

    龚长清道:“见过仙翁,我找仙翁有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天机仙翁笑道:“龚道友有什么话就说吧,这边也没有外人,安静得很。”

    龚长清马上说道:“我是来求仙翁的,我知道仙翁深得尊上的信任,尊上马上又成了仙翁的孙女婿,你说的话尊上一定会听。我是来求仙翁帮我在尊上面前说说话,让尊上收我做近卫,赐我仙精。”

    天机仙翁叹了口气,“龚道友,你能第一个认出仙精,当也知道仙精的珍稀,你出口要十枚仙精,我在旁边听着也觉得脸红呢!别说十枚,就是一枚,拿到仙域去,那些修为高的仙人也会争破脑袋愿意为此付出所有代价。我不知道你是不知还是有意而为,当尊上什么都不知可以随便摆布。在尊上面前,我已经替你讲过话了,再讲,我都不知道该讲什么了。近卫是尊上自己挑选的,合不合适,我这个外人根本就做不了主,你来找我,实在是找错人了。龚道友,我能帮的一定帮,不能帮的我清楚。恕我无能。你这个忙。我帮不上了。”

    龚长清急了。拦着天机仙翁不让天机仙翁走,他道:“仙翁,我知道你会说我贪心,可是尊上有那么多,留着也没有用,发到我们手,我们的实力就能翻上一番,到了仙域立马就能站住脚。我想。仙翁你也不愿意回到仙域就受欺负吧?仙翁,无论如何,你帮我一下,帮我在尊上面前说几句话,我龚长清承你的情!”

    天机仙翁脚下一转,转到龚长清身后,手的拐杖点在地下,轻飘飘的离去,他边走边道:“龚道友,自己的机缘自己去求吧!我帮不了你。对了。我顺带的通知你一下,从现在起。你离开天机星吧,无事不要再来了。”

    龚长清一个激灵,“仙翁,你什么意思?请你把话说清楚!”

    天机仙翁没有回话,灵雾聚拢过来迅速掩住了他的身影,只听见拐杖点地上,一声声的,清脆极了,慢慢的远去。

    龚长清呆了一呆,他是从升龙星返回的,他在升龙星,连天机府也没有机会进入,更不用说见到尊上了。见不到尊上,就达不到他的目的,他本是满怀信心的回来,以为近万年的情谊,天机仙翁一定会帮他。天机仙翁已经得到了数量不菲的仙精,他自忖自己的修为不比天机仙翁差,只不过平时不愿意作声罢了,尊上能给天机仙翁什么,就一定能给自己什么。和天机仙翁比起来,他只要十枚,数量已经很少了!

    没想到,他双膝跪倒了,尊上却没有答应他,下了聘礼后对他不置一言就走了。他不死心,真的不死心,有了仙精,他就能在回到仙域之后最少能杀死超过他两个境界的仙人。那个时候,他背后有尊上,手有仙精在手,他怕谁来着。

    龚长清长啸一声,声音充满了悲愤,他不和别人比,只和天机仙翁比,为什么尊上那么看天机仙翁,什么好事都找上仙翁,天机府交由天机仙翁总管,马上又要变成天机仙翁的孙女婿,还有,下聘礼直接拿出大量的仙精。和天机仙翁比起来,尊上视他如草芥啊,眼根本就没有他,这让他如何甘心,胸不由的生出一股恶气来。

    龚长清一跺脚,不求他天机仙翁了,走就走,凭他的身手离开天机星照样逍遥自了。这个天机仙翁眼量太小,太不能容人了,算他龚长清这万年间眼瞎了,相信了天机仙翁。没想到事到临头了,天机仙翁不但不帮他,还把他赶出了天机星,天机星可是几千年来他的立足之地!罢了!罢了!

    龚长清离开了天机星,天机仙翁听到主脑汇报龚长清离开的消息,停住脚步,向星球外看去,微微叹息一声,当龚长清贪心一起,向尊上要十枚仙精时,他的命运就改变了,也注定了!天机啊,不可说!不可说!

    雷森婚期以前没有事情可做,结婚大典自有比尔茨,牛千木还有雷广操作,大事不决有雷蓝依儿,小事更不用来找他。虽说他是结婚大典上的唯一男主角,但是婚礼筹办这件事上,他完全就是一个外人,没有人来问他任何意见。

    他向雷蓝依儿讨点事做,雷蓝依儿横眼看他,要他做好两个女人的新朗官就好了,其他的用不着他来操心。要是没事,他爱干啥干啥去,别误了婚期就好。

    郁闷的雷森只好进入空间,一次次想要变成翅目族人的样子,但一次次又失败了。雷森吩咐空间主脑到时间提醒他,自己便觉浸在《易体变形术》的研究之。

    盘龙王朝之王大婚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了出去,原盘龙王朝的人,一部分已经接受现实的人觉得是件喜事,大部分的人却都没有表示。民主倒退,行政体制倒退,这严重打击了他们,他们不接受这要的事情。

    新收归盘龙王朝的星球,大部分的人都是冷眼旁观,既不说是好事,也不对这件事情作出什么过份的言行。

    西米收到这个消息,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她知道有人再找她,而且她也也能猜到找她的人不是雷森就是雷蓝依儿,可她觉得她是一个有本事有能力的女人,不是那种离开男人就不能活,要寻死的没有出息的女人。她一定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活出一番精彩来,不用顶关尊上的名头躲在尊上的背后,成为尊上的背景。

    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如果是女人,没有成为她喜欢的男人背景打算,那是她爱得不深;如果是男人,不愿意成为一个女人背后的男人,那是他爱得不真!

    雷蓝依儿也许就是爱雷森爱得不深,才导致如此!

    西米坐在那里,暗暗的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爱雷森爱到骨子里去?也许吧,她心里除了有一股不服,想做出一番事业的心思,还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不想受到雷森的约束,她不情愿学着雷蓝依儿的样子做雷森背后的背景,也不喜欢雷森站在她背后,让别人知道她有了男人,有了自己的感情!

    西米的感情很复杂,也很独特,她不清楚,但她清楚的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真的失去了雷森。雷森是许多人眼的共主,什么都缺,但绝对不会缺女人。特别是有着雷蓝依儿那个喜欢宠着雷森的傻女人,允许雷森找别的女人,并且很高兴的接受,雷森在女人上,有了新的女人,她这个当初逼着雷森喊她老婆的女人很快就会被雷森淡忘,以至于会被清除出雷森的记忆去。

    西米想了很多,奇怪的是,她虽然心有些不愤,有些发怒,更有些不平静,但是作为一个感情应该很丰富的女人,她竟然没有流泪,这很不可思议。

    “也许,我真的是爱他爱得不真吧!”她想,“也许,当初在飞船上,看他傻得可爱,自己做为一个超智脑,感情空虚,急需要一个男人的缘故,所以才会做出在他洗澡的时候,虚幻了全息影像,闯了进去,逼他叫老婆。”

    当初他就是有些不情不愿的,所以才不会宠她。而她当初那么任性,那么的胆大,所表现的可能不是他喜欢的女性那一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