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只是在星球上悄悄的看了几眼,武弃星已经变了样子,表面上的垃圾都被清理干净了,星球上和星球外都有隶属于原魔法师公会的直属舰队护卫。?    在星空上,雷森看到几座巨大的堡垒,魔法师公会一直都很富裕。

    雷森悄悄的从武弃星上撤走,在这里有很多他的记忆,他在这里收留了变异人,变异人在利益的诱惑下大部分背离他而去。他在这里真正的和秦家家主有交际,秦家家主却死了,死在活尔夫家族的黑手之下,秦家最终不得不被迫把武弃星让出,让给了杀死秦家家主的沃尔夫家族。

    也是在这里,他杀死了郭建城,弄死了林动,交恶了秦昭!

    回到升龙星,雷蓝依儿便找了过来,把天机仙翁还仙精给天机仙音的事情向他汇报了一下,雷森让雷蓝依儿看着处理,仙精对他来说真的不是稀奇的东西,才十几枚而已,不值得放在心上。

    雷蓝依儿就知道雷森是这种态度,没有意识到仙精会在修士当引起多么大的轰动,如果控制不好,会造成多么坏的后果。既然雷森不考虑,看来以后,仙精的分要她和天机仙音来做了,并且一定要做好。

    天机府内外竖立起几十块大的屏幕,从即日起,盘龙王朝所有的星球都将能收看到王的婚礼筹备进程。这时离大婚的日期还有十天。

    雷森的衣服做成了,是很传统很传统的龙服,这是牛千木约了十来个半仙一起炼制的雷属性法袍,上面炼制上了团龙图案,下摆有云海纹。雷蓝依儿的大婚法衣也炼制了出来,天蓝色的,上飞着一只冰凤,很是华美。天机仙音的大婚法衣不用这边操持,天机星那边一手包办了,他们嫁出天机仙音。自然是怎么隆重怎么来,比雷蓝依儿要强。雷蓝依儿至今都没有娘家人出现。

    两件大婚的服装展示在屏幕上,牛千木在一旁细细的解释法袍和法衣的作用,都用了什么材料。用了什么炼制手法,多少人一起炼制,用了多久等!这时所有观看直播的盘龙王朝的子民才正视起他们的王的另一重身份,王原来还是一个修士,王的手下还有一群不惧离子炮轰击的人修士在替他做事情。

    一时之间。¤?卍不管对雷森的观感如何,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喜欢雷森和盘龙王朝的人觉得这样更好,自己的王越强大,王朝就越有保障。不喜欢的人则是完全放下了抵抗的念头,和修士对抗,修士都是法外之人,神通广大,一不小心死都不知是如何死的,还抵抗什么。这些人想起了许多雷森的好处来,这个王从来没有表过自己的政见。也没有巧立名目收聚各种税费。除了政体体制与先前不同,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若说有,除了心里上的不适之外,应该是生活更便利了些吧。

    盘龙王朝成立,对真正的星民还是做了一些实事。

    “唔!原来我们的王是这样的人!”回味过来的人们突然想到,马上又想起了雷森的种种好处来,雷森不但是修士们的领,还是魔法师的元素之主,天生就是做天下共主的料。跟随这样的王,脸有荣光!

    雷森不会想到他的一场婚礼会被比尔茨借机操作出这等效果来。比尔茨在总执政府里收到情报部门的反馈,松了一口气,星民们的反应比他想像的还要好。他相信,关注普通星民反应的一定不只有他,还会有许许多多不甘心,原来掌权或都在兼并战争的那些人也会关注到。相信,星民的反应到了他们手,他们一定会感到沮丧。民心慢慢的向着王朝,盘龙王朝这才真的不惧有一些人想推翻盘龙王朝。

    做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最基本的能力就是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精心的做好每一件事情,在悄无声色传递出想传递的信息。

    雷蓝依儿对结婚礼服这件事很上心,把两件衣服取回来,拉着雷森试衣,左挑右比,觉得挑无可挑这才放心。天机仙音看到了两人的礼服样式,也放了心,原来,牛千木和天机仙翁通了气,设计的衣服当然是一致的,两件合谐一件出挑,怎么都不合适。

    还有天,雷蓝依儿无论是腕脑还是星际传链皆没有西米的信息。这西米一定知晓她们将要和雷森在婚的消息,一直没有出声,这还是在堵气。

    雷蓝依儿解下腕脑晃了晃,担心是腕脑坏了。星际传链也试着和天机仙音联系一下,没有问题,是西米不愿意和她联系!

    西米一定是在伤心,雷蓝依儿想到,原来有些欢喜的心因之变得忧伤起来。  这个婚礼如果有西米加入进来,那该多好啊!西米在哪呢?

    雷森也想到了西米,站在院抬头看天,左右无人,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知道雷蓝依儿背着他寻找西米,故意装作不知,他也希望能听到西米的消息。婚礼西米出不出现无所谓,只要让他知道她平安的消息就好。

    西米的船队在陌生的星域闯荡着,她带着船队一头进入这个星域,想在这里找到天吞兽星盗团,之前,在地下基地里,她分析了很多数据,这片星域被天吞兽星盗团占据很有可能,她希望能找到天吞兽星盗团,并把它们给消灭。

    忽然,船队前出现一个单独飞行的人影,西米连忙确认,当她确认出那就是一个人时,不是穿着机甲在星空模渡,她连忙让整个船队停止前进。这是一个半仙,除了战争堡垒,所有的飞船都不能给他带来伤害。

    半仙是上位者,是前辈,同是修士,必须给半仙必要的尊敬。

    那个人影现了船队,竟飞了过来,拿出一把大斧,一斧把靠近他的飞船劈散了。西米大惊,连忙让所有的飞船加离开。

    那个人紧追了好久,一直把船队撵出这片星域。这一次出动,西米不但没有找到天吞兽星盗团。还损失了一只船,一点儿利息也没有捞着。

    西米沉思,天下所有的半仙均出自雷森手下,这个半仙不分青红。拿出法器就攻击飞船,要么是受了剌激,要么是心怀不轨者。

    西米把这个半仙的影像给调了出来,汇总了一下,犹豫着。用一船飞船的继号给了雷蓝依儿,只在影像问这个半仙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某某星域,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她的船队。这样的半仙天机府究竟是怎么管理的?管理不好,天机府不如解散了事!

    雷蓝依儿的腕脑接到这个影像,耳听到西米的声音,她蹦了起来,马上和给她影像的号通联,继号已经不存在,都是智脑。玩扫尾的手段,轻描淡写的就能做到。

    雷蓝依儿急忙忙的来找雷森,把那段影像拿给雷森看。那个对船队出手的半仙两人都认识,就是和雷森要十枚仙精的龚长清,开口要十枚,并愿意放开神魂,整个剧情在他身上才有一个大转折,这样的人物,两人怎么会记不住?

    雷森看完影像,不用想也知道影像背影里的船队是西米的。被龚长清攻击的船主是西米的。这龚长清想做什么,他拒绝了他,他回头就拿他的女人作为报复!

    雷森脸色阴沉,直接给天机仙翁星际传链。语气不善道:“仙翁,给你一天时间,死活不论,把龚长清给我送到升龙星来。别跟我说他被你驱逐出天机星了,我只和你天机星要人,人一日不到。婚礼一天不举行。我只等你一天。“

    雷森说完就把星际传链收起来了,对雷蓝依儿道:“停办婚礼,如果天机仙翁一天之内没有把人给我送到,和天机仙音的婚礼取消。凡是天机星所出的半仙皆受天劫,再入轮回,那个龚长清会神魂俱灭!”

    雷蓝依儿想说什么,雷森眼一瞪,她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眼前这个可怜的男人,心里面一定以为是他亏欠了西米什么,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这件事情说不定只是一个误会,雷森根本不给别人分辨的时间。

    天机仙翁在天机星吓了一跳,他听从了天机仙音的话,把龚长清赶出了天机星,人去哪他也不知道,别说一天,就是天,他也没有可能把龚长清找到。这,这,这龚长清究竟做了什么让尊上怒火烧的事情,不见他婚礼也不举行。

    想到这里,天机仙翁急急的和雷蓝依儿联系,雷森进入空间,雷蓝依儿便把事情原委和雷森说了一遍,又把雷森后来所说的话一字不增,一字不减的复述给了天机仙翁,天机仙翁这一下子吓得亡魂大冒,大大的紧张起来,急声问道:“王后,尊上是,是这样说的?”

    “是!尊上是急了!你们天机星的半仙我以为都是楷模,没想到仙翁你当初挑到天机星上的人也是良莠不齐,这一次如果出现任何意外,我会毫不犹豫的支持我夫君对你们所有天机星的半仙来一次大清洗。仙翁,好自为之吧!”雷蓝依儿也不愿意再和天机仙翁多说什么,把星际传链收起,强打起精神,回去了。

    天机仙翁急忙来找天机仙音,天机仙音也恼了,对天机仙翁道:“早些时候,你就让你清理寄居星球上的半仙,你不听,说我还小,为人,欲成大事者就要能兼收并蓄,有容乃大。现在好了,你看你收留的龚长清,完全没有把尊上放在眼,开口就要十枚仙精,拿尊上当玩物,想掌控在自己手,任意把捏。现在好了,他竟然起了胆子去攻击西米,今天他能攻击西米,改天我外出时,他就能攻击我。我现在怀疑尊上一定是在想,这是我们天机星有意而为之,是为了让我上位,先清理掉西米,然后再弄掉雷蓝依儿。换成是任何一个人,也容不下这种事情生。”

    天机仙翁的冷汗直流,先前被吓着了,没有细想,现在一想,还真是,保不准尊上就以为龚长清是他天机家族派出去查找到西米,试着对西米动手的。要是这样,他天机星蓄养那么多半仙的事情可真就成了一大污点,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天机仙音失望的看着天机仙翁,眼前这个老态十足的老人,一直在算计,一直在布局,但也一直忽略了应出之人的观感,他站在了所有人的视角上去处理,去布置事情,唯独没有站在尊上的立场,用尊上的眼光看他所做过的事情。蓄养半仙,把半仙聚拢起来,这真的不是任何一个私人该有的举动。半仙只能出自于尊上。

    半仙只能出自于尊上,天机仙翁也回去味来,当他本以为可以凭恃的事务,不足以凭恃的时候,他才现,他确实少算了一处,那就是尊上的人。他自觉他处处替尊上考虑,他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想加重在尊上心的重量。若说他没有私心,他自己都不相信,天底下,就是圣人也有私心,圣人无私,那是扯淡的怪论,别说圣人,就是仙人,神人都有私心杂念。天机仙翁提前把一些半仙聚拢到天机星,打着让半仙不干涉普通人生活秩序的幌子,实质上是聚拢起一大批的半仙,以图将来在应出之人麾下搏取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

    半仙只能出自于尊上。天机仙翁太息一声,从天机仙音处离开,出神念,召集所有半仙开会,这是一次有关天机星所有半仙生死存亡的大事,尊上怒了,真达不到尊上的要求,天机星就名存实亡了。

    半仙也默然,他们以为在天机仙翁手下是最安全的,天机仙翁是最能看清所有事务本质,并能提前做出安排的人。没想到最终还是出了纰露,出了龚长清这种人。惹怒了尊上,尊上一怒,天劫相聚,所有人都没有生路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