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翁没有再说废话,马上让和龚长清交好的半仙联系上龚长清,套出了他现在的星域位置,所有半仙出动,登上一艘战争堡垒,要以最快的时间捉拿住龚长清,给尊上一个交待。如果拿不到,他们这些在天机星生活优如的半仙不但会恶了尊上,还因为尊上迁怒于天机仙音而无脸再呆在天机星,一旦离开天机星,就是离开了天机仙翁这个和尊上有天然联系的纽带,他们以后想从尊上手讨得好处,尊上一想他们是天机星出身的,心里面自然恶心,好处就没有了。

    每个人都有危机感,这些半仙全一样,龚长清和他们的关系再好,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他们也只能牺牲掉龚长清了。正所谓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天机仙翁这时脸上的笑容全都没了,再不复智珠在握的模样。一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尊上怒火烧,不惜要牺牲天机星,牺牲天机仙音的幸福。无论是尊上对这个女人愧疚使然,还是其他的原因,这个女人都是天机仙翁所不能忽视的。

    天机仙翁对尊上的心性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尊上对亲近的人绝对是不讲理的护短,不管伤不伤害其他们。

    战争堡垒跃迁而去。天机仙音却是急匆匆的走出她的院子,走向传送门。雷蓝依儿把西米突发的事情告诉了她,也告诉了她尊上对此事的处理态度。天机仙音心里面一片苦涩,那个龚长清是她作主让天机仙翁赶走了,没想到无巧不巧的碰上了西米,才意外惹来这一场祸事,牵连到她。

    天机仙音在传送门前被挡住了,几个天机家族的子弟不让她离开。他们把话说明了,要离开也行,把天机仙翁拿给她的仙精拿出来分了,她爱去哪去哪。原来,他的住处已经被这些人悄悄的监视起来了。

    天机仙音俏脸含霜。扭头回去,这些人有她的长辈,平常一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高人模样,现在知晓了仙精在她身上。如果蚊子见血一般的扑过来,不肯放过。

    回到小院,天机仙音想了想,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给雷蓝依儿,天机家出现这样的人物。而且还不是个例,说出去只能惹别人笑话。

    西米把影像发出去了,就不再管了,此次任务失败,有半仙出现,而且那个半仙还摆出了一副与船队为敌的态度,船队在那里只有被全毁灭的下场。

    西米带着船队回到星球地下基地,让船队蛰伏好,她乘坐一艘船去仙音星的坊市去交换一些自己用得上的丹药和材料。

    且不说西米,只说雷森。对西米遇到的事情怒火越来越旺,索性直接出现在天机府的大厅,坐在主位上,等候天机仙翁的回音。这个龚长清,不管他是谁,有多少人给他讲情,一定要杀掉,敢仗着修为去攻击西米,那就让他仗无可仗,直接魂飞烟灭好了。

    却说龚长清飞身到一个星球之上。这颗星球环境很恶劣,不但比之天机星有天差地别之感,就是和升龙星相比较,也差了好远。基本上不适合有血有肉的生命生存。

    龚长清却是知道这里有一处洞府。其灵气浓度不恶于天机星。这颗星球本是一颗有灵脉的普通星球,被他偶尔间发现了灵脉,用了一些手段把灵脉禁锢住,灵气固定在一个空间不得发散。原来的这颗星球比现在要好,自从灵脉被他禁锢住以后,整个星球一日比一日差。破坏容易,再建难。

    天机仙翁把龚长清赶出天机星,龚长清便第一时间想到了这颗星球,谁也没想到,他横渡星空过来,第一时间遇到的竟然是一个武装船队,这船队一看就和星盗差不多,龚长清怕自己营造的洞府被发现,便警告似的对船队发动攻击,把船队赶了出去。

    诚如西米所想,这一片星域确实藏匿了一批星盗,是龚长清允许的,这些星盗平常看护这一片星域,替龚长清守卫那处洞府。

    整个宇宙,这样神秘的星域很多,那些势力也乐意看到有这样的星域存在,说不定其一个星域就是某个势力或者是某个半仙控制的。

    接到一个身在天机星的好友的联系,被询问现在身在何处,龚长清想也没想就报了这片星域,还给了坐标方位,他在这里,需要一些朋友过来相聚,告诉他们是早晚的事情。

    一座星际堡垒破空而来,在星域向前航行一段时间,便静止在那里,一艘军舰从战争堡垒飞出,飞向星际堡垒下面的一颗星球,随着军舰飞出,一个个半仙从堡垒飞出,飞向星球,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万一龚长清不识相,就一起武,把龚长清拿下。

    天机仙翁坐在星际堡垒没有动,他带来的天机家族的两位半仙都和他一样,呆在星际堡垒,关注着外面的事情,并没有出面。

    军舰在龚长清的洞府上方悬停,一个半仙踏空而出,一步步步向星球,在那里龚长清已经候着,龚长清看到星际的战争堡垒,和一个个电射而来的身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龚长清和那个半仙客气了一番,龚长清站在那里没有动,等候着天上的半仙都过来。而天上的那些半仙却保持了距离,分散开来,浮在天空,再没有一相肯下来与龚长清叙旧,只呈包围之势,一看就是要对龚长清随时动手。

    龚长清动了动嘴唇,问身边的半仙,“这是何意?众位道友若是恭喜我新得洞府,应该下来相贺才是,为什么都不肯下来,还让我感受到了明显的敌意?”

    那个半仙道:“他们和我一样,也是没有办法才来的。龚道友,你先前是不是攻击过一个船队?”

    龚半仙点头,这种小事他做了就敢承认,一个船队而已,就是武装起来的如同制式军舰也是见不得光的。莫说是一艘船被击毁,就是整个船队都被他收拾掉了,也没有什么,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人敢为了这种见不得光的船队来得罪一个堂堂的半仙!

    “那就是了!龚道友,你随我们走吧。尊上因为这件事非常震怒,要一日之内见到你,生机不论。若是一日不见你,尊上和天机仙音的婚礼就一日举行不得。这件事出在我们天机星。就必须由我们天机星来解决。龚道友,你莫要我们为难,也不是我们不念往日里的私谊,实在是尊上不是我们能抵抗的了的,若生晦念。天地自明。别人不知,我上次参加了迎接尊上的活动,见证了仙精的出现,尊上给我一种冥冥的感受,那就是对我来说尊上有能控制我,不让我生出反抗之心的本事,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我问了其他人,他们也有,我想,这已经能够给我们警示的了。”

    龚长清眼睛一睁。随即泄气,“天机仙翁是不是也亲自来了?”

    “来了,在堡垒上没有下来。下来的只是我们这些人。这件事天机仙翁只是受到无妄之灾,你也不要怪天机仙翁,仙翁这些年很公平,尽量的替我们这些从仙域来的半仙争取到了很大的利益和好处。龚道友,随我们走吧,自闭修为,我们也不会难为你。”那位半仙说道,“我们也不愿意和你动手。”

    龚长清深吸了一口气。“那个船队是谁的?”

    “是尊上女人的,若不是那样,尊上也不会妄动无明之火。你攻击船队的图像被发给了尊上,我们都看到了。知道了船队的归属之后,就只能听从天机仙翁的话,一起过来,把你请回去。龚道友,莫要怪我们。”

    “尊上会饶过我吗?”

    龚长清问,半仙却没有回答。龚长清叹息了一声。头低了下来,“好吧,我随你们去。你们来了这么多人,太看得起我龚某人了。我自封修为,但只有一个要求,让我活着见尊上,我对尊上有话说。”

    那个半仙同意了,龚长清这才自闭了修为,任由半仙架着飞向军舰。军舰随即飞进堡垒,其他的半仙也以最快的速度飞回堡垒。所有半仙都松了一口气。

    战争堡垒马上进行星际跃迁,目的地,升龙星附近的星域。

    天机仙翁没有见龚长清,对于这个必死之人,天机仙翁已经没有再见的必要了。不管是不是误会,尊上都不会放过龚长清了。

    天机仙翁先一步去面见尊上,随后传出命令来,几个半仙架着已经封闭了修为的龚长清直接出了天机府,绑了起来,用绳升在杆子上,准备受刑。

    天机府前的给婚礼准备的大屏幕突然出现尊上的面容,尊上缓缓开口道:“半仙龚长清,当初从仙域到达地球,和其他半仙通力合作,替地球人打来了新的局面,其人有功。现在,其仗着其所立之功,屡次冒犯于我,对此,我在这里以我之命,判其死在天劫之下,神魂不得超脱。执行!”

    雷森说完,天空应声就出现了一声巨大的响雷,震得天地一起发抖。这一幕被捕捉到被直播所有星球上的大屏幕上。有屏幕的地方很快就聚集起了人,近前没有大屏幕的,也急着打开腕脑,在腕脑上看这一次的直播,一个半仙,尊上这一次竟然要处死一个半仙。所有的半仙在普通人的眼都是高高在上的,是不死的传说,一个普通人自然寿命只有百多岁,通过科技虽然也能延长,但是和半仙动辄就活几千年相比,他们的寿元实在是可笑。、

    就这样一个让人人羡幕的半仙,如今被吊在高杆上,要被尊上给处死。

    这也是尊上把自己掌控天劫的能力第一次以实证公开在所有人面前,言出法随,他现在对天劫的掌控已经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天空黑云翻滚,几秒的时间,雷光便在黑云生成,汇聚起来,对准了杆上的龚长清,一个剌目的闪电过后,轰隆的雷声响起,杆子少了一截,从空掉下一块块烧焦了的东西来。龚长清修为被封,身体再强硬,在天劫高能量的雷电之下,也撑不住天劫的一击。、

    非常小的小人儿惊恐的在雷电挣扎着,第二道雷电打了小人儿,第道接着打来,雷光清晰可见,小人儿化成了一股烟消失了。

    墨云顿时消散而去,一个半仙就此消失了。天机星无论是在没有在场的半仙都有些戚戚然,龚长清的死给了他们一个警告,若他们还敢对尊上阳奉阴违,达到了尊上的容忍极限,尊上是不会介意对他们下死手的。

    天机仙翁接到了一个报告,本就没有笑容的脸更加的阴沉,来和尊上告别,留下半仙和战争堡垒,通过传送门先行返回天机星去了。

    “啪!”一个天机家族子弟被抽飞,当胸又挨了一掌,身子飞在空狂吐鲜血。

    “啪!”又一个子弟步了前者的下场。不一会的功夫,天机仙翁脚下躺了六个身影,这其有两个是他的儿子。胆大的很呢,居然趁他不在天机星,敢拦着天机仙音的去路,这要是传到尊上的耳,让尊上怎么想他们天机家族。尊上为了一个被逐出的女人就能逼迫天机星不得不服从他,把他想杀的人送到他的手让他杀掉。如果这个时候再爆出这件事情来,不知尊上会要杀了多少人才肯熄火。

    不长脑子也不是这样的,真以为顶着一个天机的姓,就能为所欲为!

    天机仙翁用脚踩住一个儿子的丹田,用力一碾,便破了儿子的修为。那个儿子想都没有想到,为了一件小事,自己的亲爹居然会残忍到要废掉他的修为。废掉修为就和普通人无异了,这是他不能接受的,高亢的惨叫一声后,头一歪,利索的昏了过去。

    “爹,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废掉我的修为!我认错!我认错了啊!~”另一个儿子在认错,天机仙翁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的变化,伸出脚去,坏了又一个儿子的丹田,让其为其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