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修为都废子,其他后代的就更不在话下了。现场很快聚拢起许多天机家族的子弟,眼睁睁的看着老祖天机仙翁施暴,他们也吓坏了,天机仙翁从来都是和蔼可亲的,这是受了什么剌激,性情大变,对自己的后代下起了毒手。

    天机仙翁冷冷的扫了这些人一眼,多年的积威让这些人都垂下头去。

    “全力操办天机仙音和婚礼!如果谁再敢对天机仙音不敬,下一次,老祖我亲自砍了他的脑袋!天机家族绝不能被不肖子弟拖进劫难之。这些人从现在起遂出家族,是生是死均与天机家族无关。拉出去,给点钱财扔出天机星,不得再进入天机星一步!”天机仙翁看着一个个软瘫的废物被拉了出去,眉头都没有再皱一下。这些人都有自己的后代,就是修为被废了,扔出了天机星,生活也会无忧。

    天机仙翁不担心这些人,他担心的是如果天机家族一真这样,早晚有一天会直接冲撞了尊上的利益,现在这些蠢物就敢拿天机仙音不放在眼,天机仙音是谁,他们不会不知道,知道了还敢限制天机仙音的自由,并监视天机仙音的住处,其胆大已经达到了丧心病狂让人胆战心惊的地步。也许他们认为,尊上不敢拿天机家族怎么样,尊上来娶天机仙音,拿出仙精是在讨好天机家族,所以他们才敢放肆如斯。

    天机仙翁再次警告道:“管理好自己那一支,以后谁那一支惹了祸,谁就担着责任,不但会没收所有,废掉修为赶出天机星,在外面也不允许再出天机这一姓!你们好自为之吧。”

    天机仙翁说完,就留下这些人,让他们自己琢磨去,他去找天机仙音了,希望天机仙音心别有什么嫌恶产生。以后真的不愿意照顾天机家族,他们天机家族可真是要赔了本了,赔了一个女人给尊上,什么好处也不会捞到。

    天机仙音把放着仙精的盒子摆在天机仙翁面前。“这些东西爷爷还收回去吧,放在我这野被别人虎视眈眈,视若仇寇,这是爷爷的意思?”

    天机仙翁苦笑,“仙丫。爷爷我可没有那个意思。不过事情已经生,再多说也没有用了。天机家族这些年竟然养出许多蠢物来,到了非整顿不要的地步了。那些人我已经废了其修为,遂出家族,放出天机星,他们已经受到了惩处。?    罪有应当。”

    天机仙音看着天机仙翁,她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疼爱她的爷爷了,这个人有着大智慧,走一步算几步,能把所有人算到他的网。她不信,天机仙翁把仙精给她没有经过精密的推算,这完全是借她的手达到他的目的,恶人全由天机仙音来担了。怀疑一旦产生,就没有办法清除了。若是以前,天机仙音还有可能委屈自己,现在做为尊上的准女人,她觉得无论是谁都不能算计与她,她代表着尊上的脸面。

    所以天机仙音声音依然很冷,“这件事与我无关了。爷爷。仙精你拿走,怎么处理是你和天机家族的事情,和我以及尊上无关。”

    天机仙翁目光一凝,若是没有出现龚长清的事情。也许他能给天机仙音施压,龚长清可是吊在天机府外的高杆上被直播处死,这让他心生出惧意来。只要尊上恼了,尊上是不会听你分说的,先处理了再说。他天机仙翁心思再缜密,口才再好。遇到尊上这样也没有法子。若是他这边给天机仙音施压,传到尊上的耳,尊上就是不立即处罚他,给他记上一笔,他日算总帐,他也没有办法了。

    天机仙翁叹息一声,“仙丫啊,这件事是爷爷考虑不周,希望你能原谅爷爷。以后不管尊上对你怎么样,天机星都是你的娘家。在同能条件下不让天机星吃亏就行了。这个条件对你来说很容易。尊上对自己的女人是一个很护短的人。”

    天机仙音淡淡的说道:“我会考虑!”

    天机仙翁心很郁闷的离去,他本来觉得有把握说服天机仙音,可是天机仙音的表现让他感到很不好,天机仙音明显的是想到了不好的东西,对他起了警戒之意。他们爷孙二人再也不能恢复到以前那种融洽的地步了。

    大婚的日子到了,一大早的,天机府便张灯结彩,红毯铺地。牛千木从灵隐星调来许多人手参与,魔法部也全部出动,把尊上大婚的事情当成了最重要的事情来做。

    只是修士,两大势力,天机星一方是嫁女的一方,不适宜出面帮忙。雷霆王朝却是装聋作哑,始终没有表示。雷广把雷森大婚的事情告诉了雷霆王朝,得到的也只是一句知道了,没有下。这是雷霆王朝对上一次雷森没有给雷霆王朝留面子的报复。

    雷广希望雷森不要在意雷霆王朝的举动,雷森只是皱皱眉,便不耐烦的起身走了。雷广无奈,只能叹息一声,他替雷氏能做的也只能做到这了。雷氏敢如此不给雷森面子,以后雷森作,对他们雷氏下手理由就充足了,下死手也就不足为奇了。

    婚礼开始,天机仙音在天机仙翁和天机公子,还有不出世的奶奶及亲娘的陪同下到达天机府外。几乎在天机仙音到达天机府的同时,雷蓝依儿穿着一身蓝色的婚服也出现在天机府。天机仙音见了雷蓝依儿先是见了一礼,雷蓝依儿还礼,两人就凑在一起,等着尊上的到来。

    尊上穿着盘龙袍,左有牛千木,右有星空冥王,迈步走向二人。尊上一手一个拉住她们的手,向早就摆好的个座位走去。雷蓝依儿处在尊上的左,天机仙音位下下。牛千木和星空冥王落后一步,随着个向座位走去。

    个在座位前转过身来,尊上扫了一下左右众人,缓缓坐下,他坐稳后,雷蓝依儿也随着坐下,然后是天机仙音。

    牛千木清了一下嗓子,朝前一步走,喊道:“此乃尊上的大婚之时。尊上为大,天地不拜,人臣不拜。成简成久,唯愿同心。众位。为尊上贺!”

    在场的人一场向尊上弯下腰去,喊道:“为尊上贺!”

    尊上摆了摆手,“都免礼平身吧。婚礼举行,一切就简,望各位理解。今天是本人和蓝依儿。天机仙音的大喜日子,各位能来,我就谢谢各位了。”

    “尊上客气。”众人立刻回应道。同时也在猜测尊上这翻话的意思,在他们眼,尊上可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为了女人被冒犯,就能妄杀一个半仙。听尊上这话说的,很有话外之音啊,是不是表明了,没来的人要被他算帐了。还好。自己聪明,直接跑来了,不然,要是被尊上算了小帐,那可是要死人的,想想就不安!

    牛千木道:“婚宴开始!请各位入座。”

    这确实是一场很简单的婚礼,没有对拜,没有见证人,所有的过程都精减到不能再精减了。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尊上是掌控天道的人。没有人能替他作主,他也不能跪天拜地。能如此简单已经是极好的了。

    婚宴开始了,一种水果引起众人的注意,这种水果入口口感极好。只是对于修士们来说,它也只是味道独特些罢了,没有一丝一毫能供他们吸收炼化的有用物质。而在场的魔法师们却是咬了了口,不肯再吃了,小心而默契的把水果瓜分了,神情激动。对那些不把水果当回事随意糟贱的修士,合相族还有星兽们怒目而向,若不是这是在尊上的婚宴上,他能能做出什么举动,他们也保不准。

    那些修士,合相族及星兽们莫名其妙,不知如何得罪了这些独树一帜,不肯和他们走近的魔法师们。一个人被盯得受不了了,跳到魔法师那一桌子上,问道:“为什么这么看我?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一一说来。”

    “没有!我只是对你们糟践水果感到过份,你把水果送我,我就不瞪你了。”这位魔法师倒是聪明,急切想出这一句话来。那修士有些莫名其妙,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回到自己那桌,把不被待见的水果一股脑的端过来,送给了和他说话的那位魔法师。这一次那位魔法师向他连连致谢了,其他魔法师却不干了,一起拿眼瞪他。

    那个修士不蠢,马上想明白了,问题一定是出在水果上,他抬头,见尊上和两位王后已经离去,便大着胆子,让所有桌子上的水果都停止食用,汇集起来,放到魔法师们的面前,言语也冷了,“说吧,倒底是怎么回事?”

    勒夫是魔法部的部长,朝这些人一拱手,“也不瞒诸位,诸位是不是觉得这种水果尊上拿来只是应付诸位,除了有一些独特的味道,对诸位的修为并无大用?”

    “是啊,你们知道原因?”

    “知道,因为这是禁魔果,是极罕有的能禁魔的水果,这种水果对我们魔法师有大用,或者说,在敌人手,这些禁魔果对我们魔法师将会造成很大的麻烦。既然诸位也承认这种水果只是味道独特,对各位并不大用。我们也就笑纳了这些对诸位无用的水果了。”

    勒夫说道,命令魔法师把所有的禁魔果都聚了回来,护在后面。这一次尊上大婚,对魔法部来说,收获极大,尊上手居然能出现大量的禁魔果,也许尊上不知道这种禁魔果对魔法师来说意味着什么,但能随便且大量的拿出这种果实,尊上就是尊上,确实了得,也确实出人意料,在不经意间,就给了人们意外的惊喜。

    其他人没有拦阻魔法师的动作,这是在天机府,在尊上的婚礼之上,没有人敢,就是有人有那样的心思,也不敢妄动,现在魔法师公会变成了魔法部,是所有势力最死心塌地跟随尊上的人,和他们在名义上是一家,都是尊上的属下。一家人,要一些水果,他们要是敢出面阻挡作难,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尊上随便拿出仙精,这又随便拿出了禁魔果,这尊上的手到底都有些什么好东西?仙精是修士所需要的,禁魔果是魔法师所用的,这尊上似乎对这两者都不在乎,能拿十几枚仙精作聘礼,又能拿大量的禁魔果作水果。这样的尊上真让人看不透了。

    雷森并不知道他拿出的水果会引这么一起风波来,不过这也是好事,他要是知道了,会更看重异宇宙的一些产物,在那边对那些人只是普通的东西,看不到眼,拿到这边来,说不定就能起大作用,成为大宝物。

    雷森歉意的对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道:“由于我身份特殊,敬天地不能,敬鬼神也不得,婚礼也只能这样,草草由之,希望你们不要因此而不满。”

    雷蓝依儿很满足的笑道:“夫君,夫君能给我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让天下人知道我是夫君的女人,我已经很满足了。夫君是尊上,我能理解。”

    天机仙音也道:“我能了却宿缘,和夫君接续前缘,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婚礼不过是个形式。诚如蓝依儿姐姐所说,夫君能给我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让我能以夫君女人的身份行走天下,受万人瞩目,我已经别无所求了。”

    雷森对这场婚礼莫说他不重视,打心里他是很重视这场婚礼的,只是他把婚礼弄成了四不相,心里面多少有些不甘和忐忑。再多的不甘和忐忑也只好作罢,婚礼不可能推倒重来,再重来也弄不出什么花样来了。雷森暗想,罢了,回头再给她们二人补偿罢了。

    当天,所有人看到了盘龙王朝所有星球执政长每个人都即时联线向王上和两位王后出了新婚的祝词和祝贺,各个星球都举行了自己富有特色的庆祝活动。

    第二天,王上没有出来,两位王后携手出现在天机府前的广场上,与民同庆,同时蓝依儿王后拿出了一段视频送给所有祝福尊上和她们二位的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