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雷森见过了双角人,翅目人,刀臂人,他发现,把地球人排在最下面还是有道理的,地球人没有双角人的双角,普通人之间对决就处于下风了。双角人没有翅目族漂亮的翅膀的翅膀上别目。翅目族虽有翅膀和翅膀别目,但是面对着刀臂族能随时把双手变成双刀,他们的优势还是要差一些。神给这些灵长类的生物分类还是有些道理的。

    雷森先变成了眼前刀臂人的样子,但是怎么也搞不清楚如何把手臂变成刀,如果这是刀臂人的天生神通,估计他想变也变不成了。到时候与刀臂人的战争真有可能要硬碰硬了。神分配功法,双角人大约只有前两层,翅目族多一层,刀臂人的又比翅目族的多一层。实力一个比一个要强,硬碰硬的来,雷森还有面对在地球时那样的情景。

    解除变形,雷森命令机器人把刀臂人的尸体冷冻起来,有时间他再研究。

    回到自己的房子里,雷森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另我两个刀臂人左等不到自己的同伴,右等也不见人,联系也联系不上,心生警惕,便去那个刀臂人的住处去看,一看之下不免大惊失色,同伴失去了踪迹。他们马上向上报告这一事件,同时也把双角人都叫到一处,让他们去找。

    雷森和那两个双角人一起,顺着一条街道去寻找“失踪”了的刀臂族。他还是很少说话。另外两个双角人则是面有喜色,他们早把雷森变成的双角人当成了自己人,说话也不避他,他们说希望这个刀臂人不是失踪,而是被恶魔收去了。神不应该保佑这样的上等族人,有辱神的声誉。

    路过一间卖场,个双角人拐进去,卖场现在已经停止对外贩卖,因为幸存下来的双角人实在是太少了,物质庸余。很多东西如果不被消耗掉也会过期变质给坏掉。所以,刀臂人来了以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只要是摆在外面可以买卖的东西双角人可以随便取用。

    个双角人在卖场里找了一圈。找出几箱烟来,其一个有空间物品,把烟收起来,回去后再分。

    雷森叨着烟,始终沉默。那两个双角人虽然习惯了,但是还是希望雷森能多说几句话。他们问雷森对刀臂族人的看法,雷森抬头看了看天,晃了一下长着双角的脑袋,很深沉的说道:“他们的死活与我们无关,最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活下去。走吧,把分给我们的区域找个遍,找到了咱们有功,找不到,也不能给他们借口发作。死在他们手。我们不值得。”

    雷森的话得到另外两个双角人的赞同,个抽着烟,顺着街道向前走,时不时的要拐进旁边的屋子里看看。走了一半,另外两个双角人越发的觉得失踪的刀臂族一定是没有好下场了,一个双角人小声嘀咕道:“如果是恶魔做的,我都想给恶魔跪下了。前提是恶魔不再找我们双角人的麻烦。”

    另一个双角人接话道:“那不可能,恶魔的形象我们都见过,除了缩小很多倍,他们也长着双角。很多恶魔细细的看,还很眼熟。”说着,这个双角人左右看看,小声道:“我如果没有说错。那些恶魔一定是我们自己的人变的。真的,不然我怎么会有眼熟的感觉。”

    先说话的双角人赞同这个说法,他们又问雷森的想法,雷森半天才道:“恶魔是不是我们的人不说,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反正恶魔要想我死。我是没有办法应对。你们有吗?如果没有,我们去探讨这个问题一点意义也没有。哪怕他们就是我们的人死后变的,他们杀死我们来也不会手软。我们有精力不如想着怎么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

    “活一天算一天吧!恶魔在,我们没有希望,恶魔消失了,上族人来了,他们把我们不当同类,我们同样没有指望。”

    “是啊,我们只有希望神会护佑我们。神光普照时,把所有的恶魔杀光。恶魔退却,神能给我们双角族和其他上族同样的位置。神啊,愿你的荣光永在!”

    两个双角人情绪变得低落起来。个双角人把分给他们的区域走了一遍,没有发现失踪的刀臂族的影子。那个刀臂族一定是死了!另外两个双角人想到。

    “回去复命,要是有空,晚上我们个喝一杯。”一个双角人提议道。

    雷森同意了,喝一杯,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雷森人回去复命不早不晚,前面已经有人回报了,无一例外的都是没有发现。两个刀臂族人脸色很难看,站在一旁的翅目族人打理着自己的翅膀一言不发。

    所有人回来,都没有发现失踪的刀臂族人。两个刀臂族摆了摆手,一个开口道:“你们回去吧,该做什么做什么。明天这座城市分网划片,该你们负责的,你们一定要把所有的物质都清理出来,登记造册,有你们的好处。”

    这是一个酒吧,装潢的很讲究,吊着五彩灯,双角人进去找了一个开关把酒吧所有的灯都打开。雷森扫了一眼,顺手在吧台上摸了一把,还算干净。开灯的双角人进入吧台内,拿出酒水,在灯光下一人调了一杯。

    呷了一口,那个双角人道:“我之前就是在这里工作的。这里的老板是一个好人,待人很客气。没想到,恶魔来了,老板一家全都死了。该死的恶魔。”

    另一个双角人抽上了烟,斜坐着,“是该死!所有的都该死!可怜我们双角族,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们只有灭族的可能。”

    两个双角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着,雷森坐在一边边抽烟边喝酒,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酒吧的门突然被推开,人回头看去,见是那个基本不不怎么说话的翅目族。个连忙站起来,都有些不知所措。

    翅目族的翅膀稍稍打开了一下,笑道:“没想到这里的环境还不错。我加入你们喝一杯,你们欢不欢迎?”

    “欢,欢迎!”负责调酒的双角人结结巴巴的应道。

    另一个双角人脸上马上堆上一堆的谄笑,“您是上族。来和我们这些下族人喝酒,是我们的荣幸。请,请坐。”

    雷森也机械的说道:“欢迎,请坐。”

    翅目族在雷森和另一个双角人的间坐下。吧台里的双角人用讨好的语气问道:“上族大人,喜欢喝什么酒。我们这里没有好酒,有也被人瓜分去了。”

    “随便就行。我对这个不讲究。你们两个也坐下,我们随便聊聊,我一个人在这边。肩负任务,也很闷。”翅目族说着,做了一个让两人坐下的姿势。

    那个双角人不敢,雷森表情木讷,没有反应。

    翅目族叹了一口气,“你们遇到恶魔,我们也一样,现在恶魔已经在我们的宇宙出现了。我们需要集精力去对付出现在我们宇宙的恶魔,出于对你们的负责,我们才上报了。神族分配刀臂族来负责清理你们这边出现的恶魔。不是我们翅目族不照顾你们,实在是担心没有那个实力,反而帮不上你们的忙,让事态越来越恶化。”

    酒吧内的双角人点头,“我们理解,翅目族是上族,几千年来,对我们双角族一直照顾有加。我给大人调了一杯碧心,请大人品尝。”

    一杯碧绿的酒放在翅目族面前,翅目族随意的端起来。尝了一口,冲调酒的双角人赞道:“手艺不错,味道很好!”

    那双角人立马脸上笑出花来,“谢谢大人夸奖!就是这里的酒水不全了。不然,我还能给大人调出更好的酒。”

    翅目族笑道:“逢此乱世,这已经很好了,恶魔一日不除,再好的酒也喝不出好的味道来,徒添悲凉而已。你们两个都坐吧。我们只当是朋友,随便聊聊天,你们也不要把我当成上族,我不会怪罪你们的。在神的面前,我们的灵魂都是平等的。”

    “谢谢大人。”那一边的双角人这才敢小心的坐下。雷森见那个双角人坐下了,脸上现出犹豫之色,那翅目族又催雷森,雷森这才无声的坐下,悄悄的和翅目族拉开了距离。

    翅目族像是在闲谈,问了恶魔出现时发生的事情。那两个双角人在如此平易近人的上族面前,带着一份感激之情,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雷森一直没有说话,酒喝完了,就抽烟,像一个没有长嘴的木头人。

    那个翅目族人找雷森说话,雷森也只是用最简单的词汇回应。两个双角人替他解围,告诉翅目族人雷森的家人全死了,雷森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悲痛走出来。雷森应该天生的话就少,遭此大难,话语越发的少了。

    翅目族拿酒杯和雷森碰了一下,表示同情和安慰。

    一场本来是排除压力的小聚,在翅目族加入之后变了味道。那两个双角人变得斗志昂扬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对翅目族表示愿意配合好翅目族做所有的事情。

    也许是目的达到了,翅目族走了,酒吧里还剩下人。雷森把新调好的酒喝干了,拍拍手,“我要回去了。明天还有事情做。网格划片我们都会很忙,如果二位还想喝酒,我会奉陪。我要是死了,希望你们能帮我收尸,骨灰莫要给扬了去。”

    那两位双角族人拉住雷森,好说呆说又喝了几杯,这才情绪高涨的一起离开酒吧。

    第二天便是要分网划片,由于同城的双角人实在是少,每个人分得的应负之区域实在不小,雷森分了一处房舍密集的地区,那刀臂族人派了一个智脑机器人过来,亦步亦趋的看着雷森,盯着他把所有搜罗到的物质一一如实登记造册。最后,雷森嫌烦了,直接和智脑机器人说明了,物质统计的事情交由智脑机器人去做,他只负责搜寻就是了。那智脑机器人把雷森的话上报,竟引来了刀臂族的一位,他拎过雷森,仔细盘问雷森这么做究竟是何目的。

    雷森双手一摊,淡淡的说道:“物质也就这些,我也没有空间装备可放。我既要搜罗还有登记,事情重叠,做事就难免要慢了。我觉得既然智脑是大人所派,应该对大人忠诚无二,我来搜寻,由大人信任的智脑来登记造册,既快捷又有序。我觉得这么做对大人有利,并没有其他目的,请大人明查。”

    那刀臂族人是不会轻易相信一个双角人的话的,反复盘问雷森的目的,倒把雷森盘问恼了,脖子一梗,说道:“这里就大人和我二人,我本来活下来就是个奇迹,死活对我来说没有两样。我索性把话和大人说开了,大人就是把这全宇宙都拿走了,我也不会有什么不舍之意,何况是一些不起眼的物质?大人疑来疑去,如此不爽利,倒是小看了我!如果大人还是不放心,倒不如给我权力,调来设备,一路搜罗,一路把无用的建筑都推倒清理开去。反正我们双角人现在剩下的人估计全聚拢起来,一个星球都用不完就能养活了,这些建筑站在那里他日也会毁坏!”

    那刀臂族用阴冷的目光看着雷森,雷森不惧,和刀臂族对视,刀臂族从他的目光里真的看出了死意,目光便一缓,说道:“我相信你了。就按照你说的办吧。我给你权力,你可以调集一些设备来,搜罗一栋,把房楼推倒一栋,并把垃圾处理好。”

    刀臂族见左右无人,从空间戒指里抹了一下,抹出一样东西,他把这样东西朝雷森怀里一塞,小声道:“神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你已生出死意来,过了神的考验关,这是神授的功法,我看你是普通人,死容易,但能活着更好,这功法比你们双角人的功法高一层,和翅目族的相当,你好好修炼,修到高深时,不但不惧恶魔,对上高你们一等的翅目族也有还手之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