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把地图关上,“晚上你们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你是总指挥,你不去哪有意思?去吧,你的心思我们都了解,也支持,但我们不希望你这样下去。我们活着,我们就应该好好的活下去,替我们整个族群尽一下我们的义务。我们双角族的繁衍都在我们身上,不可轻忽啊。”说话的双角族人朝雷森眨了一下眼睛,雷森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算了,你们去吧,替我给他们带句话,我希望他们都愉快。”

    晚上,天黑后,雷森回到自己的住处。等天完全黑了,整个城市都死寂一片,他悄悄的走了出去。

    两个刀臂族住的地方相隔很远,雷森摸进一个刀臂族住的地方,他看到那个刀臂族正手握着神币闭目修炼,神币在他手变成一团光球,这光球外围被一层神秘的力量包围着,雷森知道这是刀臂族在吸收神币里的神力,光球外围的神秘力量就是刀臂族已经炼化了的神力,如果他冒失的上前,神秘的力量消失,那光球里的光就会暴,在深夜里白光刺目,生成一个光柱,在百里远的地方也能看到,会惊动其他人。

    雷森静静的看着刀臂族修炼,以修士的实力相比这个刀臂族最多是进入元婴期一层。他能轻易的碾杀掉对方。想起修士的风格,雷森理解刀臂族为什么不把普通的双角人放在眼了,像修士一样,修士对普通人也是呼来喝去,他们只对强者服从。这也是雷森现在的心病,他暂时是不用想一步登入半仙了,对于修士表面服从,骨子里对他轻视,他现在除了容忍,只要不过份,只能是听之任之。

    惹急了。他会动用天劫,但是那些修士必竟不易,都杀光了,雷森也是不肯。他在异族人的宇宙能明显的感到,他的天劫,他的元素湮灭明显的没有作用,将来最终实力碰撞的时候,他还是需要半仙级别的修士。星兽,合相族以及魔法师的襄助。一个人再强,实力终究有限,蚁多咬死象,雷森深记得这个道理。

    那团白光隐隐的有祷告声传出,静静的深夜里,这祷告的声音有一种魔力,能让听者安静的沉迷到其。雷森也被那声音所影响,轻轻了咬了一下舌尖,保持头脑清醒。等着刀臂族吸收完神力,他就出手,把眼前这个高傲的刀臂族拿下。

    白光团渐渐的弱了,光团的体积也在慢慢的缩小,雷森眼睛猛的一睁,看着白光通过刀臂人的手掌完全进入刀臂族的手,刀臂族隐隐的放出一股神圣的气息。◎◎  他动了,一闪身来到刀臂人的身后。那刀臂人也是警醒,猛的跃起,厉声喝问。“谁?”

    “你祖宗!”雷森如影随形,紧跟在刀臂人身后,抬起手掌,横着一扫。扫刀臂人的脖颈,把刀臂人扫的闭过气去。刀臂人这一声喝问相信已经惊动了其他人,雷森听到智脑机器人开门的声音,夹着刀臂人一闪身进入空间。

    在空间里,雷森碾碎刀臂人的身体,把其交给机器人看管起来。自己忙忙的返回自己的房间,侧耳听了听,听到骚动声,便板着脸,走了出去。

    在刀臂族住的房屋外面,雷森在双角人群后面,隐入黑暗之,面无表情的看着翅目族张开双翅,守在刀臂人的房门口,一脸警惕的表情,忽闪着双翅,双翅上一双眼睛毫无表情的盯着双角族人的人群。

    雷森到了没有多久,那个给雷森功法的刀臂族就从房间里出来,一出来就跃向天空。雷森抬头,看得脖子酸疼,那刀臂族浮在空不动,似是在搜寻,双似在思索。

    双角族的人是安静的,他们和雷森一样,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把情绪形诸于表情。他们都知道出事了,但是具体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不知道。他们在等待刀臂族的吩咐,或者说,他们希望刀臂族给他们一个说明,房间里的刀臂族老爷可安好。如果安好,他为什么会问那么一声?刀臂族的老爷也呓症吗?

    那个刀臂族忽然动了,围着城市上空高高低低的转了数圈,最终落了下来,用平静的声音说道:“你们都回去吧,没事了。明天,一切工作还按照原计划进行。”

    双角人人群有些失望的应了声是,随即散去。雷森被那两个和他相熟的双角人拉住,两个朝他使眼色,“我们坐一坐?”

    雷森打了个哈欠,“我睡的沉,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我要回去补觉,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盯着。上族老爷交待的事情一定要做好。”

    “明天我们两个替你盯着,你睡一天都行。卍  ??卍卍走吧,到我住的地方喝酒去。”会调酒的双角人搂住了雷森的肩膀,不由分说,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这些双角族人,除了雷森变化而成的这一个,其他的所有人都经过上族老爷们的允许住到了一起,目的既是为了便于管理,也是为了能集体防御。

    到了调酒双角人的住处,由于这位得到了翅目上族老爷的信任,单独住了一栋两层楼房。雷森被两个刀臂族带进地下室,地下室里如同酒吧,一墙壁的架子上放着各种调酒用的酒。正,是一个吧台,圈形,外面摆着一圈了椅子。

    “坐,我进去给你们调酒。”会调酒的双角人用双手把雷森按在吧台外的椅子上,跳进吧台忙碌起来。

    另一个双角人在雷森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今天的事情,你怎么看?”

    雷森表情一愣,“又怎么了?我睡的迷迷糊糊,听到动静就跑出去,看到你们,你们和上族老爷们一句话不说,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能给我说说生了什么事情?大半夜的,人忙了一天,脑子需要休息,折腾什么啊!”

    雷森语带不满,吧台上有烟,雷森拿出一支来,点上,抽了一口,一支胳膊支在吧台上。睡意上来似的,打了个哈欠。“你们明天得替我多忙一些,被你们拉过来,我明天肯定精力不济。真的工作起来,出差错很容易。”

    “没问题!其实你那工作很轻松,安排下去,哪里完成的不好,直接找负责的族人问责就行了。现在。大家都是一样,谁也不可能替谁挡灾。分到自己头上,该自己做的活不做好,被上族老爷处死了也是活该。”调酒的双角人把调好的酒倒在杯子里,给雷森和另一个双角人一人一杯,口很是公正的说道。

    雷森喝了一大口酒,提了一下精神,抬了抬手,“都是同族的人,我们的族人已经死的太多了。我不希望再有无辜的族人死去。我希望他们都好。在生巨变之后,每个人的相法都会不同,有的人偏激,有的人绝望,有的人放纵,有的人成了思考者,焦虑不安!我们不要入指望所有族人想的都是一样,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我们能帮的一定要帮。必竟再死一个族人,族人可就真是再少一个。只少不多。我们双角族可就真要灭亡了,没有指望了。”

    “还是你考虑的深远。怪不得翅目族的上族老爷也相信你。真的,能得到两个上族老爷的同时认可,很不容易。最起码我们这个城里只有你一个。”和雷森坐在一处的双角人赞扬起了雷森。雷森能从他的语气听到羡慕的成份。

    雷森摇了摇头,一连叹了几口气,“我也不想!”说完这一句,他便不再说,再次叹息。

    “我们要向前看,我们没有事。证明神不让我们死,赐予我们有任务要我们去完成,我们无论如何不能一直悲观。振作起来,我们所有的双角族人准备选出自己的领,大家都在考虑你,翅目上族也同意了。你深得刀臂上族的器重,相信,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雷森的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下,坐在他旁边的双角人呷了一口酒,又道:“我们不能这样下去,我们要出我们的声音,我们要组织起来。”

    雷森嗨了一声,沉默了一下,开口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我做的事是我能想到的。自家知晓自家的事情,我自己知道我的能力有多少。领我是做不了的。你们去和同胞们说一下,别的事情好说,这件事情,我拒绝。”

    双角人没有勉强雷森,“你再考虑一下。做领不是什么好差事,我们都知道。我们的领既要能与上族合作,又要能给我们争取合理合情的利益。”

    雷森道:“你们两个都可以,你们出来,我支持你们。”

    “喝酒!”两个双角人笑了。雷森也难得的笑了,举起杯子,“喝酒!”

    个人,晃着六只弯角在灯光下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一直到天明,雷森才站起身,“我们要去上班了,还好上族今天应该都很忙,不会关注到我们的状态。你们两个,今天要替我管理一天的事务,我要好好休息休息。”

    雷森的肩膀再次被拍了一下,两个双角人笑眯眯的说道:“和刀臂上族沟通的事情就靠你了。放心,不管我们两个谁做正头,你在我们族的言权都是第一位的。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所有幸存的族人,只有你一个人是最没有私心的,是全心全意的替我们族人着想。还有,你也要振作起来,神让我们担起双角族振兴的大业,我们就要按照神的指引,神的旨意,神的意志去做,万死而不悔!”

    雷森咧嘴笑笑,捶了一下胸口,“神在上,万死而不悔!”

    那两个双角人也把胸口擂响,庄严的说道:“神在上,神在我心,神在我魂,为了神的意志,为了双角族的再次振兴,吾等万死而不悔。”

    雷森在总指挥部上层自己的办公室里,智能机器人侍者给他倒了杯水后就被他挥手赶出去,他抱着膀了站在大玻璃窗前,看着狼籍一片的城市。如他所想,剩下的那个刀臂族没有来总指挥部,翅目族也没有来。

    运功逼掉身上的酒意,雷森笑笑,就是现在刀臂人不来,过一段时间必来,连续两个刀臂人失踪,不明不白的,现在就剩下唯一的一个了,这一个要是心里不毛,那才叫奇怪。他能逼掉酒意,那那个双角人是普通人就不可能了,如果刀臂人见到有人一身酒气的在做事……

    雷森笑起来,这两个双角人好大的雄心,想把双角人整合起来,其心对上族人来说可诛。就是翅目族暂时因某些原因答应了,过后也会想着把他们清理掉。

    端起茶杯,雷森把窗户推开,放出屋里浓浓的酒气,喝了两口茶,他去浴室里冲了一个凉,换了身衣服,这才把城市地图打开,计算着什么时候能把所有的建筑都推掉。他就是要给所有的人,无论是刀臂族还是翅目族,以及最苦逼的双角人一个正大光明的借口和理由把空下的建筑都推掉,做成标准吨位的块状堆起来,一来方便他把这些垃圾送到空间里消纳,二来在他想要动手的时候,把所有的敌人集起来,以最快的度解决掉。

    雷森姓雷,但他不是雷峰!不会真的为双角人考虑,他脑子没抽,也没有伸到门缝里让门给挤着!他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很明确。空间的转盘居然能把各种物质提纯成仙精,这出乎了他的想像之外。若说他不喜欢,不动心,没有想法,那是当他傻子。他没有时间去东奔西跑去找碎掉的碎块,他在这边近距离观察那些敌人的时候,也在给空间转盘找最合适的原料供应。

    雷森忽然听到楼下怒吼声,那是唯一一个刀臂人出的,接着就是那个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翅目族劝解的声音。

    “这些人我已经要把他们杀掉,杀掉!”刀臂人吼道:“我们是来帮他们对付恶魔的,为此不明不白折损了人手,他们竟敢喝酒庆祝!他们绝对和恶魔是一伙的,是一伙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