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雷森熟悉的双角人一个委顿在地上口吐血,一个站在一边,两股战战,面色白如银纸,他们二人一看到雷森,便目透露出祈求之色,希望雷森能借助其与刀臂族人的良好关系替他们求情。

    雷森看到翅目族人半张着翅膀拦在刀臂族面前,便叹了口气,一副很沉重的表情走到刀臂族面前,说道:“刀臂上族大人,他们也是无意,绝对不是上族大人想的那样,这一点我们都是一样,无论是刀臂上族,还是翅目上族,都是来帮我们对付我们的死敌恶魔的,你们都是按照神的指示,执行神的意志,来解救我们于水火之,我们是要感激你们的。希望刀臂上族大人,看在他们无心的份上放过他们,此时正值用人的时候,我们双角族虽然实力微弱,且都是普通人,但是请相信,我们对神都是忠诚的,我们都是神的信众子民,神爱我们!”

    翅目族感激的看了雷森一眼,如果刀臂族真要杀掉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双角人,他也不敢强拦。星际族群之间的等级森严而不可破,如果真激怒了刀臂族,刀臂族把他击杀当场,两族之间除了打点口水仗,实质性的东西一点也不会有。

    刀臂族抽了抽鼻子,在雷森身上没有闻到酒味,他脸色稍好,但仍然语带愤怒,“我不管这些,这两个蠢货竟敢在关键的时候喝酒庆祝,这是在挑衅我们刀臂上族的尊严,他们必须死。这件事,与你无关,我知道你没有参加,你站一边去。”

    雷森貌似有些不甘心的说道:“这个……”

    刀臂族一瞪眼,身上散发出一股威严。雷森蹬蹬蹬向后退了好几步,身体被逼贴在墙上,脸色发白,张开大口急促的呼吸。看向刀臂族的眼光带着惊诧和震惊。

    “哼!”刀臂族冷哼了一声,“我虽然欣赏你,已经让你把话说完了。在这里做决定的是我,不是你们任何人。”刀臂族警告似的看着拦在他身前的翅目族人,“让开!”

    翅目族知道不能死拦着了。为了两个普通的仅有一点价值的双角人去得罪刀臂上族是为不智,他向后退了一步,叹了口气,说道:“上族,我知道你很愤怒,我也很愤怒。这两个人按理说万死莫赎其罪,心思没有放在对抗恶魔身上。只是,双角族现在人口已经很少了,再少就到灭绝的境地了。真要那样,神会怪罪我们所有人对双角族保护不力的。我还是劝上族大人能熄熄火。惩戒一下,让他们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让他们引以为戒就行了。上族大人,你看如何?”

    刀臂族的右手慢慢的变成长刀,雷森的目光盯着长刀,他看清了,长刀锋刃隐陷有白色的光流动,那是神光,代表着纯净的神力。

    刀臂族举起长刀。再次警告翅目族,“最后一次,让开!”

    翅目族无奈,他真的不敢再顶了。刀臂族的长刀已经举起,他自家知道自家的家底,以他目前的实力,抵不住刀臂族长刀一击。他不想为了两个价值不大的双角族去冒险,在双角人,这一处低等的宇宙丢掉性命。被刀臂上族削掉脑袋。

    翅目族退开了,抱歉的看了两个双角人一眼。两个双角人现在真的恐慌了,刀臂族这是真要杀他两个,他们能依靠的翅目族大人也不能保护他们了。

    “他也喝了!他也喝了!上族大人,昨天喝酒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大人要明查啊!”会调酒的双角人倒在地下,指着雷森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

    雷森叹了口气,把头靠在墙上一语不发,一副痛心不已的表情。

    刀臂族上前一步,杀气十足的说道:“我眼睛不瞎,鼻子不塞。他有没有喝酒,我自然能闻得到,用不着你们在这里攀咬。无故攀咬同族,意欲拉人陪葬,其心可诛,这样的人是神也容不得。我就代表神判你们死罪!”

    长刀一挥,会调酒的双角人的脑袋就掉了下来,鲜血从双角人的脖腔喷出,打在雷森旁边的墙壁上,雷森似是受到惊吓,猛的睁开眼睛,向旁边急步闪开了去。

    另一个两股战战的双角人大声尖叫起来,他有美梦没有成真,他不想死!他们的梦想是想做双角族的人上人,做统治者。他们已经试探过了最大的竞争对手雷森,雷森对做双角人的头没有想法,还答应帮他们说项。眼看着美梦就要成真,他们却因为一着不慎要面临死亡。这,这实在是与他们设计的剧本走向大不一样啊!

    双角人扑嗵一声跪了下来,大叫道:“别杀我!别杀我!我愿意做你的仆人,不是奴隶!我的灵魂奉献给你,你可以拿去!不要杀我!”

    刀臂族的长刀刃上白光闪现出一道血线,短短的时间,一闪而没。刀臂族对双角人敬献灵魂不屑一顾,扭过头看着翅目族,意味深长的说道:“这就是你看好的人!呵呵,竟然在我面前跪下,哭着喊着要向我敬献他无用的灵魂。这次,我给你个面子,听你的,你做决定,这个愿意向我,是你看重的双角人是杀是留?给你时间,我等着!”

    刀臂族的话让翅目族人脸色一变,眼也陡地射出杀气,咬了咬牙说道:“上族大人,是我不查,以为他们能在接下来对抗恶魔有用处。我没想到他们的灵魂都是如此的肮脏不堪。我为刚才拦着大人你向大人道歉。这样的人留不得!”

    “啊!”双角人尖叫起来,他蒙了!他不知道对他很友好,很热情,隐隐着表示支持他,会给他提供保护的上族大人怎么会这样。刚才还愿意保他,现在就力主要杀掉他!自己,自己做错了什么了吗?没有吧,他跪下也只是为了保命,保命啊,人再高贵。再有志气,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留着残躯以待大业有什么不对吗?

    刀臂族冷笑一声,“这是你说的,过后可不要对你们的人说是我乱杀无辜!那样。我们俩个之间会很不愉快!”

    翅目族低下头,“上族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杀了吧,如果上族不愿意动手,怕脏了你的臂刀。我愿意替上族切下他的人头。”

    刀臂族把手刀一手,恢复成手状,不见作势,身体向后面飘去,手一抬,对翅目族人说道:“我累了,他就交给你了。”

    翅目族张开翅膀,对刀臂族笑道:“我一定会让上族大人满意。我们翅目族和刀臂族在这里合作无间,一直都很好。”

    刀臂族点点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为了这些蝼蚁。废物,肮脏的下等族人,我们两族产生任何间隙都不值得。”

    “是,我现在也这么认为了!”翅目族转向跪地的双角人,脸上再也没有双角人熟悉的温和的笑容,变得狰狞起来,“你的灵魂肮脏,需要净化,我灭了你的形体,你的灵魂去对神忏悔吧!”

    “不!大人。大人!我不能死,我对大人还有用!还有用!”双角人疯癲的大叫起来。

    翅目族人的翅膀一抖,一片羽毛从翅膀上掉落飞出,眨眼的功夫就围着双角人的脖子转了一圈。好大的一颗头颅,带着丑陋的双角滚到地上,带着一溜斑斑洒洒的血迹滚到闭眼不忍看的雷森的脚边。

    又是一股血冲击到墙上,雷森感到脸上被溅到什么,鼻子里闻到更刺鼻的血腥味。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也没有睁开。静静的开口问道:“两位大人。是不是轮到我了?”

    “你?”刀臂族有些意外的看着雷森,还有人求死,这实在是出了他的意料。

    雷森睁开没有任何情绪的眼睛,慢慢的蹲下去,把滚在脚边,眼睛还在眨动的双角人头颅捧了起来,叹了长长的一口气,“昨夜我确实和他们在一起,天亮后直接来到这里。他们刚才也指认了我,我和他们一样,都是有罪。我希望二位上族大人能给我一个痛快。我活着也很累,死是最好的解脱!”

    刀臂族不耐烦的说道:“你和他们不一样,你的心死了,你只想替双角族做事,做好所有你能想到的事情。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要是整个双角族都和你一样,恶魔也没有机会在这个宇宙横冲直撞,猖狂下去。”

    翅目族把翅膀一抖,那片掉落杀人的羽毛飞回去,归于原位。翅目族看向雷森的目光很温和,“这一点我和刀臂上族想的一样。你们的人和我说过,他们要选出一个首领带领他们做事,我觉得你很合适。上族大人,你觉得呢?”

    “行!但愿这些该死的低等族群不会再给我们添麻烦。你要管理好他们。我看好你!”刀臂族对雷森说道,“从现在起,你就是这里所有双角人的首领了。嗯,这里是一个市,你就做市长吧,以后但凡有事,我会找你。”

    刀臂族说完,背着手离开了。翅目族人看着蹲在那里,捧着一颗头颅不语的雷森,叹了口气,“振作起来吧,双角人。每个族群的命运只能掌控在自己的手。我们翅目族有一句话,是每个翅目族人都会牢记的,我就把这句话送给你。在万千宇宙,每一个族群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与神的意志是相违背的,但是我们翅目族每个人都把这句话刻在了心底,我相信,刀臂族内部也会有同样的智言。每一个族群都有生存的权力,更有争取平等的权力。但是要平等,只能靠自己,神是不会赐予任何一个族群与其平等的地位的。振作吧,你是我接触到所有双角族人唯一一个真心替自己族群考虑的人。你不怕死,你有理有据的替你们的族人争取,我和我背后的翅目族会支持你的。宇宙秩序需要改变,需要我们所有族群一起努力,我们要相信彼此,在私底下!”

    翅目族说完这一段有些莫名,又有些让人震惊的话后,就放出数枚羽毛,把在场的所有智脑击毁,房间里顿时飘出有颜色的光雾来。

    雷森没有动,也没有回应翅目族的话,但是他的内心却很震惊。这翅目族向他传递了一个很惊人的消息,这里在神的统治下的族群对神不满,意欲改变神统治的现状。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很重要,会让他改变一下他对这些异族人的策略,绷紧的神经也可以稍稍松驰一下。但前提是,这个翅目族说的是真心的,不是在骗他。

    翅目族走过来拍了拍雷森的肩膀,在他前面蹲了下来,从翅目族的翅膀上散发出一股好闻的气息,翅目族又道:“对你来说,做上双角人的首领是好事。双角人陷入险境,如果再勾心斗角,让一些心怀私利的人上去,你们双角族就再也没有希望了。相信我们吧,刀臂族也不是真的把你们当成无希望的下等族群,我们每个族群都在暗积蓄力量,只有你们双角族安于现状,不敢改变。我希望在你的带领下,双角族人真的觉醒奋起。但是你也要注意,我们族,还有刀臂族也有对神狂热死忠的人,而且还都掌握着大权,听了我这些话,你也不要认为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心思,要小心再小心。”

    翅目族站起来,“我们这次过来的人,大部分都是一样,我们暗最高的首领有命令下来,那就是替你们双角族寻找一个新的首领,能真心的愿意改变对神的狂热和盲从,随我们一起做出让众族平等的大业来。再向你透露一个消息,我这翅目族和刀臂族的志同道合的组织暗有联系,这次下来的刀臂族也有过半的人是和我一样,他们的目标也是挑选合格的双角人领袖,顺手清除掉不合格,没有骨气的人。刚才刀臂上族的话就是告诉我,他和我一样,我才敢把这些话告诉你。在这里,我希望,我们族能真的合作无间,我们会真心的帮你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