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目族走了。雷森过了好久才抬起头来,走到门外,召进两个机器人来,让他们去打造两个双角人用的棺木,死了的双角人他要厚葬,谢谢他们让他听到了一个既让他震惊,又让他惊喜的消息!

    雷森盯着机器人把两个有野心的双角人抬出去,他的计划里没有做双角人首领的计划,翅目族说的不管真假,他都要有所准备。

    刀臂族和翅目族派到双角人宇宙的总负责人先后接到了汇报,在同一个地方先后有两个刀臂族失踪,无论如何都不能用意外去解释。刀臂族的负责人马上下令,调一批负责机动支援的刀臂族人去雷森所在的星球,仔细调查两个刀臂族人失踪的根柢。

    翅目族也有所反应,派出了几个实力较高的翅目族,失踪的是刀臂族,那还好,这位翅目族的负责人可不希望自己的族人有所折损,他们族本来就是打着协助刀臂族的名义过来的,刀臂族当是主力,有什么事情冲着刀臂族去。

    无论是刀臂族的负现在,还是翅目族的负责人,都清楚一点,现在恶魔忽然的销声匿迹,一点头绪没有,根本查不出来恶魔是如何出现的,属于什么组织,又出于什么目的疯狂的攻击杀戮双角族人?但他们却有两个猜测,一,那就是双角族的从属宇宙信宇宙失守了,综合前后所有的信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恶魔就出现在了双角人的宇宙当,这两者如说没有联系,谁也不信。二就是,恶魔既然有这么厉害,还出现在了翅目族的宇宙当。虽是没有大肆的发动攻击,但是已经表现出很强的战斗力,而且翅目族到现在还没有抓住一个活的恶魔样本搞个明白,恶魔的实力一定是很强横的。对神所辖的所有宇宙都虎视眈眈,别有用心。如果真是这样,他们要想搞清楚恶魔的来源,就必须夺回信宇宙,打到恶魔的大本营信宇宙去。才能平定。

    恶魔是厉害的,双角族对这一点深有体会。现在刀臂族也有体会了,失踪的两个刀臂族的实力在刀臂族也属于上,竟然都无声无息的失踪,对他们下手的人实力肯定高他们不只一层!如果是这样,这不得不让人忌惮起来。

    不用说,失踪的两个刀臂族如果真的是落入了恶魔的手,以恶魔冷血的手段,现在两个刀臂族百分百的已经变成了两具乌黑的尸体,陈尸在某个未被发表的地方。

    他们不知道被雷森扔在空间的刀臂族还活着。雷森进入空间,直接发动魂师的逆天技能,查看刀臂族的灵魂,把这位刀臂族灵魂内所有记忆一下查看,坐了一回,就把灵魂抽出,打进炼魂幡,刀臂族的能力还是有的,生魂变成厉鬼,对炼魂幡的提升有很大的作用。

    雷森变成双角人的模样。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得到更多的信息,想办法混入刀臂族,以及万古族。还有神族的宇宙。他想变成翅目族的样子混进翅目族的宇宙,却是迟迟的不能如愿,现在看来,要是想变成刀臂族的模样,也不可能,翅目族的翅膀及翅膀上的双目他变不出。刀臂族的那一队刀臂更不是以他目前的能力把有变化出来的。

    至于万古族,据雷森现在的了解,更是有着本族族人所独有的神通,之所以称为万古族,是因为万古族族人的生命很长,有着自己的神通去延续生命,就是被神族强行逼着修炼神力,他们私下里仍然把能和神力兼容的本族神通修炼起来,其实力就是神族也对其尊重万分,不敢过度的压迫。

    以雷森的推测,那些成古族大约是有接近半仙的或者达到半仙的实力,而那些神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很有可能实力超过了半仙。这样推测下来,雷森心情很沉重,这些天他板着脸倒有分是真的。

    他现在倒是能把双角人全部清理了,但他自己也清楚,自己没有本事守住双角人宇宙与翅目族宇宙相通的白洞通道,双角人灭绝了,这一处宇宙也不属于他,如果他派军舰过来,只能是陷入消耗与对峙当,这还是好的,弄不好就会在这里折戟,败上一场。这对于他来说,得不偿失。也是他为什么突然把厉鬼都招进炼魂幡。

    只是没有想到,翅目族会突然间和他说出那一番话来,原来除了地球上那些对神迷信的人之外,其他族都有反抗神的势力存在,不过不像地球上那帮反抗者那么弱智,把反抗表面化了,东躲西藏的被双角人打击。

    现在,雷森基本上搞明白了这几个族群的实力,双角人的实力最高在筑基以上,翅目族对应的是元婴期,刀臂族是分神,万古族是半仙或者是半仙以下。神族的实力则是在半仙及半仙以上,层级分明,越朝上的族群越难对付。

    雷森在办公桌里找出一张纸张,用所有族群通用的语言写道:“两位上族大人,我走了。对于做双角人的首领我没有兴趣,你们不用再找我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双角人,没有什么抱负,也从没有想过改变现在的生活。我只是用不多的余生替双角人的未来尽一份力,不愧我今世做一场双角人。希望两位上族大人能公平的对待双角人,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也许双角人的身体有许多的不足,实力也低微,但是自然界,野草最多,生命力也最强,我相信,在所有上族的帮助下,双角族会获得新生。再见了!”

    雷森在结尾处签上自己变成的双角人的名字,把纸叠起来,放在桌子上。他叫来服务他的智脑机器人,吩咐道:“我去郊外的存放场看看。我的办公室在我没有回来前,除了两位上族,其他人就不要进来了,屋内也不用你收拾了。”

    “是!”

    雷森站起来,拍了拍智能机器人的肩膀,他对智能机器人没有恶意,倒是说出了一句真心的话来。“谢谢你了,这些日子你辛苦了。”

    “总指挥长,这是我的本份,当不得夸奖。”智能机器人高兴的说道。

    雷森朝外走去。便走便说:“你值得夸奖,在我心目,智脑也是生命,所差的不过是一具有肉有血的躯体而已。我走后,你看好我的办公室。”

    “会的。总指挥长。”智脑机器人保证道。

    雷森乘坐飞车来到存放场,看到码的整整齐齐的建筑垃圾方块,随意在存放场走了走,计划改变,这些能变成仙精的原料暂时不朝空间里收了,希望那些上族能看重他的想法,把这种拆迁的模式在全双角人的宇宙推广,便于他以后再收。

    雷森离开存放场,步行离开,很快消失在监控当。

    当刀臂族看到雷森的留言。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很生气,这个双角人真是不识抬举,让他做首领,这是多好的事情,竟然拒绝。怕拒绝不了,被强行任命,冒着被恶魔杀死的危险也要离开。这个低等的双角人脑子是怎么想的!亏他还送了这个双角人一本和翅目族同等的神力修炼册,他真是瞎了眼,看错人了。

    翅目族坐在刀臂族面前。叹息一声,“这个双角人很不简单,已经存了死志,我看我们就不用去找他了。他提出的方法和措施确实有用。就是恶魔不出现,也便于我们以后的管理。确实不错,我希望上族大人能把他的方法和措族报上去,也算是上族大人的一份攻劳吧。”

    刀臂族瞪了翅目族一眼,见翅目族没有反应,才道:“我不是那种夺别人功劳的人。这是这个双角人的功劳,那就是他的,不管他是不是死了,这功劳也必须加在他的身上。我会和我们的负责人讲清楚这件事。我的族人马上要来了,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接一下。”

    “这是我的荣幸!”翅目族人道。

    雷森回到空间,练习了数日变化成翅目族,仅有小的进展,这给了他信心,也许有一天他能真的变成翅目族,混入翅目族,发动和在双角人宇宙一样的攻击。若是能成,让他摸索出经验,刀臂族的刀臂有一天也能变化出来的话……雷森眼睛一眯,那将会给他增添出额外的攻击手段,提高他的实力。

    在空间里把修为朝上提升了一下,躲到地球上把空间升了一级后,他在地球转了一圈,观察地球人的生活,这里的地球人被奴化了数千年,在双角人的防备下,几乎没有高科技的知识,对于高科技一无所知,不但如此,原来的科技知识也全部丢弃,完全变成原始人的状态,虽然能利用一些熟知的技能,但差不多和原始人一样了。

    真是让人悲哀!逆来顺受难道真是地球人的性格吗?

    雷森离开,他不准备改变这些地球人的生活状况了,任其发展吧,也许几千年后,地球发展出与先前不一样的明。当然,他日,如果另一个宇宙的地球人愿意向这些已经近乎愚昩的地球人提供帮助,雷森是不会去制止的。

    回到升龙星,雷森见到了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雷蓝依儿借口要照顾雷大神,把雷森让给了天机仙音,一夜的风情,一夜的温存自是无话可以描述。

    整个盘龙王朝现在算是进入了正规,魔法部在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的一致的许可下,在所有盘龙王朝的有魔法元素的星球建立了魔法师的分部,襄助当地星球的治理,同时也肩负了监视当地星球政治经济和军事的任务,成了一个情报机构。

    那些原本对雷森,对盘龙王朝不满,准备反叛的人沉寂了,当一个庞大到不可撼动的势力摆在所有人面前时,有再大的不满也会老实下来。这就是现实。

    比尔茨现在很轻松,他建立起来的行政学院已经开始对所有星球执政长进个轮训,轮训的同时,也在调查这些人的根柢,以便决定是升迁,还是贬用。

    元仇现在做的不错,当政治对峙为之一缓,执政当局和民意相互靠拢的时候,所用的手段不用那么激烈,元仇原来的想法就得到了施展的空间。只是他在他原来的想法加入了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出自他妻子之手,加入了他妻子的想法之后,他施政的手段变得有软有硬,对证据确凿的敌视盘龙王朝,敌神雷森的人他一律处死,对那些只是心怀不满的人,他办了一个培训班,亲自上阵给这些有着不满情绪的人洗脑,宣扬尊上的种种伟大,雷森在他的口变成了万古第一人,前无也绝后。

    元仇的做法收效是大的,以致于在马英玖统治的星球,治安还是民意都排了在首位。这让马英玖对元仇不得不另眼相看。

    尹少松本来和元仇的关系就好,在学着秦天阳治理本镇一段时间后,本镇内有异样心思的势力被他用铁血手段清理干净之后,在拜见了元仇及元仇的夫人之后,他改变了做法,每天去走访治下的星民,并通过腕脑制出了许多关于雷森的过往,把一个雷森真实的展示在治下星民的面前,让星民了解他们的尊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他们想像的暴君,还是一个心怀天下,悲天悯人的圣人!

    没错,在元仇和尹少松的洗脑下,很快,在他们市有许多人认为尊上就是圣人,一个专门为解救所有人而诞生的圣人。有一些悔悟的人,前去找二人忏悔,为之前的迷悟和对尊上的误解而自请惩罚。

    秦天阳在元仇的市里很快就有孤立的感觉,他和元仇尹少松不同,这两人是出身于孤儿院,在替雷森做事之前,一直生活的星民的下层,对下层星民的生活和心理有深刻的了解,所做的种种都是出于真心,让与其接触的星民有天然的信赖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