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民族的灵魂是卑污的,人是龌龊的。就是这样一群丑陋的人,现在竟敢把主意打到了雷森的身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样的反复无常民族生活在这边,没有正常的是非观,没有耻辱感,总有一天会给所有人带来麻烦。他们另一部分能在地球上出卖地球同类,在这里一部分到时候就有可能做异族人的内奸。雷大神觉得,这样的人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别人没有权力,也不敢做,他有权,也不怕雷森为这种小事去惩罚他,就由他出面找出个理由来,灭了这个令人厌恶,反复无常,做小人状的民族。

    出了事,他在别人眼也只是一个小孩子,年岁不大,因为自己父王被人侮辱了才愤而出手,到时候雷森也能有个解释,不是他的意思,完全是小孩子胡闹。谁能想得到这些人会激怒一个小孩子呢?而且这个小孩子偏偏的手还掌着很恐怖的力量。所以,撞上了雷大神算是这些大和民族倒霉了。

    雷大神带着舰队星际跃迁而来,对于这件事,雷蓝依儿是默许的,对于敢对雷森不敬的人,她也没有什么好感来。

    几个大和民族聚居的星球,突然跃迁而来的军舰把星球牢牢围住,立刻发布禁令,星球上所有星际飞行器不得飞行升空,否则击毁。

    星球的执政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通过联系,要乘飞船面见舰队的指挥官,却没有人理会。这几个执政长见状,忙向比尔茨汇报。军方无故封锁他们的星球,不给一个解释他们无法和愤怒的星民解释。

    比尔茨已经知道一些事情,对于这几个执政长要解释,他觉得还是不掺和的好。于是他劝那几个执政长要好好的和舰队的指挥官沟通,看看是不是哪方面让军方出现了误解,有误会消除即好。

    雷大神率舰队直接降落在一个星球之上,这里是小叶家族的总部所在,一到星球。一批接一批,手持重武器的武装机器人从军舰内冲了出去,人类战士,穿着机甲,护卫着大神踏出军舰。

    “这颗星球不错噢,我很喜欢!”雷大神一踏上星球就不满的哼哼道。不知道当年那些人在这边占了大量星域之后是如何分配的,居然分配给这样的龌龊的的民族几颗不错的星球。要是那些人还活着,大神一定会吐那些人一脸。

    “报告,我们已经围住目标。请指示。”

    “报告,我们已经接管了星球治安力量。人类被看管起来,按照雷王子的要求,现在全部是智脑机器人在工作。”

    雷大神接连收到了两份报告,马上下命令,“命令,让智脑机器人参加进来,把所有小叶家族的人员名单都拿着,我要一个小叶家族的人也跑不了。”

    “是!”

    “你们几个,随我去看看这颗星球的主脑。”雷大神脸上带着酷酷的笑意,他对有**的人类可是不怎么相信。这样的事情,他只让智脑机器人去做,这些智脑机器人会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好每一步,每一件事情。

    几乎是同时。这个星球上所有小叶家族的势力,都被军方和星球治安势力给围下,这些智脑机器人们,手里挥舞着名单,把一个个小叶家族的人带走,然后相互联系。拿到的人,一一消除掉。其他几个星球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小叶家族的产业被封,还有那些平时和小叶家族有姻亲,相互支持的家族也是同样的遭遇。

    一栋大楼里,一个小叶家族的年轻人不服,一边嚷嚷着纳尼,纳尼!一边去推攘着智脑机器人。智脑机器人警告,“请停止你的攻击动作!否则,我将有权击毙你!”

    “纳尼!你要击毙我?”那位年轻人不信,狂笑道:“我堂堂的小叶家族,岂能被你一个卑贱的智脑所威胁!来来,你击毙我看一看。”说着,年轻人朝智脑挥起了拳头。

    智脑机器人马上再次警告,“恶意攻击,请停止!”

    年轻人没有理会,智脑机器人向后急速退去,迅速的拔出离子枪。旁边冷眼旁观的小叶家族的人马上惊呼,“危险!”

    但一切都晚了,智脑机器人一枪把年轻人击毙,冷冷的向上面报告道:“出现暴动,我们这边请求平暴!”

    “允许!”

    “噢,不!我们不是暴动!我们只是不服!”那些小叶家族的人马上惊恐的叫起来,暴动是要被镇压的,镇压能活下来的几乎都是奇迹,他们不想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镇压,被处死。

    晚了!只见那个智脑机器人对在一起执行任务的智脑武装机器人下命令道:“武力平定暴动!要快!”

    “是!”大楼上下马上尖叫声不断,只用了很短的时间,智脑机器人排队走出大楼,留下一队人封锁了大楼进出口,其他们去执行其他任务去了。在此之前,他们就接到了命令,一但有人反抗,就视作暴动,必须武力镇压。虽说不理解上面为什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但是作为智脑机器人,这些智脑还是很好的完成了命令。只不过多警告了那个出手的人罢了,人要找死,神也拦不住。

    很快以小叶家族暴动为理由,所有的小叶家族都被抓了起来,暂时没有抓到的,也被通缉。这一下子,那些大和族哗了哔了。怎么回事,小叶家族可是老牌的家族,既是政治世家,也是商业世家,其实力就是在盘龙王朝内部也有不少的影响,很多势力和小叶家族都有关系来往。这样的一个家族,只要不是昏了头,怎么会暴动?

    没有解释,没过多久,从治安那里又传出消息。又有一批小叶家族的人因为证据确凿,引发雷王子震怒,被处决了。

    随后,那些证据公布。都是小叶家族仗着自己的势力,一些个人做出的胆大妄为的事情,杀人,强奸,强买强卖。逼人卖身等等不一而足。

    这像是一个开始,接着,又有更多的人,更多的证据证词出来,于是在每天都有人被处死时,抓捕的范围向外面再次扩散,有其他家族的人受审处死。

    比尔茨的压力很大,各方面的关系都找到了他,要他出面,劝一劝雷王子。雷王子年岁这么小,这么做完全是小题大做吗,有伤天和。

    比尔茨在压力下只好去拜见了雷蓝依儿王后,雷蓝依儿告诉他,这件事不是他该管的,他不用管了,并且让他把替小叶家族讲情的名单列出来。

    比尔茨交出了名单,当着比尔茨的面,雷蓝依儿唤进来一个女修士,把名单递给她。“交给牛近卫,这名单上的人,全部查处,我要证据。这些人不安份。”

    “是!”女修士拿着名单离去。雷蓝依儿看着比尔茨,“这边的事情以后你就不要过问了,我自认不是一个乱来的女人,做事有我的理由和分寸。”

    比尔茨马上出了一头冷汗,这是雷蓝依儿在警告他管多了,没有立场。他马上应道:“是。王后是位贤后。我告退!”

    牛千木拿到名单,马上出动手下人马,分赴各处,去调查名单上的这些人。牛千木的人找到各自的目标,手段简单粗暴,直接用了些手段,把口供拿到手,全部相关人员被逮了起来。这是天机府办的案子,虽说都是普通人,但是也引进了天机府的重视,他们在牛千木的授意下直接接手,把这些人用非人的手段折磨了一番,外面又看不出什么来,马上举行了公开审判,这些人在一方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有些还是名人,突然间从他们的嘴听出很多肮脏的事情来,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被处死了,大部分的财产被判定为非法所得,没入盘龙王王府。

    有心人都知道这些人是为什么被处死的,还不是替大和族的小叶家族讲了情。所有人都认为这没有什么,就是上面不给情面,也不会有大事。必竟,这是一个人情的社会,能替别人朝上递话,一是卖了人情,二是也彰显了自己的实力。就是上面不许,也只是放在一边,不当回事罢了,谁也不会有事。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上面居然直接出动了修士,把人拿下,别说是修士,就是给他们灌一支坦白药剂,他们连什么时候尿床都会说的一清二楚。人们明白了王朝的态度,王朝做事,绝不允许别人指手划脚。你安分的做你的事情倒还罢了,如果你觉得自己了不起,可以影响到王朝,对不起,拿你的人头来。看看到底你是不是能影响到王朝政事。

    雷大神听说了有人居然把状告到了雷蓝依儿那里去了,鼻子都气歪了,好啊,这些人他本来还想放走一些没有大恶迹的人,还有那些和小叶家族明面上牵边不大的家族他都准备放过,这一次,惹急了他,他可要动手了。

    “把这些人,这些家族的资料全部调来,给我找,找出他们从事非法的证据,找到后,马上去调查,我只要一个由头,把这些人还有家族全部掀翻。”

    雷大神面前坐的都是智脑,他不担心这些智脑会把他说的话传出去,所以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和想法,“能杀的全杀掉,把证据放大了。”

    雷大神做出了一个决定,“这些鬼子民族,都是相互有联系的,深挖,挖出证据来,该处决的处决,该处罚的罚,一个脑生反骨的民族没有存在的必要。”

    一个星球执政长脸上冷汗直冒,他面前坐着一个小孩,小孩正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说说吧,你们要联合起来从我大盘龙王朝分离出去,说说这件事情,你们是怎么想的?嗯,哼,这件事情,我很感兴趣!”

    “雷,雷王子!”执政长喉结蠕动了一下,“这,这是民意,不是我个人决定的。”

    小孩轻蔑的笑笑,“民意,民意是个好东西啊,有野心的人把玩在手,说他是圆的他就是圆的,说他是方的他就是方的。我也喜欢。”

    “我对尊上是很忠诚的,不,是最忠诚的。尊上是我的精神支柱,是我的神,我个人绝对愿意付出我的所有,尽忠于尊上。请雷王子明察。”

    小孩一掌拍在桌子上,瞪起眼睛,“你们这个民族都是小小,心理阴暗的小人,你们只配在阴暗潮湿的地方生存,有光的地地就能显出你们的丑陋!该死的民族,你们是觉得我父王仁慈,还是觉得你们都他娘的是高智商,你们想的都是高明的,别人必须顺从你们,成全你们。你们这群爬虫,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雷,雷王子!”执政长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个小孩子张嘴会骂人,而且是骂的那么难听,不是骂个人,是骂他整个的民族,“你,你不能这样!”

    “我这样又如何,我不但要骂,我还想揍人呢!”小男孩一跃起来,一拳打在执政长的眼窝上,执政长啊了一声,连忙伸手去捂,刚捂住,另一只眼睛又受到重重一击。小男孩拽住执政长的长发,伸劲向下一拉,把执政长拉到地下,拽住了脑袋,使劲的向下砸了几下。执政长惨叫,“雷王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有失体统!”

    “失你妈!”小男孩听了翻身骑到执政长身上,揪着执政长的头发,又朝地上乱磕,“跟老子讲体统,就你们,也配!”

    小男孩磕了一会,解不了气去,又抡拳,结结实实的把执政长揍了一顿,只到执政长没有动静,他才起身,嘀咕道:“真不经打,竟然死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