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到达白洞后,一架战舰已经从战斗的队列出脱离,飞在外面。两艘战舰接驳,杜全和韩林并肩通过廊道走到对方的舰体内。对方已经把那个智脑的箱体拆,配备好了制氧机,就等他们过来,把这个智脑箱体交给他们俩个带走就好了。

    “现在战舰的主脑配备好了吗?”杜全扫了一眼在场的机器人,问道。

    “已经配备好了!由原来的动力舱总控智脑接替。放心,我们都是一样的,能配合好,完成所有任务和使命。”机器人保证道。

    杜全道:“那就好!我还需要签字。你们也是,这对主人来说是一件大事,对你们来说也是大事,我希望大家都重视起来,主人和主母不在,千万不能在这方面出了差错。出了差错你们不好交差,我们同样也对不起主人和主母。大家还是要认真一些。”

    “这个,不用你多说,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未来,我们比谁都重视。”机器人说的是实话。杜全相信。就是他如果变成一个智脑被锁在箱体里很久,能有机会变成人体,他也会重视,而且是无比的重视,谁敢拦着,他就敢和谁拼命。

    韩林在一边给智脑箱体做了全息的影像记录。这是他们两个接手的第一个智脑,拆开就能和大神一样变成人体,他们不得不小心。也不得不这样做。这些能变成人身的东西可是深得主人的信赖,一出世都被主人和主母收成了儿子。身份尊贵,他们马糊不得。

    杜全把签名本拿出来,双双签了名。他又在对方的件上签字,双方交接清楚了。他才和韩林一个一头,抬起智脑箱体走进廊道。

    白洞这边很清闲,清闲的这些智脑们都没有事情可做。这一次又有一个智脑有了人体,这是大事,他们之间马上就谈论开这件事情来。

    佘曼的战争堡垒经过整修和改进现在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战争堡垒再也不是一个只有几尊大炮的空壳子,要什么有什么了。

    她在堡垒上迎接了杜全和韩林,自从他带着战争堡垒,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堵住了双角人试图打通白洞通道的战争后,她就被任命到这里没有离开,一直是这里的总指挥,指挥这里所有的战斗。

    这期间韩林,杜全还有姚大美不时的过来,带着她的儿子黄化龙来看她。每到这个时候都是她最开心的时候。这一次也不例外。

    在战争堡垒。人谈了一些话后,韩森和杜全给她留了一些东西和物质后就离开了。他们要把智脑以最快的速度,最安全的送回去。

    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一个智脑箱体了。只能任其自然,等待主人或者是主母的到来。其实他们四个包括两个小男孩都希望离开这里,回到主人的空间也好,回到那边的人类社会也好,总好过呆在这边,冷冷清清的,几个人总会感到孤独,十分的不自在。

    雷森不知道他离开地球宇宙没有多久就出现了这件事情。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快的过来。把箱体拆开,让里面的小孩子出来。他不一定会喜欢这些由他的精血变成的小孩。但是他必须对这些由他精血变成的小孩负责。他们是经他的手而出的,如果没有他相信那个该死的老头子reads;。也不会造出这么多的智脑来,给自己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若说雷森不知道麻烦,那是假的,他比谁都不喜欢这些不是他生的孩子,他甚至考虑过把这些还不是孩子的智脑完全销毁,可是最后他还是接纳了这些已经存在的智脑。只要这些智脑能安全的变成人体,他都会负责的给他们一个未来。雷森做不到那么冷血,那么无情。

    雷森注意着通道的变化,总是没有发现。他去了双角人的宇宙,偶尔放出厉鬼杀杀人,逼着幸存者和翅目族代表及刀臂族紧张起来,加快了他们的工作。这一次,雷森清理掉一个聚集点后,站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看着十几个刀臂族破空而来,随行的还有五个张着翅膀的翅目族,再随后便是舰队了,把这边围的水泄不通。这是他要的结果,他就是要这些异族人明白一个道理,在这里,他可能随意的给他们以打击,用他们意想不到的方式给他们以警告。

    只要他愿意,他可能随时会出现,而又随时会离开,让他们根本就找不到他,也见不到他的影子。他就是恶魔,就是这些异族人口的恶魔,他会让这些异族人坐立不安。

    雷森直接离开了,出现在另一个星球上,同样灭掉了一个聚集点。这一次雷森很忙,几乎所有的聚居星球,他都出现了,第一个星球他都杀光了一个聚居点的异族人。聚居点的刀臂族和翅目族由他亲自出手解决,练练手,不至于让身手和心性有所懈怠。

    他都是顶着双角人的模样出现的,他知道,会有一些监控设备把他的形象传递走,会有很多的异族人看到他变成双角人的样子。不过,他可不在乎,他变成的双角人不是一个模样,都是死尸,就让那些异族人怀疑去吧,能查到,再让他们疑惑一场。

    翅目族宇宙那边,雷森同样没有放过,不过,在这里他受到了阻击,当他放出厉鬼时,引来了一大批翅目族人,这些翅目族身手高的惊人,很快就发现了变成双角人模样的雷林,马上把他围住,一齐攻击。雷森单凭*的力理把他们震退,但是他们的身手超出了翅目族本该有的最高限制。几个人围住雷森,翅膀发出好看的光晕,翅膀上两只眼睛也都张开。盯着雷森,一片片如同利刃一般的羽毛从他们翅膀上飞出。变成利刃飞向雷森。

    雷森见过翅目族用羽毛杀人,凭着强横的身体抗了十几,愤怒的大叫,掉头就跑。他跑是跑不过这些翅目族的,他们对雷森有一种志在必得的心理,扇动翅膀,围追堵截,誓要把雷森拿。

    一个翅目族飞快的飞到雷森的上空。从他的上面抖片羽毛,直接对着雷森的脑袋削来。雷森怒吼着,脚一跺,地面发出轰响,一股推力反推着他起来,飞到空,一把拉住翅目族的两根翅膀,抡起来,狠狠的朝地上掼去。这个翅目族必竟是高手,虽然受到惊吓。却没有受伤。雷森似乎怒了,一手用力,扯掉了这个翅目族人的一只翅膀。还没等翅目族反应过来,他另一只手再次用力,把另一只翅膀也给揪了来。

    翅目族发出惨叫。雷森用双角人的腔调和声音,疯狂的大笑起来,他没有就此放过这个翅目族,鼓起肌肉,一手一条腿,口叫道:“开啊!”把翅目族撕成两半!

    雷森身上又挨了数,都是翅目族的羽毛刷到身上了。其有两根竟然先后数次划到一处,在他皮肤上刷出了一道口子。雷森仰头大叫。一闪身,人竟然从原地消失了。

    这些围攻雷森的翅目族面面相觑。他们做了很久的准备才准备了这么一出,想来个出其不备,把恶魔拿,没想到恶魔却如此的厉害,他们单对单根本就不是对手。他们这一场等于是白打了,不但没有打到雷森,反而还坏了一个翅目族人的性命,得不偿失。对于那些厉鬼,他们也摸索到了一些东西,那些厉鬼就是恶灵所化,是人为操纵的,而且是什么样的恶灵都有,动物的,星兽的,低等人的,双角人,翅目族人,甚至还有几十个刀臂族人reads;。

    让人感到恐惧的是,这些刀臂族人几乎都保持了生前的实力。更加让他们头疼的是,他们要是打恶灵的要害,恶灵顶多就是惨叫一声,实力有所降,并不能把恶灵灭掉,恶灵要是给他们的要害来,他们只能去见他们的神去了。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太让人恐惧了。

    雷森消失后,又在不远的地方出现,迅速的把炼魂幡拿出,手手摇了一摇,把放出去的厉鬼都收回来,顺带的,也把那个被他杀掉的翅目族的灵魂卷进了炼魂幡。他冲着这些翅目族冷笑几声,不见有什么动作,就又从原地消失了。

    “不要走!留命来!”几十片羽毛一起刷到雷森站立的地方准确的叠加到一起,又纷纷错开来,飞到空,非常的好看。

    这羽毛是致命的武器,翅目族赶过来,纷纷把羽毛收起,脸色难看的盯着雷森消失的地方看。他们清楚了雷林是怎么操控这些恶灵的,雷森手有着一个魔器,能操控这些恶灵。魔器都是很强大的,不比神器差。而他们这些种族,只是凭着本族的神通去战斗,和有魔器的双角人比斗,他们一点信心也没有。不是说他们一定是感觉打不到那个双角人,他们知道,他们刚才不过是突然出击,把那个双角人逼得乱了手脚才一时间没有想到要恶灵配合,如果再有次,双角人凭借强横到无敌的躯体,再有那些恶灵配合,凭他们这些人不但没有可能占得了双角人的便宜,还很有可能要步那个翅目族的后尘,死在这个双角人手。

    “走。我们回去!”一个翅目族脸色很难看,带头离开了这里。

    “我们怎么办?这次我们是正式和恶魔交手了。大家都知道了,这恶魔没有神力,但一身的力量却是巨大的,身体的防御也很少见,少见到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就是联手也只能给他造成一点的伤害。相反,他要是要击杀我们却是很容易。大家说说吧,我们到底该怎么办?”说话的是一个老一些的翅目族人,他也是对雷森出手的人,知道了深浅,因此脸色变得非常非常的难看。

    “我们只能等着恶魔上门。争取一次把恶魔留来。我们是想活捉恶魔,上面也有这种意思。我们现在和恶魔交过手了,也知道恶魔的厉害,可以和上族说个清楚,不是我们不活捉恶魔,而是恶魔的实力太过厉害,我们拿恶魔没有办法。我想,上族不会在这方面难为我们。我们可以出动科技武器,把恶魔轰成飞灰,一切都会安静来,重新走入以前的规道。”

    “我赞同。先去和上族说明这件事情吧,不是我们不按照上族的意思去办,实在是我们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份能力。要是他们想要活捉那个恶魔,让他们自己来。我们不会再这样做了。还有,我建议把双角人宇宙的所有族人都撤回来,我们已经知道恶魔的实力,恶魔之所以没有在那边发动攻击清洗,估计是有什么大计划在酝酿,一旦在那边发动,我们派出的那些人根本就抵抗不起,不如现在就把他们叫回来,省得做无谓的牺牲。”

    这两位说话都很务实,也得到了大家的支持。

    最先说话的翅目族最后说道:“那就这么定了,马上把我们和恶魔交手的情况上报,不是我们不行,而是他们限制我们太死,神力修炼到一定程度我们没有功法进无可进,碰到这种事情,只能他们来收拾了。希望他们这一次能派出几个好手来吧,早点把恶魔拿。”

    这边商议着如何上报,如何向上族申请让上族派一些能耐高强的人来这里保护他们。雷森却是双眼冒火,回到空间,拿一把完美级物质打造的大锤出现在双角人的宇宙。他被翅目族围攻,身上竟然受了些伤,这让他本就有些不开心的心情必须找个地方发泄一番。(。)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