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一路跑,对方一路用离子炮炮火轰击压制,整个星球千疮而孔起来,处处都是燃烧起来的大火。他就是引诱着天上的舰船来打,打得星球毁坏了才好,反正不是他的,翻过来掉过去的毁坏,他也不会感到心疼。

    那些异族人追着雷森开炮的方位还击,炮火猛烈,对于指挥这场战斗的刀臂人来说,这里的星球与他们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毁坏就毁坏了,心疼的只会是双角人和翅目族。双角人现在面临灭族的危机,别说一个星球,就是十个百个星球毁灭,能换恶魔灭亡,换来他们双角族人重新振兴,也是值得的。

    而翅目族,现在据说自顾不暇了,恶魔出在在翅目族的地盘上,翅目族的高手几乎尽出,提前埋伏,想打恶魔一个措手不及,奈何,那恶魔实在是了得,尽然斩了他们一人,轻松逃脱。现在,翅目族已经向万古族和神族求救了,希望两个上族能帮着他们捉拿消灭掉恶魔,还万万宇宙一个清平的环境,一个众人向神的升平大境。

    所以现在对于下面这个宜居星球的轰击会不会导至将来星球变坏,不再适合双角人居住,他们都没有人提,一个星球而已,现在所有的双角人聚到一起也不过能住满一个星球,要那么多的星球做什么?

    他们就是要通过剧烈的反击告诉恶魔们,他们不怕恶魔,惹急了他们,他们绝对敢战,敢于战斗,敢于毁灭!他们要让恶魔害怕,对于狠人,你只有比他更狠才能挡得住他的行凶。

    这样两边就似乎在打一场默契的战争,当地火焰浆从地下喷薄而出的时候。雷森及时躲进了空间,天空的舰船也稍稍拉开了与星球的距离,远远的观看星球自个在放一大束的烟花。

    雷森从星球的另一边出来,把离子炮摆好。瞄准了星球外的一艘飞船,打了一炮,随即带着离子炮就跑。这一炮他打的没有用处,对方已经开启了防护罩,不再做无所谓的牺牲。离子炮打在防护罩上,防护罩震颤了一下,便恢复了平静,而异族人早就准备好的炮口立刻调整,对着星球上炮火喷出的位置射出一束束夺命的能量束。

    雷森打了几炮,见打不到对方的船舰,便消停了下来,星球上多外出现火山喷发,这个星球的空气已经严重污浊了,雷森要离开。

    雷森把离子炮扔到空间。自己在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的堆放场来回的跑,把码放的整整齐齐的垃圾块收进空间。星球已经火山爆发了,很快这边就将狼籍一片,地形地貌严重的改变,没有人会关注那些被压缩的垃圾是不是消失了,怎么消失的?

    雷森把整个星球能去的城市都蹿了一遍,最后嫌星球不热闹,又挑衅似的对着空开炮,新开出几处火山口来,这才在烟火把炼魂幡扔出。把那些未来得及收进幡的生魂招进幡,等星球上再无一个生魂,他这才满意的离开。

    雷森又一鼓作气毁掉了个星球。等他感觉累了,便回到空间。好好的休息了一番。

    接下来的战斗会越来越不轻松,如果有大量实力超过雷森能应付的异族人进入双角人的宇宙,对雷森来说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情。对于雷森来说,唯有尽快的提升自己的修为和让空间能尽快的再升级。

    修为现在雷森通过炼化莲子,空间属性已经快要突破元婴期,进入化神期了。其他的修为也都在朝元婴期纷纷赶进。雷森先把空间属性升到化神期,回过头来会尽快的把其他属性都赶上来,让他们以最快最短的时间内进入化神期。

    空间通道的变化雷森终于看到了一点,金光灿灿的偶尔会爆发一下,但是时间极短,在爆发的时候,通道会显出一些图像来,像是屏幕在放映一些影像,那些图像雷森看了几次,当时很清晰,过后竟然有很快遗忘的趋势,让他吃惊不已。

    雷森在通道边上呆了许久,只到空间升级把他甩了出去,雷森出现在地球的宇宙,泡在水里等空间升级完成,便用腕脑问佘曼杜全他们有没有事情,杜全告诉他有一个智脑已经生成**了,等他过去打开箱子。雷森想了想,便到升龙星把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一起接了,去到地球那边,一起看箱子打开,迎接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天机仙音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事情发生,感到很不可思义,嘴巴大张着,这种事情太超乎她的想像了,智脑竟然自己生出了**,这和人类怀胎差不多,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孩子,雷森给他起名叫雷尔神,尔谐二音,表明其排行二。雷蓝依儿不太乐意叫这样的名字,雷森就把起名字的工作交给了雷蓝依儿,雷蓝依儿一想还有十来万的这样的小孩陆续到来,要是讲究了,起不过来,也要作罢,向雷森妥协了。

    在升龙星,雷森听着雷蓝依儿向他汇报雷大神针对大和族的动作,雷森只是想了一下,心本就很厌恶那个民族,就不再说什么,该杀的杀,该判的判,只要有证据,雷大神不需要向他报备,按照法律来就行了。大和民族消失才好,他雷森绝对不会对这个民族抱有一丝一毫的同情,不管是历史上,还是现实正在发生的事情,无一不在表明,这个民族是卑劣的,这个民族是无耻的,这个民族是没有底限的。这样的民族存在是人类的耻辱,既然有证据,在雷森这里就没有同情可言。一切按法律来,谁也不要想着从其讨要什么情份。

    雷森带着雷尔神还有两个女人一起去见逍遥王雷广,逍遥王很高兴,又是一个雷森的血脉出现,雷森这边的家族又壮大了一分。雷广把天机仙音测得雷大神没有灵魂的事情告诉给了雷森,雷森不在意道:“有没有灵魂都没有关系。这些孩子都是我亲手制造出来的,既然他们能借我一滴血化育成肉身,就说明他们和我有缘分,既然有缘分。我就有义务让他们都快乐的长大。”

    雷广自是不会和雷森抬杠,笑道:“你自己觉得好就好。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要是哪天能真和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生了后代,我会更高兴。她们跟着你也就安心了许多。”

    雷森点头。“我明白,我会告诉她们一声。”

    对于天机仙翁辞去天机府总管一事,雷森没有批准。天机府虽然还保留着天机仙翁总管的的位置,天机仙翁却是不常来天机府办事和行使他的权力。他竟然干涉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做事,这件事让雷森对天机仙翁的印象一下子变得不好起来。

    雷森不爽了反应很快。回头就下了命令,天机仙翁的天机府总管被拿下,交由牛千木暂时代领,配合天机仙音,雷蓝依儿管理好天机府。雷大神的杀戮一直在进行,在星兽和合相族强烈的反应下,人类修士闭上了嘴吧,不对这件事情做过多的评论。以前欺负星兽和合相族们过份了些,现在让对方发泄一下,等于是还债了。

    雷大神有条有理的处理着手的事情。既见不着疲倦,又见不着成兴奋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风清云淡的,若不是知道他手的卷宗是有关死刑犯的名单,谁都会认为坐在窗边认真看东西的孩子会是一个人见人受,花见花开的好孩子。

    星兽星狐族是负责和雷大神协商的星兽方面的负责对外业务的种族,他们对这件事情空前的重视,每一个死刑犯他们都会重视万分,希望能审出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来。为此,这两个族派出了大量的专业人员来协助雷大神处理好相应的事情。雷大神的肩膀为之一轻松。他是要把大和族都弄死,正好这两个族群也有这意思,为了显示信任,他特意在公开的场合下。把审理大和族的事情交给了这两个族群,让他们自由发挥去了。

    雷大神的工作一下子轻松下来,他只负责在杀人名单上答字,不再像以前,杀个人,他还必须连续赶场。没有得闲的时候。

    雷蓝依儿接到了西米的通联,西米要授权。她要盘龙王朝打击星盗的授权,同是也给她现在的船队正一下名,对外说明她的这支船队是属于盘龙王朝,是盘龙王私有的船队,执行的是盘龙王朝的任备。

    雷蓝依儿和西米聊了好久,她答应会把西米的话原封不动的传给雷森。这种事情只有雷森有权力决定,雷蓝依儿就是再受宠,这种事情也不会去擅自做主,待惹自己不开心。

    “她愿意做这件事情就让她去做。我们的舰队可以配合她一下,随时保持策应。”雷森同意了西米的船队以盘龙王朝的名义行事。同时也要保证西米船队的安全,盘龙王朝的舰队可以随时前出支援西米。星盗也不好对付,如果好对付星际间早就没有星盗盘据了。

    “盘龙王朝征讨星盗总指挥!”雷蓝依儿笑起来,“夫君,你倒是小气起来了,只是总指挥吗,什么级别你总得明示吧,不然,舰队与她接触,也不好相待啊。”

    “那你说,给她一个什么级别?”雷森知道雷蓝依儿不会在西米的事情上多想,索性把这件事情全交给他处理了。“你说什么级别就是什么级别,这件事情你全权处理吧。”

    雷蓝依儿叹了口气,“差不多了,你应该把西米接回来了。两口子,吵架争闹是不可避免的,过去就过去了,谁阤不去计较就行了。”

    雷森摆摆手,“想起来了,我空间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过去了。”

    雷森一闪身跑了。雷蓝依儿气得哼了一声,“我这是为你着想,你却不领情。得了,我也不管了。”

    西米得到了授权,以盘龙王朝征讨星盗总指挥的名义发动对所有星盗的作战。同时,盘龙王朝明确了西米的级别,大将。在西米和星盗作战期间,她有权调动就近的任何一支舰队配合她作战。

    “大将是我能给你最高的军事长官级别了。已经够你用的了。西米,等这场对星盗的战事结束,你回来吧,向夫君认个错。我们是女人,女人是藤,男人是树,只见藤缠树,不见树缠藤。你主动一些,也不是你吃亏对吧?”雷蓝依儿说不管,终究还是忍不住劝了西米。

    西米笑笑,“夫君身边不是有你和那个天机星的女人吗?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无所谓的吧?”

    雷蓝依儿道:“怎么能这么想呢?怎么可以说多你一个少你一个都行。哪根本就不行。夫君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你应该知道。他重感情,而你们之间的感情却缠成了一个疙瘩,你们都不想去解开,真要把感情系死了,到头来无可挽回,你们才甘心吗?”

    “我……”

    “差不多就算了。谁对谁错没有必要太过在意,夫妻本是一体,哪有那么多计较。你就主动向夫君承认一下错误,夫君不会揪着不放的。咱的夫君心胸还是很宽厚的,不会在意以前的事情。”

    “再说吧!”西米说道。

    “那好!有什么需要我出面的,你告诉我。记得啊,千万要注意安全,这一次夫君同意你做征讨星盗的总指挥,心对你非常牵挂。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也不要出现其他的意外,平安归来。”雷蓝依儿又抓紧时间说了两句。

    “我会的!我去整理我的船队去了。”西米说道。

    雷蓝依儿收起腕脑,叹了一口气,这一天闹的,该回来不回来,非要拿星盗作引子才肯与这些人联系上,这西米可是真不想让人省心呢。不过总的来说还算好的,西米有回来的意思,不过是出于女人的矜持,拿捏一下罢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