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回来才好,必竟名义上来说,西米才是雷森第一个女人,无论是他还是天机仙音,排位都在排在西米之后,先来后到,全靠自觉,无论是她还是天机仙音,都是自觉的人。?  ???因为自觉,才会觉得西米不在,好像缺少很重要的一块东西无法填补上。等西米回来,大家在一起适应一下,应该没有问题吧。

    雷森在空间里研究那神奇的通道,又研究了几天,弄不明白,便去向仙莲要仙莲子去了,反正他觉得就是弄明白了,估计暂时他也使用不了这个通道,去仙域,据说必须达到半仙才能去,达不到的话,就是有通道,到了仙域也没有用处,或都说用处不大,一身的灵元还得炼化成仙元才成。在仙域,没有根柢的人,很难立足,更何况没有仙元,不用想,在仙域没有仙元的人就更难立足了。

    所以,雷森便先去提升修为了,一连吃了几个仙莲子,坐在湖边慢慢的炼化了,空间属性还是差上一点,他又连吃了几枚仙莲子,专心炼化突破,一连几次,所谓厚积薄,终于让他突破了那一套加在他修行境界上的桎梏,空间属性从元婴期进入到化神期了。

    雷森一阵轻松,索性坐下来,把仙莲子服完了,炼化完了,又提升了两个属性,这才松了一口气,到了化神期,一些近乎属情的神通就可以使用了,无论是攻是防,都比先前要好上许多。

    雷森从材料里选出一堆的材料,把枚空间属性的法器——如意六出夺再次炼化。如意六出夺经过前次变化,依次是闪灭钉——穿空月——收,一直到如意六出团,经过这些变化,又经过雷森元婴期的蕴养,现在可以把他们炼化成种空间属性法器的最终形态,一谓“血盏灯”,二曰。斩空剑,曰空空梭!

    血盏灯顾名思义,外形像是一盏灯,因为是空间属性的。能自由的穿透空间,起突然而诡异的袭击,被袭击者就是不死,每被其得手一次,就会有一滴精血在灯点燃。只要在一定的距离之内,被拿去精血的人气血就会翻滚流逝,如同气血被无形的消耗了一般。

    斩空剑,则出随着主人的修为会越来越强大,能随主人的心意,突然从一个空间出现在另一个空间,斩去主人要杀的人的头颅。是一把利索无比的杀人利器。

    前面提到过法梭,法梭里面就有空间的应用。空空梭是法梭对空间应用到极限的一种高级法梭,到了最终,能把万千世界藏于法梭之。自铸一个世界,当然,那个时候也需要主人的修为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也许那个时候不是仙之最高,也差不多成了神了。

    其实在所有属性,最诡异和最难捉摸的属性就两种,一种是时间,一种是空间。雷森最先修炼的是空间属性的功法,其他的功法也只是他后来才修炼的,因为他能修炼全属性功法的原因。他在各属性之间做过比较,如果不打斗的话,最适用的是水属性和木属性,能养人养体。如果斗狠。最暴烈的是雷属性,其次就是空间属性,然后是金属性,火属性!而这些功法当,最难捉摸,如果能应用熟练了。用处最广,能攻能防的功法就是时间属性和空间属性了。

    这两种还很实用,就是极难掌握,如果好掌握,这两种功法会一种,也能独步天下了。

    雷森把种法器都炼制出来,血盏灯,斩空剑,空空梭,种法器静静的悬浮在他的面们。他看着这样法器,如果它们跟得上他的步伐,等他进仙域时,它们也应该进一步被炼制成仙器。

    一一把样法器收起来,雷森起身,吃了一肚子的灵果,吃饱了,就去双角人的宇宙去了,他要那到边继续的搅和。要让那边的异族人时时处处都生活在提心吊胆当。

    几日后,雷森放出去的法器收回,这一次异族人的反应没有上一次的激烈,也许是打倦了的原困,也是是这些异族人都太年轻,不舍得用命去搏。总之他们在天上看着雷森猖狂的点火放火,飞船悬行在天空,只是缓慢的移动,打开了防护罩,防止雷森突袭给他们造成意外的伤亡,其他的就任由雷森在星球上为所欲为了。

    雷森试了种法器,种法器变化到了最终的形态,所表现的与先前他们还是闪灭钉,穿空月时完全不一样了,无论是度,还是对穿过空间屏障的准确性及迅疾性都不可同日而语。若是用一句话来形容,这前后,真的是一个在天上,一下在地上,不是一个层次的法器了,没有法相比较。

    雷森前面放着种法器宰杀双角人,间或有刀臂人或翅目族人出现,斩空剑一出,一剑之下,总能斩去目标的头颅,干脆利索,根本就不组对方反手的机会。

    前面有件法器杀戮,雷森在后面放出炼魂幡,把一个个生魂收到炼魂幡炼化,进一步壮大炼魂幡,壮大他的魂师能力。他的魂师几乎没有动用过,他也不想动用,这魂师太过诡异,现在已经能读人心思,想知道任何人的想法,只要看着他的眼睛,这个人在雷森面前几乎是透明的,任何想法都逃不过雷森的感知。这样的法术,十分的无趣,随便看一个人,财富,人脉,过往,感情种种像读书一样,都能看到,这很没有意思。雷森决定这种能力一直藏着,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使用,要不然,和别人怎么相处啊,人家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如果不一致,你怎么样,会作何反应?

    如果有人嘴上对你客气,心里面却想着杀你,你知道了,会不会当场作,有能力的话当场击杀,没有能力的话会整日惶惶不安?

    那样生活就太没有意思了,所以雷森决定把魂师这一项能力隐藏起来,能不用就不用了,水至察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雷森还不想做一个孤家寡人。他还要生活在正常的日子当。

    雷森试验了一下件法器的性能,当然是大为满意,接下来,他就要准备其他属性的法器了。都是最终的形态。虽然他几乎不用其他的属性,但是也得把法器给准备全了。

    一个星球,星球外有人围观,星球上有人行凶,在星球上的屠杀足足杀了日。才把整个星球杀遍,所过之处烟火滚滚,没有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能活的下来。

    雷森手掌心落着一盏灯油为腥红色的灯,灯光火焰由一张张惊恐嘶吼的面孔组成,浮现消失,消失浮现,让整盏灯变得鬼气森森起来。这盏灯形法器本身就是属于一件邪恶的法器,就是狂天也没有炼制过,雷森好奇,便把这样的灯炼出了一盏来。

    这是好法器。攻时能攻,其时血盏灯最大的功能是防护,能给主人提供最大的防护,以燃烧别人的精血为代价,给主人提供能越身身实实的防护,这才是雷森要炼制它最大的原因。

    一个星球的没有多少异族人,但是数目也不少,大多的精血都被血盏灯给吸走了,存储在一个巨大的空间里,能随时抽取出来引燃感应之火。随时为主人提供远主人实力的防护。

    雷森把血盏灯朝空一抛,手掐了一个法印,血盏灯灯火突地爆亮,一团红色的光幕从灯火喷出。把灯和雷森都护在其。这就是血盏灯能给雷森提供的保护,据说过了雷森现在的实了,也就是说,如果现在外有一个敌人是化神期一层的修为,雷森根本不用理他,任凭他有多大的本事。也打不穿血盏灯提供的保护。就是化神期二层,层,血盏灯也能应付,再高一些,勉强。

    这血盏灯最大的优势是,血盏灯消耗的是精血,不消耗灵晶,只有有人杀,一直补充,血盏灯能一直提供最强大的保护。

    雷森对血盏灯十分喜欢,细细的体会了一下,一掐法印,把血盏灯收起,松了一口气,以后不单有法袍可以提供保护,还有血盏灯,再加上雷森那被空间升级赐予的身体整体的改变,雷森相信,再过些时日,一般人真不要想着能伤害他。

    “唰!”斩空剑消失在雷森的眼前,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几座山外。此时的斩空剑剑身变长,变成长百丈的巨剑。这巨剑随着雷森的手遥遥的向下一切,剑随剑光切下,直接把一座山峰给切成了两半。

    雷森现在能把元神寄托在法器上,他能透过元神观察到这一剑之威,修士修炼到化神境,再有合手的法器,其威能和之前相比果真是翻天覆地,不是能以量计算的,这攻击的伤害性和之前完全是质的不同。

    空空梭!雷森把枣核大小,已经沾了血的空空梭扔到火,烧去梭上的血污,复又招回来,朝法梭一指,法梭快的变大,随着雷森的心意变出一扇门来,雷森随意走了进去,口叫道:“小!小!小!”手却也忙着掐法印。空空梭快的变得小了起来,变成枣核大小落在地上,不细找是找不出来的。

    雷森站在空阔高大的空空梭,高声喊道:“起!”

    枣核一样的空空梭从地上弹起,悬在十米高的空。

    “疾!”雷森朝着星球外太空一指。空空梭一个尖端的空间突然像水波纹一样泛起肉眼可见清晰无比的涟漪,空空梭的尖头点在正,一下子扎了进去,整个空空梭没有影子,像是真枣核一样,沉入到真的水面之下。

    星球外太空之外,在那些船舰的后面,枣核无声无息的出现了,由于太小,如同星际间最小的尘埃,那些船舰上的星空探测仪直接就把它给忽视了。枣核再次点进一片涟漪,再出现已经是另一个星球外的星空了。

    这个星球雷森还没有来过,雷森操纵着空空梭投向星球的大气层,拉起一串不起眼的火光直入星球之。

    一进入星球,雷森放出血盏灯,一面炼魂幡,让血盏灯杀人取精血,聚集精血以备以后使用,杀掉的人,由炼魂幡把生魂收走,变成厉鬼,壮大炼魂幡。他自己却躲进空空梭,仔细研究空空梭的一些功能。

    这空空梭可以当空间戒指使用,里面可以放大量的东西,由于他和空间戒指的属性不同,其空间不但比一般的空间戒指大许多倍,而且这里面还能允许放入有生命的活物,空间戒指是不允许的,只这一点,这空空梭的价值就不是空间戒指能相比的。

    每一件法器都有法器核心,简称器核,雷森找到器核,是一个缩小的空空梭的形状,有一尺来长,两头尖,间粗。把在手,细细的体会,把元神附在上面,能感受到飞梭外面很远的地方。只是这距离不如一艘一般的飞船远,雷森不由得感慨人类科技的展,让修士也有些无地自容了。幸好,随着元神的壮大,感应的范围也会成倍成倍的放大。

    对于新炼制的种法器,雷森表示真心的满意。如果说血盏灯一般的正派修士不屑使用,因其用起来太过血腥。只是对雷森来说,雷森用的是异族人的精血来催动,能堵上大家的嘴。阻止血盏灯对人类修士随意使用没有问题,要是还阻止对异族人使用,雷森相信,就是他不动用法劫把这个人劈掉,天上也会掉下雷来,主动把那个是非不分的人给雷成渣渣!

    雷森把元神附在器核上面,操控着空空梭在星球上飞舞。血盏灯正在杀戮,把一滴滴精血吸到灯,炼魂幡变成手掌大小,有风吹来,幡尾摆动,正有一个接一个的厉鬼口衔着生魂向幡飞去。星球外面,那些接到星球被攻击消息的舰队又围了过来,他们把星球上的图像实实的呈现在他们船舰的屏幕上,一个个不语,盯着屏幕观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