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尔神伸了一下舌头,这才老实起来。

    忽然,雷森向前一个急速漂移,把雷蓝依儿以及两个超智脑的孩子揽在怀里,身体保持向向冲的姿态,只一闪就进入了空间。进入空间,他松了一口气,向人解释道:“刚才星球主脑锁定了我们,星球上又多出一座火山了。”

    雷大神一攥拳头,“可恶!该死!别让我找到他,找到他要他好看。”

    雷尔神眨动着眼睛,“爸爸你把它变成智流晶奖励给我吧。算是对他的惩罚!”

    雷大神朝雷尔神头上拍了一把掌,“贪心!该打。爸爸能给就给了,不给的东西,不准开口要,别没有规矩。”

    “噢!我知道了。”雷尔神老老实实的点头。

    过了一会,雷森才带着人重新踏上星球的土地,他选的地方离消失的地方不远,能看到冲天的岩浆柱和剌鼻的气味。

    “这是真的啊!真狠!”雷大神看着喷发的岩浆柱感慨了一句,“这个星星主脑逮住了绝对不能放过,我支持尔神的说法,爸爸你把他变成智流晶吧。”

    雷森应道:“那你们就抓紧时间找到一个智脑,并通过智脑确定星球主脑的位置,这样我们才能过去,达到你们的心愿。

    “我们这就去找。”

    看着两个小娃娃在前面匆匆的走着,雷蓝依儿说道:“你怎么不去城里面,哪里比较好找智脑一些。”

    雷森摇了摇头,“我怕一到那边就被发现了。每一个智脑都是星球主脑的眼睛,是它的感触器管,它们通过小型智脑监控我们的一举一动。这里还安全一些。叵是在城镇上,一出现十有*就会受到攻击。星球主脑接到的命令应该是毁灭我。它会不顾一切的代价来达到他的目的。早知道,我就在星球上留下一些异族人来了。”

    雷蓝依儿安慰雷森,“夫君没有关系,我们慢慢的找吧。”

    雷森点头,“嗯,也只能这样了。”

    “找到一个腕脑!被遗弃的。”雷尔神手拿着一个腕脑向雷森跑了过来。

    雷森咂了一下嘴吧,“我怎么没有想到腕脑有用。早想到了,随便去乡镇上捡一堆回来。也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这脑子都被气得发昏了。”

    雷蓝依儿笑起来,从雷尔神手拿过腕脑,手指一划,朝腕脑里输入一段程序,紧接着她启动已经因为主人死亡而进入休眠的腕脑,腕脑发出声响,雷森听的明白,分明是腕脑不明白现在手持他的人是谁,怎么外形不一样了,头上都没有了双角。“你好,请问你是?”

    雷蓝依儿不答腕脑的话,手指再一划。又一段程序强行注入腕脑当,腕脑的声音由迷惑变得惊恐起来,“你要干什么?你给我输入的是什么系统?不管你是谁请你停止危险操作,这是对我们智脑的不尊重。”

    雷蓝依儿懒得搭理腕脑,手指连划,一段段的程序被植入到腕脑当。随着程序植入,腕脑的声音由抗议变成了恭敬,“你好,请问我能做什么?”

    雷蓝依儿这才说道:“帮我找出最少个智脑。比你们的权限高一些的。”

    腕脑的智脑在智脑当是最低的智脑,那些能独立处理一些综合事务。并能按照自己的想定构建逻辑思维的智脑的权限比这些腕脑高的多,可以接进星球网络当。点用更快的速度,更好的资源,也有可能从蛛丝马迹找到星球主脑的藏身所在。几乎每一个星球的主脑在星球的藏身所在地都是保密的,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或智脑知晓。其他人想要知道星球主脑藏在发里,最好的办法是察找大量数据的发送源,那源头所在往往都是高级别的智脑。

    雷蓝依儿下达了命令,腕脑同有拒绝,很快就在腕脑上显示出附近的地图,地图上标示出几个智脑的现在位,他们都已经休眠了,在星球主脑的命令下休眠了。星球处于危急状态之下,所有的权限无限归集于星球主脑手,星球主脑支配着星球上的一切。

    星球主脑一是让这些智脑休眠,节省能能量,二是减少主脑的信息处理和数据运算的量,方便星球主脑集精力和资源做更重了的事情。比如狙击雷森这样的恶魔。

    找到这这些腕脑,雷蓝依儿挑了一个相对比较高级一些的智脑,手指连闪朝智脑上输入程序来。雷大神的雷尔神也没有闲着,各抱着一个智脑学着雷蓝依儿的样子朝智脑里输人他们两个自编的程序。

    这个智脑最终被雷蓝依儿唤配,雷蓝依儿给智脑的命令是找到更高级,级别更高的智脑。智脑已经被雷蓝依儿所控制,服从了雷蓝依儿的命令,很快给雷蓝依儿一个坐标,雷蓝依儿和雷森带着两个孩子按照坐标找了过去。

    这是一个农场的主智脑,看到这个农场,雷森就是一愣,他想起他看管过的果园,算算时间,也该是果香漂浓的时节了,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

    雷蓝依儿解决了主智脑,两个小家伙才完成对他们手的智脑掌控。两个小家伙一脸的沮丧,他们自以为很厉害了,可是和雷蓝依儿一比,他们还是不行。要比,也许只能和雷森这样的家伙比一下,可是那是他们的父亲,虽然在处理和运算方面不如他们,但是威力和杀伤力绝对是一流的,让人望尔生畏。

    主智脑又向雷蓝依儿提供了上比他高级的智脑坐标,雷森感叹,“这阶级在智脑脑也存在的很久了,有思维的地方就有阶级,让人无奈……”

    雷蓝依儿道:“阶级才是生产力,没有阶级哪来的积极性和生产力。”说完又笑。“咱们是来战斗的,不是来游玩的,那些无聊且无用的东西咱们就不聊了。”

    雷森点头。“拳头才是硬道理工。其他的都是假的,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再狂的敌人也得倒下。早点找到星球主脑。”

    雷蓝依儿又到了更好的主脑,侵入,控制后,在主脑里察看了一番后,就不动了,直接要侵入到星球主脑当,右后定位,出动。一举把星球主脑给弄毁了。

    想要通过一个稍显低能的智脑不知不觉的侵入星球主脑,并找出方位,定出坐标来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无论是这里的星球主脑还是星球外监视等待的船舰都没有想到恶魔居然会通过别的手段来报复星球的主脑。

    所以,整个过程虽然很烦琐,但胜在出其不意,星球主脑完全没有防备,雷蓝依儿很快就定出星球主脑的位置,以及大致的方位。

    方位给了雷森,雷森带着人重新回到空间,选了一个离星球主脑位置较近。虽然是突然出现也不会担心被人发现。悄悄的看了地形,雷蓝依儿看了一下地图,又四处看了地形便让雷森从空间里拿出几架离子炮来。远近高低错放开,摆成了一条直线。每个架离子架和水平线都呈夹角,能保证这几架离子炮能打到同一个点上。

    “开炮吧!”等调整好,雷蓝依儿轻启牛唇对雷森道。

    雷森马上命令,“依次来炮!”

    “轰!”地面震颤了一下。紧接着地面一次接一次的震动着着。

    “我这次打的是星球主脑的上方,为了防止伤害到他,我特意把炮口夹角调大了一些,能保证起这个智脑的主体不会受到损伤。”雷蓝依儿向雷森解释她这么做的目的,不过雷森没有心听他说这个。对他来说,就是星球主脑被击穿了。面临消散,他也不会心疼。这个星球主脑给他造成的麻烦不小,就是主脑迫于压力愿意投降,他也不会接受。人都快被杀光了,保况这是一个人类制造出来,但是却比人聪明的智脑,消失就泊失了。

    似乎受到了危胁,雷森又感受到了浓重的危机感,闪身抱起雷蓝依儿就跑了。

    前脚刚跑开,后脚就落下数十条能量束,把那几架离子炮摧毁了。然后,地面上显出一个向下的洞来,但却很安静。

    雷森重新回来,重新架设好离子炮,让离子炮开始轰,他则警惕的盯着周围,上一回把雷大神的雷尔神放到空间里去了,这一回为了安全,他把雷蓝依儿也留在了空间,只身一人出来。谁也不知道有还有没有更快速高效的武击突然加入攻击他的队伍去。为了不让他们受到惊吓,雷森就一个人出来了。

    天空又飞来数道离子束,在危机到来之前,雷森就溜走了。一溜走,他又回来重新布置离子炮,几架离子炮的损失他还是损失的起的,就是离子炮的的智脑让人有些心疼。

    终于地面上的洞打通了,雷森把其他的离子炮收回空间,只扛了一个,沿着圆洞向下跑去。洞口不在,进入洞之后,雷森只好把离子炮从肩上拿下来,手捧着离子炮前进。走了一段路,雷森返回头看看,洞口像一面圆镜子,照出了外面灰蒙蒙的天空。

    就在雷森返身的当儿,洞口忽然一暗,一股高温造成的高压从洞口向洞内压来,雷森朝前跑了几催促,不想爱这种罪,便停了下来,在高温高压及身的那一刻返回到空间。

    等雷森看到一处被完全切断烧化了的粗线缆截面时,他笑了,找到线缆就意味着离星球主脑不远了。雷森拿出自动挖掘工具,看着挖掘工具围着线缆周围向下越挖越深,直到看不到挖掘工具的影子,他才摇身一晃,身子骨通体叭叭的作响,整个人都缩小起来,最后只缩小到一米左右,便随着线缆一头扎了下去。

    终于,自动挖掘工具挖到头,掉了出去,堵在线缆周围,很磨碎了的石头哗啦啦的身下掉去,雷森也随着一起掉了下去。

    一道有些剌目的离子束打到雷森身上,巨大的冲力把雷森倒到石壁上,打出一个浅洞,并把他顶到浅洞。

    紧接着,数道离子束打在同一个地方,雷森被离子束朝洞里塞了双塞,一直塞洞的尽头。这是主脑近身的防御系统,只有有不怀好意的人靠近,就会自分理攻击。雷森顺着线缆下来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已经做好了*强抗的准备。

    雷森在洞把身体又缩小了一圈,头朝外去,看着洞口外的情形。这是一个地下空间,从洞口能看到非常的大,有照明设族照的雪亮。

    雷森又把身体变小了一点,动了动手脚,不麻不酸的,刚才的打击除了让法袍有些破了之外,身体完全没有大碍。即然身体的防御这么强悍,雷森在想,下次再打,是不是光着身子经济划算一些!不过,想想要是光着身子,头上再晃着双角,那画面一定很美。美到雷森自己都不敢多看一眼。想到这,雷森很快把这个念头给掐灭了。

    慢慢的爬到洞口,雷森看到一处处线缆都集到空间的一个巨大的柜体当。这就是星球的主脑了。雷森晃着脑袋,忽然发现自己的运气不是那么多,自己竟然出现一面没有线缆的地方,方便星球主脑在石壁上打个洞把他塞进去。

    “有陌生物体入侵空间!击毁!”雷森听到一个提示意,眼睛快速一扫,身形一闪,用空点闪进出现在一个超大型离子枪后面,手的斩空剑一挥,把离子枪剖成两半。身影再闪,再次破坏掉一把离枪……

    雷森身体在这处地下空间留下一道残影,等他停下来,不但所有的大型离子枪被毁掉,就是那些连入到柜体的线缆也被他一一切断,完全斩断了箱体星球主脑对外界的通联。雷森闪身到柜体前,手一推,把柜体推倒,随即跟了上去,手一摸柜体,把这个星球主脑收进空间之。他扫了一眼已经没了主脑的地下空间,见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便离开了这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