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可不在意这些该死的异族人是怎么看他的。???  ??  ??  什么神啊鬼啊的,那是他们的神,和雷森半根银毛的关系也没有。当然,这个神雷森是准备干掉的,也不能说没有半份银毛的关系。但是不是现在,现在,雷森根本就没有能力去和那个神当面,这点自知之明,雷森还是有的。

    雷森在空间围着通道转悠,连打座带服用仙莲子,他已经把所有属性的修为都提升到化神期了,也是在把最后一个风属性的修为提到化神期后,他突然和通道之间有了一种感应,好像通道有什么能吸引他一样。他已经围着通道转了好几圈,让自己保持警醒,在秘境没有被空间吸收的时候,他看到过有星球达到金丹期就被吸到通道去,到在另外一个秘境当。只是这通道又诡异的来到他的空间当,有没有异变谁也不清楚,雷森根本就不敢大意,怕进去了出现什么意外。

    通道对雷森有着一股吸力,能明显的感觉出来,离得越近感觉越明显。雷森怕被通道给真的吸进去,越走离通道越远,在能轻松应对通道吸力的距离上围着通道打量。

    他现在很纠结,纠结着是进通道还是不进去。进去,怕是出现意外。若是还和秘境一样,通向其他的秘境,以雷森现在的修为和能力,他根本就不怕秘境会有过他修为的人,如果不是,要是通向仙域,对雷森来说,他还没有做好去仙域的准备。雷森现在能百分之百的确定,这就是通道,而且还是复式的,不是一条,是好多条集束到一起,就像是他的传送柱。无论是空间还是这个通道,雷森到一在还没有弄明白。它们为什么会找上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应出之人,不但要担一定的责任,老天还会有相应的赏赐不成?

    雷森扭头离开了。摘了一些元生果给雷蓝依儿还有天机仙音送过去。雷蓝依儿把星球主脑存储的海量影像复制整理,分门别类的存储起来,然后开始通过腕脑信息推送推放这些影像,在盘龙王朝当引起哄动。雷蓝依儿是要告诉所有的盘龙王朝的星民,他们的王一直在忙。在忙着替人类战斗,而且是孤身一个人。

    影像的反应很不错,能收买民心,这一点是雷蓝依儿最想看到的。

    西米做盘龙王朝剿灭星盗总指挥,现在和雷蓝依儿之间建立起了稳定的联系,雷蓝依儿能知晓西米的近况,西米一边剿匪战斗,一边用缴获的物质来制造新的船舰,不断的损耗,又在不断的壮大着她自己的实力。

    雷蓝依儿见雷森回来。向雷森要了一十几箱智流晶。智流晶自从他们都知道雷森制造出来的智脑与众不同后就不再向雷森的智脑们提供了,其他的智脑雷森也懒得提供,有些东西不是他想给就能给的,也不是随便某个智脑就有资格享受得起的。

    智流晶是雷蓝依儿给西米要的,雷森鼻子里唔了一声,“她现在建了规模很大的船队?是舰队吗?”

    雷蓝依儿摇头,“不是,是般队,是武装船。西米没有官方许可,是不能建立舰式的武装的。他现在在船上装配上离子炮和防护罩已经是违背规则了。”

    “她是盘龙王朝授命的剿盗总指挥,她有权建立舰队,代表我向所有星邦王朝出照会,谁有意见让他来和我提。告诉西米。让她建立一支舰队吧,规模随她心意。”雷森有些不开心,他不是一个把规则放在眼的人,规则是强者给弱者制定的,他是强者,怎么肯把规则当回事。让规则影响他的行事,束手束脚的,除非他疯了。

    “我会告诉西米的。她再改造和建新的我让她以舰体的形式去做。如果有什么技术需要我们支持,我也会放开权限让她去制造。夫君,以后,让她独立成军吧。”

    雷森点点头,“盘龙王朝就不用想了,用天机府的名义布一个公告,凡是西米打下来的星域隶属于盘龙王朝,王朝准许西米自治,拥有行政权,外交权和军事武装权。”

    雷蓝依儿笑起来,“夫君对西米可真是好,西米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但愿吧!”雷森叹了口气,“我让天机府改名字,到现在也没有改成。魔法部的魔法师们就没有找你们俩个提意见。对于天机府没有襄括进魔法元素在里面,他们可是很有意见的。”

    天机仙音笑道:“我爷爷做总管的时候,他们提过,而且很激烈。我和蓝姐接手天机府后,他们就很少提了,只是偶尔提醒一下表明这件事他们一直在关注,很介意,就没有其他的举动了。名字我们也在征集,既在体现修士体系,又要表明魔法体系,所有的现有名字都不合适。”

    雷森有些讶然,“有这么难?还需要劳民伤财的征集名称?”

    “有,无论是再好的名字总有人不满意反对。现在很多人没有事情做,盯着天机府,总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已经失去立场了。”

    天机仙音提到这事也不由的叹了口气,什么时候高高在上的修士和魔法师们为了一个名称竟然放下身段,像个普通人一样,坚持着互不相让。不管名字好与不好,只要是对方起的,肯定反对,都想新的名字用己方的人起的,这样好似能点很大的便宜似的。一开始星兽和合相族还在看热闹,没极参合进来,后来不知道怎么想了,星兽和合相族联合起来,形成了第方势力,也提出了自己的名字,把这水搅得更浑。

    “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了。一个名字差不多就得了,还争来争去,能争出什么道理来?把差不多的名字拿来给我看,我来定一个,谁反对让他来反对我。这些人什么都不是,是一群白痴!”雷森生气了,开口骂人了,白痴二字,要是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无语。他们活得都比雷森长,见的也不见得比雷森见得少了,就因为天机府改名的事情,集体落个白痴的名号。也太亏了。

    亏不亏,还有这些人愿不愿意不是雷森考虑的事情。天机仙音拿出一张名单来,雷森扫了一眼,确实没有合适的,起的名字都没有间性的。不是偏修士就是偏魔法师,还有的一看就是星兽和合相族出的名字,都太鲜明了,也怪不得名字一出其他的人会反对。

    “一点小事啊,至于这么争吗?”雷森还是不明白,告诉天机仙音,“那就不让他们取了,这个名字我做主了,就叫尊上府吧。反正他们都是叫我尊上。估计没有人反对了。”

    天机仙音道:“这个名字好像太普通了,也不合理啊。你想想啊,朝是朝,王是王,这两个名称是不能混用的。我看夫君你还好好考虑,这种事情还是按照大家的习惯来。”

    雷森不在乎的说道:“不用在乎。反正在这群人的眼,称我,尊敬我也是被逼的,我若不是懒得管,懒得问,随便一查。就能查到他们背后在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就拿星盗来说,我就不信,和他们这些人没有关系,一个个装聋作哑的。正气凛然的样子,看着让人恶心,背后不知在做些什么勾当。越是装正派的人越龌龊,该杀!”

    天机仙音脸色变了一变,马上就不说话了。雷蓝依儿知道雷森的心情不太好,这不。有迁怒于别人的意思,其实现在修士不觉得,但是他们的行动已经被魔法部会悄悄的监视起来了,魔法部那些老牌的圣级魔法师们与修士们很熟,自然知道这些横行的星盗背后是谁,而且魔法部基于对雷森的忠诚,在暴了大和族的事情之后,已经主动的把有关星盗的资料效到了雷蓝依儿的手,目前魔法部也没有停止配合天机府和盘龙王朝行事,上下都在调查星盗的事情。

    雷森让星空冥王来调查秦天阳的被剌的事情,牵连出了星盗,还没有表现出要把星空冥王撤回来换人的意思,这是重视他们魔法师的信号,他们觉得这件事他们一定要办好,不能做差了,这件事让雷森满意了,魔法部就会得到更多替雷森效力的机会,也会得到更多的好处。确实,不久前,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就让他们报上一份有功的人员名单,给予了那种能增强魔法元素容量,改变魔法体质的水果。

    天机仙音也知道星盗背后那几个人是自己爷爷的好友,不管这几人做没做过坏事。俗话说,秦桧还有仨相好的,这几个冲天机仙翁的面子对她一直都不错。有什么好东西总是拿来哄她。虽说她上一次已经警告过天机仙翁,天机仙翁还是和她说了,希望在雷森现真相时,她能出面保住那几人的性命,这让她很难做。

    雷蓝依儿笑了,她知道天机仙音在担心什么,说道:“我很赞同夫君的观点,就叫尊上府吧,很好,尊称与府名一致,让人能更好的适应。”

    天机仙音也反应过来,顺从道:“是啊,我现在也觉得挺好,就叫尊上府。”

    雷森把那份名单团了团,扔到一边,“那就这么定了。蓝依儿,集物质造战争堡垒,能造多少造多少,越多越好。”

    雷蓝依儿应道:“好,我马上就安排下去,有图纸,边造边优化改进。如果物质不够,你有时间再弄一些物质来。”

    雷森点头,“好!我正好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去弄一些物质。”

    雷森的脑子里闪到通道的画面,他不是没有事,是有事却不敢去做,怕出事。现在有家有人了,他考虑的就多了,那边是仙域,不是异族,他带着期望,同时也有一些失望,那些被地球人奉为有无上能力的神和仙们对面对异族时居然没有能力去保住自己,难道他们只会用这是人类该有的劫难来推却责任吗?

    雷森对于那些人是又想见,双不想见,心情很矛盾。怕自己一只脚踏进通道里,下一刻就听到仙人一番此事不怪我等,是命是劫的酸论,那样他会忍不住飙,有一股要把那些神啊仙啊都处理的冲动。

    最终,雷森的犹豫没的抵过好奇与冲动。他走进了通道之。等他睁开眼,现自己来到一个灵气比他的空间还有浓的地方。他松了一口气,有灵气,不是仙气,就说明不是仙域,他不可能见着仙或神,也能忍住了,避免他飙的可能。

    雷森出现的地方是一处平原,树木,绿草长满了一地,雷森飞身在一片绿色之上。突然,从绿色之抬起一个巨颅,用两只光的大眼看着雷森。

    “你是人类?现在不是秘境开放的时间,你怎么能进来。退出,不想死,就滚!”那巨颅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雷森把身子定在空,他被星兽警告了,不过他没有生气,从星兽的话语里他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信息,这里是秘境,这点没有错,而且很有可能是他那几个和他签了契约的星兽来的地方。

    雷森脸上带笑,“你是什么星兽?我只是来看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巨颅一摆,“我是巨吼,说出来你们这些没有见识的人类也不懂。离开这里,就你一个人,虽然你比我厉害,但是你被围上了,绝对活不了的。”

    巨颅一开始觉雷森有可能修为比它高,打起来不是对手,但出言并不客气,现在雷森定在空,它马上就现它查觉不出雷森的修为来,这明显是比他高的多的修为,它马上老实下来,语气也变了,认真的回答雷森的话。

    “是吗!”雷森朝远处看去,放开感应,却没有感应到与他签有契约的星兽,心里面不由得一沉,同时也安慰自己,这些星兽也许进的不是这处秘境,所能他才感应不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