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摸了根烟出来,慢慢的点上,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什么十天?我很忙的!”

    雷蓝依儿上去拧雷森的腰,天机仙音犹豫了一下,走到另一边,也伸手去掐雷森的胁下,“十天,不能再少!”雷蓝依儿威胁道。?

    雷森忍住笑,“十天,十天干什么,你得说明啊,不说明,我怎么知道。”

    雷蓝依儿咬着银牙道:“脱掉你的衣,扶你上我的床,陪你光光的睡觉!”

    天机仙音脸色羞红,在雷森脸上亲了一下,“夫君,你真的好坏!”

    “坏吗?我可是一直都是好人!”雷森笑起来,有些小开心的样子。

    “先说好了,是外面的十天,还是空间的十天,要不就空间十天吧。反正都是十天,一样的时间。”雷森建议道。

    “外面十天,在空间里度过。孩子们交给咱爸逍遥王看管,就这么说定了。回去就执行。仙音和他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雷蓝依儿怕雷森反悔立马拿了主意。生孩子是大事,她生怕雷森有其他的事情把时间给挤占了,丢下两个大美人,自己跑路的事情雷森经常干,似乎她们两个人的魅力不足以吸引他似的,外面的世界比她们还要精彩。

    “不,不是!这事得经过我同意吧,强扭的瓜不甜!”

    “我们才是瓜,让你扭的,你少扭了?这事就这样定了,不用再讨论。我们是女人,外的的事情你作主,家里的事情由我们女人说了算。”雷蓝依儿难得的霸道了一回,实在是生孩子这件事情让她动心了,也上心了。

    “好吧,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投降。那个啥来着,仙音你想和我说啥?”雷森知道再争下去也改变不了什么,反正这件事情是好事。他也就应了,应了也不吃亏。

    天机仙音说道:“他们四个现在成了两对,佘曼和杜全好了上,姚大美则是和韩林。你就不用分了。”

    “啥?”雷森瞪大了眼睛,“真的假的?”

    “真的,我们蓝依儿姐姐都找他们谈了。”天机仙音点头,“两个孩子也都同意。”

    “你说黄化龙也同意了?”雷森不敢相信。

    “他同意了,这件事还是他和蓝依儿姐姐说的。错不了。”

    雷森心里面有些别扭,他想起了黄鱼,佘曼跟了杜全,这件事情有些让他难以接受。不过,他想想也能理解,修行的人,讲究个财侣师法地,财师法地由他提供了,这个侣,只能他们自己找。不然,漫长的修行岁月确实是个煎熬。

    只是这有些对不住黄鱼了。雷森嘿然,心里面竟然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雷森的情绪低落下来,“好吧,你们去和他们说吧,怎么分由着他们。”雷森又摸出一支烟来,天机仙音还想说什么,雷蓝依儿拉了拉她,“走吧,我们去看看她们。”

    她们走了几步。回头现雷森不见了,天机仙音担心,“依儿姐,夫君他不会是丢下我们又跑了吧?”

    雷蓝依儿恨恨的咬牙。“别理他,我们两个都不理他。瓜不给他扭。”说着挺了挺胸,随即又有些担心,“仙音,你说,十天。咱们能不能怀上?”

    天机仙音道:“要是在空间,可是一百天,一百天要是天天……大概能怀上吧。”天机仙音脸又红了,她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她怎么敢肯定。

    雷蓝依儿掐了一把天机仙音的脸皮,调笑道:“我的仙音妹妹脸皮就是薄,看看,脸又红了呢。这种事啊,和夫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什么可脸红的,谁家的夫妻不是一样?仙音妹妹,我看啊,你啊就是和夫君那事做的少了。”

    天机仙音面红心跳,“姐姐,莫要调笑我了。这种事情怎么能拿出来说。今天我已经很大胆了。”

    “以后要更大胆,夫君喜欢。你我都是他的女人,他的压力比任何人都大,我们不疼他天底下没有几个人能疼他的了。”雷蓝依儿说着,叹了口气,“我们的身体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安慰,有时候不需要我们多说什么。”

    天机仙音点头,男女之事对她来说说穿了也就是那么回事,有感情如鱼得水,她爱雷森,也许是宿缘,她把整个心抽成丝都缠在了雷森的身上。那种事情他愿意和雷森去做,也很享受那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她把那种事都记了下来,一共也没有十回,做为夫君的女人,她觉得她帮不上夫君什么,也许只能是自己的身体能让夫君暂且松弛下来,得到一些自在的好处。她觉得和夫君在一起能呆上十天,天天那样……

    想着想着,她的脸又红了。

    “仙音妹妹,这十天我们可要看好了夫君,我看这样吧,一人一天,缠着他,饿了就要。你不要害羞,他是你男人,你是她女人,这是应有之事,没有什么可害羞的。”雷蓝依儿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是,夫君他的身体?”天机仙音替雷森考虑起来。

    “他的身体好着呢,别说是十天,就是十年天天做,也榨不****,他就是懒!”说着,雷蓝依儿啐了一口,又咬了咬牙,“天底下没有这样的,这种事情,人家的男人都跟恶鬼抢食似的,就是他,也就是他,还得我们上杆子求他,显得我们在他面前骨头都是骚的,他很有定力,很有魅力似的,让我们多没羞没臊的。”

    说完又笑,“还好,我和他做那事比较早,次数多了,脸皮也厚了。他还真会说呢,脱了衣,上了床,脸皮厚成墙。这是说我呢,我的脸皮真的厚了吗?”

    雷蓝依儿摸了摸脸皮,天机仙音瞅着她,“没看出来啊,依儿姐。”

    雷蓝依儿又恨起了雷森,“厚也是他逼的,天天跑,一跑都是好长时间,对自己女人也不管不问。有地不种,地长杂草,荒了一季又一季。如今地急了,想让他撒种,他还故意拿搪作势,狠死个人了。依我说啊。他这个农夫不合格!”

    两人说着朝前走,去找佘曼杜全还有韩林姚大美他们谈分组的事情,雷蓝依儿又想起什么来,停下脚步对天机仙音道:“以后啊,在夫君面前不要多担佘曼的事情。佘曼有事无论大小让她自己去和夫君汇报,她的男人是迄今为止夫君最相信的人,为夫君死了,夫君当时很伤心,她和黄鱼的儿子黄化龙是夫君最喜欢的孩子,以后在夫君面前也会得到重用。佘曼和杜全这件事让夫君很不愉快,夫君会觉得对不起死去的黄鱼。”

    天机仙音想了想,说道:“夫君他是不是去看黄鱼去了?”

    雷蓝依儿轻拍脑门,呀了一声,“有可能啊!这件事让夫君犯堵了。夫君有可能去看黄鱼去了,只是黄鱼死的星空,连个墓也没有,实在是……”

    雷蓝依儿轻叹了一口气,问道:“仙音妹妹,我问你一个私密的问题,如果黄鱼是夫君,遇到这种事情,你会怎么做?”

    “我啊……怎么会呢,你可不要胡说!”天机仙音心里面一突。急了,雷蓝依儿问这话实在是太不吉利了,是在咒雷森。

    雷蓝依儿笑笑,“夫君是我唯一的男人。如果我是佘曼,我会把孩子照顾成人,再去追随他。我的身子骚到骨子里也只为夫君一个人骚,别的男人不配。”说完,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天机仙音,“我们走吧。”

    天机仙音呆了一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和雷森是有宿缘的。她上一世要么是欠了夫君的,要么是为情所困,像雷蓝依儿所说,以身殉情,追随雷森而来。

    她这样想,雷蓝依儿在前面又开口了,“也许,你上一世就是为夫君殉情而来的。不用想了,我们就要到了。”

    佘曼不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和雷森说,她实在是对不住黄鱼,只是感情一旦有了,这种事情是不由个人的,她控制不了,只能任其展,而且,她的儿子黄化龙还支持她,已经把这件事情去和两位主母说了。

    坐在两位主母面前,她有些不安。

    雷蓝依儿开口道:“佘曼,你们的事情你们的主人已经知道了,他准了。你们不用担心,这是好事,我们都支持。你们跟随了我的夫君,他把你们带上修行路,这是你们的幸运,也是不幸,要是普通人,百来年的寿命能熬得过去,是修士,修行路上漫漫无期,总是要有一个知心的,知冷知热的人陪着。你和杜全在一起先留下来在这边值班,虽说那边的异族人已经被夫君打残了,但是也不能大意,人懈怠的时候,总会有意外的事情生。”

    佘曼松了一口气,“蓝依儿主母,佘曼明白。”

    “明白就好。黄化龙那孩子不错,我们把他带到那边,会好好培养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雷蓝依儿笑了,“我们两个代表夫君恭喜你,这是一点道茶,虽说你现在喝它效果不大,但是对于境界的感悟和突破还是有点帮助的。”

    雷蓝依儿拿出一些道茶茶叶,放到佘曼的手。

    佘曼拿着茶叶出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只要主人不怪罪就好,她和杜全两个人也不至于像犯了罪似的,心里面愧疚着,坐立不安。

    雷森在飞船上摆上供品,酒,香烟,灵果,摆了一地。

    他举起满满的酒杯,朝舷窗外一举,“黄鱼,我来看你来了。黄化龙大了,成人了,我要把他带到我身边着力培养了。他是你的后代,他很聪明,现在已经修炼到凝气期层,据说马上就要突破了,比你强,你应该高兴。为这件值得我们兄弟两个高兴的事情,我们干一杯。”

    雷森一仰脖子把酒干了,端起另一只酒杯,把酒水泼在舷窗上,舷窗上立即变得淋漓起来。

    雷森端起第二杯酒,“我有女人了,也有了家,其实我早该来和你说道说道,只是我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虽然当初是我把你们从武弃星救了出来,你们认我为主,但是在我心里面,你就是我兄弟,我从来都没有把你看成我的仆人……我有家了,他们说我是应出之人,称我为尊上,你看看,你要是有灵,你看看,他们都怕我,我能掌控天劫让半仙修士星兽本土族合相族变成灰灰,连个残魂都不得全,我还能掌控元素湮身,就是那些神神道道的魔法师,绅士一样,在我面前也得弯下腰,称我为尊上……”

    “哈哈……”雷森大笑起来,“他们都怕我怒,把他们弄死。他们有些人在心里面还不把我放在心上,因为我的修为赶不上他们,但是他们怕死,这些人,一个一个都不如你!不如你啊,黄鱼!如果能换回你,我愿意把他们都杀了换回你一个……”

    “来,干!”雷森把酒干空,又拿起一杯酒泼在舷窗上。

    “你的儿子我会当我亲儿子一样看待,你放心,我说到做到,决不失言。只要我活着一天,无论在哪,没有人敢欺负他,没有人敢再拿另类的眼光看他。谁敢,我剜掉他的眼!”雷森声音高亢起来,“失去所有,我也会保住你的儿子,那是你的血脉,我想看着你的血脉繁衍下去,一代一代,永不停息,与天地同寿,与宇宙同存!放心啊,我是尊上,我是所有人的尊上,我说到就能做到。这一杯,干了!”

    杯酒接连泼在舷窗上,舱室内漫延着一股剌鼻的酒味。

    雷森坐在地下,声音低沉下来,“黄鱼啊,这里我是不想来的,来这里我伤心!我怕来这里!你说,其他们都死了,我都不会在意,为啥,我就在意你一个人呢?嗯,为啥?”雷森眼红了,流下两行眼泪,“我也不知道为啥,你也不会和我说了,也许你知道,知道是为啥,是不是?黄鱼啊,告诉你一个秘密,老子不是这里的人,我他娘的从地球上穿越了几千年,跑到这里来碰到你们,你说,这是不是缘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